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363章 昔年恩怨
    “你真要去东岛?”

    登上大奔的驾驶座,辛琳没有急着开车,扭头望向萧凡,问道,神情前所未有的严肃。

    “嗯。”

    萧凡轻轻颔首。

    “这是个圈套。”

    辛琳略略提高了一点音调。

    “我知道。柳生雄一的目标是我,我去了东岛,他会把所有的实力都亮出来。要消灭他们,这是最好的机会。这次不去,下次不知道他又会出什么幺蛾子。迦儿,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车子里恢复了平静,稍顷,辛琳淡然说道:“我跟你一起去。”

    萧凡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辛琳启动了车子,直奔文二太爷所居的四合院而去。

    这个事,萧凡肯定要和二师兄商量一下。柳生雄一虽然说只需萧凡孤身前往,可这事,怎么能完全受这鬼子的掌控?

    “有这种事?”

    文二太爷一听,雪白的寿眉猛地扬了起来。

    “师弟,你是怎么跟这个柳生雄一结仇的?单单一次切磋,决不至于到如此地步!”

    萧凡嘴角浮起一丝苦笑,说道:“师兄,我还真的想不起来。”

    这些年萧凡江湖上经历不少,但多数时候都是在国内,这东岛国的仇家如何结下的,确实有点不明所以。瞧柳生雄一这个架势,是要跟他死磕。

    辛琳双眉微蹙,忽然说道:“上次在阳西镇,有一个东岛的忍者,自称是雾隐派的传人,被我杀了。”

    这个情况。萧凡也是知道的,当时在屋子里给苑芊芊疗伤,叶王忽然出现,将姬轻纱和范乐都引走,只剩下辛琳一个人护法。对那个岛国忍者,下手不留情。可惜萧凡没有亲眼见过柳生雄二,不然多多少少能够从他哥俩的长相上看出一些苗头来。

    文二太爷左手掐诀,就占一课,缓缓点了点头,说道:“根据卦象显示。这两者之间是有些关联,看来这柳生雄一是要向师弟寻仇了。师弟,你跟这个柳生雄一交过手,此人到底属于哪个流派?”

    萧凡想了想,说道:“我对东岛的武术流派,知道得不是太详细。不过柳生雄一的剑术。看上去是‘一刀流’,内里却带着几分邪气,阴森森的……”

    “阴森森的?难道是‘九鬼流’?”

    文二太爷吃了一惊。

    辛琳连忙问道:“老爷子,‘九鬼流’是个什么样的流派?”

    单听这个名字也能知道,这流派非常的邪异。

    文二太爷捋了捋雪白的胡须,缓缓说道:“‘九鬼流’是东岛国北部一个武术流派,擅长棍术和剑术。走的都是偏锋,还和巫术有一定的关联。这个流派在东岛国势力很大,尤其是在北方岛,算得是第一流派了,和东岛国内的很多政要都有着联系。如果这个柳生雄一真是‘九鬼流’的传人,那么他如此嚣张就很好解释了。柳生家族本来就是‘九鬼流’最大的传承家族……”

    辛琳沉思着说道:“老爷子,那个被我杀掉的东岛忍者,好像说他是雾隐派的弟子……”

    文二太爷马上说道:“这就对了,‘九鬼流’正是雾隐派的最大分支。想当年,师父还和‘九鬼流’的忍者交过手。”

    萧凡和辛琳俱皆精神一振。萧凡诧异地说道:“师父和‘九鬼流’的忍者交过手?怎么这事,他老人家没有在《拾遗篇》里写出来?”

    有关止水祖师的手书记录,萧凡基本都认真拜读过,却是没有这一段。

    文二太爷一笑,傲然说道:“抗日十几年。师父杀的鬼子多了去了。哪里有时间一一记录下来?这还是他老人家有一次跟我闲聊的时候,偶尔提起来的。那一回是在中原省,四三年吧,大饥荒刚刚有所缓解,饿殍满地,哀鸿遍野啊……”

    说到这里,文二太爷轻轻摇头,脸上闪过一抹悲悯之色。

    四二年那场大饥荒,他是亲眼所见,太凄凉了,往事不堪回首。

    “那次在中原,师父听说有一群鬼子浪人专门抓我们的武师回去练功,非常邪恶,仔细一打听,才知道是‘九鬼流’的忍者。师父当即就杀上门去,一场大战下来,七八个鬼子忍者基本上被师父杀了个精光,只有最强的两个鬼子重伤逃走。师父本来打算追上去斩草除根的,没想到大队的鬼子前来接应,师父就只好暂时罢手。后来师父还专程去鬼子的据点打探过消息,没有发现那两个重伤的忍者,估计是逃回东岛本国了。也亏他们跑得快,才捡了两条狗命。不然,以师父那个性子,斩草必定除根。不过那两个鬼子受伤很重,其中一个瞎了一只眼,另一个被师父斩掉一条手臂,就算逃回东岛国,估摸着不死也残废。这么多年过去,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活在世上,应该早就死了吧。”

    “老爷子真牛!”

    辛琳听得会心一笑,赞叹道。

    她原本是极淡的性子,不过止水祖师是萧凡的授业恩师,也是“促成”他俩在一起的主要幕后推手,对止水祖师的观感,自然与别人不同。

    “痛快!”

    萧凡也由衷赞道。

    “师弟,痛快是痛快,不过师父也说了,那几个鬼子忍者,都比较年轻,学艺不精,所以他老人家以寡敌众,赢得干净利落。但九鬼流的剑术棍术和雾隐派的忍术,都有独到之秘,显示出很强的潜力。真要是练到极其高深的境界,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而且现在科技进步很快,各种犀利的杀人武器层出不穷。师弟孤身前往东岛,恐怕不是上策!”

    文二太爷直截了当地表示了自己的反对意见。

    辛琳连忙说道:“老爷子,所以我们过来找您商量。”

    萧凡却缓缓说道:“师兄,你不觉得,这是人家早就算计好了的吗?西山那边刚闹出一点动静,柳生雄一马上就在东岛遥相呼应。西山那边闹出这种动静来,摆明就是想要牵制住师兄和思远他们师兄弟几个,让师兄不敢远离京师。”

    辛琳马上也回过神来,说道:“对啊,他们根本就是一伙的,不然,柳生雄一怎么知道那个雾隐派的忍者是死在我们手里?当时我还奇怪,那个岛国的忍者未免太菜了点,现在才知道,他们的计划够周详,谋虑够深远!”

    萧凡淡然说道:“迦儿,你在阳西镇杀掉的那个岛国忍者,虽然很菜,估计身份很了不得,可能与柳生雄一有着很近的亲缘关系。专程从岛国请了这么个菜鸟忍者过来送死,花费不多,却将整个柳生家族甚至整个‘九鬼流’都绑上了战车,这生意确实做得过,很划算啊。”

    尽管只是分析,却已经无限接近事实甚至就是真相了。

    一个菜鸟柳生雄二死在辛琳手中,立马就撬动了整个柳生家族。真要是花钱去请柳生雄一来对付萧凡,且不说价钱一定贵得离谱,关键是不一定请得动。

    柳生雄一可不像柳生雄二那样没脑子,好忽悠。

    “师弟已经决定了?”

    文二太爷蹙眉问道。

    “嗯。”

    萧凡轻轻点头。

    “安全部门那边,是个什么意见?”

    “他们当然是不同意我去冒险,估计肯定也有他们的计划。”

    文二太爷这才微微颔首,说道:“既然这样,我建议师弟还是和他们协调行动为好。毕竟这是在国外,他们又是专家,很多资源可以利用。”

    萧凡脸上却闪过一抹奇特的神色,淡淡摇了摇头,说道:“师兄,陈阳在柳生雄一手里,我认为还是要依照柳生雄一的要求来做。至于安全部门那边的行动,我看会有人给他们协调的。”

    语气甚是笃定。

    文二太爷略感奇怪,反问道:“师弟何以这么肯定?”

    萧凡微微一笑,说道:“师兄,听说我还有一位师姐,是师父的记名弟子?”

    文天寿眉一扬,诧异地说道:“对,是有这么一个人。不过这位师妹,连我都没有见过,甚至都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只是师父的记名弟子,师门宗谱上都没有记载的。师弟怎么忽然问起她来了?”

    萧凡笑了笑,说道:“没什么,我就是想了解一下这位师姐的情况,论起来,她应该是四师姐,好像和五师兄年龄基本相当。”

    文二太爷说道:“原本记名弟子是不算在宗谱排行之上的,不过师父似乎在她身上耗费了不少的心血。你要这么排也可以,总归也是我无极门的传承。”

    辛琳奇怪地问道:“老爷子,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同门师兄妹,没见过面也就算了,怎么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文二太爷瞥她一眼,说道:“既然是师父如此安排,做弟子的自然不能多问。师父他老人家肯定有自己的考虑。”

    辛琳便点了点头。

    不管怎么说,这是无极门内部事务,辛琳眼下也不好涉入过多。

    止水祖师一代宗师,无论做什么,总是有原因的。不过萧凡忽然在此时提出这位“四师姐”,却不知是何种原因,料必也不止他刚才说的那样简单。

    难道无极门的每一位掌教真人,都是这么神神秘秘的?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