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353章 秘密
    张怀远脸色也很不好看,瞥了李成江和陈阳一眼。

    他们一起过来的三个人,都和柳生雄一交过手,安全部门这边三个人,却还剩下两个。实话说,张怀远的希望,是寄托李成江身上。

    柳生雄一确实十分强悍,无论徒手搏击还是剑术器械,都勇不可当。

    但是摔跤……

    张怀远觉得,李成江应该还可以一战。就赌这柳生雄一不是全才。摔跤和空手道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武术传承,只要李成江能够贴近柳生雄一,那么获胜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至于陈阳,张怀远只是带过。

    安全部门的年轻姑娘,和普通人比较而言,当然非常厉害,堪称高手。一般的壮汉,三两个自然不是陈阳的对手,不过和柳生雄一相比,那还是算了。

    张怀远平时不怎么相信奇迹。

    李成江虎着脸,脖子上青筋一根根暴涨起来,逼视着台上的柳生雄一,双目中隐隐带上了几分血色。看得出来,李成江内心深处正在进行激烈的交战。

    “哎……”

    陈阳轻轻拉了拉萧凡的衣袖,俏脸上满是恳求之色——我专程请你过来坐镇的,如今到了最要紧关头了。

    萧凡的神色看上去很平静。

    台上的柳生雄一等了两秒钟,微微一笑,向着台下鞠了一躬,就准备下台。

    “等一下!”

    李成江终于下定了决心,腰背一挺,就要起身。虽然他明知道自己十有八九不会是这个鬼子的对手,然而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柳生雄一“横扫千军”,带着微笑鞠躬谢幕。心里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

    但是李成江没能站起来。

    斜刺里一只略显瘦削的手臂忽然伸出,搭在他的肩膀之上。李成江只觉得一股千钧巨力猛然压了下来,这股力道如此巨大,大到李成江完全无法想象,连半点对抗的心思都生不出来。

    李成江大骇。原本铁青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通红。

    他身边的萧凡缓缓站了起来。

    正准备完美收官的柳生雄一脚下一顿,立即停住了步子。

    “萧先生?”

    双目炯炯,直视着萧凡稍微有点苍白的脸。

    萧凡微笑点头,不徐不疾地向着竞技台走去,黑色的布鞋踩在柔道馆轻柔的地毯之上,无声无息。

    “耶!”

    陈阳禁不住双手握拳。在胸前一紧,轻轻叫了一声,满脸都是抑制不住的兴奋之色。

    小桂子和江宇诚对视一眼,也是兴奋难捺。时隔多日,终于又可以见到一哥出手了,大饱眼福啊!

    李成江则瞪大铜铃一般的双眼。死死盯住萧凡并不如何魁梧高大的背影,目光中满是惊讶诧异的神情。直到现在,李成江也不敢相信,刚才那股令人完全无可抗拒的巨力,竟然是从萧凡手臂上传过来的。

    难道是自己太紧张,出现了幻觉?

    李成江情不自禁地想道。

    张怀远许悦马文广等人也满是惊诧,只有郭子廷。惊诧之中多了几分隐藏得很好的“幸灾乐祸”。这小白脸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许悦便很担心地望向陈阳,陈阳却是眉飞色舞,神采飞扬,没有丝毫担忧之意。

    许悦眼里闪过一抹浓浓的疑惑之色。

    难道大家都看走了眼,这位瘦弱文静的萧先生,是个深藏不露的大高手?又或者,他会魔法不成?瞧陈阳这个样子,简直就是信心十足啊。

    不要说台下的人个个吃惊,就算隐藏在三楼窗户之后的柔道馆幕后大老板夏启仁也满脸诧异,望着谭轩。惊疑不定地说道:“谭姐,这就是你说的‘打手’?”

    “怎么,不像?”

    谭轩就笑,不过看得出来,谭轩眼里也有几分深藏不露的期盼之意。

    “真不像!”

    夏启仁又是撇嘴又是摇头。

    这种“打手”。按照网络用语,正是那种可以被人一个打十个的“战五渣”啊!

    “看着吧。”

    谭轩随口应答一声,炯炯的眼神自始至终都停留在萧凡身上,没有一时半会离开过。

    在万众瞩目当中,萧凡来到了擂台正中,面对柳生雄一,停住了脚步。

    柳生雄一轻轻向萧凡鞠躬,双眼微微眯缝,一直以来都带着自信满满微笑的脸上,破天荒地流露出一缕紧张之色。

    不怪柳生雄一紧张,萧凡明明站在他的面前,在柳生雄一眼里,却好像有些虚,宛如一道清风,似有似无,很不真实。

    柳生雄一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面对着某位深不可测的绝顶高手之时,也有这种奇特的感觉。而那位大高手,是柳生雄一迄今都敬仰无比的神祇般的人物。

    再没想到,这么多年之后,萧凡居然又让他有了这种感觉。

    萧凡一手下垂,一手背在身后,脸上浮起一丝温和的微笑,淡然说道:“柳生先生,你的迎风一刀斩很有意思,请你再施展一次!”

    语气十分温和,比柳生雄一还要温和,但那种居高临下的气度,却也是谁都可以感受得到。

    柳生雄一的眉梢轻轻抽搐了一下,眼里闪过一抹煞气。

    萧凡这句话,未免欺人太甚。

    初初一听,非常斯文有礼,没有什么不妥,但略一细想,这高高在上的味道,便跃然而出。纵算没有练习过东岛剑术的人,观看了刚才的比武之后,也能感受得到,柳生雄一的“迎风一刀斩”是他压箱底的绝招,只在和郭子廷交手时施展了一次。

    木剑破钢剑,一招定乾坤!

    而萧凡一上台,就这么站在他的面前,直接向他要求再施展一次“迎风一刀斩”。似乎在萧凡心目之中,柳生雄一浑身武技。也就只有这一招“迎风一刀斩”入得了他的法眼,其余的武技都不过是小孩子的玩意,不消提起。

    “萧先生不用兵器吗?”

    柳生雄一沉声问了一句,脸上也有一丝迷惑。

    萧凡就这么站在他的面前,赤手空拳。却要他施展“迎风一刀斩”。

    “不必了。”

    萧凡还是温和地说道,语气平静异常。

    “啊?”

    台下顿时响起一片惊呼,各个人都瞪大了眼睛,满脸不敢置信的神情。

    柳生雄一不由笑了起来。尽管他涵养很好,却也终于被萧凡激怒了。

    这个人,这个支那人。竟然要赤手空拳对抗他的“迎风一刀斩”!

    要知道,就刚才,他手中的这柄木剑,可是硬生生的斩断了太极剑高手手中的钢剑,虽然那把剑也谈不上多么锋利,但钢剑就是钢剑。这一点绝不会有假。

    难道,萧凡认为他的血肉之躯,比钢铁还要坚硬?

    蔑视!

    这个支那人在蔑视他!

    甚至是蔑视整个东岛民族的传统武技!

    “萧先生,我必须要告诉你,我这柄木剑是藤条制作的,整个北方岛最坚硬的藤本植物。如果被我的木剑击中,很可能会有性命之忧。既然是切磋。我可不想伤害到萧先生的生命!”

    柳生雄一深吸一口气,强压心中的怒火,缓缓说道。

    “这鬼子起了杀心!”

    一直紧张地关注着场中情形的马文广禁不住压低声音对身边的张怀远说道,双眉紧蹙。

    柳生雄一这番话,可不是在好意提醒萧凡,实则是说给在场诸位听的,到时候我万一把持不住,伤到了萧凡,绝不是我的本意!

    张怀远却镇定下来,低声说道:“不要紧。这个时候,萧凡既然敢上台,肯定心中有底。”

    “心中有底?我怎么看不出来?这可不是说着玩的,要见真章!”

    马文广却不像张怀远那么乐观,轻声嘀咕道。

    张怀远摇摇头。不再说话。

    萧凡直接用行动回答了柳生雄一的“说明”,左手依旧放在身后,右手前伸,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柳生先生,请!”

    柳生雄一嘴角轻轻抽搐了一下,向后退开三步,手中黑色的木剑缓缓举了起来,两手十指张开,又慢慢握紧,指节因为过度用力的缘故,略略有点发白。双目瞪视着萧凡,眼神冰冷。

    “杀了他!”

    “杀了这个支那人!”

    台下一直默不作声的三名东岛人忽然叫了起来。

    当然,他们叫的是东岛话。

    陈阳顿时冷哼一声,双眉悠忽扬起,俏眼带煞,恶狠狠地瞪了过去。身为一名专业行动特工,陈阳会好几门外语,东岛语也十分精通。

    这几个鬼子,当真无礼!

    柳生雄一眼神冰冷,脸色也变得冷冰冰的,没有半分暖意,对外界的一切,充耳不闻,眼里只有静静站立在他面前的萧凡。

    场馆之内,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变得极其安静,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屏息静气,不敢再发出半点声响。

    甚至连那原本习惯了的雪亮灯光,此刻都变得十分刺眼。

    柳生雄一脚下在慢慢移动,不是向前,也不是向后,而是横向移动,一点点的,移动得很慢。但再慢,擂台也只有这么大,很快,他就移到了萧凡的侧面。

    很明显,这个鬼子是在寻找最合适的角度。

    “迎风一刀斩”既然是“一刀流”的无上绝技,名义上只有一刀,实际上包含着太多的内容。光线,风向,角度,对手站立的位置,自己站立的位置,双方相隔的距离,彼此身材的高矮,手中握着的兵器等等等等,都要考虑在内。

    一个真正了不起的剑客,会选择一个最佳的时机出手。

    不出手则已,出手则一击必杀!

    几乎没有人知道,柳生雄一此番的华夏之行,几乎是专程冲着萧凡来的。

    这是一个秘密。

    一个目前为止,只有柳生雄一自己知道的秘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