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362章 柳生雄一的仗恃
    “陈警官,抱歉。如果萧先生真的很在意你的话,用不了几天,你们就可以见面了。”

    切断和萧凡的视频联系,柳生雄一便转向一边的陈阳,微笑着说道,多多少少带着点调侃的意味。

    “你什么意思?”

    陈阳冷冷望着他,冷冷问道,神色倒还镇定,不过眼神深处,总有一抹难以掩饰的惊慌之意。无论是谁,处在陈阳现今这个情况,想要百分之百镇定自若,势所难能。

    陈阳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妥,衣着打扮是东岛国年轻人都很常见的那种装扮,中规中矩,没有半分特殊,妆也化得很淡,并不特别引人注目。既然要长期在东岛国执行任务,自要尽可能地融入到当地社会之中,越平凡越好。只是陈阳天生丽质,无论她装扮得如何普通,总是比较受男人的关注。

    唯一和街头普通女子不同的是,陈阳洁白的手腕之间,戴着一副铮亮的手铐。

    最新型的手铐,纵算是“开锁大师”,在没有原配钥匙的情况下,也很难打开来。

    “陈警官,不瞒你说,我请萧先生到北田来,是想杀了他!”

    柳生雄一笑着说道。

    陈阳猛地从沙发里挺直身子,死死盯住了柳生雄一。

    “你说什么?”

    柳生雄一面对着她愤怒的双眸,神情益发平静,微笑说道:“我说,我想杀了萧凡,杀了你男朋友!”

    陈阳死死盯了他一会,忽然就笑了,慢慢坐回去。嘴角浮起一丝轻蔑之色,轻轻摇了摇头,不屑地说道:“你别做梦了,你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就算你再练三十年,也还是挡不了萧凡一招半式!”

    柳生雄一说的这话。陈阳只是将信将疑。在她想来,柳生雄一和萧凡并没有深仇大恨,也就是前不久切磋之时,败在了萧凡手里。虽然很丢面子,起码也谈不上生死大仇。柳生雄一何至于如此处心积虑,想要置萧凡于死地?

    这些鬼子多半是堪破了自己的行藏。柳生雄一奉命行事,将自己抓了起来,借这个机会让萧凡前来北田,算是公报私仇。

    柳生雄一笑了笑,说道:“陈警官,你真纯洁。亏你还是专业特工。这么天真。你以为在你们支那的那个晚上,我真的出了全力么?我不向他示弱,他会大摇大摆赶到这里来救你?示敌以弱,诱敌深入,这可都是你们华夏国兵法上写得十分清楚的。你们华夏国的传统文化确实是博大精深,可惜你们这些后人太不争气,连一点皮毛都没学到。那么大个国家。当年被我们打得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说着,柳生雄一摇了摇头,脸上不屑的神情益发明显。

    这当口,陈阳自然没心思跟他争论华夏文明的优劣,脑袋高速运转,琢磨着这鬼子说的每一句话,冷笑着说道:“你以为我真的会相信你这番鬼话么?你要不怕萧凡,手段就不会这么卑鄙。柳生,我真高看你了,你其实就是个典型的小人。输不起。”

    “小人?输不起?”

    柳生雄一不由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边不住摇头。

    “陈警官,看来你对你男朋友的了解真的很不够,他有很多事情都瞒着你。实话告诉你。这次我要杀他,压根就不是因为那次切磋。而是因为——他杀了我弟弟。”

    “我要报仇!”

    “你们华夏国有句话,叫做以血还血,以命偿命!”

    “你明白了吗?”

    柳生雄一的语气已经冷了下去,盯住陈阳,一字一句地说道。

    陈阳也愣住了,眨了眨眼睛,她还真的不知道有这种内幕。如同柳生雄一所言,她对“男朋友”的了解确实很不够,萧凡怎么又杀了柳生雄一的弟弟?这什么时候的事?

    说起来,宗教局萧处长还真是位不肯消停的主,看上去温文尔雅,谦恭有礼,暗地里却是“杀人不眨眼”,这可是陈阳亲眼所见,不带半点虚假的。估摸着死在萧凡手里的家伙,远不止西山别墅那几个国际犯罪分子。这不,又加多了一个柳生雄一的弟弟。

    陈阳愣怔稍顷,说道:“柳生,如果你这回志在必得的话,可能你要失望了。萧凡其实并不是我男朋友,那次他是去帮忙的,有这么个名义好说话一点。你以为抓住了我,他就一定会赶到北田来么?”

    柳生雄一的眼神悠忽间变得凌厉无比,脸上闪过一抹狞笑。

    “陈警官,萧凡最好是不要让我失望。如果他让我失望了,我可以向你保证,你会更加绝望!所以,你最好祈祷他真的是你男朋友!”

    陈阳凛然不惧,冷笑说道:“如果他真的来了,柳生,你也最好给自己祈祷,不要死得太难看!”

    柳生雄一狠狠瞪了她一眼,扬声叫道:“来人!”

    当然,这一回叫的是东岛话。

    两名身穿浅色和服的年轻女子推门走了进来,向着柳生雄一鞠躬行礼,齐声说道:“主人,有什么吩咐?”

    “请陈小姐去休息。”

    柳生雄一一挥手,说道。

    “哈伊!”

    两名和服女子再次向柳生雄一鞠躬,然后转向陈阳。

    “陈小姐,请!”

    说的竟然也是汉语,只是不如柳生雄一那么标准,语调听上去有点古怪。

    陈阳缓缓站起身来,镇定自若。不过此刻陈阳的内心可没有表面那么平静。她一眼就看得出来,这两名和服年轻女子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高手,身手相当了得。瞧她们在柳生雄一面前如此恭谨,而且口称“主人”,陈阳对柳生雄一的真实身份,更加多了几分疑虑。

    这个人,可以肯定,绝不是普通的东岛国警察,也不是普通的特工人员。普通特工,哪来这么大的派头?

    随着两名和服女子一走出房间,陈阳又吃了一惊。

    外间竟然整整齐齐站着两排黑衣剑客,一个个手按剑柄,目不斜视,显得十分的训练有素,身上散发出一种冷森森的气息,令人一见之下,就心中发寒。

    陈阳几乎立即就断定,柳生雄一应该是东岛国某个古老家族或者古老流派的重要人物,拥有着不为外人所知的恐怖潜力。

    陈阳相信,这不是柳生雄一故意要做给她看的。

    没那个必要。

    她现在的身份,不过是柳生雄一的阶下囚而已,柳生雄一完全不须向她炫耀。

    出了外间,陈阳就发现,自己置身于一栋很古老的房子当中,有点类似我国古代那些高门大户的大宅院,而且保存得非常完好,带着十分古朴的气息。

    两名和服女子陪同陈阳穿行在木制的回廊之上,每隔一段距离,陈阳就能看到两名黑衣剑士,按剑而立。整座大宅院都被一片肃杀之气笼罩着,令人心中非常压抑。

    陈阳的心沉了下去。

    在此之前,她对萧凡的信心从未动摇过,但现在,陈阳的信心终于开始动摇了。

    这一回,萧凡要面对的,不是柳生雄一一个人,而是一个古老的门派。这个门派,理应不止柳生雄一这么一个高手。而且,现在是热武器时代,萧凡的近身搏击术再了不起,身手再敏捷,也快不过子弹。

    “不要来……千万不要来……”

    陈阳情不自禁地在内心深处暗暗祈祷起来。

    目睹陈阳被两名侍女带走,柳生雄一随即也走出了房间,走出外间的时候,又有两名侍女跪伏在地,为他换上木屐。木屐敲打着古老的青石板路面,发出“哒哒”的声音,在安静深邃的大院之中听起来特别刺耳。

    不久之后,木屐声终于在一座单独的小院子前停了下来。这座小院子位于整栋大宅院的西北角,非常偏僻也非常安静,静得不似有人居住。

    柳生雄一在小院子的门前跪坐下来,恭声说道:“弟子柳生雄一,拜见两位老祖宗!”

    院子里依旧安安静静,片刻之后,才传出一个苍老之极的声音。

    “雄一,有什么事?”

    “启禀老祖宗,雄一想请两位老祖宗出山,对付一个敌人。”

    “对付一个敌人?什么敌人那么要紧,需要我们两个老家伙亲自出马?”

    苍老之极的男声略显诧异。

    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人需要惊动他们了。

    “一个支那人。”

    “支那人?”

    “是的,老祖宗。前不久柳生雄二去华夏国执行任务,就是死在此人手里。三天之内,这个支那人会出现在北田市。”

    “哼,柳生雄二!你是想要我们两个老家伙亲自出马,为雄二这个废物报仇么?”

    苍老的男声忽然一冷,变得十分不悦。

    柳生雄一并不惊慌,似乎对这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又轻轻欠身,缓缓说道:“两位老祖宗,这个支那人名叫萧凡。根据目前掌握的情报来看,萧凡是华夏国无极门的当代掌教真人……”

    “无极门当代掌教真人?”

    苍老男声顿时叫道,叫声极其惊讶,还夹杂着说不出来的痛恨之意。

    “他是赵止水那个老家伙的什么人?”

    “徒弟!”

    “老祖宗,萧凡是赵止水的亲传弟子,衣钵传人。”

    小院子里又沉寂下去,良久,才传出一阵类似自言自语的声音——“哟西……”

    一缕得意的笑容,自柳生雄一的嘴角浮现出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