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267章 方由美摊上大事了
    萧凡原本没打算插手燕北的事。涉及到政治博弈,萧凡分谨慎。到目前为止,萧凡以他的术法助萧家一臂之力,也都是“行善积德”,没有纠缠到政治博弈之中去。

    燕北看似一隅之地,并非关系全局,但牵扯到方黎,黄大鹏,薛澜等人,那水浑得很。

    更重要的是,风晚娘解谜的进度比较顺利,用不了多久,黑匣子就能打开来,萧凡很想知道,这个用河图阴阳五绝阵保护起来的匣子里,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对于他而言,这个事很要紧。

    或许能从中解开一些前所未有的秘密。

    但人算不如天算。

    萧真人不去找事,事情主动找上了萧真人。

    这一日,萧凡刚刚给苑芊芊疏通了经脉,电话就响了起来。

    “谁啊?”

    苑芊芊软绵绵地靠在他的怀里,懒洋洋地问道。红彤彤的小脸上渗出点点滴滴的香汗,显得说不出的娇艳。

    目前苑芊芊的真气内息依旧被萧凡以强大的本命真元封印在丹田气海,不能动用内力的胭脂红,比普通小姑娘还要娇弱,每次疏通经脉,将体内阴煞之气强行驱逐,都会让苑芊芊疲惫不堪。

    好在萧凡的胸膛宽广结实,足够她依靠的了。

    萧凡摇摇头,没有回答她,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键:“小美?”

    号码显示,这电话是方由美打过来的。

    方由美每天和他联系一次,已经逐渐成为习惯了。

    “萧凡,你快点过来一下,我摊上大事了······”

    方由美压低了声音说道,纵使隔着无线电波,也能听得出来,小姑娘语气有些紧张。

    萧凡不由略感奇怪。

    方由美什么时候紧张过?

    小丫头乖乖在学校上学,能摊上什么大事?萧凡可不相信·启明中学还有人敢去惹方大小姐。据小桂子汇报,区教育局和启明中学严肃处理了孙主任和那几个女混混,区公安局更是将那一带和女混混小琴她们略有一点关系的社会青年抓起来一大批。

    小桂子汇报得很详细,萧凡却没有细听。

    这样的事·萧凡相信小桂子一定能处理得十分到位。

    “你在学校又惹祸了?”

    萧凡还是随口问了一句。

    “什么学校啊?我现在铁门,刚到呢。”

    萧凡更加有些意外:“你去铁门了?今儿学校不用上课么?”

    苑芊芊轻轻一笑,在旁边说道:“今儿星期六。”

    当真山中无日月,萧真人还真不知道今天是周六,学校放假。小丫头去铁门看望老爸,很是合理。只是没想到苑芊芊对星期几记得那么清楚。

    “谁?谁在说话?”

    谁知这边苑芊芊一开口,那边方由美就听到了·顿时便嚷嚷起来

    “是陈阳吧?萧凡,你跟她在一块呢?”

    听上去,小姑娘有点气急败坏。

    难不成她还真将萧凡当成了男朋友·这就开始吃醋了?

    苑芊芊吃吃一笑,妩媚的大眼睛一瞥萧凡,问道:“萧一少,陈阳是谁?好像你的红颜知己不少嘛!”

    萧凡顿时一个头有两个那么大,狠狠瞪了苑芊芊一眼,警告她不要在胡闹,然后对着手机说道:“小美,别打岔,说正经事·你摊上什么大事了?”

    “怎么是我打岔了?明明是你那边有人插嘴好不好?好啊,萧凡,真看不出来啊·你那么花心,女朋友还真不少呢。你说你说,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谁知萧真人这一套压根就不管用·方由美大叫起来,似乎“怒不可遏”。

    女人吃醋的时候,你就拿一支枪对着她都不顶事,更别说这种不痛不痒的所谓“警告”了。

    “小美,别闹了!”

    萧凡一声断喝,很严厉的样子。

    方由美吃了一惊,电话那边顿时就沉默了下去。

    其实碰到这种情形·经验丰富的男人有很多种更加圆滑的应对之策,绝不会像萧真人这样·只会“色厉内荏”地断喝。方由美只要再跟他对吼几句,率先败下阵来的,一定是萧真人,不是方大小姐。

    不可惜方大小姐看上去气势汹汹,其实也是毫无经验的菜鸟,萧凡这么一声大喝,还真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方由美扁着嘴在那边嘀咕了几句,却终于不敢再对着萧凡发飙,只得委委屈屈地“有事说事”。

    “我包丢了……”

    方由美在电话那头很委屈地说道。

    原来这就是小丫头所言“摊上了大事”,萧凡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怎么丢的?在哪丢的?”

    “火车站。就刚才,我刚下火车没多久,包就被人偷了。”

    萧凡诧异地问道:“你坐火车去的铁门?”

    “那当然。你以为有专车接送呢?”

    方由美有点生气地说道。!方黎对子女的教育,其实比较严格,饶雨婷尽管对方由美十分爱护,却并不溺爱,方由美身上没有太多的骄娇二气。当然对于萧凡而言,方由美就够刁钻古怪了。结合她的出身来历,方由美这种程度的“娇惯”,真的不算什么,许多普通人家的孩子,远比方由美更加娇惯得多。

    方由美放假时坐火车去铁门看老爸,也算是一种锻炼了。

    “你一个人?”

    “嗯。”

    “包怎么丢的?你肯定是被人偷了?”

    萧凡问道。不管哪里的火车站,都是鱼龙混杂之所,相对而言很混乱。尤其是前些年,社会治安更差,火车站的飞车党,偷包党一茬一茬的。不过这些年经过不间断的严打和综合治理,这种情况大有改善,尤其是铁门火车站,更是治理得不错。方由美头一回去铁门走亲戚,就被人偷了包,未免过于巧合。

    “我当然肯定。偷包的家伙·都已经给我打电话过来了。”

    “嗯?”

    萧凡的双眉猛地扬了起来,坐直了身子。

    这可是个新鲜事,偷包的家伙主动给人打失主打电话过来?凭直觉,萧凡就知道这个事不简单。

    “是这样·打电话给我的那个人,自称是我爸爸的朋友,说帮我抓到了那个偷包贼,让我过去把包拿回来…···”

    方由美压低声音,将事情经过说了个大概,略略有些喘息。

    萧凡愣了一下,说道:“这是一种新骗术么?也未免太拙劣了吧?”

    也不怪萧真人满头雾水·还真没法理解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但这种骗术施展到方由美的头上,却当真找错了人。试想方黎怎么可能有一个在火车站偷包的朋友?

    “这不是骗术,这是一种警告!”

    谁知方由美却否定了他的意见。

    “警告?”

    “对。我就是这么认为的。刚才给我打电话的那人·自称叫董天磊。”

    “董天磊?”

    萧凡立马就回过神来。

    如果刚才那电话真是董天磊打的,那么方由美的猜测就没错,这确确实实不是骗术,而是警告。不过事情既然和董天磊拉上了关系,萧凡的警惕性立即提高不少。在萧凡心目中,董天磊什么都不是,但现在董天磊找上的也不是他,而是方由美,由不得萧凡太悠闲。

    “小美·你知道这个董天磊是谁?”

    “知道。铁门很有名的一个企业家,我上回很偶然地听我爸我妈谈到过这个人,我爸说这人也许会有问题……没想到·他还真有问题。派人跟踪我,偷我的包。”

    方由美一口气不停地说道。

    自然,这都是方由美的猜测·不过萧凡很清楚,方由美这个猜测,很接近事实。

    看来短短两三天过去,事情又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董天磊直接将主意打到了方由美的头上,这是被逼急了,准备狗急跳墙呢。

    试想这个事情要是让方黎知道·只怕立即会暴跳如雷,毫不客气就将董天磊连根拔起。哪怕因此和薛家全面开战也在所不惜。

    这样的后果·董天磊肯定不是没考虑过,却依旧朝着方由美出手了,可见他也没有了太多的退路。

    “小美,挺聪明嘛。”

    萧凡夸奖了一句。

    小丫头孤身一人在铁门火车站碰上这种事情,没有惊慌失措,董天磊一打电话过来,马上就能推断出情形有异,立即给萧凡打电话,确实不枉了萧凡这一句夸奖。

    “那是······”方由美顿时得意起来,随即又有点心虚地问道:“那我现在怎么办?他还等着我答复呢。这事,要不要通知我爸?”

    “暂时不要告诉方叔叔。这样吧,你先回省委去找方叔叔,把我的电话号码告诉董天磊,让他和我来谈。”

    萧凡马上做了决定。

    萧凡并不怀疑方黎的政治智慧,更不自大地认为自己比方黎更加高明,但这事将方由美牵扯了进去,方黎难免会关心则乱,沉不住气。在盛怒之中做出的任何决定,都不会是很明智的,一个考虑不周,就有可能出大篓子。

    而且方黎是当事三方的一方,他一旦亲自出面,那就再没有转圜余地了。

    “好······那你来不来铁门?我……我想你了······”

    后面这一句,明显声音要小得多,尽管小丫头天不怕地不怕,却也可以相见,她说这句话之前,鼓足了勇气。

    毫不避讳在一旁“偷听”萧凡打电话的苑芊芊顿时撇了撇嘴,轻轻“哼”了一声。

    “竞争对手”越来越多了!

    PS:感谢贺兰山的魂十万厚赐!贺盟威武!!!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