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387章 宜将剩勇追穷寇
    两台车一前一后驶出了柳生庄园的后门。

    四道雪亮的光柱刺破夜空。夜色已深,街道上的车辆很少,两台车的速度都非常之快。后边这台车,是辛琳亲自驾驶的,萧凡在副驾驶座。辛琳的驾车技术毋庸置疑,然而柳生雄一明显也是个高手,好几次辛琳想要强行超车,都未能得手。

    柳生庄园位于北田市东北角,驶出庄园不久,就已经到了城外。

    这是通往静川公园的道路。

    路况依然很好,不过较之市内那些宽敞的大街,通往静川公园的道路就要狭窄得多了,单向只有两车道。在这样狭窄的车道上,想要超车,难度更大。

    辛琳死死咬住了前车的尾巴。

    二十几公里的山路很快就被甩在了后边。明明知道女儿就在前边车上,睁眼可见,却就是超不过去,拦截不下来,谭轩脸上的神情越来越是焦虑。

    不过谭轩没有说什么。

    辛琳的车技已经足够高明,纵算身为王牌特工的她,也自认没把握一定要胜过辛琳。况且,她现在的状况也不是很好。借助着微弱灯光的反射,可以看到,谭轩身上不少地方渗出了血痕。

    柳生刚夫临死拼命,终究给她和萧凡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谭轩已经服下了解毒的药物,但是否能够完全压制住这飞针上的毒药,也不能百分之百肯定。只是为了搭救女儿,这一切都不足道。

    山势渐高。尽管是坡道,两台车的速度还是非常之快。甚至有两次,辛琳已经从左边插入半个车身,几乎就与柳生雄一的车并驾齐驱。每次柳生雄一都是猛打方向盘,将辛琳往护栏上逼。

    远远的,看到了静川公园的入口。

    道路也逐渐宽阔起来。

    辛琳死死盯住前边的丰田车,双手紧握方向盘,薄薄的红唇紧紧抿住,脚下踩住油门。渐渐往下压,只等柳生雄一有所疏忽,便立即抢机会超过去拦住他。

    “小心!”

    谭轩忽然一声惊呼。

    只见前车的副驾驶座车门忽然打开来,还没等谭轩再说第二句话,一道人影就从飞驰的丰田车上摔了下来。

    “嘎吱——”

    辛琳猛踩刹车,小车发出刺耳的尖叫声,因为车速太快。刹车太急,轮胎在道路上急骤摩擦,腾起一股黑烟,燃烧的橡胶味刺鼻而来。

    从副驾驶座上摔下来的人影在路上翻滚了几下,撞上护栏才终于停了下来。

    萧凡谭轩何等眼神,尽管天色黑沉沉的。借助着车灯惊鸿一瞥,也立即就认出来,这是陈阳。关键时刻,柳生雄一终于将陈阳推下了车,以迟滞追兵的速度。

    两车跟得太紧。饶是辛琳的车技足够强悍,也差点撞上在路上不住翻滚的陈阳。一边猛踩刹车。一边急打方向盘,车轮险而又险地从陈阳身边擦身而过,又往前冲了一段距离,才终于在路上停了下来。

    “素素……”

    还没等车子完全停稳,谭轩已经一把推开车门,一跃而下,急速向陈阳跑去。

    没跑出几步,忽然脚下一软,向前摔去。

    “师姐!”

    斜刺里一只有力的手掌伸了过来,及时扶住了谭轩的胳膊。

    萧凡比她晚一点下车,动作却更加敏捷。

    清冷的月色之下,谭轩额头大汗滚滚而下,紧紧咬住了嘴唇,似乎在拼命忍受着某种痛苦。萧凡也已看到,谭轩身上好多地方渗出来的血痕。

    那子母弹爆炸之时,尽管柳生刚夫主要是冲着萧凡去的,爆炸点离萧凡更近,但萧凡手中有短剑,及时挡住了大部分的飞针,谭轩离得远,却是赤手空拳,伤势远比萧凡要严重得多。

    “师姐,要不要紧?”

    萧凡连忙问道,满是关切之意。

    “不要紧,快去救素素……”

    谭轩咬着牙,从嘴里迸出几个字,身子一挺,就站直了,又大步向前走去。

    陈阳撞在护栏上之后,就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素素,素素……”

    谭轩疾步来到陈阳身边,连声叫道。

    陈阳双手被反绑,身上衣服倒还齐整,不过被柳生雄一从飞驰的车上推下,在路上翻滚了好几个圈子,又撞中护栏,却是受伤不轻,头上血迹殷然,昏迷了过去。所幸胸口还在不住起伏。

    谭轩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将女儿搂在了怀里,泪水潸然而下。

    萧凡在陈阳身边蹲了下来,手中寒光一闪,柳叶飞刀亮出,割断了绑住陈阳手腕的塑胶“手铐”。谭轩伸手扣住女儿的脉腕,内力透过陈阳的内关穴,向她体内输入。

    猛地,谭轩一声闷“哼”,几乎一跤坐倒。

    “师姐?”

    萧凡双眉蹙了起来。

    谭轩瞥他一眼,轻哼道:“你传她的‘浩然正气’?”

    却原来谭轩救女心切,却忘了陈阳已经修炼“浩然正气”小有成就,一有异种真气“入侵”,浩然正气立即自动护主。原本谭轩的内力远远比陈阳深厚,尽管“浩然正气”是无极门第一护体神功,陈阳修炼时日尚浅,自然不可能是谭轩的对手。只是谭轩受伤在先,体内真元大为亏损,又毫无防备,这才吃了个小亏。

    萧凡赧然一笑,说道:“对。素素是很合适的人选!”

    “合不合适,你比我还清楚?”

    谭轩又蹙起了眉头。这么多年来,谭轩并未传授陈阳无极门的内功心法,只传过她一些家传武功,一来,谭轩只是止水祖师的记名弟子,不是正式弟子。记名弟子和正式弟子,区别还是很明显的,不列入无极门的宗谱。也就是说,止水祖师认可她是自己的弟子,其他师兄弟就未必认可她是同门师姐师妹。就算同门师兄弟认可她,再往后,无极门的其他门人就不会再认可她了。而萧凡文天等人却是完全不同。萧凡不用说了,无极门第六十四代掌教真人,是要被后辈弟子永远尊奉的。多年之后,“一行祖师”将和其他祖师一道,享受门中弟子香火朝拜。文天也会在无极门宗谱上列名。

    记名弟子没有得到师父的许可,不得随便将师门绝技传授给其他人。

    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原因是,谭轩仔细查探过陈阳的体质和身体上的某些特征,认为陈阳并不适合修炼无极门的内功,故此没有传授。

    萧凡笑了笑,说道:“师姐,你修炼的不是‘浩然正气’……”

    你没有练过“浩然正气”,你自然不会知道,陈阳是不是合适的人选。

    不过眼下这情形,无疑不是讨论类似问题的最佳时机,萧凡只是简单解释了半句,便立即伸出手去,扣住了陈阳的脉腕,浑厚无匹的“浩然正气”源源不绝地输入陈阳体内。

    这一回再无丝毫窒滞。

    稍顷,陈阳"shen yin"一声,醒转了过来。

    人还迷糊着,就本能地挣扎不已。

    “素素,素素,是我,是妈妈……”

    谭轩又惊又喜,连忙一迭声地叫喊起来,伸手去抚摸陈阳的脸庞,安抚她的情绪。

    “妈……妈?真是你么?妈……”

    陈阳大喜过望,终于完全清醒过来,叫道。

    “是我是我……”

    谭轩喜极而泣,紧紧搂住了女儿。

    “素素,你没事吧?”

    再是王牌特工,在自己亲闺女面前,也只是个普通的母亲而已。

    “我没事,妈,我没事,你别哭啊……”

    陈阳最受不了这个,一迭声叫道,有点手足无措起来。

    “师姐,素素没有内伤。”

    萧凡在一旁说道,刚才以“浩然正气”度入陈阳体内之时,早已顺便查探过一番。不过从飞驰的车上被推下来,一些擦伤和扭伤,这是不可避免的了。是不是有脑震荡,现在也不好说。

    萧真人毕竟不是医院的检查仪器。

    陈阳这才注意到萧凡就在身边,不由“啊”地叫了一声,就挣扎着要往起站。当着萧凡的面,这样躺在“别人”的怀里,算怎么回事?哪怕这个人是自己亲生老娘,也不行啊。

    羞死人了!

    幸好月色太清冷,最多也只是勉强看清人影罢了,看不到陈阳此刻早已满脸通红,连耳朵根子都红透了。

    萧凡径直向谭轩说道:“师姐,我看这样吧,你先带素素回市区,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我和迦儿去追柳生雄一。”

    “喂,你,你叫我妈什么?什么师姐?”

    这一下,却将陈阳彻底搞糊涂了,顿时就瞪大了眼睛,莫名其妙地问道。语气又是紧张又是诧异。

    萧凡摆了摆手,说道:“素素,现在别纠缠这个。你妈受伤了,得赶紧治疗。”

    从谭轩刚才的种种情形来看,受伤非轻。

    谭轩打量了萧凡几眼,说道:“你也受伤了,要不别追了,先回去再说吧。”

    萧凡身上那几处血痕,可也瞒不过谭轩的眼睛。柳生刚夫那飞针暗器上淬的毒到底有多厉害,现在还不好说,但肯定是最早治疗越好。

    “柳生雄一已经穷途末路,现在是消灭他的最佳时机。不能让他缓过气来,斩草必须除根。”

    萧凡轻轻摇头,说道,语气坚定无比。

    否则,萧凡纵然不惧,身边的亲人朋友却始终处于危险之中。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