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288章阎大师
    董天磊抬眼望向萧凡,眼神很冷。

    他实在有点搞不明白,萧凡忽然跑到号子里来见他,到底为的什么。但想来想去,总之不是好事。虽然这一回董天磊主动将自己送进了号子,却不代表着他可以任人拿捏。

    萧凡对董天磊戒备的眼神视若无睹,反倒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董天磊。他年纪比董天磊小十几岁,却以这种居高临下的目光扫视过来,让董天磊心里感到怪怪的,额头上不由自主地渗出了汗珠,冰冷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董先生,我这次来,有几个私人问题想要向你请教一下。”

    就在董天磊坐不安席之时,萧凡终于开口了。

    “私人问题?”

    董天磊顿时愣怔了一下,有点莫名其妙。

    貌似他和萧凡在此之前压根就不认识,连面都没见过,萧凡怎么就会有私人问题要问他了?

    “董先生,你的双肩,是不是各有一颗痣?还有你的后颈处,是不是也有一颗痣?”

    萧凡不徐不疾地问道。

    董天磊大吃一惊,下意识地想要站起来,腰背一用力,顿时就卡在了审讯椅里,痛得呲牙咧嘴。一时情急,董老大忘记了自己不是坐在真皮沙发里,而是坐在审讯椅里。

    “你,你怎么知道的?”

    董天磊全然不顾疼痛,睁大了眼睛,瞪住萧凡,满脸都是惊怒之色。

    也难怪董天磊忽然失态,这个问题实在够“私人”的,可以说是董天磊竭力要隐藏的秘密,只有最亲近的人才能知道,不料萧凡一开口就给他道破了,怎不令他大惊失色?

    “你是不是去见过我老婆?”

    董天磊几乎立即就想到了他老婆身上。当然,知道这个秘密的,不仅仅只有他老婆,还有其他几个人也知道。但只有他老婆是摆在明面上的,另外那几个,连他老婆都不知道,萧凡又怎么可能知道?料必萧凡不会无聊到去调查他董天磊的情人小蜜吧?

    萧凡淡然一笑,摇了摇头,说道:“董先生,知道你这个特征的,除了和你坦诚相见的女人之外,应该还有其他人吧?”

    “其他人?”

    董天磊又有点发蒙,不过下一刻,他眼里就迸射出惊慌之色,望向萧凡的目光满是惊疑,甚至带着丝丝的畏惧。

    除了他的几个女人,确实还有一个人知道他身体上的这几处特征,那就是阎大师。

    阎大师是唯一一个没有看过他的裸体却能准确指出他这几颗痣的人,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董天磊才对阎大师转变看法,由最初的全然不信,嗤之以鼻,甚至杀上门去兴师问罪到最后的虔诚皈依,奉若神明。

    萧凡笑了笑,说道:“捆绑痣要是重于杀头痣,那么你眼下这样做,倒是可以逃过一劫。要是杀头痣重于捆绑痣,那就是死劫,无法可解。一劫换一劫也不行。”

    董天磊顿时目瞪口呆,定定地望着萧凡,嘴巴大张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那眼神,仿佛见鬼一样。

    萧凡缓缓站起身来,慢慢向董天磊走过去。

    董天磊扬起脑袋,死死盯住他,身子惊恐不安地往后缩。他被固定在审讯椅里,浑身上下也就脑袋和上半身能活动。

    “你,你是不是阎大师派来的?”

    惊慌之中,董天磊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脸上浮起希冀之色。

    萧凡刚才说的话,简直和阎大师曾经和他说过的话一模一样,很可能与阎大师有十分密切的关系。

    萧凡摇摇头,微笑说道:“董先生,这世界上懂得推演相理命格的人,不止一个阎大师。你的牢狱之象和血光之灾那么明显,稍微懂得一些相理的人都能看得出来。”

    “你是说,我命中注定要蹲大狱,还有可能要杀头?”

    董天磊急急问道。

    “嗯。”

    萧凡微微颔首,并没有否认,依旧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董天磊,慢慢围着他转了一圈。

    董天磊被他看得浑身寒毛倒竖,额头汗出如浆。

    萧凡缓缓转到他的正对面,居高临下俯瞰着董天磊,淡然说道:“董先生,看来你的运气还不错。”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的血光之兆如此明显,这一刀你本来是躲不过去的。不过现在看来,你的牢狱之象压过了血光之兆。只要在这大狱里面蹲上几年,倒是有希望再走出去。以后安分守己过日子,也不是不能得保首领,颐养天年。所以我说你运气不错,遇到高手了。”

    萧凡不徐不疾地说道。

    董天磊大张着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他现在相信,萧凡不是阎大师派来的,但惟其如此,他心中才更加有大恐惧。这萧凡竟然也是一位“大师”,水准貌似不在阎大师之下。而看上去,萧大师似乎不是来帮他的。

    “董先生,我想知道,你和那位相师,是怎么认识的?你们之间的一些交往,我都有兴趣听一听,请你简单描述一下吧。”

    萧凡站在董天磊面前,双手抱胸,问道,语气依旧十分平静,却带着不可抗拒的命令味道。

    “萧先生,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董天磊终于很艰难地开口了,满腹疑窦地问道。

    “我的意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就是想要了解一下那位相师的情况。董先生,希望你实话实说,不要有什么隐瞒。你这一劫换一劫,别人能为你破解,我也能给你再改回去。”

    萧凡淡淡说道,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

    董天磊禁不住苦笑起来。

    他知道萧凡没有虚言恫吓,以萧凡表现出来的能耐,连省厅郑厅长对他都奉命惟谨,真要杀他董天磊,只是一句话的事情。就更别说萧凡本身似乎也是一位“大师”。

    “好吧,萧先生,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机密……”

    董天磊随即就做出了决定,开始向萧凡讲述他和阎大师相识的过程。当然,讲得比较简略。看得出来,萧凡对他的描述比较满意,很少打断他,也很少发问。董天磊原本就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语言组织能力相当强悍。

    “……这么着,我就想出了那么一个主意,得罪了萧先生和方小姐,真是对不起,抱歉抱歉……”

    大约半个小时过去,董天磊的叙述基本告一段落,眼望萧凡,很诚挚地说道。

    “老常他们几个,也是阎大师吩咐你办的?”

    “是啊,萧先生。阎大师说,老常这几个煞气太重,是大祸害,我把他们办了,也算是为民除害,多多少少能够抵消一些我自己犯下的罪孽……”

    董天磊边说边观察着萧凡的脸色,心中十分忐忑,连他心里都觉得自己这话有点强词夺理。老常他们本就是他的“手下”,这么说可是有点自相矛盾了。但这又确实是阎大师吩咐的,他并未撒谎。

    萧凡却没有笑,神色反倒比较凝重,点了点头,说道:“这样说也有道理。老常和他的团伙,恶行累累,把他们全部打掉,确实算是为民除害。这个事,不能办砸了。”

    董天磊连忙说道:“萧先生放心,我已经把名单都交了,保准一个都跑不掉。”

    “这就好。董先生,阎大师送给你的那件法器,给我看看。”

    “这个……”

    董天磊顿时又犹豫起来。

    萧凡摆了摆手,说道:“你放心好了,我只是看看,不会拿走。”

    董天磊暗暗苦笑。在这种情形之下,就算萧凡要强行拿走那个小小玉葫芦,难道他还能阻拦得住么?

    审讯室明亮的灯光之下,那个小小白玉葫芦闪耀着柔和的光泽,雕功相当精细。萧凡在手里慢慢把玩着,脸色平静如镜,看不出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片刻之后,萧凡将玉葫芦还给董天磊。

    董天磊不由长长舒了口气。

    “董先生,这玉葫芦,是你能够逃过血光之灾的关键,你一定要时时刻刻佩戴在身上,明白吗?”

    萧凡又叮嘱了一句,倒也没有打算出手干涉董天磊的“运程”。如非得已,也没必要贸然得罪一个厉害的同行。

    “是是,我记住了,谢谢萧先生。”

    董天磊连连点头,一迭声地说道。

    萧凡微微一颔首,不再停留,飘然向审讯室外走去。

    次日上午,铁门市老火车南站不远处的民巷里,出现了两名衣着光鲜,举止斯文的年轻人,男的帅气女的漂亮,吸引了不少的眼球,甚至有年轻小伙子向着这边吹口哨。

    唐萱自然一笑置之,陪着萧凡向民巷深处走去。

    据萧凡说,要到这里来拜访一位相师。

    不过,萧一少这回显然失算了,阎大师没在家。

    不是临时出门,而是搬家了。

    这是一栋很老式很陈旧的单元楼,建成时间至少也有十几二十年了。在空空如也的客厅和卧室之中慢慢转悠了一圈,萧凡脸上露出怅然若失的神情。

    “一少,要不,我们再找隔壁邻居打听一下?”

    唐萱在一旁柔声说道。

    萧凡摆了摆手,说道:“不必了,他是刻意不想和我见面。万事皆缘,不可强求。”

    唐萱点了点头,心里暗暗诧异,难道这位阎大师和萧一少还有些什么关联?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