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307章容天祖师
    “你们都来了?”

    稍顷,从密室之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听上去,中气十分充沛。

    萨比尔顿时喜形于色,再次单手抚胸鞠了一躬,恭声说道:“恭喜师父,身体大好了。师父闭关这段时间,我们都很担心。”

    这话倒不算拍马屁,萨比尔对容天祖师的忠心耿耿,任谁都不怀疑。在闭关九个月之后,容天祖师终于肯于召见他们三位亲传弟子,实在是个好消息。

    这个地下室,原本就是作为修炼密室来建造的。甚至整栋别墅,都是建立在西山最好的地段,地下灵气充足。容天祖师住进来之后,这间最大的地下室,又进行了专门的改造。容天祖师亲自布下法阵,作为自己的修炼密室。

    自从和萧凡交手之后,容天祖师重伤呕血,随即进入密室闭关休养,整整九个月,这还是容天祖师头一回正式召见门人弟子。在此之前,容天祖师只通过电话吩咐,隔一段时间让送一些必要的生活用品至密室外间,除此之外,绝无其他消息,对外界事务,完全不闻不问。

    “萨比尔,你认为,师父真的衰弱到了那种地步,这样一次斗法,就能让我元气大伤,需要整整九个月来恢复么?”

    密室里沉默片刻,容天祖师淡然问道。

    萨比尔吃了一惊,连忙恭谨地说道:“弟子不敢。我只是担心师父的身体而已。”

    萨比尔对师父奉若神明,内心深处却并不害怕,说起来,也算是“心底无私天地宽”。他对师父忠心耿耿,也就从来都不担心师父对自己有什么不好的看法。就算真的犯了什么错误,于萨比尔而言,也仅仅只是无心之失罢了,绝不是有意要忤逆师父。

    对萨比尔的话语,容天祖师不置可否,转移了话题,问道:“那个人的情况,查到了么?”

    有关萧凡的情况,萨比尔尚未向师父汇报,生怕打扰了师父的修炼。身体康复期间,最忌情绪波动。

    现在容天祖师主动问起,自然不能再隐瞒,萨比尔鞠躬说道:“师父,已经查到了。那个人叫萧凡,是萧家的嫡长孙,在国家宗教局上班的那个……萧凡是无极门当代掌教真人。”

    “无极门当代掌教真人?”

    容天祖师吃了一惊,讶然说道。

    “是的,师父。这个情况是从叶孤雨嘴里说出来的,经过我们核实,确实是事实。萧凡的师父就是赵止水,萧凡是赵止水的关门弟子。”

    萨比尔小心地说道。

    密室之中,又沉寂下去。

    萨比尔,三师兄,阿巴斯相互对视一眼,谁都不敢开口。

    片刻之后,容天祖师说道:“既然是叶孤雨说的,那真实性就毋庸置疑了……赵止水的关门弟子?这么说,赵止水还活着?”

    萨比尔迟疑着说道:“这个情况,不大清楚。但这段时间,都没有听说过赵止水现身。他是不是还活着,连叶孤雨都不能肯定。”

    “哼,就算他活着,也只是苟延残喘,难道还能帮得上弟子们什么忙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赵止水今年最少都一百一十岁了。这样的年龄,就算他是无极门的掌教祖师,又能怎样?”

    容天祖师冷“哼”一声,说道。

    在此之前,容天祖师的语调总是不徐不疾,没有多少波澜,一提到赵止水,却语气大变,似乎一下子变得激动起来,仿佛他和赵止水之间,有过很深的交集,而且应该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

    萨比尔深以为然,连声附和:“师父说得太对了,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就算赵止水还活着,也对我们没什么威胁。说不定还要拖徒弟们的后腿呢。”

    一直默不作声的三师兄忽然说道:“师父,据我所知,无极门很多门人弟子,如果不遭遇横祸的话,都能活得一百多岁。好像其中极个别妖孽的,居然还能和人斗法。”

    “你听谁说的?”

    不待容天祖师开口,萨比尔就抢在了前头,很不悦地问道。

    “叶孤雨。”

    萨比尔重重“哼”了一声,原本似乎想要狠狠驳斥一下的,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好像他刚才也提到了叶孤雨,萧凡是无极门掌教真人的情报,还是叶孤雨提供的。

    容天祖师问道:“叶孤雨什么时候到的?谁请他过来的?”

    “没人请他过来……他到了大约有一个多月吧,他自己过来的,一来就把事情搞砸一回。”

    萨比尔气哼哼地说道。

    容天祖师的声音又回复了平静,波澜不惊,问道:“他搞砸什么事情了?”

    萨比尔立即将暗算段孔雀的事情向师父汇报一番。

    “师父,我认为叶孤雨这次回来有问题。以天鹰的水准,怎么可能出现那么严重的失误?他又不是不了解萧凡的情况,居然派那种层次的杀手去杀处于萧凡严密保护之下的段孔雀,这不是故意给萧凡通风报信么?”

    萨比尔随即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容天祖师没有急着下结论,沉吟着说道:“你们俩怎么看?”

    三师兄和阿巴斯对视一眼,三师兄说道:“师父,我赞同大师兄的意见,叶孤雨这次回来,情况确实有些可疑。我怀疑他不是来帮我们的,而是另有所图。”

    “另有所图?那你认为叶孤雨在图谋什么?”

    容天祖师沉声问道。

    三师兄想了想,说道:“他具体在图谋什么,我暂时还不能肯定。但这一回,我们并未向天鹰求援,他就自己过来了,我总觉得他太积极了点。”

    阿巴斯也说道:“师父,根据我们留在天鹰内部的线人传来的消息,这几年间,叶孤雨不止一次偷偷回到华夏国,每次行动都很隐秘,只带几名最贴心的随行人员。甚至天鹰最核心的几名长老也不知道他返回华夏,到底要做什么。”

    容天祖师说道:“叶孤雨的事,你们先不必管。”

    “可是,师父……”

    萨比尔连忙说道,似乎想要表达不同的意见。在萨比尔心目中,叶孤雨的危险性一点不比萧凡低。只因为萧凡摆明是敌人,而叶孤雨,容天祖师却将他当成了“自己人”。

    “萨比尔,说说萧凡的情况吧。”

    容天祖师打断了萨比尔,淡然说道。

    从萨比尔三人来到密室外边,就一直这样隔着房门对话,容天祖师似乎并没有打算让弟子们进去。

    “是,师父!”

    萨比尔不敢违拗容天祖师的指令,单手抚胸,鞠了一躬。

    “根据我们得到的情况来分析,萧凡受伤很重。那次和师父斗法之后,足足在首都消失了半年之久,连春节都是在外地过的。今年开春之后,他才重新回到首都。这个人非常狡猾,离开首都之前,布置了很多迷阵,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到目前为止,我们暂时不知道他在哪里疗伤。不过,他回首都之后,倒是比较活跃,经常出现在一些娱乐场所,前段时间,还和一个白俄罗斯女人纠缠不清。那个白俄女人,是受‘远东之虎’赛宇的团伙所控制的,在星语酒吧卖唱。为了这个女人,好像萧凡和赛宇的手下之间,还发生了火拼。现在那白俄女人已经离开了星语酒吧,不知去向……不久之后,萧凡跟河洛派的传人姬轻纱也发生了往来,还有那个盗墓团伙胭脂社的大当家胭脂红,目前也和萧凡住在一起,关系很密切的样子,不排除他们有可能是男女关系……”

    萨比尔的汇报依足了“规矩”,很多地方都用的标准术语。

    “昨天下午,萧凡去了秦关,和他随行的,是三个女孩子……”

    “去了秦关?”

    “是的,师父。”

    “他们去秦关做什么?”

    萨比尔摇摇头,说道:“这个暂时还不清楚,据说是为了寻找他们无极门散失的一些篇章。”

    容天祖师沉默了一会,问道:“萨比尔,这些情报是谁提供给你的?东方,是你么?”

    所谓“东方”,是容天祖师对自己第三名弟子的称呼。

    三师兄鞠了一躬,说道:“师父,有些情报是我提供的,还有一些,是叶孤雨提供的。叶孤雨好像有办法知晓萧凡的行踪。”

    容天祖师淡淡说道:“木刺夷以杀人为业,在跟踪术方面,肯定有他们的独到之处。要是连目标都找不到,他们又怎么保证刺杀的成功率?”

    “是,师父。”

    三师兄再次鞠躬,恭谨地说道。虽然他的内心,并不完全赞同容天祖师这个推断,叶孤雨似乎还有其他的途径跟踪萧凡。但眼下,他没有打算继续讨论这个话题。

    “这段时间,你们都做得不错。尤其是萨比尔,辛苦了。”

    “谢谢师父夸奖,弟子不辛苦,这些都是分内之事。”

    萨比尔顿时满脸笑容,眉飞色舞。

    “好,你们先去吧,一定要密切注意萧凡的动向,看看能不能想办法透过他找到赵止水。这一点很重要。我正在练习一种新的功法,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达成圆满境界。在我继续闭关的这段时间,还是由萨比尔主持全局,东方,阿巴斯协助。”

    “是,师父。”

    三人又是一齐躬身。

    “另外,萨比尔,你通知叶孤雨,让他明天晚上子时,到我这里来一趟。”

    “好的,师父。”

    萨比尔略略一愣,才恭声应允。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