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287章铁门看守所
    纵算在铁门市公安局看守所,董天磊的地位依旧“高高在上”。号子里其他那些犯罪嫌疑人,不管平日里多么的凶横跋扈,在这位铁门地下世界老大面前,一个个乖得像小绵羊,俯首帖耳,奉命唯谨。

    这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小世界”,奉行着某种极其简单的规则——谁拳头大,谁有理!

    按照公安机关的惯例,像董天磊这样要紧的犯罪嫌疑人,通常都会秘密关押,而且还是异地关押。他的关系网太复杂了,经营铁门地下世界那么多年,不要说普通的党政机关有他的“线人”很正常,就算在政法机关内部,只怕也有不少“关系户”。很容易就有人给他通风报信。为了避免这种情形发生,秘密关押就是很恰当也很必要的选择。

    董天磊一旦被抓,这案子小不了。

    这么一个大萝卜被拔出来,不知道会带出多少“泥巴”!

    燕北政法机关的领导们对此心知肚明,却不明白为什么方黎就这么大刺刺的将董天磊关押在铁门市公安局看守所,似乎一点也不怕有人给董天磊通风报信,和他“里应外合”搞串通。

    方黎这到底是没有基层政法工作的实践经验,还是别有所图?

    估计是别有所图。

    我就把董天磊关在这么显眼的地方了,你们谁想要和他见个面聊个天,那就“请便”!

    这么简单的“引蛇出洞”之计,以为谁看不出来呢?

    傻瓜才上当!

    还真有人“上当”。

    夜色已深,监所里静悄悄的,但没有熄灯。看守所里,晚上没有“熄灯”这个说法,每间监所的照明灯都是一直通宵开着的,照到天亮。

    二十四小时有武警战士不间断巡逻,监视这些人犯,防止他们爆狱或者打架,自伤自残之类的。

    董天磊没有入睡,就这么靠在床头,双眼微闭,想着心事。

    其他人都小心翼翼的,说话做事都不敢太大声,生怕吵着了他。真要得罪了董天磊这样的“大人物”,被收拾是分分钟的事。不但在监所里会被收拾,就算在外边的家人老小,都不安全。

    整个铁门,谁没听说过董老大的威名?

    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是公平的。

    董天磊嘴角浮起一丝讥讽的冷笑。

    别看这些同监室的人犯一个个对他毕恭毕敬,“大哥长大哥短”,董天磊心里明镜似的,知道这其中至少有三个以上是看守所的管教干部安排好,专门负责监视他的。他在监室内的一举一动,都休想逃过这些眼线。

    一天时间下来,董天磊甚至已经知道,哪几个家伙是管教干部的眼线。

    但董天磊啥都没说,更没有把这几个家伙怎么样。

    人家那也是身不由己,为难这些小人物有什么意思?再说,就算把这几个家伙收拾了,看守所方面马上又会安排新的人进来继续监视他。

    董天磊心里有数,这一回,他算是通天了,结局如何,只能凭天而定,非人力可逆。

    不要说几个负责监视他的人犯,纵算他有能力将看守所的所长换掉,也改变不了他的最终命运。但愿阎大师说的“一劫换一劫”真的能够凑效吧。

    阎大师说,从他的命相来看,他有断头之祸。但这是“生劫”不是“死劫”,这样的灭顶之灾,可以用“大灾”来顶替过去。

    五年以上牢狱就算是大灾了!

    董天磊脑海里回旋着阎大师跟他说过的那些话,情不自禁地伸手压了压胸口位置。在那里,挂着一个小巧的玉饰品,这是阎大师赠送给他的,让他随身佩戴,诚心供奉,可以消灾弭祸。

    董天磊一直戴在胸口,二十四小时戴着,洗澡做*都不曾取下来过。

    昨晚入狱,他随身携带的手机,皮带,手表,火机,香烟等物品都按规定被看守人员收缴,临时保管起来。等他出狱之时,会交还给他。当然,也有不少人犯住进看守所,就再也出不去的。要么病亡,要么判处死刑被毙掉。那种情况下,这些物品会当作遗物转交给人犯的家属。

    出乎董天磊意料的是,他戴在胸口的小小玉葫芦,居然没有被没收,允许他继续佩戴。

    也许看守干部认为这样溜光圆滑的玉制品,又那么小巧,不会对人犯的生命安全造成任何威胁吧。不过董天磊宁可相信,这是源自阎大师的“伟力”。

    阎大师亲自赠与的“法器”,自然非比寻常,看守干部也一样会受到这法器的影响。

    董天磊脑海里正胡思乱想着,忽然被一声喝令惊醒。

    “董天磊,提审!”

    监所里略略响动了一下。这种大晚上提审的事,在看守所乃是家常便饭,谁都经历过,更不要说董天磊这样重要的人犯。大伙谁也不以为异。

    董天磊简单整理了一下着装,慢慢走出监室,神色镇定。

    董大哥平日里可是很讲究的人,哪怕现在倒霉了,也不能太颓废。

    前来提审他的是两名年轻力壮的看守民警,俱皆膀阔腰圆,孔武有力,两人都板着脸孔,警惕万分地盯住了他,生怕他有什么异动。

    董天磊不由轻轻一笑,摇了摇头,一副不屑与年轻人计较的风淡云轻的样子。

    然而一走进审讯室,董大哥就不淡定了。

    “是你?”

    董天磊双眉猛地扬起,诧异不止。

    坐在审讯位置上的,居然是萧凡,淡淡地看着他,淡淡地点了点头,神色平和。

    其实不要说董天磊惊讶不已,就算是押解他前来的那两名年轻民警,也在心里头暗暗纳罕。

    这谁啊?

    要说和萧凡一样年轻的办案干部,不是没有,无论纪委还是政法机关,这些年都在大力提拔培养年轻干部,不少后起之秀呢。

    关键萧凡身边那两位陪同人员有点吓人。

    一位二级警监,一位三极警监!

    对这两位“大佬”,年轻民警可都认识的,一位是省厅的郑副厅长,一位则是市局的刘副局长,都是省城政法系统赫赫有名的手握实权的厉害角色。

    这两位,居然只是萧凡的陪同人员。

    因为萧凡坐在正中央,郑厅长和刘局长一左一右,坐在萧凡的旁边。

    这也太让人想不明白了。

    萧凡的职务不可能比郑副厅长还高。就算他是从部里或者其他中央机关下来的干部,也不能这样安排“座次”,明面上的规矩,无论如何都要讲究的。高层再怎么大力提拔年轻干部,也不会出现三十岁都不到的正厅级领导干部。

    省厅郑副厅长可是享受正厅级待遇的。

    无论怎么想都理不出个头绪来。

    接下来,让人更加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

    萧凡微笑着向郑副厅长点了点头,郑副厅长便即站起身来,对刘副局长打了个招呼:“老刘!”然后头也不回,大步向审讯室外走去。

    刘副局长也是一声不吭,紧跟着起身,跟在郑副厅长之后往外走。

    这一下,负责看守的两位年轻民警就有点傻眼了。

    两位老大,演哪出啊?

    怎么这犯罪嫌疑人刚刚带到,两位警监直接就走掉了?

    不审了?

    那好歹吱一声啊,咱们把人犯押回去!

    刘副局长来到门边,回过头来,向两名看守民警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也马上离开审讯室。两名年轻民警面面相觑,迟疑起来。

    不怪他们犹豫,实在这样的事情太“诡异”了,以前从没碰到过,一时之间,生怕理会错了刘副局长的意思——老大,我俩再一走,可就剩下人犯和那位“小白脸”一对一了,合适么?

    万一出点啥事,怎么办?

    董天磊身材高大,魁梧壮硕,虽然戴着手铐,又固定在审讯椅里,但和萧凡那小身板一对比,总觉得不是那么安全。

    见两人不开窍,刘副局长顿时板下脸来,双眉一扬,重重“哼”了一声,脑袋往外一摆。

    这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就差直接开口下命令让他们“滚蛋”。

    眼见刘局长当真生气了,两名年轻警察再也不敢犹豫,立即往外走去,满脑子浆糊。

    其实不要说他俩搞不明白,刘副局长一样的莫名其妙。但郑厅长既然这么吩咐了,他也不敢多问。他可是郑厅长一手提拔起来的,就现在,郑厅长在厅里也是位高权重,极有话语权。既然郑厅长亲自赶来了,还这么安排,肯定是有道理的。

    看萧凡那淡然的样子,似乎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刘局长便猜想,这位萧处长肯定来头不小,不是出身豪门世家,就是哪位超级大人物身边的工作人员。

    除此之外,实在没有其他更合理的解释。

    当然,这样做也不算太违反“纪律”,因为这个案子,目前厅里已经明确由郑厅长负责督办,郑厅长等于是专案组长,刘局长也是专案组的成员,服从郑厅长的指示,他不犯错误。

    只是刘局长搞不清楚,萧凡单独提审董天磊,到底想要问些什么。

    但这就不是他该关心的了,隐隐听说,董天磊的背后,隐藏着“惊天的机密”,这样的机密,掺和越少越安全。以他目前的职务,压根就不够资格搅合进这样的漩涡之中去。

    搞不好就会浑身碎骨。

    “哐当”!

    审讯室厚厚的大门重重合上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