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345章传音
    张怀远的目光,则望向李成江。

    他们这边,没有一个是练柔道出身的,李成江号称二局“跤王”,与柔道有相通之处。再说了,今儿这切磋,摆明是自由搏击,那么摔跤和柔道这点区别,自可忽略不计。其实刚才近藤三郎的出手,也已经不能算是纯粹的竞技柔道,而是杀人的技巧。

    见台下迟迟没有反应,近藤三郎嘴角浮起一个讥讽的笑容,微微鞠躬,就打算下台。

    这些支那人,果真没用!

    便在这个时候,李成江缓缓站了起来,一言不发,向着擂台走去。

    “哟西!”

    近藤三郎双眉扬了起来,有点兴奋地低声叫道。

    前些日子,和华夏同行一起破案,专案组里,就是这李成江最为沉默寡言,近藤三郎好几次主动和他搭话,李成江都是不理不睬的,搞得近藤三郎好生没趣。这回李成江主动上前,倒是可以在擂台上好好教训一下这个高傲的支那人。

    在柔道这个项目上,近藤三郎可不畏惧任何支那人。对于比赛场上的柔道,近藤三郎嗤之以鼻,在他看来,那纯粹是为了取悦观众而进行的表演。真正的柔道,乃是杀人的利器。比如像刚才他和狄成之间的较量,如果是生死搏杀,那么他将狄成摔下地的时候,狄成就不会是肩背先着地,而是头颈先着地,瞬间就会折断脖子,吭都不吭一声,便即毙命!

    毕竟是切磋,也不能真把人在擂台上打死。但断掉几条肋骨,在床上躺上个把月,那是可以的。

    竞技体育嘛!

    在走上擂台的瞬间,原本沉静如水的李成江双眉猛地一扬,蓦然扭头,双目闪电般扫向萧凡这边。

    大家都有些莫名其妙,不知他何以突然如此失态。

    只有李成江自己明白,就在刚才,他的耳边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守稳阵脚,不要冒进,借力打力!”

    就如同有人在他耳边谆谆告诫,声音柔和,却带着毋庸置疑的语气。

    李成江听得出来,这是萧凡的声音。

    这一刻,饶是李成江一贯镇定,也大吃了一惊。

    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千里传音”?只有在武侠小说之中看到过相关的描述,李成江再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在现实生活中遇到这种诡异的情形。

    只是这位萧先生,怎么看都不想是那样深藏不露的绝顶高手。

    但是,李成江没有在萧凡脸上得到什么“暗示”,看上去,萧凡平静如昔,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好在李成江到底是精英特工,心理素质极佳,一惊过后,马上就恢复了镇定,面无表情地踏上了擂台。不管这话语是谁给他传音过来的,李成江都觉得很有道理。刚才和狄成交手,近藤三郎表现出惊人的爆发力,论实力,狄成未必真和近藤三郎相差那么悬殊,主要是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狄成如此多年接受的都是竞技柔道的标准训练,从没有想过,柔道还可以这样打,这才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毫无还手之力的吃了个大亏。

    但近藤三郎这个“杀手锏”既然已经亮了出来,再想依样画葫芦打李成江一个措手不及,那是想都不用想了。李成江可不是运动员,和近藤三郎一样,是经历过实战洗礼的特工,无论哪种技巧,都讲究个实用性,而不是在意花俏好看。

    李成江慢慢站到近藤三郎面前,双脚往两边分开,身子微微往下,扎好了马步。李环则站在两人中间。

    “你,下去。”

    李成江瞥了李环一眼,瓮声瓮气地说道。

    李环就愣了一下,诧异地问道:“你什么意思?不要裁判吗?”

    “要什么裁判?站着的赢,躺着的自然就是输了!”

    李成江的声音更闷,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

    这话将李环憋得!

    市局王处长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也没说今晚来切磋的是这么一群凶神恶煞的家伙。这哪里是什么切磋,分明就是“火拼”。

    惟其如此,李环还真不敢倔。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几位,可都不是一般人。要是国家工作人员还好,多少讲规矩,万一是“道上兄弟”,那可就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柔道馆助教能得罪得起的。

    “得嘞,那我就不在这里碍眼了,您两位自便!”

    李环自嘲地笑了两声,转身就下了擂台。

    “李桑,请多指教!”

    近藤三郎将脸上的兴奋之情收敛了起来,向着李成江鞠躬为礼,恭谨地说道。

    李成江毫无反应,双眼微微眯缝,盯住了近藤三郎的脸,眼光逐渐变得满是冰寒之意。

    近藤三郎心中一颤,也摆出了柔道的起手式。

    和狄成放对之时,是狄成主动上前试探,如今对手换上李成江,情形就完全颠倒过来,李成江马步一扎,杵在台上就如同一个木桩,再也不晃动分毫,和那达慕大会上不住跳跃的摔跤选手完全迥异,沉稳如山。等待了片刻,见李成江毫无抢先出手的意思,近藤三郎便有些沉不住气,开始试探性进攻。

    李成江马步扎得极稳,近藤三郎的好几次试探性进攻,都被他轻松化解。

    不过近藤三郎不是站在原地不动,每次试探性进攻,都会变换位置,渐渐围绕着李成江转起了圈子,这样一来,李成江势必不能再站着不动,只能跟着不断调整自己的方向,始终保持自己面对近藤三郎。无论如何,不能让对手从自己后边进攻。那是兵家大忌。

    陈阳和郭子廷脸上都露出了焦虑之色。

    无疑,近藤三郎这鬼子挺狡猾的,已经看出来,李成江下盘稳重,居然用这种方法来破解李成江苦练多年的四平大马。

    不得不承认,这种方法很有效。时间一长,不要说李成江无法再保持下盘的稳固,只怕要被这个陀螺般转个不停的小鬼子晃得眼花缭乱,那就不用比试,直接败下阵来了。

    陈阳情不自禁地伸手握住了身边萧凡的手,柔嫩的掌心里渗出了点点汗水。

    萧凡淡然说道:“沉住气。”

    听上去,萧真人的语气之中居然略带责怪之意。

    陈阳便撅起了嘴巴。

    这家伙,虽然嘴巴里说不做自己的师父,实际上越来越摆师父架子了。动不动就开口训斥。只是萧凡的训斥,不像其他人那样疾言厉色。

    “这样转个不停,近藤三郎耗费的体力比李成江大得多。李成江要是顶不住,近藤三郎更加顶不住。”

    萧凡随即说道,声音压得比较低。

    陈阳蹙眉道:“可是近藤三郎擅长以快打慢搞偷袭,李成江只要一个疏忽,就会被他钻空子……”

    刚才狄成就是这样很冤枉地输掉了。

    “鬼蜮伎俩,可一不可再!”

    萧凡的语气依旧镇定自若。

    便在这个时候,“吱”,擂台上再次传来刺耳的声音。近藤三郎再也忍耐不住,身子一拧,脚下忽然发力,如同离弦之箭般,向着李成江射去。

    应该说,这个鬼子的眼睛贼毒,看得特准,正是李成江面向他转身之时,一只脚抬了起来,全身重量都落在另一只脚上。这当儿,四平大马自然破除,下盘也谈不上什么稳当不稳当的。

    正是李成江防守最薄弱的关口。

    “来得好!”

    李成江一声虎吼。

    “轰!”

    高高抬起的右脚猛地跺下去,几乎震得整个擂台都在隐隐晃动。

    说时迟那时快,近藤三郎已经伸手揪住了他的腰带,右脚向前,探入他的双腿之间,身子再一拧,腰背发力,就要给李成江来一个过肩摔,也就是俗称的“大背包”!

    “喝!”

    李成江又是一声闷雷也似的大吼,刹那间沉腰坐马,稳如磐石。

    千斤坠!

    近藤三郎连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却宛如蜻蜓撼石柱一般,半分也摇动不了。感觉上,他此刻揪住的不是李成江的腰带,而是揪住了一座小山!

    近藤三郎大惊,立即深吸一口气,丹田内息涌动,就要再次发力。

    只不过已经迟了。

    李成江哪里还会给他第二次机会?

    只觉得后颈和腰间同时一紧。

    “不好……”

    近藤三郎只来得及这么叫喊一声,整个人就离地而起,被李成江高高举了起来。

    双手高举近藤三郎,李成江粗壮的身子往下一沉,开始像陀螺般在擂台上转动起来。

    “哈!”

    只转了半个圈子,李成江再一声大吼!

    近藤三郎顿时就腾云驾雾般往外飞了出去,并不十分壮实的身子在擂台的围栏上一碰,随即重重摔了出去,“砰”的一声,四脚朝天摔在了擂台之下,当场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不过这鬼子毕竟是精英特工出身,抗击打能力相当强悍,虽然被李成江砸得口喷鲜血,还是从地板上一跃而起,双眼恶狠狠地盯住了擂台上的李成江,放出狼一样的凶光。

    装出来的那份恭谨守礼,终于抛到九霄云外。

    岛国民族的凶残本性,再无一点遮掩。

    “好!”

    直到这个时候,四周围观的学员才回过神来,顿时哄堂一声大彩,掌声四起。

    个别年轻学员,甚至站起身来,使劲为李成江鼓掌,激动得满脸通红。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