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394章自毁
    “疯了!”

    辛琳咬着牙,从嘴里迸出这么两个字。

    萧凡忽然大步向着石门走去。

    辛琳略略愣怔了一下,随即紧随其后,走进了门内。

    石门之内,是一个并不太大的空间,还摆放着一些家具,一眼看上去,像是一间休息室。柳生雄一就坐在正对石门的一张椅子里。

    这张椅子乌黑油亮,不大像是石质的,一时之间,难以判断材质。

    柳生雄一的右眼已经瞎了,眼睛正中插着一枚柳叶飞刀,鲜血顺着脸颊直淌下来,另一枚飞刀,则正正插在他的天庭位置,一行鲜血顺着鼻尖往下滴。不住张嘴狂笑,原本算得上英俊儒雅的面相早已被破坏殆尽,显得十足的狰狞可怖。

    从两枚柳叶飞刀露在外边的部分来判断,两枚飞刀都已经深入柳生雄一的颅脑之内,这是致命重伤,基本上无可挽救了。柳生雄一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也许正是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柳生雄一才自己打开石门,放萧凡和辛琳进来。

    萧凡缓缓来到柳生雄一的对面站定,辛琳则站在石门一侧,警惕地打量着室内的一切,防止柳生雄一临死反扑,再出什么幺蛾子。一架楼梯架在一侧的墙壁之上,抬头往上,可以看到那上边还有一个空间,估计是用来操控机括之力的“操作间”。

    “柳生,都结束了。男子汉大丈夫,愿赌服输!你安心去吧。”

    萧凡望着柳生雄一,淡然说道,语气平静。

    柳生雄一疯狂的笑声渐渐止歇下来,深吸一口气,猛地在椅子里坐直了身子,瞪大一只完好的左眼,死死盯住萧凡,独眼之中,凶光闪烁,满是恶毒的憎恨和不甘之意。

    尽管柳生雄一嘴里不肯承认,但内心深处残存的理智告诉他,萧凡说得没错,一切都结束了。他和萧凡之间的这场对决,以他的失败而告终。

    不但他自己完了,整个柳生家族经此一役,精英几乎全灭,基本上也已跌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永世难得翻身。

    败得十分彻底!

    “我愿赌服输?我为什么要服输?萧凡,你以为你赢了吗?哈哈……我告诉你,这里是绝地。你们进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把所有通道都切断了。留在这里的人,一个都别想出去。”

    柳生雄一冷冷说道,语气说不出的恶毒。

    辛琳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萧凡的表情也很类似。

    无疑,柳生雄一在撒谎。他当初将萧凡辛琳引诱到这里来,绝不会是为了要和他们同归于尽,只是想要利用此处的机括陷阱,将萧凡和辛琳置于死地。只是没想到萧凡辛琳强悍得离谱,纵算有机括陷阱可以使用,也依旧奈何不得这两个“变态”的家伙。而且,这里是“九鬼流”曾经的总坛所在地,怎么可能设计成只进不出的绝地?

    “哈哈,你们想得没错。这里本来不是绝地,所有的通道石门,都能够控制。但是,有一点你们是不会知道的,那就是控制的枢纽在这里,就在我们现在待的这间密室之中。你们觉得,我会将这间密室完整的留给你们么?”

    柳生雄一脸上也一样流露出讥讽的冷笑。

    “萧凡,辛琳,虽然我赢不了你们,但是你们也别想赢得了我。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是死局,我没打算让你们活着回支那去!”

    “现在,陪我一起死吧,哈哈,哈哈哈……”

    柳生雄一又仰天狂笑起来,笑声益发癫狂。

    就在这癫狂的笑声之中,整个密室都开始晃动起来,四周发出“轰隆隆”的巨响,而头顶的青石圆顶,更是绽开道道的裂纹,像蜘蛛网似的,迅速向四面八方延伸而去。

    小块的石头已经开始往下掉落。

    “走!”

    萧凡大喝一声,身子往后疾退。

    纵算面对这样的危险境况,萧凡也是面对着柳生雄一撤退,绝不将自己的脊背毫无防备地亮给敌人。

    柳生雄一依旧在仰天狂笑,对此毫不在意。

    “哗啦啦……”

    萧凡和辛琳刚刚退到密室门口,大块大块的青石板就狠狠砸了下来。在石门打开之前,柳生雄一就已经启动了这里的自毁装置。

    这是柳生雄一最后的杀招。

    下定决心,不顾一切,要与萧凡辛琳同归于尽。

    对于柳生雄一这样骄傲的武士而言,失败和死亡是同一个名词,没有任何区别。失败了的武士,压根就没有资格再活在世上。

    柳生雄一唯一要做的就是: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能拉两个那就更好了!

    “轰!”

    一大块青石板从天而降,正正砸中柳生雄一,狂笑声戛然而止。

    柳生雄一,这个骄傲自负甚至是自大的东岛人,“九鬼流”正宗传人,柳生家族当代家主,就这样死了。和他坐着的那张椅子一起,被从天而降的巨大石块直接砸成了肉酱。

    萧凡和辛琳没时间去在乎柳生雄一的生死,尽管他们的速度够快,顷刻之间就退到了室外,来到外边的圆形地下宫殿,但这里也一样不安全。整个地下宫殿的圆形穹顶,都裂开成一块一块大小不一的石板,纷纷往下砸来。

    “去那边通道!”

    辛琳耳边响起萧凡毋庸置疑的呼喝声。

    或许来的通道也不见得安全,但整个圆形地宫都处于“自毁”的威力笼罩之下,站在这里不动,那是必死无疑。尽快躲到通道里边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辛琳半分都不犹豫,脚下轻点,长发飘飘,直接横过整个地下宫殿,向来时通道射去。

    “小心……”

    就在她即将要抵达通道之时,萧凡又是一声大喝。

    与此同时,辛琳只听得头顶呼呼风响,百忙中抬头一看,顿时大吃一惊——一块巨大的青石板,正向着她的头顶砸了下来,还没有砸到,就已经压得人仿佛连气都喘不过来。

    再想躲避,明显已经来不及了。

    辛琳禁不住花容失色。

    与此同时,一块较小的青石板也砸向萧凡。

    说时迟那时快,萧凡吐气开声,舌绽春雷,“呼”地一掌向上拍出,迎向那块重逾千钧的巨石,同时左掌向着辛琳一掌推出。辛琳只觉得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大力汹涌而至,她娇小的身躯就如同狂风巨浪之中的一片落叶,毫无抗拒之力,身不由己地向着通道那边激射而去,快逾闪电。

    对于砸向自己的青石板,萧凡完全视而不见。

    “轰”地一声巨响。

    萧凡一掌击中了急坠而下的巨石,那巨石竟然被硬生生地击得向旁飞了几尺,轰然落地。

    萧凡脚下一点,就要向着通道那边射去。只不过这么一耽搁,那块小一些的青石板却再也难以避开,重重砸在了萧凡的背上。

    萧凡一声闷哼,一个趔趄向前摔出。

    “萧凡……”

    辛琳大惊失色,急忙一伸手,将摔过来的萧凡一把拉进了通道。

    两个人撞在一起,滚倒在地。

    “哇”地一声,萧凡嘴一张,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萧凡,你怎么样?”

    一贯镇定甚至是冷淡的辛琳大急,一迭声地叫道,声音都有点变调了。

    萧凡内功有多深厚,辛琳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如今萧凡居然吐血,可见伤势何等沉重。那么巨大的青石板直接砸中脊背,纵算是一头牛,只怕也当场毙命了,更何况是一个人。

    “不要紧……”

    萧凡低声答道,明显中气不足。

    此时此刻,到处都是“轰隆隆”的巨响之声,整个地下宫殿都在颤抖不已。饶是辛琳平日里胆气甚豪,当此之时也紧紧搂住了趴在自己身上的萧凡,躺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

    这天地之威,实在夺人心魄。

    好在他们所处的这条通道,相对比较低矮,空间也比较逼仄,倒是暂时没有发生坍塌现象。

    也不知过去了多少时候,轰然巨响终于沉寂下来,地下宫殿也不再颤抖。

    萧凡轻轻咳嗽一声,双手支撑,离开了辛琳的怀抱。辛琳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一直搂着萧凡的,不由羞得满面通红,所幸四周一片黑暗,萧凡看不到她的满脸羞涩。

    “迦儿,咱们查探一下吧……”

    稍顷,萧凡低声说道。

    “嗯。”

    辛琳低低答应一声,掏出小型手电来,向着前方照去,只见通道的出口,已经被重重叠叠的青石板堵得严严实实了,只留下几条细细的缝隙。透风过来倒是可以,人想要通过,那就是白日做梦了。

    辛琳尝试着推了一下那些堵住通道口的石块,自然是如同蜻蜓撼石柱一般,不能摇动分毫。

    “完全堵死了……”

    萧凡说道:“再往来路看看。”

    当下两人又顺着通道往外走,不久便来到了石门之前。

    触手冰冷。

    这扇石门,萧凡老早就检查过了,非常厚实,差不多和一堵山壁没什么区别。再仔细查探地面,是坚硬无比的青石地板,想要往下挖掘一条通道出去,除非是拥有着大型的现代化机械设备,或者一堆炸药,不然基本没可能。

    更何况堵在这里面,不要说食物,连口水都没有。

    竟然陷入了绝境之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