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374章 男人胸襟
    太阳渐渐西沉,秋子的耳机响了起来。

    是城外的第一组观察哨向她报告,有一台挂着旅游牌照的中型巴士离开城区,正向静川公园方向驶来。根据目测,中型巴士上坐满了乘客。秋子答应了一声,也不是很在意。

    萧凡应该不会在这台中型巴士之上。

    说好了交换人质,其中还有一位警部,萧凡再牛皮哄哄,也不可能将山口警部与吉藤秀川五花大绑的扔在中型巴士之上,和一车游客混搭在一块。须知他现在是被通缉的杀人重犯。如果是在华夏国国内,以萧家的势力,东岛国的这个所谓通缉,屁事不顶。华夏国的任何一个警署,任何一位警察,都不会将这个通缉当回事。然而这是在东岛国,在北田市,萧凡扣押的正是北田市的现职警官。

    东岛被称为警察国家,警察配备的力量是很强的。

    而且,现在天还没黑,萧凡这时候赶到静川公园,绝对属于找死。

    果然,不久之后,那台中型巴士来到静川公园广场,在一侧停好,下来一大群游客,在挥舞着小旗帜的导游的引领之下,沿着广场后边一条林间小径,进山去了。从那条路走十几里,就能去往一座古刹,倒是游客们经常去游览观赏的所在。

    尽管知道萧凡不大可能在这台中型巴士之上,秋子还是很认真地趴下去,端起了狙击步枪,透过瞄准镜盯住了那批游客的一举一动,直至他们全部进山,消失在视野之外,秋子才缓了口气。

    半小时后,观察哨报告,又一台面包车驶往公园方向。

    事实证明,依旧是“虚惊一场”,萧凡并未在这台车上。与此同时。从大本营也传来消息,说山口警部的手机信号已经消失,看来那个支那人已经在做准备了。

    要让手机信号彻底消息,关机还不够,必须将手机电池取出来,才不会被追踪。

    天色渐渐黑了下去。

    当第三台车上下来的人也消失在瞄准镜外,秋子轻轻舒了口气。将PSG—1型狙击步枪的枪托离开自己的肩膀,坐了起来,身子微微往后靠,轻轻舒了口气。

    狙击,潜伏,不但是个技术活。也是个体力活。

    没有类似经验的人,如果只在文艺作品或者影视作品中见过狙击手潜伏,心目中只会冒出两个字来——拉风!

    绝对不会想到,长期潜伏,是何等辛苦。

    狙击手也不是木头雕成的,而是有血有肉的大活人,在潜伏过程中。也需要适当的放松和休息。

    眼看着天就要黑透了,秋子估计萧凡也该行动了,眼下应该是最后一次小憩。这次休息过后,就真的不能再放松再喘息了,必须全力以赴。

    秋子轻轻活动着手腕关节,拿起身边的水壶,仰起脖子喝了一口。

    然后,原本放松的神情蓦然抽紧。

    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突如其来地攫住了她的心脏。

    没有听到声音,半点声音都不曾听到!

    然而忍者的本能告诉秋子,有人靠近了,而且是一个非常非常危险的人,甚至直接对她的生命造成了威胁。

    秋子猛地回过头来,便看到了一个人。

    一个男人!

    尽管树林里已经非常之暗,秋子还是能看到此人长相十分英俊。脸色略显苍白,甚至于比柳生家主看上去还要斯文温和。

    萧凡!

    秋子见过萧凡的照片,脸色大变,小巧的嘴巴一下子张成O型。却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下一刻,秋子终于反应过来,双手情不自禁地向着狙击步枪抓去。

    萧凡轻轻摇头。

    秋子的双手顿时便僵在那里,稍顷,一点点地收了回来,规规矩矩搁在自己的小腹部,向着萧凡微微一鞠躬,低声说道:“萧先生……”

    脑袋高速运转起来。

    她尽管是头一回见到萧凡本人,却也知道,既然萧凡已经和她面对面了,再想要抓起枪来反抗,明显不大可能。萧凡能够无声无息地欺到她的面前,这么近的距离,她不可能再有半点机会。

    山口警部说得明白,吉藤秀川手下的四名忍者,几乎是在同时被杀的。

    一招递出,四名久经训练的忍者同时毙命,秋子以前不要说没见过,连想都不曾这么想过。在秋子眼里,那已经不是人力能够达成的,属于神的领域。

    现在,这位“天神”,站在了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看着她,脸色平静,眼神更平静,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杀机和煞气。

    但秋子很清楚,自己不能有异动。

    否则,这处单兵狙击阵地,就是自己生命最后终结之所。

    这一点,秋子毫不怀疑。

    萧凡看上去就不是那种冲动的性格,没有十足把握,他不会和自己面对面。在自己还没有察觉他踪迹的时候,萧凡有几十次机会取她的性命。

    “秋子小姐?”

    萧凡就这么站在秋子面前,微笑问道,平静如水。

    秋子大吃一惊:“萧先生,您知道我?”

    秋子尽管是一名极其出色的枪手,也是一名出色的忍者,但在柳生家族内部,只是柳生雄一的贴身女侍,地位卑微。吉藤秀川等家臣,身手或许还不如她,地位却比她要高得多。秋子恪守着古老的规矩,平日里默默地伺候着柳生雄一,满足他的一切要求,甚少在外抛头露面。唯独在家族内大比的时候,才会偶尔露出峥嵘。

    但是对外,她是毫无名气的。

    这个远道而来的支那人,却一口就叫出了她的名字。由此可知,萧凡对柳生家族的了解,远不是她想象中那么简单,而是已经非常深入了。

    “嗯,吉藤先生和我说过有关秋子小姐的一些情况。”

    萧凡还是很温和地说道。

    “吉藤君?”

    秋子再次吃了一惊,随即露出气愤的神色。

    “吉藤竟然当了叛徒?”

    这在秋子而言,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吉藤秀川被萧凡毫不费力就杀得大败亏输,没有立即“剖腹谢罪”已经是个胆小鬼,竟然还向萧凡投降,主动招供柳生家族内部的详细情况?

    简直是无耻之尤!

    萧凡轻轻摇头,说道:“吉藤先生没有做叛徒,很多时候,他自己也不能控制自己的脑子,更不能控制自己的嘴。”

    秋子顿时恍然大悟,说道:“你们,对吉藤君使用了催眠的手段?”

    话虽如此,神色却越发骇然。

    催眠用作逼供的手段,果然是最好的,可是难度也很大,尤其对吉藤秀川这样久经训练的忍者使用催眠术来讯问,更是非常的困难。忍者的水准或许有高有低,然而能够成为一个忍者,本身就需要忍受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心志之坚,毋庸置疑。

    意志力越强的人,越难被催眠。

    萧凡笑了笑,说道:“我有一位同伴,很精通催眠术。”

    七妙宫七大绝技,“御香”绝技之中,就包含着极其高明的“迷魂术”,也就是西方所谓的“催眠术”。每次带黑麟上飞机,都是辛琳和机场管理人员交涉,三言两语便说服了对方,不过是“迷魂术”的皮毛手段,牛刀小试而已。

    秋子默然,却依旧和萧凡对视,并无丝毫胆怯之意。

    无疑,现在这种情形,是萧凡完全占据了上风,彻底掌控了局势,可是要秋子向这个支那男人屈服,却势所难能。打从懂事开始,秋子就知道自己是柳生家主的奴婢,这一世生是为他而生,死也必须为他而死!

    这么多年不断强化下来,这个观念早已深入脑海,深入骨髓,再也难以改变。

    “萧先生,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对视稍顷,秋子淡然问道。

    “秋子小姐,你是个明白人,想必你也知道,所谓在静川公园交换人质,不过是柳生雄一耍的一个花招罢了。陈阳压根就不在这边,对吧?”

    萧凡缓缓问道。

    “是的。所以,萧先生要是想抓住我作为人质和柳生家主交换,恐怕结果会让萧先生非常失望。我们这些人,和柳生家主的大计比较而言,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之上。柳生家主绝不会因为我们几个人的安危就和萧先生谈判的。”

    秋子轻声说道,似乎谈论的不是自己的性命生死,那种平静淡然,让人难以理解。

    萧凡轻轻一笑,嘴角浮起一丝讥讽之意,说道:“秋子小姐,我想你误会了。我和你的主人不一样,拿女人去威胁他,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我还不屑使出来。”

    两团红晕浮上了秋子的双颊,却不是为自己,而是为柳生家主感到脸红害燥。这个华夏男人,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向秋子阐述了什么叫真正的男人胸襟,什么叫真正的大气磅礴。

    “那,你想要怎么样?”

    “很简单,我想要让你的主人知道我在这里,而且已经被你托住了。至少要给他造成这样的错觉。”

    秋子就笑了。

    “萧先生,你觉得我跟你合作么?”

    “秋子小姐,我不是在和你商量,也不是要你合作。我只是告诉你一声而已。”

    萧凡摇摇头,轻声说道。

    秋子还没有想得十分明白,就觉得眼前一黑,知觉立即变得模糊起来,很快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