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344章 一招分胜负
    小桂子这话,立即就得到了江宇诚的声援。

    “对啊,狄指导,上去练两手,让大伙都开开眼,也让这东岛人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柔道高手。”

    江宇诚的性子缓点,却是亲疏分明。一哥小桂子与狄成相比,狄成比不了,但和小鬼子比较而言,狄成终究又要算自己人了,故此言辞之间,还是比较抬举狄成的。

    “好啊。你们不是要借我们这场地切磋吗?没问题,咱们这就开始了!”

    狄成的性子是真的相当暴躁,江宇诚话音未落,立即就重重一点头,虎彪彪的吼了一声,答应下来,并且毫不犹豫,转身就往擂台上走。

    实在小桂子那话说得狠了,由不得狄成犹豫迟疑。

    张怀远不由和身边的同事对视了一眼,谁都没有出言阻止。本来今晚来这里,就是要和东岛人切磋,现在由这位前世界冠军率先出面,单挑近藤三郎,那是最好不过。

    往大里说,今晚这切磋,也可以称为两国武术界的一种较量。狄成身为重量级柔道冠军,也算是代表着这个领域的顶尖水准了。纯粹较量柔道,应该是比他们更加合适的人选。

    张怀远他们不反对,其他人就更不会反对了,一个个伸长了脖子,满脸兴奋之情,等着看热闹。

    小桂子压低声音问道:“一哥,真是来比武的?”

    兴奋之情较之所有人更甚三分。

    他可是亲眼将一哥出过手,那个啥汪老三。看似无敌,结果被一哥一拳就给干趴下了。小桂子承认。自己活了二十几年,还没见过当晚那么刺激的场景。那一拳轰出去,汪老三像风筝似的飞出六七米,所有人都吓呆了,汪老二差一点就屁滚尿流。

    当真过瘾!

    难道今晚又能一饱眼福?

    萧凡微微一笑,说道:“暂时我是旁观者,都坐下吧。”

    “哎哎,坐下坐下。看戏看戏……”

    小桂子兴奋难捺,就在萧凡身边席地坐下,和江宇诚一起,将脖子伸得老长。

    这说话光景,狄成已经站到了擂台之上,俯身向下,闷雷也似的吼道:“谁先上来?”

    近藤三郎便望了旁边的柳生雄一一眼。柳生雄一极轻极轻地点了点头,近藤三郎立马起身,缓步来到擂台之前,垂首鞠躬,说道:“狄先生,我向你请教。”

    “可以。你上来吧!”

    狄成毫不在意地说道。

    近藤三郎顺着台阶,上了擂台,在狄成对面站定,再次微微鞠躬,动作不徐不疾。和狄成相比,正是两种完全不同的风格。

    “等一下。先说说规矩!”

    李环及时站出来,眼望张怀远,说道。

    大哥,这些人都是你领过来的,你们打算怎么切磋,先把规矩定下来,别搞乱了。这不是一般的比试,竞技体育,很容易造成人身伤害的。狄成可是名符其实的世界冠军,虽然退役好几年了,不能和全盛时期相比,却也不是一般的业余选手可以望其项背的。再看这个日本人,怎么都不像是个厉害角色的样子,万一给狄成直接从擂台上丢了下来,摔断几条肋骨,却怎生了局?

    柔道馆可不能背这样的冤枉!

    不是背不起,是不能冤枉背黑锅。

    张怀远淡然说道:“规矩很简单,就是自由搏击,除了不能动白刃,其余的不限。两个人中有一个趴下,比赛自然结束。”

    这话看似平淡,却听得人心中一寒。

    这可不是普通的切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搏命”。谁说拳脚就打不死人的?

    但无论是陈阳郭子廷李成江还是柳生雄一那几个东岛人,听了这话却俱皆面不改色,似乎都觉得理所当然。

    柔道馆的其他人,又哪里知道,这些家伙都是见过生死的狠角色?

    徒手搏击,算得什么!

    “狄指导?”

    李环立即扭头望向擂台上的狄成。

    就这么个规矩,狄指导能接受不?

    狄成冷“哼”一声,话都懒得说。这些年,世界级别的比赛都参加过好多回,大场面见得多了,难道谁还怕了不成?

    李环随后也上了擂台,担当裁判。

    这位助理教练还真是个多面手,啥都能来两下子。

    “来!”

    狄成按照规矩,向着近藤三郎微一鞠躬,便即直起身子,双手往胸前一抱,沉声说道。

    见到这个样子,萧凡双眉不禁微微蹙了起来。

    狄成这是完全不将对手放在眼里的节奏,未免过于托大,而且也太不礼貌。不管是真的还是装的,至少近藤三郎这个鬼子,表面上的礼数就远远比狄成要周到得到。

    不过萧真人的观点,似乎并未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同,狄成这满不在乎的姿态一摆出来,擂台下顿时就响起一阵轰然之声,学员们纷纷叫好。特别是一些年纪较轻的学员,更是兴高采烈,满脸流光溢彩。

    萧凡轻轻摇头。

    这真是个越来越浮躁的世界,一些最基本的标准和规则,都已经被扭曲。

    再看近藤三郎,却似乎丝毫也没有受到狄成的影响,甚至微微弯曲,一脚在前一脚在后,双手前伸,摆出了架势。双眼微眯,直直盯住狄成的双手。狄成那满脸藐视的神色,压根就没有一丝一毫映入他的眼帘。

    “太轻敌了。”

    张怀远忍不住说道。

    他身边不远处的李成江闷闷地“哼”了一声,显然对狄成的轻敌也不满意。

    “你来!”

    眼见近藤三郎迟迟不肯进击,狄成有些不耐烦了,哼道。

    “哈伊!”

    近藤三郎还是很有礼貌地答应一声,终于右手一伸,向前探去,揪住了狄成的衣领,狄成只是往旁边一让,便将近藤三郎的手甩过一边。近藤三郎一连试探两次,俱皆被狄成轻松卸去攻势。

    “认真点,拿出点真本事来,我可不相信你们东岛国的柔道八段,就是这么个水准……”

    狄成更加不耐烦,喝道。

    他的话还没有落音,异变陡起,“吱”地一声轻响,近藤三郎整个人都如同离弦之箭,向着狄成射了过去。刚才那一声“吱”,是近藤三郎赤足在擂台上旋转发出来的刺耳声响。

    “糟糕!”

    陈阳忍不住低呼一声。

    紧接着,还没等大伙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狄成庞大的身子已经猛然飞了起来,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砰”地一声巨响,重重砸在擂台中央。

    狄成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在落地的瞬间,身子往上一挺,随即便双眼大瞪,口吐白沫,一动也不能动了。

    所有人顿时都呆住了。

    “这……这不是柔道……”

    江宇诚脸色煞白,低声说道,眼里闪过一抹恐惧之色。

    作为柔道馆的金牌教练,狄成是江宇诚佩服的偶像之一,江宇诚看过狄成几乎所有重要比赛的录像,不管和怎样的顶尖高手放对,狄成还没有被人如此干净利落地放倒过。尽管近藤三郎放倒狄成用的是十分标准的柔道技巧,但给江宇诚的感觉,却已经超出了柔道的范畴。

    柔道,在江宇诚的理解之中,不应该这样暴戾,杀气腾腾!

    身边的其他学员顿时连连点头,完全认同江宇诚的说法。

    陈阳接过话头,冷冷说道:“对,这不是柔道,这是杀人的技巧。人家练柔道,原本就不是为了参加比赛的,没那么多花俏。”

    近藤三郎向躺在擂台中央不住抽搐的狄成微微一鞠躬,便即往后退开,脸色依旧平静如水,似乎对这一切早就司空见惯。

    既然是自由搏击,一招分胜负甚至判生死太正常了!

    “队医,队医,快,快快……”

    身为裁判的李环同样震惊无比,嗔目结舌良久,才终于回过神来,扯开嗓子就是一通大喊大叫。

    如此档次的柔道馆内,队医是随时候命的。要知道,能够在这里开得起会员卡的,都不是普通人家的子弟,这些公子少爷谁要是有个头痛脑热的,都是大事。

    当即队医和几名学员就登上擂台,手忙脚乱地将狄成抬了下去。一名服务人员则匆匆忙忙拿起拖把,将擂台中央混合着血迹的白沫擦拭干净。

    “呼……”

    直到这时候,一些学员才长长舒了口气,不过依旧震惊无比,面面相觑,似乎无论如何都不肯相信这么个结果。

    前世界冠军,他们眼中不可战胜的主教练,就这么败了?转眼之间,就被一个小鬼子在擂台上放倒,爬都爬不起来?

    望向近藤三郎的眼神之中,不约而同地带上了丝丝的恐惧。

    狄成尚且如此不堪,他们要是遇上这个鬼子,那还不就是一盘菜?

    陈阳则望向萧凡,俏脸变色。

    她没低估过这几个鬼子的作战能力,却也不曾想到,竟然如此变态。这近藤三郎,自称是四个同伴之中最弱的,已然这般了得。陈阳自忖,就算不较量柔道,改为其他搏击方式,自己也很难在近藤三郎手下讨得好去。

    萧凡微笑不语。

    近藤三郎一招战败狄成,并未走下擂台,而是站在那里,眼望张怀远。

    今晚上这场切磋,华夏国这边,似乎是由张怀远主事。近藤三郎这是在向张怀远询问,切磋还要不要继续?你们还有没有更加像样一点的对手?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