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349章金刚伏魔棍法
    “许悦,不用打了。”

    正当柳生雄一马上就要出手之时,台下观战的张怀远站了起来,阴沉着脸说道。

    旁观者都看得出来,许悦难以抵挡柳生雄一的全力一击,张怀远更加看得出来。许悦要是一不小心被这鬼子击成内伤,还真找不到地方说理去。

    柳生雄一立马收势,向着许悦略一鞠躬,微笑说道:“许警官,承让!”

    这鬼子还真的依足了华夏国武林的规矩。

    许悦沉着脸,也不多说,面对着柳生雄一,慢慢向后退去。虽然说好是切磋,然而面对这样强悍的对手,许悦丝毫不敢掉以轻心,不敢将自己全无防备的后背就这样暴露在柳生雄一面前。

    身为一位刑警,是应该有这种警惕性。

    柳生雄一也不以为忤,就这么微笑着看许悦退到台边,再转身下了擂台。

    柔道馆鸦雀无声。

    这个总是面带微笑的东岛人,已经连败了两个对手,看上去还是轻松得很,并没有怎么费力。

    等许悦下了擂台,张怀远忍不住望了郭子廷这边一眼。双方各来了三个人,中心局那边已经有两人出战,安全部门这边还只有李成江上过台,张怀远的意思,自然是希望安全部门这边能够有人上台和柳生雄一过过招。

    别看东岛国就剩下最后一个人站在台上,可这个鬼子实在强悍得有些离谱,搞不好真会被他一个人横扫全体。

    郭子廷轻“哼”一声,毫不理会。

    既然今儿的切磋是以你张怀远为主,碰到难题自然由你去解决,看我做什么?

    见郭子廷这般态度,张怀远的脸色益发阴沉。

    陈阳有些坐不住了。

    萧凡胳膊轻轻一抬,抓住了她的小手,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别冲动。”

    陈阳顿时便很是沮丧。原本她也知道自己不是柳生雄一的对手,只是心中不忿而已,萧凡表示得如此明白,对姑娘家的心理,可是个不小的打击。

    哥,就算我打不过他,你好歹给我留点面子吧,要不要这么直接啊?

    张怀远也是一声闷“哼”,仰起头面对台上的柳生雄一,沉声说道:“柳生警视,不知道贵国的武术界,对器械有没有什么研究?”

    柳生雄一笑着说道:“张处长是想要在器械上切磋一二吗?我虽然对器械不是很精通,但也学习过一段时间的剑道,可以向张处长请教的。”

    张怀远点了点头,说道:“剑术我没有研究过,闲暇时候,玩过几天棍子。既然柳生警视精通剑道,那么我们不妨在兵器上切磋一下……李助教,馆里有短棍么?有的话,可以借给我用一下。”

    李环连忙说道:“我们柔道馆没有这些兵器,不过隔壁武术馆有。请张先生稍候,我这就去帮你们借棍子。”

    这李环倒是积极起来。见识到这几位的功夫之后,李环早已没有当初的骄傲,他们这边最强的金牌教练,连人家一招都挡不住啊。李环算是瞧出点门道了,敢情今儿来的这几位,还真不是普通人,估摸着都是在特殊部门工作的,真正的高手。

    “好,那就麻烦你了。柳生警视,你需要借一柄剑么?”

    柳生雄一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谢谢张处长好意,不必了,我带着木剑。”

    “木剑?”

    “是啊,既然是切磋,当然是用木剑。”

    “这样也行。”

    张怀远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他用的也是木棍,说起来,也不算怎么占便宜。再说用什么兵器,主要在于是否顺手。平日里用习惯了这种兵刃,上阵之时,自然要多几分胜算。

    “好嘞,请几位稍候,我去去就来……”

    李环转身就往外跑。

    郭子廷忽然叫道:“李助教,等一下,我跟你一起去。”

    “这……好啊。”

    李环不知郭子廷是什么意思,也不细想,马上就点头答应下来。

    两人相跟着而去,很快就返回来,只见李环一手拿着一条棍子,右手拿的是齐眉短棍,左手拿的却是一条较长的白蜡杆子。郭子廷则双手环抱着一柄带鞘长剑,神态悠然。合着他刚才是到武术馆给自己选兵刃去了,郭子廷精通陈氏太极剑,给自己选一柄趁手的长剑,很是要紧。

    李环一溜小跑,来到张怀远面前,笑着问道:“张先生,你看看,哪一条更合用些?”

    齐眉棍较短,大约是一点五米长,和普通人的眉毛等齐,所以称为齐眉棍,这种棍子比较坚硬,也比较粗,齐眉棍法使将出来,凛然有威,很多时候是硬碰硬的打法。李环左手拿的白蜡杆子虽然和齐眉棍一样,都是用水曲柳制成,因为较细较长,相对来说,质地就比较柔韧,水曲柳是古代步兵制式装备“木枪”的主要用材,以较细长的白蜡杆子施展出来的棍法或者枪法,不如齐眉棍法刚猛,灵巧过之,算是各有千秋。

    这李环倒也机灵,虽然张怀远要求的是齐眉棍,还是顺手给拿了条较长的白蜡杆子过来。

    这叫有备无患。

    张怀远将两条棍子都在手里掂量了一下,最终还是选了那条齐眉棍。柔道馆的竞技台相对而言,比较窄小,不适合太长的兵器施展。

    一条棍子在手,张怀远浑身精神大振,大步走上擂台。

    一直坐在下边观战,没有出过场的东岛人浦友,一声不吭地站起来,将随身携带的一柄黑色的东岛剑奉了上去。这柄东岛剑,从外型上看,和正规的东岛剑毫无区别,正是大伙在电影电视里经常见到的那种鬼子指挥刀式样,只不过剑身是黑色的,也没有锋刃,不知是何种材质制成。

    柳生雄一接过黑剑,缓步来到擂台中央,朝张怀远一鞠躬,说道:“张处长,请多指教!”

    “好说,柳生警视客气了。请吧!”

    柳生雄一点了点头,双手握着剑柄,木剑缓缓向前指出。

    张怀远退后一步,左手低右手高,摆出了一个架势。

    “喝——”

    双方的对峙并未持续太久,张怀远一声大喝,抡起齐眉棍,当头一棍砸下,一阵尖锐的破空声忽然响起。挥舞粗大的齐眉棍居然发出了这种类似刀剑破空的尖锐声音,足见张怀远在这条棍子里灌注了何等的劲力。

    柳生雄一无声无息地向后退去,手中木剑轻轻在张怀远的木棍棍头一搭,原本劲力十足的木棍竟然被木剑带得往旁边一歪。和刚才与许悦切磋的情形刚好相反,这一次是张怀远猛攻,柳生雄一主守,借力打力,化解张怀远的攻势。

    不待棍头完全走偏,张怀远又是一声大喝,使出了新招。

    一时间,擂台上棍影虎虎,劲风呼啸,虽然只是两个人切磋,却俨然有飞沙走石之威。

    陈阳双眉扬了起来,欣喜地说道:“这好像是北少林的伏魔棍法……”

    萧凡微微一笑,说道:“不但是伏魔棍法,而且是十分正宗的传承。由内而外,都是少林正宗金刚伏魔神通。张处长在这条棍子上下的苦功,少说也有二十几年了。”

    一直坐在后边不敢吭声的江宇诚忽然问道:“一哥,那这么说,这回咱能赢?”

    小桂子也伸长了脖子,满脸期待的神色。

    实在那鬼子隐藏在骨子深处的那股傲气,大伙都感觉到了。

    “咦,萧先生难道也是位高手?不然,你怎么知道张处长这是正宗的少林金刚伏魔棍法?”

    不待萧凡答话,郭子廷便插嘴进来,嘴角浮起一丝笑意,带着怎么都掩饰不住的讥讽。

    这一次,萧凡讲话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倒是被他听到了,立即便不爽起来——这“小白脸”居然在大伙面前装高手?

    难道陈阳就是这样才被他迷得五迷三道的?

    那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功夫这东西,光靠嘴巴可不成,得见真章。不信世上还真有王语嫣那种奇葩!

    萧凡朝郭子廷点了点头,却不答他的话。倒不是萧真人故意要怠慢郭子廷,实在郭子廷这话有些不好回答,自己承认自己是高手固然不够谦虚,但要否认,似乎也十分不妥——不是骗人吗?

    本就是大高手!

    在郭子廷想来,这却是萧凡瞧不起他,心中不由大怒,目光一下子变得恶狠狠的。

    萧凡倒还没什么,一旁早恼了小桂子,立马两眼一睁,给瞪了回去。若不是担心一哥不高兴,小桂子老早不客气了。

    什么人啊,竟然敢跟一哥瞪眼睛?

    一哥如果都不是高手,难道你还是高手?

    你小子没见识过真正的高手,就不要在那里丢人现眼。

    江宇诚却比较关注擂台上的情势,低声说道:“一哥,你看现在,基本上都是张处长在进攻,鬼子完全被压在了下风,一点声息都没有……”

    萧凡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宇诚,这才是真正可怕的地方。擂台就这么一点大,张处长的棍子几乎把四面八方都罩住了,柳生雄一没有发出半点声息,却也没有被打倒,你想想看,这意味着什么?”

    江宇诚顿时瞪大了眼睛。

    “柳生雄一是在等待机会,等他开始反击的时候,基本上胜负也就分明了!”

    “是吗,我怎么不觉得?”

    郭子廷冷笑说道。

    萧凡摇摇头。

    小桂子已经忍无可忍,冷冷说道:“你不觉得,那是你水平不够!”

    “你什么意思?”

    小桂子看郭子廷不顺眼,郭子廷又哪里看他顺眼了,立即便梗起脖子,怒气冲冲地反问道。

    小桂子“哼”了一声,正要开口,擂台上已经风云突变。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