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377章 你是谁?
    两柄武士刀一前一后,捅中了谭轩。

    但两名忍者眼中没有丝毫惊喜之意,反倒露出了绝不相信的神情。

    在刀锋及体的瞬间,谭轩的身体起了一种波动,如水纹般的波动,一层层荡漾开去,如梦似幻。

    柔体术!

    几乎所有的忍者,都必须刻苦修炼柔体术。和幻术,障眼法等等技巧一样,柔体术也是忍者修炼的基本功之一。所谓忍者,就是要藏身在常人绝对无法躲藏之处,这才能起到出其不意攻其无备的作用。

    忍者的造诣越高,柔体之术就越是高明。

    但,不是说这几天可能有支那人来闯庄园么?

    支那人怎么也精通忍术?

    两柄武士刀几乎是挨着谭轩的身体,擦身而过。

    当真只是差之毫厘而已。

    但这毫厘之差,却是生死之别。

    谭轩似乎早就料到了这种结果,对两柄擦身而过的东洋刀不闻不问,双掌往外一分。锋利的短剑瞬间就割断了一名忍者的咽喉,右手五指纤纤,径直掐住了水底冒出来的那个忍者的脖颈。

    “咔嚓”!

    一声脆响。

    水鬼头颈折断,身子沉重的往下坠落。

    谭轩跟着一起往下掉,莲足在水鬼尸体上一点,飘然进了长廊,晃了几晃,就不见了踪影。

    柳生庄园深处,一座清静无比的小院子,院子之中,有一座小宅院。

    这座小宅院。纵使在柳生庄园,也是禁地。除了一两个年老的家仆。整个家族,只有家主柳生雄一可以进入这座小宅院。

    其他任何人没有得到允许。绝对禁止踏足。

    事实上,这座小宅院也并不是什么让人心情愉快的所在,有点类似柳生家族的“神社”,或者说是家庙,里面供奉着柳生家族历代祖先的灵位。

    这样一个地方,纵算在大白天,也是阴森森的。更不用说大晚上了,谁没事愿意往这里面跑呢?

    但是现在,这座小宅院乌黑的木门。是打开的,里面烛火飘逸。

    宅院正中,似乎有一道人影盘膝而坐,随着烛火的飘摇,人影在殿堂中不断扭曲,远远看去,说不出的阴森诡异。

    夜半时分,一道人影缓缓走进了这座小院子。

    根据吉藤秀川的供述,陈阳就被关押在这座宅院里面。

    这座宅院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不但吉藤秀川不清楚,就算专门负责整个柳生庄园修葺建设的秋山武夫也不知道。

    谭轩慢慢来到小宅院门口。

    清冷的月色将她的身影拖得长长的,映照在宅院之中。

    盘膝坐在小宅院之中的柳生雄一抬起头来,脸上忽然露出十分惊诧的神色。

    怎么。来的居然不是萧凡?

    “你是谁?”

    柳生雄一问道,语气殊为无礼。

    这个女人连闯了六道关口,准确无误地找到了这里。最起码已经杀了他六名家臣。柳生雄一是真的有点生气了。

    他原以为,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破六道关卡。无损无伤杀到这里的人,只有萧凡。

    除了萧凡之外。支那人竟然还有绝顶高手?

    这一点,当真出乎柳生雄一的意料之外。

    谭轩慢慢取下蒙面的丝巾,露出一张冷艳的脸孔。

    “柳生雄一,我女儿在哪?”

    柳生雄一吃了一惊,说道:“女儿?原来夫人是陈警官的母亲?失敬了!”

    这一回,柳生雄一是真的惊疑交加。

    “夫人贵姓大名?”

    柳生雄一站起身来,向谭轩鞠了一躬,很客气地问道。

    “谭轩。”

    “没想到夫人也是一位绝顶高手。佩服佩服!”

    柳生雄一由衷说道。

    虽然因为调走一部分人去静川公园那边对付萧凡,导致柳生庄园的防守变得相当薄弱。但那也只是相对而言的,谭轩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闯六关,杀到自己面前,说是绝顶高手,毫不为过。

    “柳生先生,你和萧凡之间的恩怨,是你们两个男人的事,为什么要把我女儿牵扯进去?”

    谭轩却不和他啰嗦,厉声喝问道。

    柳生雄一再次微微一鞠躬,说道:“抱歉,夫人,但令爱是萧先生的女朋友。既然是他的女人,那么为他受累,为他牺牲,就是理所当然的。夫人如此责备,柳生雄一不能担当。”

    “放了我女儿,我马上就走,你们之间的恩怨,我不掺合。”

    “对不起夫人,请恕我难以从命。第一,萧先生还活着,我不可能现在放掉陈警官。第二,我对夫人的承诺信不过。你们才是一家人。”

    柳生雄一淡淡说道。

    到了这当口,说什么都是白搭,只能手底见真章。

    寒光一闪,谭轩手里多了一柄短剑。这柄短剑刃长约二十几公分,但确确实实是短剑,而不是匕首。剑锷上雕着古老的图案,一看就知道这柄短剑来历不凡。

    柳生雄一看了看谭轩,再看了看她手中的短剑,微微颔首,左手一伸,五指张开,微微一曲,原本搁在地上的东岛剑“呼”地一声,直接飞入他的手中。

    谭轩的双眼微微眯缝起来。

    好漂亮的一手“隔空取物”,在华夏武术之中,有“控鹤功”“擒龙手”之类与其相似,都是内功深厚的标志。

    看来前段时间在四海大酒店柔道馆切磋之时,柳生雄一并没有展现他真正的看家本领。这是因为,无论郭子廷还是张怀远,或者许悦马文广,都不能让他施展全力。而萧凡又强悍得太过离谱,纵算他出尽全力。也还是一招就分出了胜负。在这种情形下,柳生雄一的许多本事。就没机会施展出来。

    比如说这手雄浑的内力。

    “噌!”

    柳生雄一拔剑出鞘,剑身与剑鞘之间的摩擦。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柳生雄一和服宽大的衣袖骤然鼓胀起来,如同吃饱了风的风帆,显得威势极其惊人。

    双手握剑,剑尖直指谭轩,闪耀着令人心悸的寒芒。

    谭轩横剑当胸,左手捏了个剑诀,却并没有急着进攻,眼望柳生雄一。淡然说道:“柳生先生,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你手下最强的几位高手,要么已经被萧凡干掉,要么已经凶多吉少。难道一定要赔上性命才肯干休么?”

    “谢谢夫人关心。他们技不如人,死在萧桑手中,那也是理所当然的。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以言语来打动我,是害怕了吗?不愿意和我交手?”

    柳生雄一却不上当,立即就将谭轩的用心给揭穿了。

    宅院里静悄悄的,除了柳生雄一和谭轩自己。再也看不到第三个人。但谭轩自从踏进这个院子,总觉得心惊肉跳,似乎这里隐藏着某种未知的东西,让谭轩有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

    这当口。凭口舌之利说服柳生雄一放了陈阳,自然绝无可能。但作为一个谈判专家,谭轩却很明白。如果能够以言辞激怒柳生雄一,或者让他心神不宁。那么对自己是非常有利的。

    不管这院子里隐藏着什么未知的“怪兽”,迅速击败柳生雄一。都是关键所在。

    “是吗,柳生先生对自己很自信嘛。可惜,柳生先生的一刀流刀法,我已经见识过了。似乎并不像柳生先生自己认为的那样了不起……”

    谭轩淡然说道,嘴角浮起一丝讥讽的笑意,很淡很淡,却恰到好处。对于柳生雄一这种骄傲的男人来说,太露骨的讥讽是不起作用的,他一眼就能够识破这种“诡计”。那种淡淡的,似乎是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不屑,却有可能刺激到他。

    果然,柳生雄一脸色微微一沉。

    “既然这样,那就请夫人再试一试一刀流的手段!”

    “呀——”

    柳生雄一一声低喝,高举手中的武士刀,寒光闪烁,急如闪电般向谭轩劈来。

    这一剑刚猛无铸,又快又狠,没有任何后手,就是以快取胜。

    俨然就是“迎风一刀斩”!

    柳生雄一也知道面对谭轩这样的顶尖高手,一般的招数都是不管用的,一上来就用上了最强的绝技。这一次,不是擂台比武切磋,柳生雄一手持的也不是木剑,而是货真价实,百炼精钢打造的武士刀。就算萧凡在这里,也不能依样画葫芦,以血肉之躯硬生生对抗他的钢剑。

    “来得好!”

    谭轩娇叱一声,手中短剑一抖,顿时幻化出一朵剑花,顷刻之间,这朵剑花就变成了两朵,然后就变成四朵,一转眼,四朵剑花化成八朵,再幻成十六朵……

    小小的宅院里,瞬间就剑花耀眼,完全将谭轩包裹起来,只见白光闪闪,再不见谭轩的人影。

    “太极剑……”

    柳生雄一脸上闪过一抹惊诧。

    这才是真正的太极剑法。

    在谭轩手中使将出来,和在郭子廷手里使出来,威力完全是天壤之别。

    威猛无铸的“迎风一刀斩”,刹那间就失去了目标。

    再狂暴的攻击,没有了目标也就没有了威慑力!

    眼见得剑花如怒涛般涌将上去,柳生雄一和他那一道刀光,悠忽就变成了大海之中的一叶扁舟,似乎下一刻就会被无边的剑意完全吞没。

    便在这个时候,原本看上去没有任何后手的“迎风一刀斩”,忽然就变了。

    刀锋轻颤起来,如水波一般,一化三,三化九,重重叠叠的刀影反卷而上。无穷无尽的剑花一接触到这些刀芒,立时便湮灭不见,似乎刀芒正是剑花的克星。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