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384章还有人没出手
    一刀,两刀,三刀……十刀,百刀,千万刀……

    “九鬼流”的剑术,在柳生刚夫的手中施展出来,较柳生雄一更加老辣,每一刀劈出,都带着一股森森的鬼气,结合这座同样阴森森的宅院,如鬼魅般妖异,令人一见之下,便即寒毛倒竖。

    萧凡轻轻向后退了一步。

    这一小步顿时令得柳生刚夫怔住了。

    两人放对,萧凡要不以攻对攻,要不见招拆招,都是正理。实在觉得没有把握,那么急速后退,暂避锋锐也是上佳之策。

    然而萧凡偏偏就退了这么一小步,将将避开他的刀锋,淡淡地看着他。

    就好像柳生刚夫不是在向他进攻,反倒变成在萧凡面前舞剑了。

    对柳生刚夫出手力道,方位,范围拿捏之精准,简直无与伦比,仿佛两人商量好了似的,在这里给大家表演一番剑术。

    随即,柳生刚夫就暴怒起来。

    这个支那人如此嚣张!

    竟敢视九鬼流最高深的“妖刀刀法”如无物。

    “直也,一起出手,杀了这个混蛋!”

    柳生刚夫怒喝一声,妖异的刀法一收,双手高举武士刀,劈头盖脑就向着萧凡劈了下去。这一刀和“迎风一刀斩”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当头一刀劈下,没有任何花俏,也没有任何后手,就是力大招沉,快如闪电。

    柳生刚夫嘴里所呼唤的“直也”,自然就是那位隐藏在高处房梁上的同伴,柳生家族另一位老祖宗,当初从止水祖师手中侥幸逃得性命,却丢了一条手臂的柳生直也。

    其实柳生刚夫和柳生直也在这栋宅院里苦苦修炼了几十年,早已心意相通,默契非常,他要柳生直也一起夹击萧凡,完全不必要出声。只要流露出这样的意思,柳生直也便能感觉得到。

    柳生刚夫这声怒喝,是叫给萧凡听的。

    他就是要萧凡心里紧张,时时刻刻提防着柳生直也的偷袭,手下难免会露出破绽来。

    那便是他的机会!

    萧凡的应对方式,再一次将柳生刚夫气得几乎吐血。

    对柳生刚夫这凶猛绝伦的一刀,萧凡视若罔闻,连正眼都不看一眼,就好像柳生刚夫和他手中寒光闪耀的武士刀,都不过是幻影罢了。

    柳生刚夫嘴角浮起恶狠狠的狞笑之意。

    这当口还在装逼,当真是找死啊!

    “唰……”

    武士刀直直从萧凡的头顶劈了下去。

    柳生刚夫却蓦地瞪大了眼睛——他的眼前并未出现鲜血四溅,支那人被一劈两半的痛快画面,而是在瞬间失去了萧凡的踪影。

    仿佛变戏法似的,萧凡在原地失踪了。

    就在柳生刚夫愣怔的当口,萧凡早已无声无息地腾上了半空,向着隐藏在房梁上的柳生直也猛扑而去,双臂箕张,白衣飘飘,动作好不轻盈利落。

    萧凡的思路很简单,与其在地面上和柳生刚夫缠斗,时时刻刻关注可能来自半空中的袭击,还不如先将这个精通忍术的柳生直也干掉,再徐徐收拾柳生刚夫不迟。

    柳生刚夫已经被自己击伤吐血,只要没有神出鬼没的柳生直也配合,这老鬼子一个人独力难支,收拾起来就容易多了。

    柳生直也似乎压根就没想到萧凡会忽然将他当成主攻对象,静静地隐藏在房梁之上,对直扑过来的萧凡没有丝毫防备,半点反应都没有。

    “嗤——”

    一声轻响。

    萧凡曲指一弹,一枚锋锐的柳叶飞刀直射而出,在空中一闪,下一刻,就出现在柳生直也近在咫尺的地方。

    “铎!”

    柳叶飞刀穿过柳生直也的身躯,直直钉进了木制的房梁之中。

    好像隐藏在那里的柳生直也忽然变成了空气。

    这当然不可能。

    忍术再玄,也是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不可能无中生有或者将有化无。

    而是,柳生直也的身法太敏捷了。在柳叶飞刀将将及体的瞬间,才忽然闪避了开去。就这么一眨眼功夫,柳生直也便不见了踪影,和刚才萧凡对付柳生刚夫的招数一模一样。

    施展弹指神通的同时,萧凡的身子也不曾停留,直射那处房梁。

    “唰!”

    一道雪亮的刀光猛可里自房梁下边杀了出来,直刺萧凡的下腹软肋。

    刚才千钧一发之时,柳生直也才堪堪避过了萧凡的飞刀,这么电光石火的刹那,自然不可能去得太远,就是绕着粗大的房梁转了半个圈子,柳生直也久练忍术,身子又矮小精悍,灵活得如同猿猴一般。

    柳生直也这种灵活矫健,对于他的敌人而言,就是最致命的杀手锏。

    比如眼下,就好像是萧凡自己往他的刀口刃尖上撞过去。

    两个人的速度都极快无比,柳生直也又是在萧凡已经靠得很近的时候才猛地出刀,速度,角度和力度都拿捏得恰到好处。饶是萧凡反应再快,再有通天的本事,也万万躲不开这一刀。

    眼睛一眨,柳生直也手持的倭刀就已正正刺中了萧凡的小腹部。

    然而,萧凡的一只手,早就在这等着的。

    眼见利刃杀到,萧凡再次曲指一弹。

    这一回弹指神通的攻击对象再不是柳生直也本人,而是朝着柳生直也狠狠捅过来的武士刀去的。武士刀刃尖刚一触碰到萧凡的下腹,萧凡强劲绝伦的右手中指,便正正敲在了武士刀的刀脊之上。

    “当”地一声轻响,雪亮的武士刀立时荡了开去,连柳生直也侏儒般的身子也被沉重的武士刀带得不由自主地往地面上堕落下去。

    萧凡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容。

    果然不出所料。

    这个柳生直也当年被师父坏了一条胳膊,如今只能单手使剑,东岛剑远比中土剑要沉重,大多数东岛武士都是以人驳剑,以剑杀人。这老鬼子情形特殊,想要灵活运使东岛剑,唯一的可行之道就是以剑驳人,以人杀人。

    每一剑刺出,所有劲力都集中在剑刃之上,侏儒般的身躯就变成剑的“附属品”。如果萧凡手持兵器和此人放对,那么柳生直也连人带剑都会“附着”在萧凡的兵刃之上,借助萧凡兵刃挥舞的力道,将自己的身躯和利剑都带动起来,最终趁萧凡不备的时候,丢掉利剑,悠忽近身,以人杀人。

    奈何萧凡压根就没动长大兵刃,柳生直也苦练多年的绝技,几乎无从施展。

    一弹指击退柳生直也,萧凡轻飘飘地上了房梁,居高临下,往下看去。

    柳生刚夫已经抢步上前,站到了柳生直也的身边,哥俩对视一眼,柳生刚夫又惊又怒,压低声音说道:“这支那小子如此了得……”

    别看柳生直也个子十分矮小,还去了一条胳膊,内力之强,丝毫也不在柳生刚夫之下。在剑术上的造诣更是出类拔萃,甚至犹在柳生刚夫之上。竟然被萧凡曲指一弹,就抵挡不住。

    柳生刚夫是真的大吃了一惊。

    柳生直也微微摇头,没有说话。

    他知道刚夫有点误解了,这支那人只是取巧而已,并不是实力真的强到了完全无可与抗的地步。须知几十年苦修下来,柳生家族这两位元老早已今非昔比,以他俩眼下的实力,就算是止水祖师亲来,也有一战之力。萧凡再逆天,也不能视他们如无物。

    但柳生直也亦不曾多所解释。能够在瞬间就看透他所练武术的本质,并且立即就找到最正确的应对之策,赵止水这个徒弟,不但武艺高强,而且聪明无比。恐怕不比赵止水当年逊色到哪里去。

    实在是真正强大的对手。

    谭轩和柳生雄一一边拼斗,却也一直都在关注着他们这边的情形。

    就目前情况而论,他俩搏斗的胜负,对全局影响不大,柳生家族两位族老和萧掌教之间才是决战。谁胜出,谁就是今天真正的赢家。

    眼见萧凡几个照面之间,就将柳生家的两位族老逼得手忙脚乱,先后吃瘪,谭轩欣慰之余也暗暗心惊。看来自己对这位掌教师弟的实力,估计得还是不够准确。

    柳生雄一的双眉紧蹙起来。

    好在这是在柳生庄园,除了两位族老,柳生雄一还有其他帮手。

    清冷的月色之下,四道人影急速向禁地靠近。这四个人也是黑衣黑裤,标准忍者打扮,脚下十分轻盈,几乎算是悄无声息了。不过宅院之内的这几位,谁不是绝顶高手?外边脚步声再轻,在他们耳中听得也是清清楚楚。

    柳生雄一紧锁的双眉悠忽扬起,轻轻舒了口气。

    庄园里的其他家臣,总算陆续赶过来了。

    这些人单打独斗或许压根就帮不上什么忙,但来的数量多了,就能起到大作用了。尤其是带着热武器一起过来的时候。

    “家主……”

    四名忍者在离小宅院不远处停住了脚步,低声请示道。

    任谁都知道,此处是柳生庄园的禁地,没有得到家主许可,任何人都不许踏足半步的。

    “都进来。”

    柳生雄一立即叫道。

    “哈伊!”

    四人答应一声,齐刷刷地向着宅院冲来。

    寒光一闪即逝!

    “当啷啷”,四名忍者尚未接近宅院,忽然手中的武士刀纷纷掉落在地,齐齐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脖子,惨叫着倒在地上,抽搐不已。

    柳生雄一顿时瞪大了眼睛。

    PS:恢复更新,但目前还在术后休养之中,更新可能不会太稳定,万一有断更,也请大家多原谅。不过我会尽量保持更新的。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