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402章礼物
    茉莉花会所,姬轻纱一袭黑衣,站在会所的大门口。

    尽管茉莉花会所是京师最高档豪华的私人会所之一,平日里进出的都是名流名媛,但像姬轻纱这样美到妖艳,风情万种的女孩,还是不多见。

    进进出出的客人们谁都忍不住多打量了姬轻纱几眼。自然,眼神都比较“纯正”,姬轻纱身上那股淡淡的威严气质,怎么也掩饰不住,任谁一看都知道,这位是真正手握大权的女强人,绝不是交际花。

    不管多高级的交际花,都掩盖不了丝丝缕缕的风尘气息。那种随时时刻都在关注着真正大人物的行事风格,也令得她们和大人物之间的差距,一目了然。

    真正的大人物,只关注自己的目标,对其他人,基本上都是无视。

    姬轻纱现在就是这样,她的注意力,都放在那台徐徐驶过来的大奔上头。

    大奔在会所门口缓缓停下,姬轻纱亲自上前,拉开了副驾驶一侧的车门,浅笑嫣然。

    “一少。”

    今天是姬轻纱主动邀约萧凡吃饭。说起来,这也是时下朋友之间维系感情的必要方式。久不往来,再好的朋友也不免生疏了。

    姬轻纱掌管着姬氏集团那样的庞然大物,各种关系的处理,自然是得心应手。更不要说萧一少这样重要的朋友了。而且,这次请萧凡吃饭,姬轻纱的理由也很充足,为萧凡接风洗尘。

    这不,萧真人刚刚去过东岛一趟,历经千难万险,好不容易回到了国内,姬轻纱自然要为之置酒压惊,这是为朋友之道。

    有关萧凡去东岛的事情,是苑芊芊告诉姬轻纱的。姬轻纱和苑芊芊是闺蜜,两人之间,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萧凡的许多趣闻轶事,也由苑芊芊嘴里传到了姬轻纱的耳朵之中。

    苑芊芊本来就是那么活泼的性格。

    当然,萧真人倒也不担心苑芊芊“泄密”,一则萧凡本身就无密可泄,行得正站得稳,算得谦谦君子。二来苑芊芊自有分寸。别看她平日里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似乎完全是没心没肺的样子,但哪些话能说哪些话不能说,小丫头还是心中有数的。

    胭脂社大当家,本就不可能是个毫无心机的女人。

    既然大家是朋友,萧凡也不认为东岛之行有瞒着姬轻纱的必要。

    “姬总。”

    萧凡走下车来,微笑答礼。

    姬轻纱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了辛琳身上。辛琳的打扮依旧十分朴素,发白的水磨兰牛仔裤,简单的白色T恤,乌黑的长发随意扎了一下,披散在肩头。不施脂粉,清丽脱俗。

    不过此刻姬轻纱望向辛琳的目光却带着某种说不出来的意味,似笑非笑的。

    饶是辛琳一贯镇定自若,此时也被姬轻纱的这“古怪”的眼神看得有点忐忑起来,轻轻咬了咬嘴唇,将脑袋扭过一边去。

    “嗤……”

    姬轻纱轻笑了一声,过去拉住了辛琳的小手。

    “恭喜啊,迦儿。”

    原本姬轻纱一直是叫辛琳为“辛小姐”,规矩中透着客气,同时也透着隔阂。却忽然之间就改口了,自自然然,没有丝毫勉强。

    辛琳白皙的小脸一下子涨得通红,甚至轻轻扭了扭身子,狠狠白了姬轻纱一眼,煞是娇羞。

    这女强人的眼神也未免太毒了吧?

    这也能看得出来!

    至于姬轻纱那声“迦儿”,尽管听在辛琳耳里还是有点别扭,但此时此刻,辛琳哪里还有心思去计较这些细枝末节?

    姬轻纱嫣然一笑,几乎是咬着辛琳的耳朵,低声说道:“傻丫头,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女人嘛,迟早有这么一天。姐姐这声恭喜,可是发自内心的……”

    辛琳俏脸更红,贝齿紧紧咬着嘴唇,眼里流露出的神色,娇羞之中也带上了点点的幸福和骄傲。

    是真的值得恭喜呢。

    那个男人,可有多了不起!

    别看辛琳羞不可抑,其实真正尴尬的,还得是萧真人。明明姬轻纱请的是他,怎么一到地头,他这个正主反倒变成跟班,两个女人却手拉着手在一旁说悄悄话去了?

    貌似这悄悄话还跟他萧真人有些关联。

    影子般的范乐,对这一切却宛如未见,眼神平淡,不知道他内心到底在想些什么。或许仅仅只是为了让萧真人不至于太过尴尬,范乐才故意装作啥都不知道的样子。

    “迦儿,今天太仓促了,我没准备什么礼物……来,这个小玩意,送给你,就当是姐姐的贺礼了。”

    姬轻纱笑吟吟的,从自己的脖颈之间,取下一串淡黄色的珍珠项链,要送给辛琳。

    这串珍珠看上去并不如何耀眼,但辛琳是识货之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些都是培育了多年的淡水珠,特别难得的是,每颗珍珠的大小形状基本上都差不多,尤其正中那颗珍珠,几乎有成人拇指粗细,闪耀着淡淡的光晕,柔和圆润,的确是极品。

    这珍珠项链的市场价格,至少也在百万以上。

    “姬总……”

    对姬轻纱的热情,辛琳有点不大习惯。

    倒不是姬轻纱对她这样热情有什么出格,关键是辛琳自己的性子太淡,不是很喜欢和别人有太深入的往来。

    只不过姬轻纱又岂是随意向人示好的?多少贵妇名媛,姬轻纱都不曾对她们这样亲热过。

    “迦儿,还叫姬总呢?”

    姬轻纱就略有些生气地瞥了辛琳一眼。

    辛琳嫣然一笑,也不改口,但也不再叫“姬总”,任由姬轻纱将珍珠项链给她系在了脖子上,那颗硕大的母珠正正搁在辛琳柔美的胸脯之上。别看辛琳的装扮普通朴素,这串名贵的珍珠项链戴上脖颈,丝毫也不显得突兀,反倒和她整个人的气质完全融合在一起,甚至于比戴在姬轻纱这位原主人的脖颈之上还要好看。仿佛这珍珠项链天生就是为她准备的。

    “真漂亮!”

    姬轻纱上下打量了辛琳一番,微笑着赞叹道。

    和辛琳叽叽喳喳了好一阵,姬轻纱才扭头对萧凡笑着说道:“一少,不好意思啊,咱们姐俩光顾着说悄悄话了。”

    萧真人便摸了摸鼻子,有点郁闷地点了点头。

    要说悄悄话可以,女人嘛,都是这种习惯,不管是女强人还是冰美人,基本都一样。可是你别当着我的面说啊,直接把我晾在一边,偏偏说的还是我的“尴尬事”,当我是透明的么?

    只是当此之时,萧真人自也不好发作。

    当下在会所服务人员的引领之下,一行四人向着包厢走去。

    茉莉花会所朱氏父子最拿手的就是家常菜和素斋,而且素斋贵得离谱,却偏偏有大把人捧场。姬轻纱今儿点的又是素斋。

    能够成为茉莉花会所会员的人,还有谁会在意吃饭的钱呢?

    贵也好,便宜也好,对于他们来说,都没有任何关系,反正一律签单,每个月月底由财务人员和会所一次性结算。类似这样的单据,姬轻纱几乎从未审核过。她相信自己的私人财务人员,更加相信朱大常朱小常父子俩。

    “一少,听说这次在东岛,真有些故事呢?”

    四个人围桌而坐,品着素斋,喝着度数不高的米酒,姬轻纱随口问道,一双亮晶晶的妙目不住在萧凡脸上转来转去。

    别的且不说,单单去了一趟东岛,辛琳就起了这样“天翻地覆”的变化,还真的将姬轻纱的兴趣勾了起来。

    在东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至于连萧凡都把持不定了?

    虽然说,萧凡和辛琳四年来朝夕相处,同居一室,合二为一是迟早的事,但东岛之行,明显不是最佳的时机。这中间,肯定有某种十分要紧的诱因。

    萧凡轻轻一笑,说道:“也没什么故事,基本情况,芊芊应该都已经和你聊过了吧?”

    算上路上往返的时间,萧凡在东岛国足足呆了半个月,虽然给苑芊芊留了药方和符箓,总归还是没有萧凡亲自动手那么保险。这几天,苑芊芊都缠着萧凡,详详细细地询问他在东岛国的一切。萧凡有心要“斥责”她一番,被这丫头腻在怀里,好一阵撒娇,萧真人的斥责之词,就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来。

    苑芊芊就是好奇,就是想要“听故事”。当然,有关萧凡和辛琳在那个通道之中发生的一切,苑芊芊没敢问。不然的话,是真的讨骂了。

    其实,苑芊芊的内心,最想问的还真的就是这个事。

    姬轻纱轻轻一笑,说道:“听别人复述,哪里有你亲口说的那么好听?”

    而且这个故事,是苑芊芊腻在萧凡怀里听的,想想都让人嫉妒得不行啊。

    “好听?”

    萧凡不由微微摇头。

    这个故事,还真的谈不上好听,其间有着太多的血腥了。

    “不过此番东岛之行,也不是全无收获。没想到‘九鬼流’的总坛,居然有我们无极门‘轮回相恶鬼道’的完整修炼法相和口诀。可惜柳生雄一已经死了,没有办法进一步了解详情,不知道当年这些法相和口诀是怎么流传到东岛去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九鬼流’的传承,和‘恶鬼道’有着非常密切的关联。”

    “是吗?这可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啊……”

    姬轻纱顿时惊叹不已。

    这个情况,苑芊芊可不曾和她说起过。

    辛琳便有点诧异地望了萧凡一眼,不知道萧凡何以要将有关“恶鬼道”修炼口诀和法相的事情说给姬轻纱听。

    不管怎么说,姬轻纱还是个外人,不是无极门的弟子。

    但是想来,萧凡这么做,肯定自有深意。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