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405章云空别院
    离七星观不远处,有一座小小的禅院,名唤云空别院。

    和七星观比较而言,云空别院实在小得可以,只有三进三出的院落,两间供奉菩萨的殿堂和一排僧人的宿舍以及一个空旷寂寥的院子。

    因为七星茶寮的缘故,七星观名气在外,规模也日益扩大。

    云空别院默默无闻,没有任何名气,基本上也没有什么香火。连在附近住了多年的群众,几乎都不知道这云空别院里都住了些什么人,虽是禅院,却一年四季大门掩上,不纳香客。只偶尔会有一两个沙弥外出购买一些日常生活用品。

    除此之外,这云空别院就再没有任何与外界交织之处。

    周围的群众也不甚在意,权当是多了一个深居简出,不喜与人打交道的邻居而已。如今在大城市里,很多邻居都是“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单元楼里,面对面住着,做了十几年邻居,都是对面不相识。云空别院里住着的沙弥,至少不扰人。

    相安无事。

    不过今天的云空别院,却有些与众不同。

    素日虚掩的院门打了开来,一位身着警服,英姿飒爽的漂亮姑娘,笔挺地站在门口,对警察制服有所研究的人,就能看得出来,这名漂亮的女警,不是公安民警,而是安全警察。

    如此戎装齐整战在一座禅院门口,陈阳也觉得有些别扭尴尬。只是母亲刻意要求自己这样穿着,陈阳不好忤逆老妈。

    在禅院请客吃饭,也亏得老妈想得出来。

    如果是那种对外经营的所谓“寺庙素斋”,倒也无所谓,不过挂个名而已,实际上就是家餐馆。但这云空别院,毫无疑问,是一间真正的禅院,那种气氛韵味和意境,绝不是装出来的,几乎完全没有红尘味烟火气,超然世外。

    禅院的住持老和尚,也是那么慈祥。

    陈阳看得出来,老和尚的慈祥绝对是发自内心,不是佛家“悲天悯人”的职业化慈祥。陈阳面对这位法名“灵云”的老和尚,有一种面对着至亲之人的感觉。

    云空别院很好,但,绝不是一个请客的好地方。

    一般的客人到了这里,稍微沾染了点俗气的,只怕会坐立不安,浑身不自在,哪里还能吃得下饭?

    陈阳就是这样想的。

    不过当她看到那台缓缓驶过来的大奔之时,陈警官就再也不这么想了。

    萧真人实在是很合适的客人。

    只是陈阳绝对没想到,老妈今儿请的客人会是萧凡。

    为什么不提前告诉她?

    还让她穿着警服,如此齐整。

    老妈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看着从车里下来,一身月白色唐装,一双黑色布鞋,飘然出尘的萧掌教,再看看自己笔挺的警服,陈阳怎么看怎么觉得不搭。

    用得着这么正式么?

    陈阳忽然觉得自己很搞笑,尤其笔挺警服之下无论如何都难以掩饰的高耸胸部,此时此刻更是特别的“刺眼”。

    老妈到底搞什么?

    一股羞恼之意瞬间涌上小丫头的心头。

    萧凡也略略愣怔了一下,似乎一样不曾想到,会是陈阳在这里迎接他,谭轩在电话里邀请他过来吃饭的时候,可没说陈阳也在。

    而且陈阳戎装齐整,实在太正式了,让萧凡心里头也有点怪怪的感觉。

    “你,你还好吧?”

    尴尬之中,陈阳慌里慌张地问了这么一句。

    萧凡为了救她,在静川山被困了九天九夜,从东岛回到国内,陈阳这还是头一次见到萧凡,心里头怪想念的,真担心他有什么问题。

    “还好,别担心。”

    萧凡的尴尬一闪即逝,马上便恢复了镇定自若,微笑着说道。

    “嗯……”

    陈阳连连点头,脸颊红扑扑的,显见得又是激动又是高兴。如果不是在这样的环境,陈阳老早就忍不住上去拉住萧凡的手,问长问短了。

    这十几天,陈阳可真的憋得难受。

    怀春少女之心思,常人怎能理解?

    “素素,客人来了,还不请客人进门?”

    这边厢还在尴尬着,庙宇里面已经传来谭轩的声音,温和平淡,不带什么感情。

    陈阳脸颊又是一红,朝着萧凡做了个鬼脸。

    萧凡轻轻一笑,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脑勺,说道:“走吧,进去。”

    云空别院很小,只有一排平房作为僧人的宿舍以及杂屋,既然是请客吃饭,自然不能在正殿,当着菩萨的面大吃大喝,喧哗吵闹,成何体统?

    陈阳领着萧凡走向靠东头的一间平房。

    云空别院的历史不算太长,整个禅院的主体建筑材料都是红砖,不过刷了一层水泥,变得灰扑扑的,如果不是庭院之中绿荫浓郁,气氛就会显得太压抑了。有了这些生机盎然的绿色植物,一路蝉鸣,整座禅院的意境韵味立马就变得深邃悠远。

    最东头那间僧舍,木板门半开半掩。

    陈阳忽然停住了脚步,望着萧凡,低声说道:“哎,我,我妈要是骂你,你……别生气啊……”

    神色之间,甚是忐忑。

    萧凡就笑,点了点头。

    别看陈阳是安全局的警察,毕竟还是个小姑娘,很多事情都懵懵懂懂的,不知她的小心眼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萧凡却也并不多做解释。

    “江湖”中的许多事情,就算解释给她听,她一时半会也未必能够理解得了。

    萧凡缓步进了僧舍。

    这是一间布置极其简陋的小平房,屋子正中摆放着一张乌黑的八仙桌,四张乌黑的木椅,然后就是靠墙处有一个木制的架子,除此之外,别无长物。

    谭轩一身合体的藏青色职业套裙,正坐在那里慢慢品茶。

    一见萧凡进门,谭轩便即放下茶杯,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服装,神色严肃。

    “妈,客人来了……”

    陈阳紧跟着进门,话才说了一半,便张大了嘴巴,再无半点声息发出。

    只见谭轩已经冲着萧凡深深一躬下去,朗声说道:“无极门记名弟子谭轩,参见掌教真人!”

    饶是萧真人一贯镇定,这一下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老脸泛红,讪讪地说道:“师姐,这些繁文缛节就不必讲究了吧?”

    “谭轩受恩深重,师门礼节,绝不敢废。”

    萧凡不得已,只得双手抱拳,也是一躬到底,正要说话,却被一旁回过神来的陈阳打断了。

    “等一下!”

    小丫头叫了一声,满脸涨得通红,怒气冲冲地看了看萧凡,又看了看谭轩。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师姐也好师弟也罢,我不要看,也不要知道。你们要在这里叙师门礼节,那我就走了……总之我不承认!”

    语气铿锵,说得斩钉截铁,嘴巴鼓了起来,气呼呼的样子。

    “素素,不管你承不承认,事实就是事实!”

    谭轩双眉微微一蹙,直起身子,说道,语气严肃。

    “我才不要管什么事实,反正我就是不承认。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陈阳很努力才忍得住不嚷嚷起来,泪水早已在眼眶中打转,差一点就要喷涌而出。尽管陈阳还是搞不清楚这中间的内幕,但一股“不祥的预感”牢牢攫住了她的心脏,这个时候,必须“胡搅蛮缠”,不然大事休矣。

    虽然她没有和真正的江湖人士打过交道,却也知道,很多江湖人士是非常看重传统啊,“辈分”啊这些东西。陈阳也不是不看重,但如果这些东西很明显会对她和萧凡之间的关系造成巨大阻碍时,她可就不想“掺和”进去了。

    如同她自己所言,师姐弟不是亲姐弟,和她有什么关系?

    “素素!”

    谭轩喝了一声。

    萧凡有点尴尬地说道:“谭司长,要不今天就暂时不讨论这个问题了。”

    陈阳站在那里,撅着嘴,神情倔强,泪水却已经轻轻滑落下来,打湿了光洁的脸颊。

    谭轩一颗心顿时就软了,轻轻叹了口气,随即正容说道:“萧处长,请坐!”

    瞧这个架势,不但陈阳很不乐意接受她和萧凡的“师姐弟”关系,就连萧凡自己,一句“师姐”叫起来似乎也特别拗口。

    毕竟时代不同了。

    如果在过去,这个规矩是一定要讲究的。不管陈阳承认不承认,萧凡都是她的师叔,如假包换。而且她还修炼了萧凡传授的无极门无上神功“浩然正气”,这师叔的长辈身份就更加板上钉钉,无可更改了。

    现在看来,萧凡好像也不大愿意当这个“师叔”。

    当师叔能有什么好处呢?

    没有嘛。

    不当也罢!

    还是做朋友比较好,至少万一把持不住做了什么出格的事,也不会变成“禽兽”。

    “谢谢。”

    萧凡回复了镇静,轻轻点了点头,也不客气,就在一旁的椅子里落座。尽管谭轩改口叫他“萧处长”,却依旧请他上座。内里,他还是无极门掌教真人。

    见陈阳还直挺挺站在那里流眼泪,谭轩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低声喝道:“素素,多大人了,害不害臊?过来坐吧……”

    陈阳也不吭声,气鼓鼓地在萧凡对面坐下,抬起手背一擦眼泪,扭过头去,赌气不理人。

    谭轩和萧凡对视一眼,禁不住摇了摇头,也不知说什么才好。

    女大不由娘啊!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