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297章巨汉
    原来是个开矿的老板。

    这些年,矿老板和煤老板着实风光无限,各种炫富,气焰十分嚣张。萧凡自也不会去和这种人计较,知道他们的好日子也就这么几年,不必太在意。

    这倒不是萧凡推算出来的结果,而是身居高层,有些消息远比一般人要灵通得多。

    随着这些年煤炭行业和矿业扭亏为盈,煤老板矿老板一个个暴富起来,早已引起高层的关注,全面整合这些行业,收归国有,乃是迟早的事。到时候政策一出,自然会将许多暴发户直接逼死。就算侥幸没有被逼死,也只能惶惶如丧家之犬,忙忙似漏网之鱼,跑了他娘,有家不敢回。

    这种事,当政者又不是干过一回两回,早已轻车熟路。

    这么多年,萧凡居于京师,冷眼旁观,对当政者的诸般手段,了如指掌。

    但在现阶段而言,这些挖煤的开矿的,却着实风光。

    这郎玉庭的“阳关矿业集团”,萧凡没有半点印象,估计规模也不会多大。当然,在这古玩店充充大款还是绰绰有余。尽管从“千宝斋”的规模来看,“千宝斋”老板的身家,远不是郎玉庭可比。

    通常来说,很多店铺老板其实远比顾客有钱得多,但在顾客面前,还是要装出一副十分谦虚谨慎的样子,无非是做生意的手段罢了。

    “你好,郎先生,我姓萧。”

    萧凡微笑着伸手和郎玉庭握了一下。

    “这是我们郎总,郎总可是我们秦关省矿业协会的副会长,古都市政协委员……”

    萧凡话音未落,郎玉庭身边的妖娆女子便迫不及待地说道,将郎总的头衔全都摆了出来。似乎萧凡那声“郎先生”实在叫得有几分鲁莽,没有称呼“郎总”,那就是对郎玉庭不敬。

    萧凡微笑颔首,倒也没有再改口称呼。

    在萧一少眼里,秦关省矿业协会副会长,古都市政协委员,算个什么职务?

    “萧先生,你好。听萧先生的口音,是首都人?”

    郎玉庭一摆手,止住妖娆女子,一副很大度的模样,不和萧凡计较。

    萧凡点点头,没有再吭声。倒不是萧凡刻意摆谱,实在萧真人和这位浑身暴发气息的郎总,没有什么共同语言。

    “哎,郎先生,咱们好像不熟啊?你忙你的去吧!”

    苑芊芊的耐心可没有那么好,眼见这家伙摆出了“查户口”的架势,顿时大为不耐,毫不客气地在一旁说道。

    郎玉庭身边的几名跟班立马脸色一变,其中一名五大三粗的男子便上前一步,脸罩寒霜,双眼凶光闪烁,恶狠狠地盯住了苑芊芊。

    苑芊芊双眉猛地扬了起来。

    竟然在苑大当家面前做出这种凶神恶煞的模样,这不是找茬么?

    苑芊芊要吃这一套才怪了。

    也就是现在苑大当家身子不方便,内息真气被萧凡的本命真元牢牢禁锢住,严禁与人动手过招,不然就凭这保镖的眼神,只怕“千宝斋”的店堂已经横七竖八躺满一地的人了。

    饶是如此,唐萱也已暗暗蓄势,只要这个郎玉庭再不识相或者他的保镖真有什么动作,这店堂里照样会横七竖八躺满一地的人。

    别看唐萱平时斯斯文文,十足淑女,动起手来可半点都不含糊。据铁门医院那边传出的消息,那个老常的伤势最少要好几个月才能痊愈,也就是说,他这一辈子基本没可能伤愈出院了,可能到绑缚刑场执行枪决的那天,也不见得会好利索。

    依照老常犯下的诸般罪行,他肯定是从快从严打击的对象,就在这几个月之内必死无疑。

    郎玉庭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经危险之极,依旧很优雅地一摆手,止住了那位五大三粗的保镖,笑哈哈地说道:“这位小姐不要误会,我老郎是个很喜欢交朋友的人。看得出来,几位也喜欢古玩,哈哈,那我们都是……对,都是同道中人嘛。要不交个朋友?放心,我老郎不是个小气家伙,和我交朋友,吃不了亏……那啥,小陈,你们这个翡翠镯子拿出来,给这位漂亮的小姐试试,要是合适的话,就当是我送给朋友的礼物了,怎么样?”

    郎玉庭也不待苑芊芊有什么反应,自顾自说了起来,手指夹着硕大的雪茄,上下挥舞,气势十足。

    “郎总,你是说这个翡翠镯子吗?这个镯子来头可不小,是从西汉古墓出土的,既是珠宝又是文物,价值连城啊……”

    陈姓女子一听,吃了一惊,指向玻璃柜中的一品翡翠玉镯,有点口吃地说道。

    这玉镯的标价是五万八千元,说价值连城自然夸张。但头一回见面,就送“朋友”这样的礼物,也算得上很贵重了。

    当然,这玉镯本身的价值是不是值得五万八千元,那又是两说了。

    最起码郎玉庭是按照五万八来算的。

    “一般般的东西,我能拿得出手么?交朋友,那就要诚心!大家说是不是?这位小姐,贵姓芳名啊?”

    郎玉庭哈哈打得山响,几乎店堂里所有的顾客都被他吸引了过来,远远的围着看热闹,一个个笑嘻嘻的,如同看西洋景一般。

    苑芊芊不由摇了摇头。

    这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心态良好的家伙。看来钱多有时候也不一定就是福气,最少这郎玉庭今儿就是钱多烧的。

    “神经病!”

    苑芊芊撇撇嘴,有点无奈地说道。

    原本打算让唐萱出手教训这些家伙一顿,将萧凡和辛琳始终安安静静站在那里,没有半点生气的意思,苑芊芊也就只能强自按捺了。

    郎玉庭什么都不是,关键苑芊芊不能在萧凡心目中留下不好的印象。萧一少是谦谦君子,好像不大喜欢那种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女孩。

    “你说什么?”

    郎玉庭猛地竖起眉毛,脸上露出又惊又怒的神色。

    苑芊芊这句“神经病”可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就这么脱口而出,自然大伙都听到了。郎总实在没想到自己一片“好心”,竟然会被人当成神经病。

    几名跟班更是勃然作色。

    “骂谁呢?”

    苑芊芊脸色一阵变幻,终于长长叹了口气,说道:“郎总,郎大哥,我骂我自己神经病总可以了吧?不瞒您说,您是大老板,我们高攀不起。今儿个,咱就想安安静静逛个街,没想要和您这样的大阔佬结交,您爱干嘛干嘛去,别在这纠缠我们行不行?算我求你了!”

    说着,双手抱拳,朝郎玉庭做了个揖,满脸都是无奈之色。

    辛琳嘴角浮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瞧把“第一女魔头”憋得。

    今儿苑芊芊若不是和萧凡在一起,郎总麻烦就大了。

    其实在辛琳内心,郎玉庭这种逗逼暴发户,给他点教训也无妨。只是萧凡没有那个意思,辛琳也就不会主动出手。

    郎玉庭脸色一变,正要开口,忽然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响了起来,郎玉庭一下闭上嘴巴,向大门口望去,顿时情不自禁地倒抽一口凉气。

    只见一条小山般的壮汉,出现在“千宝斋”门口。这壮汉身高足有一米九,膀阔腰圆,壮硕魁梧,浑身上下,肌肉虬结,无一处不是劲鼓鼓的,蕴含着爆炸之力,每走一步,地面都似乎在隐隐震动,给人一种极度的力量感。

    相对而言,跟在壮汉身边的两名跟班,就毫不显眼了。

    但一见这两名跟班,郎玉庭又禁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颤,毫无来由的觉得很不舒服,似乎这两人身上带有某种非人的气息。

    见到这三个人,连萧凡都忍不住笑了。

    这么巧。

    这三位,俱皆是苑芊芊手下兄弟,萧凡和辛琳都见过的。打头那位大力神一般的壮汉,名叫王雁,是胭脂社经常派出和外界接触的“形象大使”,在刘八那里,王雁也扮演的大哥角色。而真正的话事人“天眼”宋纨,则扮成王雁的跟班。

    现在也还是一样。

    宋三依旧佝偻着腰,跟在王雁身后,不声不响的,只是打量着四周的情形,双眼之中,偶尔迸射出两道精光。

    不过此时此刻,王雁宋三等人眼里,都不免闪过一抹意外之色。

    怎么大当家和二当家都在这?

    难道改规矩了,大当家要亲自和“千宝斋”老板联系,准备把这条线做大,变成主线?说起来也不是没有可能,刘八那边,价钱压得实在有点狠。

    唐萱便轻轻摇了摇头,以眼神告诉宋三,在这碰到,纯属巧合。你们该干嘛干嘛,不要管这边。

    宋三的目光在萧凡脸上飞快一闪,便即恍然。

    眼下,大当家的必须得跟在萧凡身边,驱毒疗伤,这一点,宋三也是知道的。萧凡这小白脸身边美女如云,估计要乐晕了吧?

    王雁等人一进门,整个“千宝斋”大堂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好几度。

    宋纨并没有刻意收敛身上那股阴森森的墓园气息。

    一见胭脂社这几位“好汉”,陈姓女子脸色大变,立马将郎玉庭扔到一边,一溜小跑迎了上去,点头哈腰,客气无比。压低声音交谈几句之后,便亲自领着王雁等人向后院走去,连招呼都不跟郎玉庭打一声,就好像眼前压根就没有郎总这个人似的。

    郎玉庭固然是头大肥羊,和眼前这几位比起来,那可就差得太远了。

    胭脂社的几位大哥,他们老板都丝毫不敢怠慢的。

    这些人,可是真正的江湖汉子,一般人哪里得罪得起?

    如此一来,郎总自然很不爽了,只是摄于王雁那凌人的气势和宋三等人身上的阴森气息,郎总也不敢吭声。好不容易等这三个家伙去了后院,看不见了,郎玉庭才长长舒了口气,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下地来。

    再扭头四处一看,店堂里哪里还有萧凡等人的影子?

    仔细看去,萧凡带着三位美女进了对面的一家旧货店,正在饶有兴趣地翻看一些发黄的旧书。

    “妈的,穷鬼!”

    郎玉庭大为扫兴,禁不住狠狠啐了一口。脸色阴晴不定地变幻一阵,最终还是没有再追过去。毕竟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郎玉庭多少还算心中有数。

    是有几个钱,但远远未曾达到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欺男霸女的地步。

    这儿可是秦关省省会,六朝古都。

    想在这里横着走,就是一千多年前的大魔王黄巢也差点火候,沐猴而冠当上皇帝,没嚣张多久就被赶了出去。从此之后,狂妄不可一世的私盐贩子开始走下坡路,不久便兵败身死,被生生割了脑袋。

    可见谁在这古都嚣张,都不会有好下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