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390章宫殿
    宫殿不是太大。

    整个山顶这块平地,面积都不大,只是几个小时一直走在逼仄的山路之上,骤然见到这么一处平整的广场,感觉上十分广大而已。这处宫殿之所以能够给人广大的感觉,也是因为有周围的平房对对比。

    严格来说,这是一群保存得相对完好的古建筑,或者说是一个出废墟。其实,如果稍加修葺,这里应该是一处非常有品味的景点。却不知什么原因,没有得到旅游开发。

    或许,和“九鬼流”有关。

    柳生家族不愿意这处地方进行旅游开发,以柳生家族在北田市的势力,要达成这样的目的,那是轻而易举。

    途径那两座雕像的时候,萧凡停下脚步,再次仔细打量了一番,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东方各国的传说之中,有关“恶鬼”的神态,千奇百怪。但无一例外都是凶恶狰狞,面目可憎。然而这两座雕像,和“轮回相恶鬼道”的修炼法相非常相似,画风基本一致。萧凡相信,应该不仅仅是巧合那么简单。

    《无极九相篇》各相术的修炼口诀和法相,肯定不是武术传承,但也不能说和武术没有丝毫关联。尤其是修炼高明的内功心法,成就高低,就和修炼者的心态密切相关。

    术法修为上境界的跌落,其实已经影响到了萧凡武术的发挥。

    比如昨晚对柳生家族两大族老一战,如果萧凡是在全盛时期,其实是不用拖延这么长时间的,更用不着黑麟帮忙。因为心境不稳,故此“浩然正气”的最高境界,也难以发挥出来。

    与一般的高手交战,这种差别无关紧要,萧凡压根就无须出全力。然而和真正的高手对决,关键时刻失之毫厘,结果就谬以千里了。

    据止水祖师说,“浩然正气”的修炼法诀在不断的修正过程中,也参考了《无极九相篇》的修炼法诀。既然是无极门的无上神功,和《无极九相篇》紧密结合,很是应该。

    大道之极,万法皆通!

    辛琳只是有些好奇地在两座雕像上扫了一眼,就不在意了。她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宫殿之中。

    柳生雄一既然将他们引到这里来决战,总是有原因的。

    辛琳嘴中对柳生雄一毫不在意,心里可不敢那么轻敌。至少打从出道以来,柳生家族这几个鬼子,是她所见过最厉害的东岛人了。

    一走进大殿内部,刚刚升起的朝阳,顿时就被屏蔽在外,一下子又变成乌黑一片。

    辛琳想都没想,手中软剑“唰”地舞成一团剑花,将自己完全笼罩住。这种时候,无论是谁,双目都会出现瞬间的“睁眼瞎”状况,正是最容易遭受袭击的关口。

    “辛小姐,不必如此!对于袭击你们,我没兴趣!”

    辛琳耳边随即响起柳生雄一淡淡的声音,带着十分明显的不屑之意。

    辛琳毫不理睬,闪身到了一边,等双目渐渐适应了宫殿内的昏暗,手中动作才逐渐缓了下来。

    萧凡缓缓走进了殿中。

    这是一座带着明显古代风味的大殿,和许多武侠电视剧里某些帮派总坛总舵的议事大厅非常相似。十余根高大的石柱,将大殿的顶部支撑起来。

    大殿里面空空如也。

    只有在大殿的尽头,有一个石头台阶,矗立着一张高大的石质座椅,式样有点像华夏国古代皇帝的御座,御座正中,端坐着一个男子,正是柳生雄一。

    柳生雄一的背后,则是一面石墙,石墙上雕刻着一个狰狞恐怖的鬼头,双目怒瞪,鬼嘴大张,正对着端坐在御座中央的柳生雄一。而在这个鬼头周围,则簇拥着八名恶鬼,形态各异,但无一例外都异常狰狞。

    毫无疑问,这里应该就是“九鬼流”以前的总坛。

    毕竟随着时代的进步,这些古老的传承要么没落,要么融入了现代社会。比如柳生家族,就很好地将古老传承和现代社会联接在一起,并且一直保持着在主流社会之中的强大影响力。无论世事如何变迁,柳生家族永远是北田市最有底蕴也最有势力的大家族。

    事实上,今天的“九鬼流”相对过去的“九鬼流”,也不能说就是没落了。只是时代进步到今天,一个那么大的流派,门人弟子众多,不大可能集中居住在这深山老林之中。

    就好像无极门,也已没有了自己的“山门”,止水观只是止水祖师私人的住所,算不得是无极门真正的总坛。如果真的在某处名山大川建一座大大的道观,广收门人弟子,搞得声势浩大,只怕不但不能将无极传承发扬光大,反倒会变成一个笑柄。

    比如某个著名的武术流派和某座著名的寺庙,就是现成的例子。

    “柳生,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总是要有个了结。就不必装神弄鬼浪费时间了。”

    望着高高“御座”上的柳生雄一,萧凡双眉微蹙,说道。

    柳生雄一就笑,冷冷说道:“萧凡,我承认你很厉害。我也承认,一对一的话,我不是你的对手。但不包括这里。这里是我们‘九鬼流’昔日的总坛,也是‘九鬼流’的圣地。只要在这里,‘九鬼流’弟子就是无敌的。”

    “胡说八道!”

    不待萧凡开口,辛琳便冷笑了一声,满脸不屑。

    “辛小姐,我小看了你。那个西域胡人阿巴斯,曾经向我提供过有关你的消息,说你是萧凡的贴身保镖,但是没有引起我足够的重视……山口,秋子他们,都是你杀的吧?还有我弟弟柳生雄二,也是你杀的?”

    柳生雄一扭过头,望向辛琳,缓缓问道。

    “西域胡人阿巴斯?是谁?”

    辛琳双眉一扬,对柳生雄一的疑问毫不理会,径直抓住了问题的关键。她现在已经基本可以断定,在阳西镇被她杀掉的那个岛国菜鸟忍者,应该就是柳生雄一的弟弟柳生雄二。然而将这个情况转告给柳生雄一的,肯定就是躲在暗处的那批人。

    西域胡人阿巴斯,这是辛琳第一次听到此人的名字。

    柳生雄一脸上又露出一丝讥讽之色,说道:“萧先生,看来你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强大,被人追杀暗算,连对手的名字都不知道。反倒是我这个东岛国人先知道了。”

    “那是因为,人家想要你给他当炮灰。”

    依旧还是辛琳在应接这个话题。

    她知道萧凡是绝不会有兴趣向柳生雄一解释的。有关逆天改命,有关红尘大劫这样的情况,萧凡又怎会向柳生雄一提起。

    柳生雄一嘴角抽搐了一下,脸色顿时变得阴厉起来,眼里也射出饿狼一样的凶光。辛琳这句话,真的刺激到他了。

    柳生雄一是个极端自负乃至自大的人,打从执掌柳生家族开始,就不曾吃过亏。如今却被阿巴斯利用了一把,以至于落到如今的下场,他心中对阿巴斯的痛恨,恐怕丝毫也不在对萧凡辛琳的痛恨之下。若果不是阿巴斯将柳生雄二“诱拐”去华夏参与刺杀萧凡的任务,又怎会发生今天这一切。

    整个柳生家族,旦夕之间,几乎完全毁灭。

    既然如此,柳生雄一就觉得自己有“义务”将阿巴斯的情况通报给萧凡和辛琳知晓。阿巴斯知道借刀杀人,柳生雄一何尝不会?

    但这不表示,柳生雄一就能接受辛琳对他的嘲讽。

    这个支那女人,竟然敢看不起他!

    简直岂有此理!

    “对了,萧先生,阿巴斯是个术法大师,我曾经亲眼见他施展过法术,很了不起。你不是他的对手,被人一直追杀暗算,也就很正常了。”

    柳生雄一强压心头的怒火,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对萧凡说道。

    萧凡不接他的话,他偏偏就要跟萧凡说,不和辛琳说,以此来表达他对辛琳的藐视。

    萧凡淡淡说道:“柳生先生,术法之道,你不懂的。而且你也不必再激将我,阿巴斯和他的那些朋友,我终究是要对付他们的。你还有什么话要交代么?”

    没有的话,我就送你上路了!

    柳生雄一冷笑一声,说道:“萧先生,照你这么说,你是吃定我了?既然到了这里,谁生谁死,还不一定呢!”

    “少废话!”

    辛琳早已忍耐不得,手中软剑一振,脚下轻轻一点,飞身而起,在一根石柱上再一借力,剑光如霜,直奔“御座”上的柳生雄一杀去。

    尽管这里地处深山老林之中,终究还是在东岛国内,辛琳担心夜长梦多,还是抓紧时间将柳生雄一解决掉为好。到目前为止,萧凡都还被北田市的警察通缉,要离开北田,恐怕还得另行设法。

    柳生雄一冷冷地望着腾空杀来的辛琳,既没有起身,更没有挥舞兵刃迎战,只是轻轻一掌,击在“御座”的扶手之上。

    顿时一阵“轰隆隆”的巨响在大殿之中传扬开来。

    辛琳吃了一惊,手中软剑立即挽了一个剑花,身子在半空中一顿,慢慢飘落下地。这里既然是“九鬼流”的总坛所在地,虽然已经荒废,总是有些古怪,还是小心谨慎为妙。

    轰隆隆的巨响之声,越来越大,“御座”下边的石台阶忽然裂开一条通道,整个御座连着柳生雄一本人,悠忽沉入通道之中,再也看不到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