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368章 杀人者,人恒杀之!
    “杀了他!”

    “杀了这个该死的支那人!”

    吉藤秀川狂叫起来,死命向前挥舞手中的武士刀。

    “呀——”

    四名黑衣忍者厉声嚎叫,双手握刀,向着萧凡猛冲过来。

    萧凡轻轻摇头,不慌不忙地放下手里的竹筷,右手在茶几上一拍,搁在旁边的那柄匕首弹了起来。萧凡手一抬,抓住了匕首,这才徐徐站起身来。

    就这么缓得一缓,四柄武士刀已经带着凄厉的呼啸之声,劈到了眼前,下一刻,就要将萧凡砍成好几块。

    人影一闪,刀光如匹练般在空中划了个半圆。

    萧凡又回到了原处,慢慢坐了下来,将手中的匕首缓缓搁在茶几之上。

    四名黑衣忍者猛地停住了脚步,如同泥塑木雕一般,呆在那里,一动不动。

    吉藤秀川的双眼猛地瞪大了。

    四道血痕,在四名黑衣忍者的脖颈之间绽放出来,由最初的一道细线,迅速扩展成为四道血泉,浓稠的鲜血喷涌而出,形成了四条血箭。

    “当啷”……

    四柄武士刀几乎是同时掉落在地,四名黑衣忍者一声不吭,重重栽倒在地,如同倒下去四截烂木头。

    吉藤秀川只觉得下腹处一紧,一股难以遏制的尿意猛地涌向下体。

    吓尿了!

    尽管这实在很丢脸,完全不符合武士的身份,但人体的自然反应有时候真的很难受意念控制。幸好在千钧一发之际,吉藤秀川浑身抽紧,硬生生将那股尿液憋了回去。

    真要是当着这个支那人吓得尿裤子,吉藤武士就不用活了,必须立即切腹谢罪。

    柳生家族的历史上,还没有这样不中用的家将,甚至整个东岛国的历史上,都找不出这样废材丢脸的武士!

    四名手下瞬间被杀。不是吉藤秀川吓尿的主要原因,真正吓住吉藤秀川的是——他竟然压根就没有看清楚萧凡是怎么出手的。

    人影一闪,刀光一闪,四名忍者就在瞬间被终结。

    而萧凡,就好像一直坐在那里,丝毫都不曾移动过。

    “当!”

    萧凡手中的匕首,搁在玻璃钢茶几之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很轻很柔和。

    但此刻听在吉藤秀川的耳中,却如此刺耳,如同滚滚惊雷一般,震得脑子嗡嗡作响。

    “你是柳生家族的家将么?”

    萧凡望着额头上青筋暴涨,喉结不住滚动的吉藤秀川,轻声问道。语气温和,不带丝毫杀气。就好像刚才那四名忍者是自己把自己杀死了一般,和他萧真人没有任何关联。

    吉藤秀川额头汗如雨下,连握剑的双手都瞬间就被汗水润湿了,双手不得不再握紧了些,否则一不小心,武士刀都会滑落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

    萧凡的语气。益发温润柔和。

    “你……你是人还是……还是鬼……”

    稍顷,吉藤秀川终于开口了,声音一冒出来,连吉藤秀川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完全嘶哑了。

    仿佛一头驴子,被人在脖子上狠狠杀了一刀,拼命往里吸气时发出来的那种声音,听在耳中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萧凡就笑了。

    看来对这些东岛国古老传承的家族,自己还是太高估了些。或许这些家族还残留着少许精英。比如柳生雄一那样的高手,但大多数家臣家将,终究还是退化了,远远不能和战争年代相比。

    也许,真正剩下来的仅仅只是一块招牌,一张脸面!

    “我不杀你。你回去告诉柳生雄一,让他认真点。别玩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我万里迢迢跑到这里来,不是和他来过家家的。”

    萧凡微笑着说道,轻轻挥了挥手,仿佛驱赶一只苍蝇一般。满脸都是漫不在乎的神情。

    吉藤秀川这样的,还真的不值得萧凡太认真去对待。

    说起来,吉藤秀川和他的四名手下,还不如前边那个和服女侍美佳子对萧凡造成的威胁大。不管怎么说,美佳子也已经靠近萧凡,突袭的距离近在咫尺。

    “你……你杀了我们五个人……”

    吉藤秀川忽然歇斯底里大叫起来,满脸涨得通红,死死盯住了萧凡。

    萧凡看他一眼,很奇怪地说道:“难道你们不是被派来杀我的么?”

    吉藤秀川顿时就憋住了。

    萧凡说得一点没错,他们就是来杀萧凡的,既然想杀人在先,那么他们被萧凡杀掉也就理所当然,天经地义,有什么好嚷嚷的。

    杀人者,人恒杀之!

    “八格牙路!呀——”

    吉藤秀川猛可里一声狂嚎,双手将武士刀高举过顶,发疯似的冲向萧凡。

    欺人太甚!

    这个支那人,压根就没有将他吉藤秀川当个人来看。这是吉藤秀川绝对没有办法接受的。技不如人,他可以接受,他吉藤秀川又不是天下第一高手。但萧凡这种完全无视的态度,却让吉藤秀川完全受不了。

    身为一个武士,吉藤秀川觉得自己可以去死,却不能被这样羞辱。

    士可杀,不可辱!

    这个该死的支那人,彻底击碎了吉藤秀川的自尊。

    必须拼命!

    又是人影一闪。

    “咔嚓——”

    吉藤秀川只听得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握刀的双手手腕顿时剧痛不已。他只觉得自己眼前一花,萧凡悠忽之间就到了跟前,然后,双手手腕一起被捏碎了关节。

    “啊……”

    吉藤秀川禁不住惨叫出声。

    剧痛骤然袭来,这是自然而然的反应,不受自己控制的。

    不过吉藤秀川的惨嚎只叫了半声便戛然而止,胸腹间一阵撕裂般的剧痛再度深入骨髓,萧凡坚硬无比的拳头,重重在他胸膈位置捣了一拳。

    吉藤秀川身子情不自禁地前倾,双膝一曲,跪倒在地。胸部腹部瞬间火烧火燎,翻江倒海。却偏偏在咽喉处卡住了,什么都吐不出来,眼泪鼻涕一齐喷出。这种痛苦煎熬的滋味,吉藤秀川打从娘胎出来就不曾经受过。

    萧凡松开了抓住他手腕的手掌,吉藤秀川没有了支撑,随即扑倒在地,身子弯成虾米的形状。不住抽搐,嘴角吐出一串串的白沫。

    这当口,吉藤秀川再也没时间去想别的,只觉得浑身上下都被一股死亡的恐惧紧紧包裹着,什么武士的名声,柳生家族的荣耀。都是扯淡。

    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这个支那人一出手就将他所有的尊严打得粉碎,半点渣渣都不曾给他留下。

    萧凡将锋锐的武士刀又轻轻搁在茶几上,就搁在美佳子用过的那柄匕首旁边。就加工工艺而言,这两柄刀都堪称精品,卖给军事发烧友,相信能给个很好的价钱。

    屋子里密密麻麻躺了一地的人,除了吉藤秀川还在不住抽搐。其他五个的身体都已经在逐渐变冷。看来今晚上得换个地方休息才行,这房间已经不适合居住了。

    便在这个时候,客厅沙发一旁小几上的电话骤然响了起来。

    萧凡手臂一长,拿起了话筒。

    “萧先生?”

    电话那边,传来柳生雄一的声音,沉稳之中不失温和斯文。就好像萧凡是远道而来和他聊天说话的多年老友一般。

    萧凡不吭声。

    “萧先生,我知道是你。我的几名手下,应该已经和萧先生会面了。萧先生可能都已经教训过他们了吧?”

    柳生雄一也不以为忤。微笑着说道,语气十分轻松。

    萧凡这才淡淡说道:“一共六个人,五男一女,现在五个已经死了,还有一个,死了一半。”

    “死了一半?萧先生真是幽默……”

    柳生雄一大笑起来,笑声甚为爽朗。似乎真的十分开心。死掉五名家将,对他而言,完全不放在心上,和死掉五条狗没啥区别。

    “萧先生。你是位绅士,非常守信,我很高兴和萧先生这样的绅士打交道。我们之间的交手,不管最终谁胜谁负,相信过程都会很愉快……”

    不等柳生雄一说完,萧凡便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淡然说道:“柳生先生,废话少说。绑架女孩子,就不是绅士所为。不管是杀人还是被杀,我也不认为会令人愉快。我知道你非常固执,所以我也不会说让你放掉陈阳就此罢手的话。但是,柳生先生,我很负责任地告诉你,如果陈阳受到任何伤害,那么柳生先生和柳生家族,一定会付出十倍乃至百倍以上的代价。”

    “十倍百倍的代价?”

    柳生雄一重复了一句,语调颇为诧异。

    “看来萧先生对自己充满着自信啊。萧先生,你可能还没有反应过来吧,这里是东岛,不是支那!”

    “不管在哪里都是一样。”

    萧凡冷冷说道。

    “柳生先生,当年我师父止水祖师能够把你们‘九鬼流’和柳生家族的先辈杀得屁股尿流,死伤狼藉。那么现在,情况还是一样的,和当年没有什么不同。”

    话筒那边顿时沉默下去,萧凡听到了深深的吸气声。

    很显然,他这段话真正刺激到了柳生雄一,这个装模作样的鬼子终于装不下去了。

    “那好,萧先生,我们就分个胜负吧。当年的恩怨,一并做个了结。希望萧先生不要让我失望!”

    沉默稍顷,柳生雄一缓缓说道,语气变得平淡冷漠了许多,语调也变得十分生硬。

    萧凡一声不吭,挂了电话。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