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305章第六感
    夜色已深。

    “大唐王朝酒店”三楼,三零二六号贵宾套间,客厅里依旧亮着灯光。

    客厅茶几之上,摆放着那只玉龟,乳白色的龟背,在柔和的灯光下发出朦胧的光泽,显得十分迷离。萧凡微微往后靠在沙发里,双目微闭,似乎正在养神。

    三张绝美的小脸,则围绕在茶几旁边,“各据一方”,六只美目眼神烁烁,盯着玉龟看个不了。

    吃完羊肉泡馍,一回到酒店,萧凡便拿出这只玉龟来研究。三名美女各自洗完澡,也加入到这个研究的行列。

    也不知过了多久,苑芊芊娇柔的小身子往后一倒,伸手揉着眼睛,哼哼唧唧地说道:“哎呀,眼睛好痛,累死了……这死乌龟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啊?这些图案看久了,头晕眼花的,受不了啦……”

    唐萱苦笑一声,也揉了揉眼睛。

    苑芊芊说得没错,这玉龟的玉质尽管温润柔和,龟背之上的那些个图案,却始终模模糊糊的,看不甚分明,似乎总隔着一层烟雾。

    在风晚娘眼里,这些图案也是迷宫,已经将之临摹回去,好好钻研。

    苑芊芊揉了一阵眼睛,又趴到茶几上,对玉龟鼓起了娇俏的小嘴,气呼呼地说道:“老乌龟啊老乌龟,你倒是说话啊,你背上那些花纹,到底是干嘛用的?到底有没有用?可别忽悠我们啊……”

    便在这个时候,苑芊芊只觉得眼前一花,玉龟凭空失去了踪影。

    “哎呀,怎么回事?”

    等苑芊芊回过神来,玉龟已经到了萧凡手里,也不知道他使了何种“魔法”。

    唐萱脸上却露出又是震惊又是敬佩的神情。她可是看得清楚,萧凡用的不是“魔法”,而是隔空取物,纯粹靠的内力支撑。这玉龟虽说不大,通体以玉石雕成,却是沉甸甸的。萧凡手掌遥遥一抬,玉龟便箭一般射到了他的手中。

    这内功该是何等深厚?

    除了传闻之中那些绝世高人有这样深厚的内力,现实里面,唐萱还真是头一回见人施展这种神奇无比的武功。

    瞧萧凡举重若轻的样子,这不过是随手发挥,根本没有造成多大的负担,行有余力。

    “你们都休息去吧,我再试试其他办法。”

    萧凡缓缓说道,双腿一曲,在沙发里盘膝坐下,双手相叠在丹田之处,玉龟就搁在他的手掌之中。

    苑芊芊和唐萱面面相觑。

    辛琳秀眉蹙了起来,说道:“你说过,这东西里面蕴含着很强的天机遮蔽之力……”

    辛琳的话没有说完,但意思很明白。辛琳跟随萧凡的时间不短,三女之中,唯独她清楚天机遮蔽之力对术师造成的影响有多厉害。越是造诣高深的术师,面对天机遮蔽之力时便越谨慎小心。

    萧凡点点头,说道:“不要紧,我以河洛派的方法试试。慢慢来,只要情形不对,我会马上停下来。我总觉得,这个东西很重要。”

    萧凡这话,倒不是信口开河。这种神秘的第六感,说不清道不明,但确确实实存在着。身为大术师,萧凡对第六感的开发一直都未停止过。事实上,占卜之术和人类的神秘第六感就有着很深的联系。

    昨晚上刚一入住“大唐王朝酒店”,萧凡便占了一课,从卦象上显示,这两天将会发生一些特别的事情,或许对他今后的方向会产生很重要的影响。

    “嗯。”

    辛琳微微颔首,没有再说,就在一侧的沙发坐了下来,那柄极薄极细的软剑,静静搁在茶几上,闪耀着刺骨的寒芒。

    苑芊芊和唐萱对视一眼,也默不作声地各据一方,摆出了防御阵势。

    尽管苑芊芊暂时不能动用内力,战斗力极弱,但这么多年江湖历练的经验却不是白瞎的。真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她起码能够及时示警。

    一种轻微的祷告之声在客厅里响起。

    萧凡脸上宝光流转,随着时间推移,甚至浑身上下都隐隐透出一股朦胧的光泽,极其柔和,令人一见之下,情不自禁地生出亲近的感觉。

    客厅里静悄悄的。

    一股神念之力,慢慢将玉龟包裹起来,一点点地往里渗透。

    萧凡嘴里念的,乃是河洛阴阳派流传的“咒语”。河洛阴阳派在前清时期开始衰败,派内很多重要典籍失传,但在《无极术藏》之中,却还有很多古典典籍完整保存下来,其中甚至包括数百年前河洛派两位掌教祖师手书的修炼心得。也不知当年这些典籍是怎样被无极门收集到的。萧凡念的咒语就出自其中一位河洛派掌教祖师的手书之中。

    这玉龟既然有可能与河洛派先辈宗师相关,那么以河洛派的术法尝试一下,就很有必要了。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忽然,一幅图案在萧凡脑海里浮现而出,模模糊糊的,似乎是一件圆形的物品,不断旋转。

    萧凡心中一动,随即加大了神念之力的渗透。

    所谓神念之力,也和第六感有关,普通人透过冥想的方式,都能感觉得到。当然那种感觉是朦朦胧胧的,似有似无。像萧凡这样修炼有成的大术师,神念之力就是实实在在的,无形有质,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这种力量的存在,并且可以进行操控。

    那幅图案渐渐清晰起来……

    与此同时,远在数千里之外的首都,西山别墅区。一栋占地广阔的别墅之中,也一样亮着灯光。近几年来,这栋别墅好像晚上就没有完全熄过灯。也不知道别墅的主人在忙些什么。

    别墅的客厅之中,两名身着白袍,头发卷曲,眼窝深陷的中年男子相对而坐。

    坐在西边的是西离教首座大弟子,容天祖师座下“苍天大祭司”萨比尔;坐在东边的,则是西离教五大巫圣排名第四的“血天大祭司”阿巴斯。

    萨比尔端坐不动,神色肃然。

    阿巴斯则端起面前的红茶喝了一口,低声说道:“大师兄,三师兄什么时候过来?”

    “应该快了吧,他说要开个什么会……他们这个国家,就是喜欢开会。”

    萨比尔抬起毛绒绒的手腕看了看表,随口答道,语气中夹杂着不屑之意。

    “师父还不能出关吗?那个萧凡,可是出来转悠不少时候了……”

    阿巴斯说着,眉头皱了起来。有关容天祖师和萧凡隔空交手的情形,他虽然没有亲见,却也听两位师兄描述过。细节处略有不同,大体上不差。按照当时的情况来说,容天祖师是攻击方,萧凡是防守方,而且是在逆天改命的同时进行的被动防守。照理,就算萧凡没有遭到天地之力的反噬,立毙当场,受的伤起码也该比容天祖师重得多才对。

    可是现在,萧凡似乎早已伤愈,而容天祖师则一直都在闭关。

    岂不是说,师父受的伤比萧凡还要重得多?

    没这个道理啊。

    作为西离教五大巫圣之一,阿巴斯在术法上的造诣不可谓不高深,深知逆天改命的凶险性。再高明的大术师,在准备最齐全的情况下,纵算没有遭到任何外力干扰,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

    萧凡怎么做到的?

    果真如此的话,难道萧凡在术法上的造诣,竟然远在容天祖师之上?

    阿巴斯绝不相信。

    他虽然不像大师兄萨比尔一样,对师父奉若神明,却也不相信这世上还有术法造诣比容天祖师高好几个层级的人。

    那已经不是人了,而是神。

    阿巴斯有点糊涂了。

    萨比尔冷笑一声,说道:“四师弟,你在怀疑师父?”

    “师弟不敢。”

    阿巴斯吃了一惊,连忙放下茶杯,恭声说道。不管阿巴斯在内心深处是不是真的信服这位主持教务的大师兄,至少面子上他对萨比尔是很尊重的。说起来也十分有趣,西离教五大巫圣,阿巴斯负责“武力”,平日里干的都是杀人见血的勾当,但日常行事,阿巴斯却又是最斯文最守礼的一个。远不如萨比尔那样脾气暴躁。

    萨比尔目光烁烁,在阿巴斯脸上扫了几个来回,这才微微颔首,神色缓和了下去,说道:“四师弟,这中间有个关键,你没有想明白吧?”

    “请大师兄指点。”

    阿巴斯恭谨地说道,欠了欠身子。

    萨比尔摆了摆手,说道:“你和萧凡也算交过手了,你觉得他已经完全痊愈了吗?”

    阿巴斯沉吟说道:“我没有面对面和他交过手,不过从他不惜动用内力为那个盗墓的女孩疗伤来分析,他的伤势应该已经痊愈了吧?”

    “应该痊愈了?嘿嘿,你说的,只是他身体上的伤势。”

    阿巴斯悚然而惊,说道:“大师兄,你的意思是说,萧凡的道伤更重?”

    “那是当然。当时师父虽然上了个当,和那个紫薇仙师吴硕昌斗了两天,元气有些损伤,但最后已经唤醒了镇教神兽的圣灵,对萧凡进行攻击。在那种情况之下,哪怕他真的是天神下凡,也不可能毫发无伤。师父断定,就算他不死,术法上也肯定会跌落一个境界以上。现在他外表看上去好端端的,你以为他术法上的造诣,那么快就能恢复么?我们都是术师,心里清楚,道伤可没有那么容易痊愈。”

    萨比尔冷冷说道,狞笑了一声。

    “有道理有道理……”

    阿巴斯恍然大悟,连连点头。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