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293章指引
    姬轻纱当着萧凡的面接电话。

    通常来说,到了某某同志这个层级,纵算是和他的秘书通电话,无论谈的什么内容,都应该是保密的,至少当着别人的面接电话,有些不那么礼貌。

    姬轻纱却好像完全无视这样的“规矩”。

    萧凡对她都已经“无条件信任”了,她又怎么好意思再藏着掖着。不要说某某同志的秘书,就算是某某同志自己,只怕也不能在萧凡面前太拿捏。

    好在姬轻纱也知道,在这样的电话里,那位秘书同志讲话肯定会云山雾罩,不会漏出什么实质性的内容。想要探个实底,那还得见面谈。

    果然,秘书同志在电话那边打了一阵哈哈,随即便约姬轻纱两天之后见面,说很久没和姬总一起聊聊了,不知姬总肯不肯赏脸云云。

    姬轻纱自然不会推脱,微笑着道了感谢。

    秘书又打了几个哈哈,便挂断了电话。

    听得出来,秘书同志的语气还是相对比较愉悦的,似乎也能从一个侧面说明,铁门正进行得如火如荼的博弈,暂时还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

    “一少,不好意思啊,失礼了。”

    姬轻纱收起电话,向萧凡欠身道歉。

    萧凡笑了笑,淡然说道:“这个事,关键在于控制好范围,不搞扩大化。”

    姬轻纱嫣然一笑,点头称是。

    秘书同志之所以还语气轻松地约她见面“聊聊”,和萧凡这个“总原则”有着直接的关系。只要严格将博弈的范围控制好,不扩大,不往上捅,这也就是燕北一隅之地的小事情,某某同志是长老会议成员,只要他发句话,在燕北还是很有影响力的。

    无咎!

    当然,要是没有萧凡说的那个原则,长老会议成员是否还会直接插手进来,那可就两说了。毕竟这个事要是扩大化的话,可是将方家薛家乃至萧家都卷了进去。一般的高官,避之唯恐不及,又有谁会主动往里面搅合?

    主贵人相助。

    真正的贵人,还得是萧凡。

    “一少,这次去秦关,需要我做些什么么?”

    姬轻纱又问道,眼神在辛琳,苑芊芊,唐萱等人脸上飞快扫过,嘴角浮起一丝颇为值得玩味的笑意。言下之意就是说:这几位大美女,你打算将谁带在身边,“贴身伺候”?

    说起来也很有趣,连卜两卦,居然都提到了“牝”,坤卦是“牝马”,离卦则提到“牝牛”。

    不过这玩笑之意,姬轻纱自然不会当面说出口来。苑芊芊还则罢了,辛琳可不能这样开玩笑。对这位辛少主,姬轻纱始终保持着敬重之心。

    但根据卦象来看,萧凡要去秦关,怕是不能孤身前往了。

    萧凡笑道:“暂时我还没决定。”

    要不要去秦关,什么时候去秦关,还不好说。

    姬轻纱便很识趣地点了点头,目光落在面前的白玉乌龟上头,沉吟说道:“一少,这个玉龟,一时半会我也看不出个名堂来……要不,先由一少收藏着,等研究出了结果,我们再商量?”

    这也是题中应有之意。

    萧凡请她过来一起开这个黑匣子,已经十分大度。如果黑匣子里有什么“金银宝贝”,倒不妨大家一起瓜分了。就这么一个看不懂的白玉乌龟,姬轻纱尽管也很想带回去研究,却也知道不可能提这样的话茬。严格说起来,这东西,应该还是属于苑芊芊的。

    只是瞧苑芊芊对萧凡这“痴迷”的模样,那就不用拐弯抹角了。再说在体内的阴煞之气没有化尽之前,苑芊芊也不可能离开萧凡身边。在这段时间里,这玉龟由苑芊芊收藏还是由萧凡研究,没有实际的区别。

    “这样也好。”

    萧凡倒也没有假客气。

    风晚娘定定地看着案几上的玉龟,忽然说道:“萧大哥,这玉龟可以让我再研究一个晚上吗?我要把这背上的图案临摹下来,带回去好好琢磨琢磨。”

    辛琳秀眉轻轻一蹙,说道:“优优,你不能跟学校再请一段时间的假吗?”

    言下之意,就是想让风晚娘继续留在止水观研究这些图案。辛琳潜意识里总觉得这玉龟不简单,不然也不会这样郑而重之地收藏在黑匣子里。或许玉龟的秘密,就隐藏在背甲上这些图案之中。

    对风晚娘,辛琳是信得过的。她一旦将这些图案琢磨透了,肯定会第一时间和萧凡联系。然而江湖险恶,这些东西,很可能给风晚娘带去难以预估的风险。

    隐藏在暗处的那些敌人,会干出什么事来,谁也难以预料。

    相对来说,自然还是止水观最安全。

    风晚娘摇摇头,说道:“辛姐姐,我已经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下个星期,奥本海默教授要来学校讲课,我得工作了。”

    作为奥本海默教授的博士研究生以及指定助手,风晚娘很在意自己的工作和口碑。

    辛琳还待要说,萧凡摆摆手,止住了她,对风晚娘说道:“风博士,没有问题,这玉龟今晚上是属于你的。”

    “谢谢萧大哥。”

    萧凡笑道:“应该是我们谢谢你才对。你看为了打开这个黑匣子,整整花了你一个星期的时间。”

    “那有什么啊,朋友之间就是要相互帮忙的嘛。再说了,在止水观这段时间,我也很开心啊……”在风晚娘看来,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她和辛琳苑芊芊绝对算是好朋友了:“对了,萧大哥,你借给我的几本书,我还没看完呢……”

    萧凡一笑,说道:“没关系,你可以带走。以后想要借什么书,就给我打电话。”

    “好啊。其实,有很多东西我都不懂,萧大哥,到时我向你请教啊。”

    看上去,风晚娘很开心。

    “嗯。”

    萧凡也不谦虚,点了点头。

    “一少,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姬轻纱在一旁说道。

    “好,我送两位。”

    “不客气。”

    目送姬轻纱的大奔驶出止水观,苑芊芊忽然对萧凡说道:“哎,我们真要再去秦关啊?”

    萧凡点点头,说道:“卦象显示,西南大利。”

    苑芊芊却不满足于这样的解释,开始刨根究底:“可是在首都西南的地方,多了去了,你怎么就能肯定卦象指的地方就是秦关?”

    萧凡笑了笑,说道:“这匣子和玉龟,都是从秦关那边得来的。想要搞清楚其中的缘由,自然还是要从秦关开始。去别的地方,更加没有头绪。”

    “这样啊……”苑芊芊想了想,说道:“也有道理。那我们去秦关做什么?”

    “不知道。”

    “不知道?”

    苑芊芊顿时瞪大眼睛,实在萧凡这个答案,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既然卦象指向那边,我们去了之后,自然会有新的指引。”

    “啊?”

    苑芊芊有点被搞懵了。她可从来都没有这么办过事,连去秦关干什么都心中没底,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跑过去了,然后等着什么“指引”?

    谁来指引?

    神?

    还是新的卦象?

    见萧凡一幅老神在在的样子,苑芊芊纵有满腹疑窦也不好再问,看了看萧凡身边的辛琳,却是镇定如恒,似乎对这一切早已习惯成自然了。

    难道他们以前一直都是这么办事的?

    看来自己得适应这种新的“行事风格”才行了。

    一直默不作声的唐萱微笑说道:“一少,秦关的古玩市场很有名的,要是有时间的话,倒是可以去那边逛逛的。运气好,说不定还能淘到好东西。”

    在止水观住了这么些日子,唐萱也看出来,萧凡很喜欢古玩,而且萧凡精通古玩鉴赏。在这首都城里想要捡漏,难度是越来越大了,到秦关去,或许会有所获。

    苑芊芊说道:“这倒是啊,听说他们这几年还搞起什么鉴宝的活动,直接从民间收宝物,也挺有意思的。二姐,你通知三哥一声,让他准备几件小玩意,咱们带过去,看看能不能出手个好价钱。弟兄们这几个月都闲着,也得管人家工资才行。”

    上次的秦关之行,胭脂社三大当家一齐负伤,苑芊芊甚至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武功全失”,萧凡百分之百禁止她在这段时间内重操旧业。苑芊芊就干脆给胭脂社的弟兄们都放假,歇息两个月再说。

    目前唐萱陪她住在止水观疗伤,胭脂社的其他弟兄,便由宋纨统管着。

    不过虽然“放假”,弟兄们的工资还得管。

    胭脂社和其他盗墓团伙不同,人员是相对固定的。不像其他的盗墓者,大都是跑单帮,需要的时候才临时纠合在一起,完成盗墓之后,将赃物一分,又各自西东。作为北方最大的盗墓团伙,胭脂社的固定成员都有好几十个,有的甚至还拖家带口。

    祖上传下来的规矩,这些弟兄,大当家都得管。有事的时候,弟兄们给大当家卖命,没事时,大当家就得养活大伙。出了事,大当家还得管埋。当然,大伙对大当家的命令,那也得无条件服从。谁敢背叛“组织”,那可就是三刀六洞的大家法伺候。

    带着很浓重的江湖帮派气息。

    唐萱微笑点头。

    苑芊芊的意思,她完全明白。这其实是让她通知宋纨,准备去秦关古玩市场打前站。作为盗墓贼,对各地的古玩市场,可是熟悉得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