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381章 师姐
    “唰……”

    刀光惊天而起。

    是柳生雄一。

    眼见情势危急,柳生雄一立即出手,毫不犹豫就使出了“迎风一刀斩”的绝技,闪耀着妖异光芒的仿制“妖刀”,直取谭轩的脊背。

    这一刀虽然是仓促发出,时机不对,角度也有问题,力道远不如平日,但当此之时,却已足够。谭轩全力以赴在对付柳生刚夫,整个后背几乎是不设防的。

    然而便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谭轩手一扬,屈指弹出。

    “噌”“噌”!

    夹在手中的那两柄柳叶飞刀,脱手飞出,快如闪电般向柳生雄一射去。

    谭轩似乎早就算准了,此时此刻,柳生雄一必定会全力出手,一来救援柳生刚夫,二来趁机偷袭自己,一举两得。

    柳生雄一去势奇快,飞刀来势更快。

    两下里一凑,几乎是转瞬之间,两柄闪烁着死亡光泽的飞刀就到柳生雄一眼前。

    柳生雄一大吃一惊,正在尽力前冲,这当口想要后退,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了,甚至连躲闪都变得异常困难。

    关键是速度太快。

    柳生雄一想都不想,大喝一声,双手紧握的武士刀猛地掷出,将一柄近在咫尺的柳叶飞刀撞飞,同时竭尽全力扭曲了一下身子。作为一个从小就修炼忍术的高手,柳生雄一的身体其实异常柔韧,比许多杂技演员或者体操运动员的身体更要柔韧得多。可以在整个人不动的情况下,随意扭曲身上的绝大部分部位。

    这种超级柔韧性,不止一次救过柳生雄一的性命。

    毕竟这柳叶飞刀太细太小。只要不击中要害,击中其他部位。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就好像六点五毫米的三八大盖子弹,穿透力强。杀伤力反倒小了。

    然后,柳生雄一就是一声大叫,身子如遭雷击一般,猛地一顿,向旁边踉跄两步,脚下一软,差点坐到在地。

    柳叶飞刀虽然细小,仓促之间,柳生雄一却忽略了飞刀上所附着的恐怖劲力。飞刀没有伤到他的要害。然而依旧给他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飞刀出手,谭轩再也不看柳生雄一一眼,不管这两柄飞刀能不能起到作用,眼下这局面,她都没时间盯着去看结果。

    柳生刚夫是比柳生雄一更加难以对付的大敌。

    她那两枚飞刀本就只是为了阻挡柳生雄一,保证自己侧翼和后背的安全。

    然而发射飞刀阻拦柳生雄一,毕竟要花费一点点时间,要分心。如果和普通人放对,这么一点点时间。这么略略一分心,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但柳生刚夫何等身手?

    有这片刻功夫,早已缓过神来,稳住了阵脚。眼见谭轩向自己冲来。这老鬼子一声暴喝,“呼”地一声,左掌平推而出。

    顿时宅院中狂风大作。瞬间风雷变色。

    而抓着鬼爪的右手却软绵绵地垂了下去,仿佛瞬间就被抽走了所有精力。变得生气全无。浑身上下的每一滴劲力,都集中到了左掌这一击之上。

    止水祖师的传人固然了得。柳生家族祖孙二人,也没有一个弱手。

    谭轩赫然色变,也是一掌击出。

    同样狂风大作!

    两股怒涛般的掌力猛地撞击在一起,谭轩的身子如同风筝一般,轻飘飘地飞了起来,向着宅院的一角飘去。不是被柳生刚夫的掌力击飞,而是借力远遁。

    柳生刚夫凝聚全身劲力的一击,谭轩在准备不够充分的情况下,没打算迎接。一掌退出,略略抵挡了一下那排山倒海般的掌力之后,立即借力向一侧让去。

    再一次重创了柳生雄一,谭轩已经很满意了。

    只要柳生雄一不能再给她造成太大的威胁,她就能全神贯注对付柳生刚夫这个老鬼子。

    “小心……”

    便在此时,一个柔和的声音忽然自屋外传来,略带几分焦虑。

    只不过,这个提醒还是来得太迟了些。

    外边那人开口的时候,谭轩自己也感觉到了极度的危险。这种危险的感觉突如其来,原先完全没有一点预感。谭轩身子向着宅院一角飘去的时候,一股似乎要将她整个人都全部吞噬进去的危险骤然自她身后爆发出来。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谭轩只能凭直觉,自然而然地往旁边扭曲了一下身子,全身内力猛然往后背涌去。

    至于能不能起作用,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然后,“砰”地一声,后背一阵剧痛,整个人随即腾空飞起,如风中枯叶,向着宅院门口飞去,人还在空中,谭轩嘴一张,喷出一大口鲜血。

    就在这瞬间,谭轩已经判断出,自己尽管避开了后心要害,终究还是受伤不轻。

    实在不曾料到,这宅院的暗处,居然还隐藏着一个绝顶高手。此人是否比柳生刚夫更高明还不好定论,至少隐匿气息的功夫,绝对在柳生刚夫之上,算得是登峰造极了。

    以谭轩第六感的敏锐,在此之前,竟然全无察觉。

    当然,柳生刚夫本身太过浓重的暴戾气息,吸引了谭轩大部分的注意力,也是主要原因之一。

    大门口人影一闪,一道颀长的身影抢步入了宅院,手一伸,便搭住了谭轩的手臂。谭轩只觉得一股沛然巨力汹涌而至,瞬间就将她整个人都包括其中,被人偷袭时的那股恐怖劲力,几乎毫无挣扎的余地,就被这股沛然巨力融化掉了,再也找不到半点痕迹。

    借着这股力道,谭轩腰背一挺,稳住了身躯,嘴一张,又是一大口鲜血喷出。

    萧凡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无疑,此刻进门的,正是萧凡,终于赶到了这里。

    “怎么才来?”

    谭轩很努力地稳住身形,深吸一口气,将胸口那股烦恶之息强行压了下去,望了萧凡一眼,有些不悦地说道。

    萧凡赧然一笑,说道:“对不起,师姐。那几个狙击手藏身的地点比较隐秘,要一个个找出来处理掉,多花了点时间。”

    “这群废物!”

    柳生雄一脸色一变,死死盯住了萧凡。

    秋子正野高田三个狙击手,带了十几名久经训练的家将过去,全副现代化装备,狙击步枪,冲锋手枪一应俱全,就差没配备飞机大炮火箭筒了,居然不但没有损伤到萧凡的一根汗毛,甚至连时间都没有拖延多久,这么快就让萧凡杀到了自己的老巢。

    萧凡瞥他一眼,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

    柳生雄一这个鬼子果然只是表面装出来的温文尔雅,骨子里头的残暴无情,和那些最顽固的军国主义分子没有任何区别,连自己的枕边人和最亲信家臣的死活,都丝毫不放在心上。眼见萧凡在此,居然连半句询问的话语都没有。

    尽管灯火昏黄,柳生雄一分明在萧凡眼里读到了不屑和厌恶。

    “师姐,你要不要紧?”

    萧凡没有向柳生雄一说什么,随即又转向谭轩,关切地问道。

    “你说呢?”

    谭轩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似乎对这位掌教师弟颇为不满。说起来,也不怪谭轩对萧凡有意见。你这家伙自己招惹的麻烦,却害我闺女被人绑架,害我千里万里赶到这极北之地来,半夜与人拼命,还差点被人“干掉”。

    萧凡有些讪讪地说道:“师姐,你先休息一下,这里交给我来处理。”

    “好大的口气!”

    “你是谁?”

    一个干巴巴的声音自刚才暗算谭轩的角落里传出,让人听着不自禁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甚至随着这干巴巴的声音,一种阴恻恻的气息猛然涌出,直逼萧凡而来。

    萧凡锋锐的眼神往角落里一闪,浩然正气鼓荡而出,那股阴恻恻的气息与之一碰,顿时像遇到克星一般,立马翻转,潮水般向暗处退去。

    “阁下又是谁?像老鼠一样,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暗施偷袭,算什么好汉?”

    萧凡凛然问道。

    “偷袭?”

    “笑话!”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忍术?忍术就是利用一切天时地利,利用一切地形地貌,在敌人最意想不到的时候,给人致命一击。”

    “好没出息!”

    萧凡冷笑了一声,淡然说道。

    “萧先生,这是我们东岛国的国粹,请你说话留神!”

    柳生雄一怒道,昏黄的烛火摇曳之下,他的右小腹处有一团赭色,这是挨了一飞刀的后果。所幸不是致命伤。

    萧凡冷冷一笑,不屑地说道:“偷偷摸摸,暗箭伤人,没出息就是没出息。贵国国粹如此,国民秉性可知。”

    “雄一,这个混蛋是谁?就是你说的那个萧凡么?”

    柳生刚夫大怒,在一旁叫道,独眼瞪得老大,满脸肉棱子一抖一抖的,似乎气得厉害。

    这老鬼子年纪高迈,脾气却一点不平和。

    “是的,老祖宗,他就是萧凡。”

    “呦西!”

    “没想到今晚上这么热闹,赵止水那个老家伙自己虽然没有来,却送了两个徒弟过来。很好很好,把你们两个干掉,也可以稍解我心头之恨了。”

    柳生刚夫恶狠狠地盯住了萧凡,独眼之中,凶光大放,加上他那张如同鬼脸般扭曲的面孔,令人一望之下就说不出的恶心。

    ps:感谢天堂ceo万赏!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