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286章药到病除
    “硼砂只用零点五克,没有多大的问题。”萧凡微笑答道,随即补充说明了几句:“徐院长,黄书记也谈不上就是病了,这些天饮食方面没注意,火气旺盛了点,清清火就没问题了。”

    “对对对,徐院长,就按照萧处长这个方子抓药。”

    黄大鹏马上随声附和。

    萧凡是否在医术上胜过了徐院长,暂时不好做这样的结论,但萧凡的政治敏感性,却肯定远在徐院长之上。

    其实今晚来人民医院,黄大鹏并不赞成,原本只是想让省委的保健医生到家里来瞅瞅,只要问题不会太严重,那就等明天再说。连夜往医院跑,只能说明黄书记病得比较厉害。眼下,黄大鹏正处于一个十分关键的时期,如果不能争取在近一两年内上到正省部级的台阶,那么就该面临退休了。

    近年来,上边对于高级干部任职的年龄界限,抓得很严,基本一到年龄就会退,没什么缓冲回旋的余地。封疆一方的省委书记尚未如此,就更不用说他这样的副职了。

    想要更上一层楼,哪怕只是正省部级的虚职,身体好也是必备条件之一。身体出了问题,那就万事皆休。

    黄大鹏可不想在这个时候搞得满城风雨的。

    只是周晓清却如临大敌,坚持要上医院检查,黄大鹏也自我感觉憋得难受,也就同意了妻子的意见,连夜赶到省人民医院来了。

    现在萧凡口口声声说“黄书记没病”,黄大鹏就很满意,果然不愧是出身政治豪门,对这些情况就是看得透彻。

    “好好,那个……马上照单抓药,煎好了送过来。”

    见黄大鹏下了指示,徐院长也就不再坚持己见,立即将药方转手交到一名护士的手里。徐院长虽然是学的是西医,但作为内科主任医师,对中医也有一定的了解,知道生地和硼砂都是清肺热祛痰的药物,倒也对症,不会吃出大问题来。

    再说,只要黄大鹏还待在他们人民医院,这就更加不用担心了,真有意外情况发生,随时处置。

    萧凡目光四下一抡,微笑说道:“徐院长,时间也不早了,就不必辛苦这么多同志在这里耗着了,请同志们都去休息吧。”

    纵算黄大鹏的病情再严重三分,也用不着这么多医师教授来“包围着”,现在“隆重之意”已经表达过了,大伙也都可以各回各家了。

    只是萧处长未免过于自信,听这话里的意思,好像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一定能治好黄大鹏的病。

    徐院长搞不懂萧凡的来头,也不好当面质疑,只是眼望黄大鹏,征询他的意见。

    黄大鹏略一沉吟,便即说道:“徐院长,那就请同志们先回去休息吧,辛苦大家了,谢谢!”

    既然萧凡如此镇定自若,黄大鹏倒也很想看看,这小伙子是不是真那么有能耐。

    徐院长连忙说道:“好好,那我们就执行黄书记的指示,大家都先回去休息吧,那个小陈和小王留下来……”

    于是医师们纷纷告辞而去,只有一名年轻的医师和一位中年护士留了下来,显然是负责这间高干病房的责任医师和责任护士。徐院长自然也要留下来的,总要等黄大鹏喝了萧凡开的药,确定一下疗效如何再做决定。

    原本拥挤不堪的高干病房,一下子变得清静下来。

    那台吸痰机,依旧摆放在不远处。

    万一“萧神医”是个江湖骗子,假冒伪劣的“大师”,开的药不管用,黄书记这满腔粘痰,还得靠这吸痰机才能真的解决问题。

    周晓清脸上闪过一抹担忧之色。

    这萧凡“越俎代庖”,直接将其他医生都赶走了,可一定要有些真本事才好啊,别将她家老黄给坑了。

    仿佛要验证周晓清的担忧似的,没过多久,黄大鹏又喘了起来,趴在床边,想要吐痰,周晓清和护士手忙脚乱地拿了痰盂上来,周晓清又给黄大鹏拍打脊背,又乱作一团。黄大鹏吭哧吭哧半天,满脸憋得通红,就是吐不出来。

    “徐院长,怎么办?”

    周晓清急得什么似的。

    徐院长脸上也露出为难的神色,双眼自然而然地向一旁的吸痰机望去。其实一般来说,吸痰机这种器械不会随便用上的,如果面对的病人不是省委副书记,这种程度的病情既用不到省人民医院的副院长亲自出马,也还用不上吸痰机。

    自己先难受着吧!

    只是眼见萧凡就坐在那里,神色镇定如恒,用吸痰机的话,徐院长也说不出口来。

    真的拿不准这位年轻处长的来路啊。

    好在这个时候,一名年轻护士已经一溜小跑着将一袋装好的中药汤剂送过来了。省人民医院有中医科室,也有为病人煎药的服务。

    “徐院长徐院长,药煎好了……”

    小护士猛地推开门闯了进来,急匆匆地叫道。

    “好好,快拿过来快拿过来。”

    徐院长一迭声地叫道。

    实在黄大鹏憋得难受,徐院长看着更难受。

    萧凡这才站起身来,缓步上前,说道:“黄书记,我给你扎两针,疏通一下肺部的经脉,这样配合一下,药的效果能够得到更好的发挥。”

    说话之间,寒光闪烁,手里已经多了两枚闪亮的柳叶小刀。

    黄大鹏强忍咳嗽,眼望萧凡:“你,你还懂针灸啊?”

    “懂点。”

    “那,那好……咳咳,咳咳咳……”

    黄大鹏这一阵好咳,只要能快点治好病,不要说针灸,别的什么都行。

    当下萧凡给黄大鹏扎了两针,咳嗽声戛然而止,周晓清和护士伺候着让黄大鹏将药汤喝了下去。也不知是药效特别对症,还是萧凡针灸的功劳,汤药喝下去没多久,黄大鹏喉间便呼呼作响,黑绿色的黏痰一口口地吐了出来。

    “哎呀,哎呀,舒服了舒服了,终于舒服了……”

    好不容易,黄大鹏止住了咳痰,长长舒了口气,伸手拍着自己的胸口,叹息着说道,满脸都是舒坦之色。

    周晓清的眼泪顿时就下来了。

    一连几天,黄大鹏这毛病可将她折腾得。

    徐院长眼里也闪过一抹诧异之色。对他这位内科主任医生来说,祛痰不当大事,手法也不少。但中药喝下去,见效这么快,还是有些出人意料。

    这速度,真是杠杠的,比吸痰机还管用。

    “萧处长,谢谢啊……”

    周晓清一迭声地对萧凡说道。

    萧凡摆了摆手,说道:“黄书记,没什么大问题,痰吐出来就好了,今后注意清淡饮食。”

    黄大鹏那个畅快啊,满脸笑容,连连点头,拍了拍桌边栏杆,说道:“萧处长,真是想不到,你还精通医术,还那么厉害。这可真是了不起。”

    老萧家这位嫡长孙,确实出人意料。处置流氓混混的时候,出手狠辣,毫不留情。政治上的眼光见识也十分长远,竟然还是个中医“国手”。

    周晓清却又有点担心起来,低声说道:“萧处长,这就行了?不用再开点什么药?”

    那么严重的病情,这么两味中药熬了喝下去,就此万事大吉?

    也难怪周晓清心里不踏实了。

    萧凡笑了笑,说道:“同样的方子,明天再服一次,基本上问题就不大了。关键还在于日常生活中的保养。合理搭配饮食,保持适当运动,心情愉快,自然健康长寿。”

    “对,萧处长说得有道理……既然没问题,那咱们就回去吧。”

    黄大鹏哈哈一笑,翻身就从床上下来,一挥手,说道。

    “黄书记,要不,明天您要是有空的话,再来做个全面检查吧。”

    徐院长似乎也觉得这样太草率,便说道。压根就没他们省人医啥事,人家萧处长两枚银针,一张药方就把事办完了。这样的情形,徐院长也还是头一回碰到。

    “好好,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会让小李和你联系的。谢谢啊,徐院长。”

    黄大鹏客客气气地跟徐院长和其他医生护士握手作别,大步向门外走去。

    他这几天的病症,主要是乏力,胸口堵得慌,这一大堆浓痰一吐出来,人立马就舒服,精神了。

    也不怪黄大鹏这么急着离去,实在也是情非得已。省委副书记夤夜赶往医院,这可不是小事。时间稍长一点,那些得知消息的下属干部们,只怕会蜂拥而至,将这高干病房的门槛都踏破了。

    这犹罢了,搞不好省委两位大班长都会亲自莅临来看望他。

    黄大鹏可不想搞得风风雨雨的。

    来到住院部楼下,李文道早就电话通知司机将黄大鹏的三号车开了过来,黄大鹏握住萧凡的手,连连拍打着,笑哈哈地说道:“萧处长,真是厉害啊,自古英雄出少年。了不起了不起!”

    萧凡微笑说道:“谢谢黄书记表扬。黄书记,我还是那个建议,您本身的体质是很好,没什么大毛病。在您这个岁数上,能有这样的好身板,非常不错了,请黄书记继续保持。世间万物,都有一定的运行规律。顺其自然最好,万事不可强求。不然,效果也许适得其反了。”

    “对对,萧处长的建议很有道理,顺其自然,哈哈,顺其自然……”

    黄大鹏双眼微微眯缝了一下,随即脸上又堆满了笑容。

    萧凡话中有话,他如何听不出来?

    这些豪门嫡系子弟,就没一个省油的灯。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