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370章 建筑图纸
    相对而言,整个北方岛在东岛国内都要算得民风淳朴,但作为一个人口上百万的特大城市,北田市的娱乐业也是很发达的,红灯区在整个北方岛都十分闻名。

    在一家酒吧里,秋山喝得有点高了。

    酒吧的气氛很萎靡,四周是一片极其诱惑的粉红色,歌舞也十分糜烂,舞池里,一大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各式男人,正在狂舞。

    对,全是男人。

    酒吧从里到外,从总裁到小厮,从老板到客人,全都是男的,连半个女人都找不到。

    这本就是一家专门向男同性恋开放的酒吧。

    没有一个女人会莫名其妙地闯进这家酒吧里来,否则,会受到十分粗暴的对待,被毫不客气地赶出门去。

    但凡是正常性取向的人,在这种酒吧是呆不下去的,哪怕一分钟甚至半分钟都呆不下去,恶心坏了。

    尽管东岛国对同性恋持否定态度,国内也没有公开的同性恋联盟,然而这个酒吧的生意却非常好,日日曼舞,夜夜笙歌。

    存在即合理。

    法律也有管不到的地方。

    饶是如此,这种行走在法律边缘的场所,安全性也还是要大打折扣,秩序很难得到保证。不管是哪里的同性恋会所,都是各种黑市交易盛行之所。男同会所,更是毒品盛行。一些毒品贩子和其他违法乱纪的家伙,混迹其中。这家酒吧的不少客人,就拥有着双重身份。

    秋山武夫甚至有着三重身份。

    表面上,他有着一个特别体面的职业,是秋山设计所的主任设计师,在北田市的建筑设计界小有名气,却很少有人知道,秋山武夫是一个同性恋者,甚至还在这个酒吧里从事着某种"se qin"交易的中间人。一个皮条客。至于秋山武夫的最后一种身份——柳生家臣——知道的人就更加少了。

    这也是因为时代不同了,才会发生这种情况。倘若在过去,柳生家族这样大家族的家臣,是不大可能去外边从事工作的。主仆关系相对很固定,忠诚度也比较高。

    随着时代变迁,东岛国很多传承数百上千年的大家族俱皆没落了,迄今还传承下来的。一些规则也被改变了不少。

    秋山武夫既然有着建筑设计的天赋,不如让他走出去,一直“关”在东北角那座大宅院里,未免有些浪费了。

    今晚上,秋山武夫心情很愉悦。

    原因是多方面的。第一,他最近刚换了“女朋友”。新的这个女朋友,年方二十,生得十分娇媚,吧里很多人都在追求,结果人家偏偏就看上了不很年轻的秋山武夫。这段时间,秋山夜夜征伐,简直乐不可支。第二。秋山刚做成了一单“生意”,一个外地来北田旅游的大款,通过朋友和秋山联系上了,秋山给他介绍了一位“应召女郎”,两人胡天胡帝去了,秋山得到一笔不菲的佣金。

    可惜秋山的“女友”前天出差了,要今天才能回来。秋山索性就在酒吧等他,回来之后两人一块在酒吧大吃大喝享受一顿。再回家去“双宿双飞”,岂不美哉?

    只是秋山武夫的酒量实在很一般,看着表等“女朋友”,不知不觉间就喝高了,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向着卫生间走去。

    让人奇怪的是,这个全是男人的酒吧。卫生间居然也分男女的,而且截不相混。秋山武夫上的男厕所,他“女朋友”就上女厕所,绝不会搞错。

    不管是哪种同性恋。性别定位都是不能错的。

    至于双性恋,那又另当别论。

    秋山武夫不是双性恋,迄今为止,他都没有结过婚。

    刚刚一走进卫生间,秋山武夫的脑袋就“轰”地一声巨响,秋山眼前一黑,随即就晕死过去。等他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双手双脚都被绑得牢牢的,半点都动弹不得,后脑勺一阵阵的剧痛传来,痛得秋山不住地呲牙咧嘴。

    不过秋山武夫顾不得这些,他急急地想要搞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

    很明显,自己被人绑架了。

    只是秋山武夫一时之间还有点搞不明白,怎么会有人绑架自己。因为他实在算不得是个有钱人,设计所的生意固然不错,但离有钱人的概念还差着老远。而且秋山武夫不善理财,这么多年来,钱都花在前后几任“女朋友”身上,自己并没有留下多少积蓄。

    仇家?

    好像也没有得罪过。

    至少没有得罪到要绑架他的地步!

    一时之间,秋山武夫脑袋里乱哄哄的,完全摸不着头脑。

    “唰——”

    一道雪亮的光柱亮了起来,笔直刺向秋山武夫的双眼,秋山吓得浑身一哆嗦,忙不迭地闭上了眼睛。

    “秋山君,接下来,请你仔细听我说话,每句话都要挺清楚,并且要如实回答。如果你回答的内容不真实,后果会非常严重。你可能会没命,明白吗?”

    随即,一个沉缓的男声响了起来,语气平稳,不带丝毫感情,听得人心中寒气大冒。

    “哈伊!”

    不管三七二十一,秋山先连连点头再说。

    现在这种情形,明显无法与抗。

    “秋山君,听说你家祖上就一直是柳生家族的家臣,是这么回事吗?”

    秋山武夫愣了一下。怎么此人一开口就问这个事情,却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照理,绑架他无非就是为了钱或者为了“情”,和柳生家族能拉得上什么干系?

    便这么略一愣怔,秋山顿时就觉得手指尖上传来一阵剧痛。

    “问你什么,就回答什么,别耍小聪明!”

    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秋山武夫吓得魂飞天外,一迭声地点头答应。刚刚从晕迷中醒来,他的感官特别迟钝,居然没有察觉身后还站得有人。

    也不知道这是在什么地方。

    不过有一点秋山武夫倒是明白的,那就是绝对不能和这些人作对,不然会死得很难看。从这些人的做派来看,手段相当老道,绝不像是新手。既然能将他绑架到这里来,那么杀掉他秋山武夫,也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我们家确实从祖上开始,就是柳生家族的家臣……”

    “很好。听说柳生庄园也是你的祖上主持修建的,你手里,还有整个柳生庄园的详细图纸?”

    尽管刚刚已经受过教训,秋山武夫还是再一次迟疑起来。

    眼下他算是明白过来了,毫无疑问,这些人是冲着柳生家族来的,他不过是遭了池鱼之殃。因为他已经在外边工作,柳生家主“约会”萧凡的大事,他自然就不知道。然而身为家臣,秋山武夫有着天然的警惕性。脑海里生出来的第一反应,就是要保护好家主和柳生家族。

    这一次,他身后的那个人倒是没有继续虐待他。

    秋山武夫的迟疑也没有持续多久,随即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为什么要问这个……”

    “秋山君,看来你是糊涂了。现在是我们在问你,不是你在问我们。”

    “带上来!”

    随着这一声呼喝,一阵惊惧交加的哭喊声就传进了秋山武夫的耳朵里边。

    一听到这个哭喊声,秋山武夫的心顿时就沉了下去,只觉得一阵阵的揪扯,一阵阵的疼痛。

    很快,一个打扮妖冶,浓妆艳抹的“女人”就被推到了秋山武夫的不远处。正是秋山武夫刚交不久的小“女朋友”,才从外地出差回来,不料也被人绑架到这里来了。

    那“女人”踉踉跄跄的,一个趔趄,站立不稳,倒在地上。

    秋山武夫“呀”地叫了一声,心疼不已。

    “秋山君,秋山君救我……”

    “女朋友”一见到秋山武夫,顿时就像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尖声叫喊起来,眼泪鼻涕齐流,益发的显得“楚楚可怜”。

    “秋山君,现在可以好好回答我的问题了么?”

    那个沉稳的男声再一次缓缓问道。

    “是的,我手里有柳生庄园的图纸……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们……”

    秋山武夫哀叹一声,重重垂下了脑袋。

    “很好。现在告诉我,图纸放在什么地方?”

    “就放在我的办公室内,电脑里存了一份,还有一份图纸原本,放在档案柜内……”

    被人拿住了软肋,秋山武夫再不敢有丝毫反抗之意,人家问什么,就老老实实地回答什么。尽管他对柳生家族也比较忠心,但和自己以及“女朋友”的性命比较而言,秋山武夫自然知道应该如何取舍。

    时代终归不同了。

    “很好。”

    随即,就有人上前,从秋山武夫身上取走了一串钥匙,当面问清楚这些钥匙的用途。然后秋山武夫就听到好几个人离开的声音,无疑,这些人是去他办公室取图纸了。

    室内陷入了沉默之中。

    秋山武夫只觉得口干舌燥,一颗心砰砰乱跳,舔着嘴唇,却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这些人并没有一而再地向他确认,显然是认定他不敢撒谎。

    在目前这种情形下,秋山武夫也确实不敢撒谎。

    否则,就等同于自杀。

    幸好,自己没有撒谎……

    不久之后,室内又再响起了脚步声。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