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395章压不住的隐患
    “萧凡,怎么办?”

    辛琳低声问道。

    萧凡轻轻咳嗽一声,没有答话。听到这声咳嗽,辛琳顿时心中一紧,连忙打开手电照了过去,却只见一缕血迹,从萧凡嘴角溢了出来。

    辛琳顿时俏脸大变。

    刚才那一下重击,给萧凡造成的伤害之重,超出了她的意料。

    “咱们先疗伤……你坐下。”

    辛琳顾不得别的,赶紧扶着萧凡在甬道中靠着墙壁坐下,将领口系着的红线往外一拉,红线尽头,连着一个羊脂玉雕成的小小葫芦,一股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这个葫芦,辛琳贴胸而藏,里面东西的贵重,可想而知。

    辛琳打开葫芦的塞子,浓郁的药香立马扑鼻而来。辛琳从葫芦中倒出一颗黄豆大小的鲜红丹药,捧到萧凡嘴边,喂他服了下去。

    萧凡盘膝而坐,双手叠在小腹处,开始吐纳运息,炼化药力。

    辛琳刚才喂他服下的药丸,是“七妙宫”秘制的疗伤圣药,对跌打损伤尤其见效。在全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从地宫顶部坠落而下的那块巨石砸中背部,五脏六腑俱皆受到重击,强大如萧凡,也大感吃不消。要是换作其他人,甚至如同辛琳这种“级数”的高手,只怕都已经扛不住了。

    辛琳将手电调成照明模式,将这甬道一侧映照得朦朦胧胧的,一双妙目,目不转睛地望着萧凡,关注着萧凡脸上哪怕是最细微的神态变化。也许因为远在异国他乡,又深入原始森林悬崖峭壁的山腹深处,令得辛琳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总觉得有可能会出什么事。

    萧凡的安危,当然是最重要的。

    “浩然正气”运转起来,很快就化开药力,一刻钟过去,萧凡头顶开始雾气蒸腾,一团团白色雾气在萧凡头顶凝结起来,久久不散。这种在普通人眼里奇特无比的情形,辛琳倒是见怪不怪了。自从萧凡“浩然正气”修炼大成之后,三花聚顶五气朝元,每每练功到精深时候,都会出现这种现象。

    不过辛琳也是到止水观和萧凡生活在一起之后才经常见到,以前在七妙宫总坛之时,只偶尔见过师父练功会出现这种情形,其他同门,功力远逊,那便不会有这般异象。

    又是两刻钟过去,萧凡额头开始见汗,一股淡淡的药香从萧凡体内透出。

    辛琳却轻轻舒了口气。

    这是药力已经完全化开,并且游走四肢百脉的表现。

    “七妙宫”的疗伤圣药固然了不得,但不到半个时辰药力便在四肢百脉之中散发开来,却绝非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眼见萧凡原本苍白的双颊渐渐透出一丝丝的红晕,辛琳心中渐渐安定下来。不管局势多么糟糕,只要萧凡无恙,辛琳心里便不会焦虑。

    可是这一回,情况似乎有点不大对……

    萧凡双颊上的红晕渐渐加深,不住向着脸上其他部位蔓延,一盏茶功夫,竟然变得满面通红,原本只是微微见汗的额角,此刻却是大滴大滴的汗珠滚滚而下,甚至于身子都轻轻颤抖起来。

    “怎么回事?萧凡,萧凡……”

    辛琳俏脸变色,急匆匆地叫道。

    难道药不对症?

    照理说绝对不可能,萧凡被石块砸中,是典型的震伤,以“七妙宫”的疗伤圣药治疗,完全正确,再对症也没有了。

    可是萧凡这个样子,明显不是装出来的。

    “迦儿……制穴……帮,我,制,穴……”

    萧凡的身躯益发抖动得厉害,几乎是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说出来的,额头汗如雨下。

    “制穴,制哪个穴位……”

    辛琳也慌了手脚,十分无措起来。

    “你知道的……”

    萧凡牙齿咬得嘎嘣作响。

    辛琳的俏脸瞬间殷红似血。

    这种情形,似曾相识。

    在止水观,萧凡修炼“合欢式”,就出现过类似的情形。当时的萧凡,也是浑身气血翻涌,难以自制,让辛琳帮忙制住丹田气海二穴。

    “可是,你现在在疗伤啊……”

    这一回,辛琳没有对萧凡“奉命惟谨”,而是提出了疑问。秀美的双眉紧紧蹙了起来。

    制住萧凡的丹田和气海穴,固然可以将翻涌的气血压制下去,但是阻碍真气在四肢百脉之中运行,萧凡的伤势将得不到及时的治疗。

    “来不及解释,快……我要压不住了……”

    萧凡叫道,语气变得十分急躁焦虑。

    辛琳一惊,当下不再犹豫,并指如戟,飞快地点中了萧凡的丹田和气海穴。

    萧凡浑身一震,长长舒了口气,慢慢平静下来,不过双颊依旧通红,额头汗水并未完全消失。

    “迦儿,离我远点。”

    稍顷,萧凡低声说道,声音还是有点微微颤抖。

    “怎么回事?”

    辛琳没有听他的,只是关注地问道。

    修炼“合欢式”会让萧凡抑制不住男人最原始的欲望,但眼下,萧凡分明是在疗伤,怎么也会出现同样的“症状”?

    也难怪辛琳有些不理解。

    萧凡苦笑一声,轻声说道:“隐患……以前用本命真元强行压住的……”

    话没有说完,辛琳却立马就明白了,顿时俏脸通红。

    萧凡前段时间修炼“合欢式”,始终无法突破,强行压抑自己的欲望,不免在体内造成一定的隐患。仗着内功深厚,萧凡以本命真元将这种隐患硬生生压住,不令发作。可是昨晚到现在,连番激战,内力消耗过巨,加上刚才受伤,调动真元化开药力疗伤,“合欢式”造成的隐患便再也压抑不住,立时爆发出来。

    “那现在怎么办?你的伤……”

    萧凡说道:“药力已经化开,伤势不要紧。”

    “不对。”

    辛琳断然说道。

    “半个时辰都不到,药力不可能全部化开的。”

    这药是他们七妙宫的疗伤圣药,辛琳很清楚药力是何等的强劲。纵算萧凡内功再高,也不可能区区半个时辰就全部化开吸收干净。真那么简单,又哪里能称得上是圣药?

    “没关系,药力已经吸收了一部分,剩下的,慢慢吸收,问题不大……”

    萧凡轻声说道。

    这话就有点言不由衷了,这疗伤圣药,自然是吸收越快越全面越好,疗伤就好像打仗,讲究的是个一鼓作气。这么治一半留一半,效果肯定要大打折扣。只是眼下,萧真人也苦无善法,只能这么说了,且先宽慰一下辛琳再说。

    “迦儿,你,你离我再远一点……”

    稍顷,萧凡又轻咬牙关,低声说道,语气略略有些焦虑,甚至略略有些惊惶。

    无所不能的萧真人,竟然也有惊慌失措的时候。

    辛琳轻轻咬着嘴唇,一动不动。

    “迦儿……”

    萧凡的语气益发慌乱了。实在内力消耗过巨,又被辛琳制住丹田气海二穴,经脉不畅,那股最原始的欲望却渐渐抬头,开始在体内到处乱窜。

    “嗒”地一声轻响。

    辛琳关掉了手电。

    甬道之中,顿时变得漆黑一团。

    萧凡一惊,正要开口说话,一个柔软的身子已经依偎过来,两条娇柔的胳膊如同玉带一般,紧紧缠住了他的脖颈,然后,幽香扑鼻,辛琳的嘴已经凑了过来。

    “迦儿……”

    萧凡又叫道。

    不过这一回,萧真人只叫了半声便戛然而止。

    无论是谁,嘴巴被另一张嘴堵住了,想要说话都会变得十分困难,无所不能的萧真人亦不例外。

    “迦儿,你听我说,这事吉凶难测,我们……”

    萧凡奋力将嘴移开,喘息着说道,结果却和刚才一模一样,顷刻又被辛琳娇嫩的双唇和柔滑的香舌将后边的话语全都堵了回去。

    原本就十分难耐,如此一来,萧凡体内的原始欲望就如同被点燃的干柴,“腾”地燃烧起来,火焰呼呼直窜而上。

    萧凡额头汗如雨下,脑袋中一片空白,完全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此刻的萧真人,比一些早慧的十几岁中学生还不如。

    辛琳的纤纤小手,慢慢往下探去,并指如戟,内力到处,刚刚制住的丹田和气海两穴一冲而开。

    “轰”的一声。

    勉强被压制的真元内气猛地爆发出来,疯狂在浑身经脉急速流转。

    萧凡情不自禁地双手翻转,紧紧搂住了辛琳,原本被动应对辛琳的唇舌,也一下子变得十分灵活,反客为主,猛地含住了辛琳嫩滑的香舌,使劲吮吸起来。

    辛琳只觉得浑身都像是要虚脱了一般,双臂奋力勾住萧凡的脖颈,仿佛整个人都要钻进萧凡的体内去,再也不肯松开。两行晶莹的泪水,缓缓滑过辛琳娇艳的脸颊。

    四周乌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萧凡只能感觉到两片晶莹的肌肤再无任何阻碍,紧紧黏在一起的时候,那种无可比拟的美妙。辛琳的身躯是如此的娇美,纵算目不能视,单纯凭感觉,萧凡也知道,这是绝对完美无缺的胴体。每一寸肌肤都富有弹性,娇嫩如幼儿一般。

    怀中的少女,喘气细细,每一声呻吟,都能引发男人最原始的渴盼和最暴虐的征服欲望。

    平日里温文尔雅的萧真人,就像是忽然之间变了一个人,不管不顾,勇往直前。

    而平日里的冰山美人,对任何别的男人甚至女人都不稍假词色的辛琳,此时此刻,却似乎变成了逆来顺受的“小羊羔”,娇美光洁的身子一会儿紧绷似铁,一会儿又柔软如棉,贝齿紧咬,一声不吭,只在唇齿之间,偶尔迸出一下细细的,短促的呻吟。很多时候,只有半句呻吟,往往是刚刚出口,就忽然打住,似乎被什么东西猛地打断了。

    万里重洋之外的异国他乡,地下宫殿之内,这逼仄黑暗的甬道之中,忽然变成了最*光缱绻的极乐之境……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