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328章七星冲煞
    一盏茶功夫过去,萧凡缓缓将手指从阎大师的脉腕上收了回来,双眉微蹙,沉吟不语。

    “萧真人,怎么样?”

    阎泰华急急问道,颇为患得患失。他曾经起心要给师父推演命相,却无论如何都堪不破天机之力,两次俱皆无功而返。后面那一次,在天机之力的反噬之下,甚至当场受伤呕血,知道以师徒至亲,自己是不可能为师父推演命相了,只得息了这番心思。

    又沉默稍顷,萧凡才轻声说道:“老爷子,命格多蹇啊,恶逆加身,中年克妻,老来克子,白发人送黑发人……”

    “萧先生!”

    阎泰华顿时便瞪起了眼睛,满脸怒色。

    萧凡这也说得太直接了吧?

    虽然说相者泄露天机,多半会有恶逆加身,阎泰华并不怀疑萧凡的相术是否精准,但当着一位耄耋老人的面,说得如此直接,终归有失厚道。

    原本一直风淡云轻的老头子,脸上终于露出了悲伤之色,厚重的白眉缓缓垂了下来,良久,才缓缓说道:“萧真人,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住在这里了?”

    萧凡轻轻点头,眉眼之间,浮起一丝同情的神色。

    “师父,到底怎么回事啊?我每次问你,你都不肯说。有什么事你告诉我啊,我帮你去做。”

    “这个事,你帮不了。”

    阎大师缓缓摇头。

    “你都不告诉我是什么事,怎么知道我帮不了?”

    阎泰华也有些沉不住气,就要嚷嚷起来。

    阎大师只是摇头,再不发一言。

    阎泰华憋得!

    没奈何这是授业恩师,他再憋也只能忍着。

    萧凡忽然问道:“阎先生,你见过你的那位师弟吗?”

    阎泰华不由一愣:“什么师弟?”

    萧凡点了点头,说道:“看来你并不知道你还有一位师弟。老爷子,根据你的手相和面相来看,令郎目下的情况还不错。由此可见,你这个方法可行。”

    阎泰华情不自禁地搔了搔脑袋,苦笑说道:“萧真人,你就别打哑谜了,痛痛快快说个明白吧。再这样下去,要把人活活憋死了。”

    “我赞成!”

    阎泰华话音刚落,苑芊芊便迫不及待地举起了手。

    被憋得厉害的,岂止是阎泰华一个?

    萧凡笑了笑,说道:“简单来说吧,阎先生,你师父有个儿子。根据老爷子的命相来推演,你这位师弟,照理应该活不过三十岁。老来克子,这是你师父的命格所决定的。但老爷子却不肯接受这个结果,他要改命。逆天行事,你明白了吗?”

    苑芊芊双手轻轻一拍,像是恍然大悟似的叫道:“啊,我明白了,老爷子,这颗‘天王丹’,是要拿给你儿子去吃,为他增加五年阳寿是不是?”

    阎泰华摇摇头,说道:“苑姑娘,你错了,这颗药丸,我师父是要自己吃。他还想多受五年苦。”

    阎泰华毕竟也是一位造诣不低的术师,萧凡这么一提点,他马上就明白是怎么回事。

    将原本应该由子女后人来承受的苦难,转移到自己身上,由自己来承受,以便消除恶孽,也是逆天改命的一种手段。

    萧凡给老爷子乃至整个萧氏家族逆天改命,用的其实就是类似的方法。

    这种逆天改命的手段,对施术者要求极高。比如阎大师现在用的这个方式,一般的术师就绝对模仿不了。这“七绝之地”的阴煞之气,何等浓厚?普通术师在这里住不了几个月,就会煞气入体,大病缠身,搞不好甚至会一命呜呼。自身尚且是泥菩萨过江,又谈何逆天改命?

    “师父,你都已经在这里住了二十多年快三十年了,难道还不足以消除恶孽么?”

    “不够。”

    阎大师轻轻摇头。

    “要彻底消除恶孽,必须历三十六天罡之劫。每受一年苦难,抵一天罡劫数。我已经在这七煞之地住了二十九年,还差七年就历劫圆满了。可是你看看师父这身体,还能坚持七年之久么?”

    阎泰华脸上闪过决然之色,朗声说道:“师父,剩下这七年,我住这里,我来帮你历劫。”

    阎大师淡淡一笑,说道:“泰华,你这份心意我领了。各人恶孽各人自己承受,你帮不了我。”

    “这……萧真人,我知道无极门是术法正宗,掌教真人神通广大,请萧真人帮这个忙。我阎泰华感激不尽。那颗天王丹,我情愿让给你们,我们不要了。”

    阎泰华满脸恳切,这话完全发自内心。

    灵药再好,也不过是让自家师父多受五年苦而已,从这个角度来看,何珍贵之有?

    “萧凡,你有办法没有?你要是有办法,那就帮帮呗。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苑芊芊就在一旁打边鼓。

    萧凡想了想,站起身来,对阎大师微一欠身,说道:“老爷子,暂时失陪一下。”

    阎大师似乎知道他想做什么,微笑颔首,说道:“萧真人请便。”

    “阎先生,有没有兴趣陪我走一走?”

    阎泰华便有几分紧张,看了看萧凡又看了看坐在那里不怎么能挪动身子的师父,似乎很是放心不下。都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谁知道这时候萧凡将自己叫走,是何居心。万一留下那几个女人要对老头子不利呢?

    尽管这里是老河村,大多数村民都姓阎,只要翠花那大嗓门一声吆喝,家家户户的丁壮小伙都会冲出来,却也未必就能拦阻得住辛琳等人。

    前天晚上在“大唐王朝酒店”三零二六号房间那一幕,他可是远远都看见的。王大海带着几名荷枪实弹的警察进了门,没多久就飞了出来,口吐白沫,人事不知。

    由此可见,这几名女孩儿可不是省油的灯。

    阎泰华甚至高度怀疑,萧凡身边跟着“大内侍卫”。这些出身京师豪门世家的“衙内党”,水深着呢!

    老头子人老成精,显然知道这个徒弟在担心什么,不由呵呵一笑,摆了摆手,说道:“泰华,去吧,陪着萧真人走一走,或许能让你茅塞顿开。”

    眼见老爷子镇定自若,阎泰华知道是自己多虑了。无极门掌教真人固然了不起,水镜神相正宗传人,可也不是吃素的。论到动手,老头子或许力有未逮,但要不经过他同意就将那“轮回相”的口诀和法相拿到手,那是想都不用想。

    再说,无极门在江湖上偌大名头,止水祖师一代术法领袖,萧凡既然是他的衣钵传人,无极门新一代掌教真人,又岂能自毁名声。

    萧凡背着双手,缓步走出庭院,辛琳不声不响,紧紧相随。

    苑芊芊和唐萱对视一眼,留在院子里,继续和老人家聊天说话。要紧关头,苑芊芊可不胡闹。

    萧凡顺着旁边的一条小路,向山坡之上走去。这小路旁边,就是一条水沟,也不是正经修筑的引水渠,而是山洪爆发时,由雨水冲刷而成,渐渐的也就变成了引水渠。这水渠就从阎大师的窑洞旁边经过,“七煞之地”,此为其中一煞!

    稍有经验的地理风水先生,是不会在这样的水渠边选择宅基地的。

    这面山坡不高,垂直高度还不到一百米,山间小径蜿蜒向上,萧凡脚步轻快,不到半刻钟光景,就已登上山坡之巅。阎泰华已经有点气喘吁吁的了。他可不像萧凡那样,内力精深,中气充沛。

    站在山坡之巅,萧凡游目四顾,轻轻点了点头,说道:“阎先生,你站到我这里来,仔细看看你师父那窑洞的位置,有什么想法吗?”

    阎泰华将信将疑地走到萧凡刚刚站立的位置,低头往下看,脸上颇有些不以为然的神色。你萧凡再了不起,这里也是老河村,我小时候在这里长大的,对这里的地形,不比你熟悉得多?没理由你一来就发现了什么大秘密,我却一直被蒙在鼓里。

    然而很快,阎泰华脸上不以为然的神色就隐敛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十分震惊的神情。

    “七星冲煞?这怎么可能?”

    此刻在阎泰华眼里,这面山坡上的窑洞和平房,隐隐组成了一个“七星大阵”,大阵的中心正是那个“七煞之地”。

    “阎先生,你应该有好几年没有回过老河村了吧?”

    萧凡在一旁问道。

    阎泰华这才察觉,那些组成“七星大阵”的窑洞和平房,不少都是新建的。可见这是他师父有意安排好的。阎大师在村里的威望极高,无人能出其右。大凡村里人建新房子,箍新窑洞,都要先恭请老先生勘察过风水地理,老先生说新房子建在哪里就建在哪里,绝不会有人发出半点异议。

    阎泰华这些年一直都在外边,几年没回老河村,没想到整个村子已经被师父暗中排成了一个“七星冲煞”的大阵。

    但这样一来,几乎整个村庄的父老乡亲都要受到“七煞之力”的影响。“七煞之地”正处于大阵中心,煞气向外辐射,上至百岁老人,下至垂髻幼童,人人都躲不过去。

    “这……这个,师父到底想要干嘛?”

    阎泰华喃喃自语,满脸疑惑,委实难以索解。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