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325章十三真人和真命天子
    阎大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稳了稳神思,长长叹了口气,说道:“萧真人,骨骼清奇,原本是贵不可言的天子之命啊……怎么会变成这种样子?”

    辛琳忍不住问道:“老爷子,你看出什么了?”

    自从在黄海,文二太爷为萧凡推演过血相,又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辛琳内心深处的担忧越来越重。只是萧凡身为大术师,一般的相师压根就不可能给他推演命相,接下来萧凡到底会遇到何等劫难,辛琳一点底都没有。

    现在好不容易碰到这样一个摸骨大师,主动给萧凡推演骨相,辛琳心中又腾起一股希望。

    “萧真人,好像近期遭逢过逆天大难……可是,根据你的骨相来看,原本不应该有这种大难……真是令人好生难以索解……”

    阎大师不住摇头,双眉紧紧蹙了起来。

    更何况萧凡本是大术师,一般劫难,他又焉能躲避不过?

    辛琳说道:“有些麻烦,是他自找的。老爷子,我想请问的是,他接下来会有什么大难?”

    “自找的麻烦?难道是逆天改命……”

    老头子喃喃自语起来。

    萧凡和辛琳不由骇然,彼此对视了一眼。

    “老爷子,逆天改命,以身替劫,可还有解救之道?”

    辛琳急急问道,满脸都是关切之意。

    阎大师望了辛琳一眼,缓缓说道:“姑娘,你问得太大了,我不好回答……我只知道,萧真人体内寿脉本已断绝,完全靠祖德阴功在维系,还有一股天劫之力,也在维护着寿脉不绝。但现在,祖德阴功已渐渐消磨干净,仅仅靠天劫之力来维持寿脉,能不能维持得住还是两说。就算维持住了,这天劫之力满怀凶暴之意,恐怕对萧真人的心性,是一大影响。”

    “老爷子,我不是很懂……”

    辛琳不由迷惑起来。

    阎泰华在一旁说道:“辛姑娘,我师父的意思是说,这天劫之力,本就对萧真人不怀好意,是上天降下来惩罚他的,之所以维持他的寿脉不绝,为的是让他在这尘世间多多受苦,多受劫难。祖德阴功耗尽,萧真人的心性,会不知不觉被天劫之力影响,变得越来越暴虐……”

    苑芊芊插话说道:“你是说,他会变成一个大坏蛋,被那什么天劫之力妖魔化?”

    “是这样!”

    阎泰华沉重地点了点头。

    “嘻嘻,大坏蛋……”

    苑芊芊显然还不曾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歪头望向萧凡,嘻嘻而笑,似乎觉得,此人真要变成大坏蛋,那也挺有趣的。至于所谓寿脉断绝,她更是搞不明白意味着什么。

    辛琳却倒抽了一口凉气。

    她很清楚地知道,萧凡如果逐渐迷失自己的本性,后果将是何等严重。

    以老萧家的势力以及萧凡本身的强大,他一旦被天劫之力逐渐妖魔化,变身成“恶魔”,所造成的毁灭灾难到底有多大,谁都难以预测。

    这种妖魔化同样会给萧凡本身带来巨大的伤害。

    所谓“杀人一万自损三千”,你对别人伤害越大,别人对你的报复也就越猛烈。树敌越多,各个方向射来的明枪暗箭也就越多。

    “萧真人,这心魔,还需要你自行解脱。据我所知,贵教的‘轮回大法’,对付心魔很有效果。”

    阎大师缓缓说道,语气沉重。

    萧凡沉声说道:“阎大师对我们无极门,好像了解很深入?”

    阎大师眼皮略略一掀,说道:“萧真人,我父亲当年和令师止水祖师有过数面之缘,水镜神相传人阎十三,不知他老人家有没有跟你提起过?”

    萧凡惊道:“阎十三?水镜流派赫赫有名的十三真人,是您的父亲?”

    “正是。”

    阎大师微微颔首。

    萧凡微笑说道:“阎大师,我师父不但提到过您父亲,还将他和十三真人交往的一些事情都亲笔记录了下来。我师父说,水镜神相的摸骨相法,本就高深莫测,十三真人的摸骨相法,更是神乎其技。”

    萧凡这话倒不是虚言,这一段轶事,止水祖师确实在《无极术藏拾遗篇》里亲笔记述过。正是抗战前夕,止水祖师赴西北数省云游,在河东境内与十三真人结识,两人俱皆是术法大师,彼此十分投缘,相互交流了一些相术心得,对水镜派的摸骨相法,止水祖师非常赞赏,认为颇有参考价值,甚至将自己领悟的一些骨相之道,收录进了《无极九相篇》正文之中,希望后辈弟子能够加以修炼。

    “哦?真的这样吗?止水祖师亲笔记述了和我父亲交往的事情?”

    阎大师显然也不曾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不由十分高兴,满脸都是笑意。

    须知在前朝的术法界,止水祖师乃是扎扎实实的一代宗师,地位之高,无人能出其右。连他老人家对十三真人和水镜神相的摸骨相法都推崇备至,阎大师自然与有荣焉。

    辛琳却对这段轶事不怎么感兴趣,紧盯着问道:“老爷子,您这意思是说,如果萧凡修炼了你那个口诀和法相,他就能躲过这一劫?”

    阎大师肃然说道:“姑娘,是不是能躲过这一劫,我不敢肯定。以我这点能耐,可还没资格指点无极门的掌教真人。但这口诀和法相,确实和无极门有关系,这一点却是肯定的。我父亲曾经跟我说过,这些口诀和法相要留给有缘人……”

    苑芊芊马上说道:“老爷子,这有点不对吧?既然这些口诀和法相是无极门的,就该转交给无极门,怎么叫留给有缘人?”

    你老人家就给物归原主,还用什么交换?

    太不够意思了!

    苑芊芊到底不愧是胭脂社大当家,在讨价还价这种事情上面的天赋,远非萧真人与辛少主可比。假使能够一席话就说服了这老头子,将口诀法相讨到手里,何等不美?

    阎大师瞥她一眼,笑了笑,说道:“苑姑娘,一切皆有定数。这些口诀和法相,既然无极门曾经丢失了,那么要重新取回来,自然需要有缘之人。”

    苑芊芊还待要说,萧凡摆摆手,止住了她,转向阎大师,问道:“老爷子,我有一事不解,请老爷子指教……这些口诀和法相,十三真人当年是怎么找到的?”

    阎大师捋了捋颌下白须,缓缓说道:“萧真人,这也是一种缘分。说起来,这事还跟一位真命天子有关……”

    “真命天子?”

    苑芊芊不由瞪大了眼睛。

    这师徒两人,似乎都有“皇帝情结”,前天晚上,阎泰华说她有“贵妃”之相,如今这位老先生又开口就提到“真命天子”,让苑芊芊有些恍惚,以为自己一不小心穿越了,回到了古时候。

    阎大师点了点头,说道:“正是。我们泰华,本就是龙兴之地。”

    说这话的时候,老头子一脸骄傲之色。

    泰华撮尔小县,竟然出了真命天子,君临天下,身为泰华人,阎大师自然颇感自豪。

    萧凡双眉轻轻一扬,问道:“此事和祝主席有关?”

    “有很大关联。我父亲在抗战时期,是游击队地下交通员。他当初加入泰华游击支队,也和祝主席相关。当时我父亲只是一个有眼疾的算命先生,祝主席是游击支队支队长。有一次碰到小鬼子大扫荡,祝主席和游击支队的同志,掩护群众撤退。鬼子紧紧追赶,把大家伙赶到了河边,情形非常危急。祝主席当机立断,让游击支队的同志一分为二,一部分开枪吸引鬼子的注意力,一部分掩护群众过河。群众之中,有不少老弱病残,祝主席就让年轻力壮的后生背老人孩子过河。他亲自背的我父亲。不过刚走几步,我父亲就死活都不肯让他背着了,非得下来自己走……”

    “为什么?”

    无疑,开口动问的又是苑芊芊,满脸不可思议的神色。

    火烧眉毛,鬼子的刺刀都顶到屁股上了,十三真人出什么幺蛾子?

    阎大师望她一眼,说道:“苑姑娘,你忘了,我父亲会摸骨。”

    “那又怎样?”

    阎泰华插口说道:“当时祝主席背十三太公过河,十三太公习惯性地摸了摸祝主席的后颈。这一摸就不得了,这是龙骨啊。真命天子就在眼前,让他老人家背着过河,要折寿的。谁有那么大福气,让他背着啊?”

    苑芊芊顿时嗔目结舌,望了身边的唐萱一眼,唐萱也是满脸诧异之色。

    这完全是民间传说的版本啊,而且还是那种古老异常的传说。

    居然有人在她们面前这么一本正经地说出来,苑芊芊简直难以置信,不由得又向萧凡那边望去,萧真人竟然微微颔首,似乎对此深信不疑。

    苑芊芊只觉得眼前金星乱冒。

    她和萧凡,难道是分属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么?

    “后来怎么样?”

    辛琳却很冷静,低声问道。

    “见我父亲坚决不肯让他背着,祝主席就拉着他的手一起过河,躲过了鬼子的追杀。后来我父亲就成了泰华游击支队的地下交通员,利用算命先生的身份做掩护,为游击队送过不少情报。”

    “嘿嘿,当年在泰华城里,阎半仙可是大名鼎鼎,连鬼子大队长都请他去算命看相的。那些小鬼子,打死也不知道,十三太公居然会是游击队的地下交通员。”

    阎泰华便补充说明了这么两句,亦是满脸自豪之意。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