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298章 神秘客人
    在玄武古玩文物市场转悠大半天,夕阳西下之时,一行四人才心满意足地回到了“大唐王朝酒店”。

    当然,真正心满意足的是苑芊芊,今儿总算是逛了个过瘾。至于辛琳和唐萱则是两位纯粹的陪客,而真正有所收获的,反倒是萧凡。

    除了那件乌木护身符,萧真人还在旧货店淘到一本民国时期出的医书,出自清代名医黄元御之手。萧凡倒也甚是开心。黄元御的医术著作,市面上还是比较少见的。和古代其他名医比较而言,黄元御的文学底子深厚异常,原本就是正经读书人出身,后来因为生了一场大病,影响到了形象,无法通过科举仕官,心灰意冷之下,黄元御才转而学医,终成一代大家。

    历代名医之中,黄元御对《黄帝内经》所述“五运六气”的理解独树一帜,阐述十分深入。

    这一点,正是萧凡所喜欢的。

    “大唐王朝酒店”金碧辉煌的大堂,此刻气氛显得有点异样。大堂工作人员虽然俱皆保持着职业化的微笑,眼里却都露出紧张之色。

    这一切,都源于一位年轻男子。这位年轻男子,大约三十岁左右,个子高高,身材挺拔,长相十分英俊,衣着打扮十分新潮时尚,任谁一眼都能看得出来,这位是典型的高富帅,而且在高富帅群体之中,品味不低,绝不是那种暴发户伪装的高富帅。

    年轻男子安静地坐在大堂老黄色的真皮沙发之中,一位四十几岁的中年男子含笑在一旁作陪,不时和高富帅说上一两句话,神色极其恭谨。

    这位中年男子,酒店上上下下都认识的。乃是“大唐王朝酒店”的总经理,乐总。

    从乐总恭谨小心的神态之中也能看出,年轻的高富帅实在大有来头。

    “大唐王朝酒店”可不是普通酒店,在古都市当真可谓大名鼎鼎,是古都市顶级大酒店之中最有名的。酒店所谓最有名。无非就是最高档,价位最贵,最有特色最有品味。

    这几样,“大唐王朝酒店”样样俱全。前来古都视察的高层巨头,或者访问的国际贵宾,外国元首。多数都是在“大唐王朝酒店”下榻。

    说“大唐王朝酒店”是古都市酒店业的标杆,毫不为过。

    作为“大唐王朝酒店”的总经理,乐总也不是商人,而是副厅级官员。能够让乐总都如此恭谨小心的年轻人,出身该是何等了不得?

    其实,对于这位年轻的高富帅。“大唐王朝酒店”的工作人员并不陌生,乃是酒店的常客,大家都知道他叫黎洛,很有钱,也很有风度。每次入住酒店,总是会随手打赏服务人员小费,出手十分大方。酒店的服务生就没有不喜欢黎少的。

    然而。黎少为什么那么有钱,他的家庭背景如何,知道的人就很少很少了。有传言说,黎少的妈妈,是古都市委谢书记的亲妹妹。但这个传言,也未曾得到证实。

    大家都知道,乐总很反感酒店员工乱嚼舌根。

    尤其是胡乱猜测这些公子小姐的身份来历,实乃大忌。总而言之,黎少拥有“大唐王朝酒店”最高等级的会员卡,而且得到总经理特批。可以无限签单。不管黎少在酒店花费多少,一签了之,绝不会有任何问题。

    这不算什么,得到这种特批待遇的贵客,不止一位。还有不少。真正让大家对黎少敬畏有加的,还是乐总对黎少的态度。

    每次黎少一在酒店现身,乐总只要呆在酒店,就一定会露面亲自接待。

    这种待遇,可就很罕见了。

    貌似古都市政府的几位副市长到了酒店,都不一定能享受到如此待遇。想要享受这种待遇,至少也得是常务副市长以上。不然,乐总还真没时间陪同。

    这也从侧面证明,至少在乐总的心目中,黎少的身份地位,不下于古都市常务副市长这一级别的领导干部。

    而稍微懂得“规则”的人就会明白,其实黎少的身份地位,可能更在常务副市长之上。那是因为,常务副市长的权威来自于他所处的那个职务,黎少的“权威”则来自于他本身。换句话说,古都市常务副市长经常会换人,黎少却绝不会换人。

    但细究下去,真正让大堂工作人员紧张的,还不是黎少在大堂现身这个事实,而是黎少在大堂现身的原因。

    看上去,黎少似乎是在等人。

    到底是什么人,才值得黎少亲自在大堂坐等?

    而且,貌似还等了不短的时间。大约下午四点半,黎少就已经在这里坐着了,现在已经将近六点,黎少等候的客人还未出现。

    这可真是奇怪了。

    既然是等客人,黎少应该可以先电话联系,确定一下抵达酒店的具体时间。又何必在这里苦苦等候?如今的通讯手段,何等的发达。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形,理论上,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是客人的身份实在过于尊贵,尊贵到打电话去询问客人的行程都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第二种,则是黎少压根不清楚客人的电话号码。这种可能性,实在是很少的。都已经在这里亲自等候了,又怎么会连电话号码都不知道呢?

    至于第一种可能,那可就太惊人了。

    黎少已经如此尊贵,还有什么人,比他的身份地位高出那么多?

    难道是中央大领导要来?

    想想又不大像。

    真要是中央大领导莅临“大唐王朝酒店”,早就有通知过来了。一般来说,至少提前一天通知,特别重要的大领导,还会提前好几天通知。接待这些大领导,那可是政治任务,万万出不得丝毫差错的。

    可是酒店现在并未接到来自上级部门的通知。

    或许。是大领导微服私访?

    还是不可能。

    中央大领导前来古都微服私访,黎少知道了,没理由不通知省里市里的主要领导。这可是向省市主要领导表功的大好机会,焉能放过。

    那么,是首都某位大人物的家人亲戚?

    有一位头脑灵活见过世面的服务生猜到了这么一种可能。

    首都某位大人物的家人亲戚。也就是俗称的“衙内党”!

    首都大有权势的“衙内党”莅临古都,倒也确实当得起黎少如此重视。古都也不是小地方,尤其“大唐王朝酒店”的服务生,可是见识过大牌“衙内党”的威风。

    上回四九城里一位姓汪的年轻公子莅临“大唐王朝酒店”,古都市有名望的公子哥儿,千金小姐。出动了十几位,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那位汪二少。

    如此说来,似乎也不像是大有名望的“衙内党”要出现,否则的话,仅仅黎少一人在这里候着。岂不是有些失礼了么?

    完全搞不懂。

    大家心里头就更加莫名的紧张。

    联想起后天晚上就要在酒店举办的“鉴宝大会”,或许是有什么大有名望的古董鉴定专家要来吧。这些有本事的专家教授,倒也勉强当得起黎少这般重视。

    如今这年月,讲究个“花花轿子人抬人”,黎少要借助专家教授的嘴来表现自己的风雅,专家教授则想要在黎少这里得到某些实惠,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大堂的时钟,堪堪指向六点,时针和分针快要变成一条直线了。

    前来酒店的客人渐渐多了起来,大堂人来人往的,有不少人认识黎少和乐总,都纷纷上前来打招呼。黎少只是淡淡点头,很少起身寒暄说话,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这些上前来打招呼的客人,可也有不少了不得的大人物,甚至还有市里的主要领导。

    能够前来“大唐王朝酒店”的消费的客人。本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但看黎少的态度,对这些大人物着实不怎么在乎,也并不怕自己礼数不周得罪人。真正有实力的人物,只有人家害怕得罪他,而不是他害怕得罪别人。

    果然那些大人物。谁也不敢露出不悦的神色来,见黎少心不在焉,反倒一个个都小心翼翼的,寒暄几句就赶紧离去,生怕引起黎少的反感。

    做人要有眼色。

    但黎少可以这么牛逼,乐总却也不能如此之拽了,不住的起身,和一干牛人握手寒暄,礼数周到,不敢稍有怠慢。

    这人嘛,到了哪个份上,就有哪种行事方式,丝毫都错不得的。

    错了,就会有大大的不便。

    “黎少,客人快到了吧?”

    好不容易又将一拨客人应付了过去,乐总抬手擦了擦额头细密的汗珠,在黎洛身边坐下,赔笑问道。

    不要说大堂的工作人员心里紧张,连乐总都有些惴惴不安了。

    这到底是多了不得的牛掰大腕啊?

    黎少微微一笑,淡然说道:“这可说不准。”

    “说不准?”

    乐总不由愣怔了一下,有点听不懂了。

    什么叫说不准啊?

    你这心里,一点谱都没有?

    难道这客人,你真的一点都不了解的?

    黎少瞥他一眼,淡淡说道:“乐总,你要是有事,那就忙去吧,不用在这里陪我了。没关系的。”

    乐总吓了一跳,赶忙打着哈哈说道:“哈哈,黎少说哪里话,我能有什么事?你黎少在这,就是我最大的工作了。”

    又抬手擦了擦汗水。

    这一句话没说好,差点就得罪人了。

    “来了。”

    忽然之间,黎少猛地站起身来,大步向门厅走去。听上去,黎少的声音十分愉悦,隐隐还带着一种难以言表的渴盼之意。

    乐总连忙循声望去,顿时就愣住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