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318章不知天高地厚
    “爸,你……怎么来了?”

    见到那两位穿便装的年轻男女,王大海更是觉得不妙,壮着胆子问道。

    “混账东西!”

    二级警监大步来到王大海身边,二话不说,抡圆了胳膊就是一耳光。

    “啪!”

    王大海再没想到他老子会当众动手,猝不及防,顿时被扇了个正着。王局长这一巴掌,可是使足了劲头,饶是王大海五大三粗,也是应声而倒,被这一耳光结结实实扇倒在地。两颗牙齿飞了出去,半边脸随即高高肿起,王大海满嘴血腥,只觉得整个牙床子都松动了,忙不迭地伸手捂住了,望向他老子的眼神早已满含恐惧。

    “三天不打,上屋揭瓦。你个王八羔子,我要不来,你敢把天捅个窟窿!”

    王局长伸手戟指王大海,气得浑身乱抖,双眼圆瞪,劈头盖脑就是一顿臭骂。

    王大海完全被打迷糊了,捂着脸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不过瞅见这样的架势,他就是再二百五,也知道惹了**烦。没听他老子说,“敢把天捅个窟窿”?

    古都可是副省级城市,他老子乃是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硬梆梆的正厅级领导干部。

    “把这几个家伙都铐起来,押回局里去,关禁闭!”

    王局长随即大手一挥,喝道。

    跟他一起来的几名高阶警官齐声应诺,大步上前,朝那几个便衣警察喝道:“自己铐起来。”

    到了他们这种层级的警官,加上来得匆忙,可并未随身携带手铐。

    当此之时,跟着王大海一起过来的几名便衣警察,哪里还敢说半个“不”字,乖乖掏出手铐,乖乖给自己铐上了。

    王局长亲手从王大海腰间抽出手铐,亲手给儿子铐上。

    “带走!”

    “是!”

    “王局长!”

    眼见得几名警察就要将王大海等人押走,那位三十来岁的年轻女子,忽然叫了一声。

    王局长连忙扭过头,压低声音征询般地问道:“谢处长?”

    谢处长轻轻摇头。

    王局长会意,朝一位高阶警官摆了摆手,示意他们暂时不急着将王大海等人押走。谢处长的意思很明白,都还没有见过正主,就这么将王大海等人擅自处置了,可不知道人家乐不乐意。

    越是厉害哄哄的大牌衙内,越是不高兴人家给自己拿主意。

    谢处长和身边的年轻男子对视一眼,深深吸了口气,缓步向着三零二六号房间走去。那青年男子则紧随其后。

    “萧处长,您好。我可以进来吗?”

    尽管房门就这么大敞开着,进门之前,谢处长还是很礼貌地先敲了敲门,柔声问道。

    “谢处长请进!”

    萧凡缓缓放下手中的杂玉钵盂,坐直了身子,朗声说道。

    谢处长和青年男子这才进了房间。

    “表姐,姐夫……”

    黎少早已站起身来,冲着谢处长和青年男子叫了一声,满脸羞惭之色。

    谢处长和青年男子连正眼都不看他一下,径直向着萧凡走过去,满面含笑。一直等他们来到面前,萧凡才不徐不疾地站起身来,伸手和他们相握。

    “萧处长,两年不见,风采更胜往昔啊。”

    谢处长紧紧握住萧凡的手,连连摇晃。

    黎少这位表姐,看上去大约三十左右,似乎比黎洛还要年轻一分,穿着很正式的女士职业装,戴一副玳瑁眼镜,齐耳短发,浑身浓浓的书卷气息,与黎洛的高调张扬,截然不同。算是很典型的知性美女。

    听她和萧凡寒暄的话语,好像彼此之间非常熟悉,其实也就打过一次交道。谢明秋在秦关省民族委员会工作,是省民委政策法规处的处长。两年前,秦关省举办过浩大的祭奠“轩辕大帝”典礼,国家民委,宗教局都派员参与,共襄盛举。萧凡随行观礼。秦关省这边负责接待他们宗教局一行的,就是省民委这位知性美女处长谢明秋。

    谢明秋知道萧凡是萧家的嫡孙,之后又跟他电话联络过一次,想要借助到首都出差的机会,约萧凡一起吃个饭,被萧凡婉拒了。谢明秋为人极其聪慧,从萧凡这个态度之中,马上就明白,萧凡不打算和她深入交往,也就不再勉强。

    和这些大牌衙内深交,也是需要缘分的。

    再没想到,两年后萧凡重赴古都,彼此却在这样的场合相见,实在有够尴尬的。推源祸始,自然都要怪在黎洛身上,只是眼下,却不是教训黎洛的时候。

    “谢处长谬赞了。”

    “萧处长,这是我爱人刘宏,在东部钟明县工作。”

    谢明秋紧着给萧凡引介身边的年轻男子。

    刘宏也是三十几岁模样,戴一副黑框眼镜,和谢明秋一样,浑身书卷气息。不过略一仔细,就能发现,两口子都在书卷气息之中透出隐隐的精明。

    刘宏本就是谢明秋的老子谢洪全的秘书,因为娶了市委书记的女儿,才不好继续留在古都市委办公厅工作,前些年在谢洪全的安排下,远赴东部落后的钟明县出任县委书记。照谢洪全的意思,年轻人就是要多多锻炼,老是呆在温室之中,长不大。

    今天也是凑巧了,刘宏正在省里开会,就碰上了这档子事,自然两口子一齐赶了过来。

    “刘书记,你好!”

    萧凡微笑着和刘宏握手。

    “萧处长,您知道我?”

    刘宏大吃一惊,连忙说道,转眼向妻子望去,谢明秋也是满脸惊诧,轻轻摇头,示意自己并未将刘宏的职务告诉萧凡,却不知萧凡何以知道刘宏的职务,难道老早就在调查他们老谢家的人际关系?

    一念及此,谢明秋只觉得浑身寒意大起。

    这可真不是什么好现象。

    萧凡笑了笑,说道:“七品长吏,百里为侯,命相自然与众不同。”

    所谓“官相”,一般手握大权的官员,确实是有官相的。但要清楚地看出官居几品,那就不是一般相师能够做到的了。萧真人自然能看得出来。

    “萧处长真幽默……”

    刘宏满心疑惧,勉强一笑,说道。

    他可不相信什么“命相”,难道萧家的嫡长孙,还会给人看相不成?百分之百是事先对他们进行过一定的了解。

    萧凡自然也不会再多所解释,就让他们去疑神疑鬼好了。他们心里越是不踏实,应对此事就越是小心翼翼。

    “谢处长,谢书记身体好吧?我这次来古都是私事,没有登门拜访谢书记,真是失礼了。”

    萧凡遵循着应有的社交礼仪,说道。

    谢明秋连忙说道:“谢谢萧处长关心,我爸爸身体还不错。登门拜访是不敢当的,萧处长大驾光临古都,我们没有好好接待,失礼的是我们啊。还请萧处长多多原谅。”

    萧凡摆了摆手,说道:“谢处长,客气话就不说了。这么晚了,还惊动你们两位,真是抱歉。这位黎先生,是谢处长的亲戚么?”

    所有人的目光,终于落在了黎洛身上。

    黎洛早已吓得晕头晕脑,只想躲在一边不吭声,这会子也知道躲不过去了,只得硬着头皮朝着萧凡连连欠身,满脸赔笑,说道:“萧处长,对不起对不起,误会误会,真是个误会……我,我真不知道苑小姐是你的朋友……”

    不知道才怪。黎少摆明就是要拿钱砸晕“小白脸”的女朋友。

    只是这个时候,也只能这么说了。难道还敢说,我就是看你不顺眼?

    谢明秋和刘宏一听就明白过来,合着是为了女人的事,而且还是黎洛主动去招惹萧凡,想要抢萧凡的女人!

    这可真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

    谢明秋心里头那个气啊。若是别人这样得罪了萧凡,那好办,不管他是谁,先抓起来再说。这不市局王局长也一起过来了,方便着呢。

    偏偏这个紧赶着找死的货,是她的亲表弟,她姑妈的儿子。且不说要不要“救”黎洛,这事也必须要想办法摆平才行。不然,搞不好就会将谢家牵扯了进去。

    “萧处长,真是抱歉,黎洛是我表弟,我姑妈的小孩……他年纪小,不懂事,没见过什么大世面,有眼不识泰山。还请萧处长原谅这一回,我肯定好好管教他。”

    当此之时,谢明秋心里头再腻歪,也只能强忍怒火,低声下气向萧凡求情。她要是个男儿身,反倒好办,就像王局长那样,上来就先给黎洛一个火烧耳光再说。料必这一巴掌扇下去,萧凡一多半的气都消了。

    “亲姑妈?”

    萧凡追问了一句。

    “亲姑妈。我爸就两兄妹……所以,平时我这个表弟是有点娇惯,这回,肯定好好教训他,让他知道做人的道理。”

    谢明秋咬咬牙,答道。

    反正这种至亲关系,那是瞒不过去的。

    黎洛这样不知天高地厚,说起来谢明秋的老子谢洪全还真点责任。谢洪全只有两个女儿,没有儿子,对这个外甥就不免看得重了几分,加上黎洛嘴巴甜,还生得一副好皮囊,就更加讨得谢洪全的欢心,俨然以古都市“第一衙内”自居。

    “好吧,我知道了。刘书记,谢处长,谢谢你们这么晚赶过来……我有点累了,想要休息。”

    沉吟稍顷,萧凡点点头,淡然说道。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