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342章柳生雄一
    国际刑警中心局也来了三位同志,同样是两男一女,年纪都不是很大。这三位警察对萧凡的突兀出现也觉得有些意外,不过他们和陈阳不是很熟,自然都将这意外的神色隐藏得很好,彬彬有礼地和萧凡握手寒暄。

    相对而言,陈阳对他们的介绍就要简明得多了,基本上只是引介了一下姓名,其他的一概欠奉。实际上,陈阳也就是和他们合作了一次,对这几位同志的底细确实所知不多。前不久一起侦破的那个案子,也没有让大家大显身手的机会。

    萧凡对他们的初步判断,这三位国际刑警也都不简单,俱皆身怀绝技。当然,单单凭着这些粗浅的印象,哪怕萧真人再逆天,也难以判断这三位的武技到底有多高超。

    从三名国际刑警对陈阳郭子廷李成江等人的态度来看,其实两个不同部门之间,也存在着“竞争”的心思。毕竟这原本是国际刑警在负责的案件,上级硬生生地给调了几位特工过来参与,怎么着都好像有点信不过国际刑警中心局同志的能力了。

    正好趁着今晚上这个和鬼子切磋的机会,彼此之间也见个真章。

    国际刑警组织的三名同志抵达酒店没多久,东岛人也到了。

    一共四名东岛警察,搭的士过来的,下车之后,向着计程车司机也是连连鞠躬,单从外表看,这些岛国人很是恭谨守礼。但在这种斯文守礼后面隐藏着的高傲和凶残,也是很明显的。

    只不过今晚上说好了是华夏国的同行请他们吃饭,大家也都尽到礼数,在大堂等候。

    “萧先生,您好。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引介之后,柳生雄一恭恭敬敬地向萧凡鞠躬行礼,操着标准的普通话,字正腔圆地说道。单从这一口标准普通话就能看得出来,这个柳生雄一,是个“华夏通”。

    “柳生先生客气。”

    萧凡微笑着,主动向柳生雄一伸出手去。

    柳生雄一连忙和萧凡握手。

    萧凡的手指轻轻弹起,搭在了柳生雄一的脉腕之上,一缕浩然正气无声无息地从内关穴直透而入。结果,这缕浩然正气刚刚顺着经脉没走多远,就不着痕迹消失在柳生雄一的体内,似乎柳生雄一体内有某种特殊的吞噬之力,将这缕浩然正气给吞噬掉了。

    这种情形,上次在秦关为苑芊芊疗伤时也碰到过,但和那次的情形又有所不同。那一回,苑芊芊体内的吞噬之力强悍绝伦,萧凡不一小心,都差点吃了个小亏,逼得动用本命真元才将那股吞噬之力压制下去。柳生雄一体内这股吞噬之力,相对来说就要差得远了。而且萧凡探入他体内的那一缕浩然正气,也远远不能和当日探入苑芊芊体内的浩然正气相提并论。

    很显然,柳生雄一修炼有某种特殊的内功,可以隔绝外界的“窥探”。

    “萧先生也是国际刑警组织的同行吗?”

    柳生雄一没有急着放开萧凡的手,上下打量着他,含笑问道。就如同他的照片一样,这个人看上去非常的斯文守礼,态度十分温和。但那股打从骨子里头透出来的自信,也能很清晰地感受得到。

    前些日子的办案过程中,没有见过萧凡,柳生雄一故而有此一问。

    陈阳在一旁说道:“不是,萧凡是我男朋友。”

    刚才陈阳并没有说得这样直白,但当着这些鬼子的面,陈阳却不含糊。省得这几个鬼子到时候腹诽华夏国的同行不守规矩,摆明是切磋,却叫外人来帮忙。既然是陈阳的男朋友,关系密切,也就不能称之为外人了,算是“自己人”。

    “啊,原来两位是男女朋友?萧先生,真是好福气。”

    柳生雄一连忙含笑说道,一本正经的样子。东岛国人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没有幽默感的民族,甚至丈夫给妻子写信,抬头都是“敬启者”。

    郭子廷在一旁说道:“柳生君,我们国家的男女朋友关系,和你们国家的未婚夫妻关系,不是一回事,远远没有那么严格的约束。年轻人只要谈得来,就可以自称是男女朋友关系,过几天彼此厌烦了,这种男女朋友关系就可以马上结束。”

    “原来是这样,谢谢郭先生指点!”柳生雄一又向郭子廷鞠躬,微笑说道,一副“谨受教”的模样,但还没等郭子廷得意,这鬼子马上又补充说道:“不过,我认为萧先生和陈警官之间,肯定不是这样的。看得出来,萧先生是恺悌君子。陈警官更是很严谨的女士。”

    郭子廷顿时脸色涨红。

    这小鬼子还真不肯配合啊!

    陈阳板着脸,连李成江也望了郭子廷一眼,似乎有些责怪之意。不管你是对陈阳有想法还是对萧凡有意见,都是咱们自家内部的事,当着柳生雄一这东瀛鬼子说什么呢?难道还指望小鬼子给你撑腰不成?

    郭子廷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便讪讪的扭头望向了别处。

    “呵呵,柳生君,各位同行,这边请!”

    国际刑警中心局年纪最大的那位一级警督张怀远笑着相邀。

    据陈阳介绍,张怀远是此番专案组的负责人,今晚上这个宴请,自然以他为东道主。

    “哈伊!谢谢张组长!”

    柳生雄一又对张怀远客客气气地说道。

    当下一行十一人,向着四海大酒店中餐厅走去,张怀远在中餐厅定了个包厢,菜肴也是早就订好的,全都是地道的华夏菜。既然是请东瀛人吃饭,自然要以华夏本地风味相待。

    四海酒店的中餐做得十分地道。

    涉外酒店,西餐做得地道的同时中餐也必须地道,不然就要被人诟病崇洋媚外了。吃得一群东岛人赞不绝口,“哟西”连声。

    既然被派到华夏国来执行任务,四名东岛人都会讲普通话,不过其他三人的汉语远远不如柳生雄一那么流畅,兴高采烈之时,母语自然脱口而出。

    一餐饭倒是吃得都比较尽兴。

    只是陈阳主动给萧凡剥龙虾的一幕,让郭子廷和李成江都看得有些发呆。他们是陈阳的同事,陈阳在二局的泼辣作风,大家都是熟知的。忽然在萧凡面前变得如此“温柔婉约”,十足淑女,一时半会还真的很难让人回过神来。再看那个姓萧的“小白脸”,竟然居之不疑,没有半点客气,更没有半分受宠若惊的神情,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简直是岂有此理。

    “小白脸”何德何能,得消受如此美人恩?

    “柳生君,四海酒店有附带的健身俱乐部,其中有一个柔道馆,听说设施还算不错,要不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吧?”

    酒足饭饱,张怀远微笑说道。

    将今晚的宴请放在四海大酒店,也是有考虑的,只怕一半是冲着酒店附带健身俱乐部的柔道馆来的。据说四海酒店的柔道馆非同小可,与国家柔道队乃是合作单位,绝非那些“野鸡柔道馆”可比的。国家柔道队好几位退役的冠军级人物在柔道馆担任教练,培养出不少民间柔道高手来。

    既然要和岛国倭人切磋,场地选在柔道馆正合适。

    “哈伊!张君请,诸君请!”

    柳生雄一躬身说道。

    张怀远瞥了一眼陈阳,眼里露出征询之意,自是在问,你的男朋友,要不要一起去观摩今晚的切磋?瞧这斯文样儿,待会不会被吓着吧?要是吓出个好歹来,咱可不负责。

    陈阳也真是的,这种聚会,居然也带男朋友过来。你这男朋友倘若也是你们二局的人,凶悍善战也就罢了,还能成为一大助力。带这么个“小白脸”,算怎么回事?

    陈阳理都不理,伸手挽住萧凡的胳膊,向前走去。

    张怀远便摇摇头,不再多想。

    反正就四个东岛人,他们这边除开陈阳,还有五个,待会怎么说也够了。

    到目前为止,张怀远还是自信满满的。他自己和两名同事身手如何,自然是熟知的,那个郭子廷和李成江似乎也不是庸手,四个鬼子就再厉害,张怀远也是凛然不惧。

    在四海大酒店服务员的引领之下,大伙鱼贯而行,向着柔道馆那边走去。

    四海大酒店附带的健身俱乐部,是一栋四层的裙楼,占地极其广阔,不在主楼的占地面积之下。游泳馆,篮球馆,羽毛球馆,保龄球馆,柔道馆,武术馆等等一应俱全。虽说是附属健身俱乐部,但也单独对外营业。当然,实行的是会员制。四海这样涉外的五星级大酒店,不可能变成毫无准入门槛的菜市场,对客人进行一定的甑别是很必要的措施。张怀远并不是四海大酒店健身俱乐部的会员,要成为这里的会员,别的条件先不说,单是一年的会员费就是二十几万。对于一般工薪族而言,这样的会员费是绝对负担不起的。

    此番能够前来柔道馆借用场地,还是一位在首都市局工作的警校同学预先给打过招呼,柔道馆才答应破例接待他们。

    一路行来,见到这般奢华的模样,几名东岛人又是一连串的“哟西”,神色之中颇为艳羡。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