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339章国际刑警
    首都四海大酒店,大堂金碧辉煌。

    正是饭口,酒店大堂人流如织,热闹非凡。

    四海大酒店是涉外酒店,在首都众多的五星级酒店之中,也是很出名的。牌子比较老,各种配套设施相当齐全,附带着一个规模宏大的健身俱乐部,比较对老外的口味。

    现阶段,不要说五星级酒店,只要是首都城内的星级酒店,都对外宾营业。然而挂牌的涉外酒店,还是有所不同,不但要在相关机关挂号备案,还是一些涉外单位的定点接待酒店。

    萧凡不是头一回来四海大酒店,宗教局的定点接待酒店虽然不是四海酒店,但国家外事部门不止一次接待过地位极其尊崇的外国宗教领袖,宗教局自然要派员陪同。萧处长尽管只是在宗教局挂个名,不过大凡这样重要的外事活动,宗教局的负责人一般都会请萧凡露个面。

    关键时刻,老萧家的大牌子是很管用的。

    不过今天萧一少出现在四海大酒店,却是为私不为公。

    萧凡静静坐在四海酒店大堂的沙发之中,正在不慌不忙地阅看着手里的几份资料,没有丝毫急躁不耐之意,倒是坐在他身边的陈阳,有点沉不住气,不时东张西望。

    萧处长今儿就是应陈阳的邀请而来。

    他手里的几份资料,全都是有关几个东瀛岛国人的。当然,资料相对而言很简单,一点不复杂。因为陈阳也只能搞到这么简单的资料。

    陈阳告诉萧凡,这几个东瀛人,都是国际刑警东岛国中心局的探员。前不久因为一个国际恐怖犯罪案件,应国际刑警组织的要求,东岛国中心局派出这几位探员前来华夏国,协助华夏国的同行一起破案。现在案子已经告破,明儿这几个东瀛人就该回国去了。国际刑警组织华夏国中心局负责该案的几位同行,便在四海大酒店设宴,款待那几名东瀛探员,也算是尽到礼数。

    但陈阳告诉萧凡,所谓设宴款待,其实是迫不得已。

    吃饭不是重点,饭后的切磋才是重点。

    据陈阳说,这几个岛国来的家伙都不简单,一个赛一个的身手了得。其中一个柔道八段高手,竟然只是附于骥尾的小跟班。正因为如此,这几个家伙也就特别傲气,别看他们和华夏同行相处之时,动不动鞠躬如也,彬彬有礼。那傲气却是打从骨子里冒出来的,任谁都能感受得到。

    “小鬼子傲气得不得了……”

    这是陈阳和萧凡通电话时说的原话。

    陈阳告诉萧凡,一个小鬼子甚至说,剑道的正宗在岛国,华夏国的剑道,都是学他们的。是他们的遣唐使将剑道带到了中土,唐刀都是仿制东瀛刀。

    “这不是胡说八道吗?论剑道,咱们是他们的祖宗!”

    陈阳在电话那头,气哼哼地嚷道。

    小鬼子如此无礼,陈阳他们几个可也不是吃素的,哪里忍得下这个?当即就和小鬼子杠上了。大伙越说越僵,最后那特别傲气的小鬼子就公然挑战,说要和华夏同行拳脚上分个高低。谁赢了谁说的就有道理,输了的,那就乖乖闭嘴,以后不许放屁!

    这个当然不能忍!

    陈阳他们一口就答应下来,约定今晚在四海大酒店的柔道馆一决胜负。

    接受挑战的时候,陈阳是气鼓鼓的,没有半分犹豫迟疑。陈警官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谁敢在陈警官面前装逼,陈警官一准揍得他满地找牙。

    但接受这些小鬼子的挑战,陈阳就多长了个心眼。

    实在陈阳也能感觉到,这几个鬼子非同小可。

    伟大领袖教导说:战略上要藐视敌人,战术上一定要重视敌人。

    陈阳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行动组特工,她非常清楚,在东岛国内,专业柔道八段是个什么概念。也就是说,在柔道这个领域,段位比这个小鬼子更高的,最多也就是一二十个人。而真正强过他的高手,那就更少了,基本上都是宗师级别的水准。

    小鬼子讨厌归讨厌,却不能盲目轻视他们,莫名其妙的自大,肯定会误事。

    这个柔道八段的鬼子,竟然在几名东岛国探员之中,附于骥尾,其他几个鬼子的厉害,可想而知。陈阳觉得,真要比试起来,单单靠着专案组的这几位同事,怕是没有取胜的把握。

    别人不说,就陈阳自己,如果和那位柔道八段过招,只要那小鬼子真有柔道八段的正常水准,那么陈阳获胜的几率绝不会超过五成。这还是近段时间,她努力修习浩然正气,小有进步的情况下,才有五成胜率,不然胜率只有更低。

    其他几位专案组的同事,只有其中两位,是陈阳真正的同行,另外几位,陈阳也不是那么熟悉,不过料想不会是那种绝顶高手。

    陈阳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给萧凡打个电话。

    只要有萧凡亲自坐镇,那么不要说柔道八段,就算是九段十段,陈警官都不会放在心上。陈阳可是亲自和萧凡交过手,不要说还手之力,就连招架之功都没有。陈阳曾经很八卦地想过,萧凡若是对她用强,她不会有丝毫抗拒之力,只能乖乖就范。

    其实陈阳也想过向二局求援。

    二局藏龙卧虎,高手如云,真派几位顶级精英过来,陈阳觉得,获胜的几率应该还是不小的。问题在于,她在二局只是一名刚参加工作没多久的“新兵”,想要调动局里那些一等一的高手来参加这个切磋,绝对属于说胡话。

    想来想去,还是向萧凡求援更加靠谱一些。

    就算被萧凡拒绝,陈阳也不觉得丢面子。当女人开始崇拜一个男人的时候,无论这个男人对她是何种态度,她都会觉得理所当然。

    萧凡那么本事,骄傲一些,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一点脾气都没有的人,往往也是些没用的家伙。

    谁知萧凡还真的答应下来了。

    陈阳简直喜出望外,心里头也泛起丝丝的甜蜜之意。这说明什么?说明萧凡在意她,说明她在萧凡心目中颇有分量。

    不过见面之后,又让陈阳略有些郁闷。

    萧凡和她一见面,立马就开始看资料,没有半句温柔体己的话语。不管怎么说,她也是饶雨婷亲自介绍给萧凡的对象,萧凡貌似并没有拒绝和她交往。

    萧凡似乎没有太在乎她的郁闷,很认真地看着资料。

    “柳生雄一……”

    萧凡慢慢翻到最后一页资料,目光久久停留在那个岛国人的半身照片之上。

    资料显示,这个叫柳生雄一的东岛国人,今年三十二岁,目前职务是国际刑警组织东岛国中心局的警视。萧凡对东岛国警察系统的阶级不是十分清楚,却也知道,警视相当于指挥官级别了,东岛国内一些小型警察署的署长,阶级也不过是警视。

    但真正让萧凡在意的,自然不是这个柳生雄一的警衔,而是这个人的气度。

    仅仅只是在照片上,也能看得出来,这个柳生雄一是个很自信的家伙,那股内敛的自信气度,几乎无处不在。通常来说,只有特别本事的家伙才会如此自信。

    “这个柳生雄一,是他们的领队。相对来说,他的态度是最温和的。”

    将萧凡的目光久久停留在柳生雄一的资料之上,陈阳便在一旁加上几句说明。

    “他不是温和,他是自信。”

    萧凡摇摇头,淡然答道。

    特别自信的人,外在表现出来的态度,有时候反倒显得非常温和。那不是对你客气,而是不在意你!

    你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所以他也懒得给你看脸色,微笑而已。所谓装逼,往往被装逼的对象也和装逼者本人相去不远。比如说,一个正常的人,绝对不会在一群蚂蚁面前装逼。他对蚂蚁无视的态度,那是自然而然,绝不是装出来的。

    “是吗?你是说,这鬼子其实是最骄傲的一个?”

    陈阳有点诧异地说道,身子向萧凡靠了过来,一股幽香扑鼻而来,萧凡只觉得胳膊上忽然传来一阵惊人的柔软。却原来陈阳一不小心,高耸的胸部就蹭到萧凡的胳膊了。

    这回真是“无心之失”。

    胸大的女孩儿,经常会遇到这种尴尬情形。

    陈阳自然也感觉到了,却并未将身子移开,萧凡也不好动,否则岂不是太露相了么?

    “嗯,这个柳生雄一,你们能确定他是国际刑警么?”

    萧凡随口问道。当此之时,他虽然不好移开身子,总也要说几句话,以便分散注意力。

    “不能。我猜啊,他八成也不是真的国际刑警……”

    说到这里,陈阳抿嘴一笑。

    就好像她自己,也不是国际刑警,参加这个案子的侦破,是临时受上级指派,暂时充任一下国际刑警组织的人。因为种种迹象表明,这个恐怖案不那么简单。除了陈阳之外,专案组还有两位同事也来自安全部门,和陈阳一样,真实身份是安全部门的特工。

    东岛国来的这批人,有几个是真正的国际刑警,有几个是特工人员,谁又能分得清楚?

    好在今晚上这场切磋,和彼此的身份职业无关,只和国籍有关。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