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313章杠上了
    岂止是黎洛在看着萧凡,全场的人都在看着他。

    唐萱眼里闪过一抹担忧。

    萧凡终于还是出手了。

    无疑,在唐萱看来,萧凡之所以参与竞拍这个杂玉钵盂,很明显是冲着黎洛去的。黎洛不出价,他也不出价。黎洛一出场,萧凡立马跟进,毫不客气地将价格抬了上去。

    摆明就是要让黎洛好看!

    由此可见,萧凡起先的“波澜不惊”都是装出来的,其实心里头已经十分不爽。

    芊芊总是喜欢胡闹,可别因为这个莫名其妙的黎洛,和萧凡真闹出什么别扭来,唐萱最担心的就是这个。没有萧凡的帮忙,苑芊芊的身子若是好不了,胭脂社由谁来执掌?

    苑芊芊眼里却闪过惊讶的神色。

    她和唐萱的想法完全不一样,萧凡就算是个傻子也能看得出来,自己对那个什么黎少,实在半点好感都欠奉,不过就是在逗他好玩。就这样,萧凡有什么“醋”好吃的?再说,萧凡自始至终都不曾表示过要接纳她苑芊芊当自己的女人,他有什么资格“吃醋”?

    可是,萧凡为什么会忽然参与竞拍呢?

    苑芊芊可不相信,萧凡是真的看上了那个杂玉钵盂。作为胭脂社大当家,在古玩界,苑芊芊绝对要算个专业人士。对那个杂玉钵盂的评价,她完全认可南叔同的意见。

    两千块,真的是个很高的溢价了。

    而辛琳却情不自禁地挺直了柔软的小蛮腰,眼里流露出专注而又坚毅的神采。唯有她心中有数,萧凡是真的对那个杂玉钵盂动心了。

    至于黎洛,萧凡从一开始就没将他真当回事。

    犯得着去打他的脸么?

    什么时候见过教授去打一个小学生的脸?

    黎洛气哼哼的瞪住萧凡,目光尚未收回去,又有人报价了。却是跟着他一起过来的那位四十几岁的中年男子,不声不响地拿起桌上的牌子,举了起来。

    “四千!”

    中年男子的音调不高,十分低沉,带着说不出的缥缈之感,似乎不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

    黎洛猛地将目光收了回去,望向身边的中年男子,露出吃惊的神色。

    中年男子却和萧凡一样,正眼都不瞅他一下,只管盯着拍卖台上那个老土的杂玉钵盂,眼里隐隐透出一股火热之色。

    “五千!”

    还没等男主持人开口,萧凡再一次举起了牌子。

    南叔同和另外两位鉴宝师对视一眼,笑着轻轻摇头。

    看来双方就这么“斗上”了。在拍卖会上,这种情形倒也不算太罕见。有时候一些彼此看不顺眼的公子大少富二代,就喜欢这样斗气。

    钱?

    钱算个什么事!

    再说这不才五千块么?

    只有马先生则是满脸惊喜的表情,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个东西转眼间就有人出到五千高的价格了。

    “一万!”

    黎洛从中年男子手中接过牌子,高高举起,嘴里一声大喝,似乎想要心中憋着的那股邪火喷了出去。在这么憋下去,黎少要憋出病来了。

    至于那个杂玉钵盂,黎洛看都不看一眼。

    不就是砸钱么?

    好,哥今儿拿钱砸死你!

    让你这些外地佬彻底搞清楚,这古都城,到底谁才是老大!

    “两万!”

    萧凡不动声色,举起牌子。

    鉴宝大厅的气氛,终于开始变得有些异样了。一些原本懒洋洋靠在椅子里等着看一出好戏就散场的贵宾们一个个挺直了身子,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

    看上去这两家是真的火拼上了,谁都不肯让步,倒要看看,这场龙虎斗,最终谁才是胜者。也有一些贵宾,不住远远打量着萧凡,似乎对萧凡本人的关注,更加重于对这场拍卖结果的关注。

    这谁啊?

    那么大胆子,敢在古都市和黎少作对?

    不想混了?

    看来,这不大像是地头蛇,多半是过江龙,还没领教过古都黎少的厉害。现在的年轻人啊,就喜欢斗气,半点都不肯相让,一定要等到碰得头破血流之后,才知道吸取教训。

    “呵呵,跟我比钱多是吧?好,来啊,哥今儿跟你们玩到底了!”

    黎少冷笑一声,将手中牌子高高举了起来。

    “十万!”

    原本有些嗡嗡的鉴宝大厅,猛地安静下来,大伙齐刷刷地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地望向一号贵宾席,连南叔同都放下了手里的茶杯,很是吃惊地看了黎少一眼。

    黎公子,我知道你有钱,但再有钱也不是这么砸的吧?

    咱们得讲道理!

    就这破钵盂,怎么都不值十万啊?你要是捐给慈善机构,不要说十万,就是百万千万,那也无话可说。可现在不是义卖啊!

    你拿钱砸给谁看呢?

    就那个脸色苍白的外地小伙子,不值得你这么疯狂吧?

    要知道,你黎少刚刚已经平白无故地丢了一百二十万了,这是要再来个一百二十万么?

    马先生的双眼却瞪得溜圆溜圆,像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似的。

    怎么一不小心,两千块的东西就变成十万了?

    虽然是拍卖会,要不要这么神奇啊?

    “十万……”

    男主持人呻吟了一声,呆呆举着手里的小锤,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瞧这个架势,压根不用他造什么气氛,今晚这“收官之战”注定会火爆无比。

    事实也是如此。

    男主持人还买来得及说什么,萧凡又已经举起了牌子。

    “十五万!”

    语气平静,仿佛压根就没听到黎少刚才那一番恶狠狠的话语。

    苑芊芊再也忍不住了,冲萧凡鼓起了眼珠,低声说道:“喂,冷静点,不值当啊……”

    这下子,苑芊芊也有点怀疑,萧凡是不是真的在吃醋了。貌似唯有吃醋,才会让一个一贯冷静淡漠的男人做出如此不可理喻的疯狂举动。

    萧凡淡然一笑,不吭声。

    苑芊芊还待要说,却又忽然转身,朝向辛琳。尽管辛琳没有任何动作,苑芊芊凭直感就能知道,辛琳似乎有话要说。

    果然,苑芊芊一转过去,辛琳便望了她一眼,低声说道:“不要打岔。你不懂!”

    苑芊芊顿时就满天星星。

    我怎么就不懂了?

    好歹我是胭脂社的大当家,别的不懂还情有可原,这老物件,你们也比我懂得多?

    但见了辛琳那淡定的样子,苑芊芊心里头也开始打鼓,有些不是那么拿得准了。辛琳固然不可能比她更懂古玩,可是萧凡就不一定了。

    他们那还有什么法器!

    这一点,苑芊芊是真的不明白。

    难道这杂玉钵盂也是件什么法器?

    果真如此的话,这世界上的法器也未免太扎堆了。

    “二十万!”

    黎洛的语气,反倒平静下来。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要拿钱砸晕这外地佬,那就没必要再气哼哼的,没的自失身份。

    马先生捂着嘴,胸口急骤起伏,呼哧呼哧的,满脸涨得通红,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晕死过去。

    但没人在意他,甚至都没人在意那件孤零零摆放在拍卖台上的杂玉钵盂。任谁都知道,这其实是两个年轻人在吃醋斗富罢了。

    和那件杂玉钵盂,有什么关系?

    “二十五万!”

    “三十万!”

    “三十五万……”

    随着两人前脚赶后脚的报价,顷刻之间,杂玉钵盂的价格,就抬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高度。

    “一百万!”

    终于,再次从黎洛嘴里报出了这个数字。

    大厅里“哗”的一声,满是惊叹。

    这是今晚第二件超过一百万的拍品,两次都是因为黎洛的参与。第一次还好,毕竟那件翡翠玉镯的起拍价是五十万,最终一百二十万成交,也只是翻了一番。拍卖会上,这种情形十分常见,最终成交价比起拍价高过十几倍乃是几十倍的,也不是没有先例。

    但超过五百倍以上的,还真是罕见!

    最少在场绝大多数人没亲眼见过这样疯狂的情形。

    起拍价两千元的杂玉钵盂,居然有人报出了“一百万”的天价。

    黎洛报得咬牙切齿。

    这已经是他所能够接受的最高价码。尽管黎少是很想用钱将那个姓萧的小白脸砸死,但也有个极限。真要是超过了这个极限,就算黎少再财大气粗,也要仔细考虑一下结果。

    毕竟不久之前,他已经被人家“坑”过一百二十万了。

    有钱归有钱,也要花得值当,被人家坑可不是滋味。

    一念及此,黎洛阴冷的眼神在那个几乎随时要晕过去的马先生脸上扫过,心里忽然冒起一股异样的感觉:别不是这几个家伙在联手演戏吧?

    串通在一起,故意引我入彀。

    前边“坑”我一百二十万,现在还想用这样一个啥都不是的土罐子再“坑”个一两百万?如果是古都本地人,谅必也没人有这么大胆子,敢“坑”黎少。但这些外地人可就难说了。

    一个个演技多好?

    今儿坑了他黎洛,赶明儿就立马消失了,不怕他黎少在古都城里手眼通天,你找不到人啊!

    “一百一十万!”

    萧凡还是毫不例外地举起牌子,淡淡报出了更高的价格。

    在这个竞拍的过程中,黎洛还不时变幻一下脸色,萧凡却始终波澜不惊,只是一次接一次报价。瞧这个架势,萧真人对那毫不起眼的杂玉钵盂,是志在必得。

    黎洛的脸色,变得比锅底还阴沉,右手不住颤抖着,似乎在很努力地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的手再去抓那块牌子。

    这姓萧的,是下定决心要再打一次黎少的脸啊!

    就在黎洛迟疑不决,不知道要不要陪着萧凡将这个“游戏”玩到底的时候,那个沉寂了许久的中年男子却伸出手去,抓过了黎洛面前的牌子,毫不犹豫地高高举起。

    “一百二十万!”

    略带缥缈的低沉男声,再一次在鉴宝大厅里飘荡起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