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263章 东道主
    风晚娘入住止水观不久,萧凡再次离观外出。

    这一回,却是徐振煵给他打电话,很小心地请问萧一少是不是有时间一起吃个饭。说是很久没聆听过一少的教诲,心里头不踏实了。

    对徐振煵的客气,萧凡还真有些不大适应。

    虽然徐振煵是应该对他客气些,但那语气,萧真人着实觉得太“肉麻”了,须知就在不久前,徐行长在萧一少面前,还是何等的骄傲。

    不过萧凡倒是没有拒绝徐振煵的邀请。

    在萧凡的布局之中,徐振煵今后是个比较重要的筹码。徐振煵和大生银行本身或许不是那么要紧,却能起到一个很好的桥梁作用。不管是何种势力,总有要和银行打交道的时候。

    尤其是合资银行,很多事办起来比国有银行更加方便。

    大奔离开止水观,直奔中天酒店而去。

    这一回,徐振煵没有再在茉莉花请客。一般来说,按照宴请贵客的惯例,不能总是固定在同一个地方,不管是谁,总是需要一些新鲜感。

    茉莉花私人会所虽好,去的次数太多,也会有些腻味。

    奔驰车在接近中天酒店之时,骤然减速,很快就靠边停下,萧凡从车里走了下来,仰起头来,向中天酒店的顶层望去。

    中天酒店的造型并不怪异,中规中矩的,三十六层的楼高,算是这附近的地标式建筑。酒店的顶层,并没有特别引人注目的地方。

    也没人注意萧凡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

    只有萧凡自己知道,他在中天酒店的顶楼。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强烈的杀气。这股强烈杀气,和他前些日子在阳西旅店给苑芊芊疗伤时感受到的杀气。几乎一模一样。萧凡基本可以断定,是出自同一个人身上。

    那个强大至极的对手。再一次出现了。

    这已经是萧凡第四次感觉到叶孤雨的气息。

    第一次是在中天大厦四十九楼,姬轻纱的空中花园;第二次就是在阳西旅店;第三次则是在东华帝君庙。

    如果说第一次在姬轻纱的空中花园感觉到叶孤雨的气息,还只是巧合的话,那么经过阳西旅店那一次,萧凡就百分之百肯定,叶孤雨的出现,绝对跟他萧凡有某种必然的关联。

    这样强大的人,绝不会无缘无故四处乱跑,一连数次“巧合”地和他发生交集。

    在某些游戏之中。有“王不见王”的规则,现实生活中其实也一样。特别强大的人,通常都会有意无意地避免“碰头”,免得发生不可控的意外。

    不管是谁抢了谁的风头,另一个都不会心情愉悦的。

    不过萧凡还是很快就回到奔驰车里,驱车向中天酒店驶去。这个事,肯定和徐振煵没有关联。叶孤雨那种极其强大极其危险的杀气,并不是普通人可以感受得到的。也只有术法修为高深,内功绝顶的萧凡才能在那么远的距离上便有所警觉。

    徐振煵请他在中天酒店吃饭。只是个巧合。

    与此同时,原本坐在沙发之中,享受着两名白袍妖姬轻捏推拿的叶孤雨猛地站起身来,疾步走到窗口。伸手轻轻撩开厚重的天鹅绒窗帘,正好看到萧凡重新回到奔驰车里,好像萧凡在开车之前。还扬起手来,似乎再跟他打招呼。

    当然。隔得这么远,萧凡是不是真的再给他打招呼。谁也不能确定,或许只是一个无意的动作,甚至只是叶孤雨一时的错觉。

    叶孤雨的脸色,变得有几分阴沉,轻轻“哼”了一声。

    除了徐振煵,还有一个人也在中天酒店的大堂坐等萧一少。

    饶玉生。

    鉴于饶玉生和徐振煵的关系,萧凡在酒店大堂见到他,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徐振煵请他吃饭,叫上饶玉生作陪,太正常了。两个人吃饭,那种感觉总是有些怪怪的。

    “萧一少!”

    饶玉生甚至抢在徐振煵的前边,主动上前和萧凡握手寒暄,脸上热情的神态也是恰到好处,任谁一看都会觉得他们是很要好的朋友,交情不浅。

    “饶总!”

    萧凡对饶玉生很客气,一见到饶玉生,萧真人马上想起刁钻古怪的方由美来。这丫头,自从那次在叶玲的订婚宴上自承是萧凡哥哥的女朋友之后,居然每天都给萧凡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瞧这个架势,如果不发生什么意外的话,小姑娘这个动作会继续下去。

    好在方由美打给他的电话和发过来的短信,内容还算“正常”,不然萧一少更不好应对。

    三个人没有在大堂寒暄太久,饶玉生和徐振煵都知道萧凡的性子,不喜欢张扬,很快便引领着萧凡向中天酒店的中餐厅走去。

    中天酒店的中餐厅在酒店三楼,规模很大,占据了整整一层楼,生意也十分火爆。

    貌似这年头,豪华酒店的生意就没有不火爆的。

    一切的源头,自然都不过是因为“公款”二字,有公款不知道花,难道是傻子不成?管他是民脂还是民膏,花了再说!

    反正不是官爷的脂,更不是官爷的膏。

    三个人在硕大的包厢里落座,显得空旷旷的。徐振煵有点不好意思,却也无法可施。请萧凡不比请别人,可以叫陪酒小姐前来助兴。这些噱头,再给徐振煵三个胆子,也不敢在萧凡面前使出来。

    只好这么冷冷清清的了。

    好在今天这个东道,其实是饶玉生要请的,不过是借了他徐振煵的名义而已,说白了,今晚上饶玉生是主,他徐振煵则是陪客。

    自然,安排酒菜这样的事情,还得是徐振煵出面。

    很快。酒菜便流水价送了上来,都是比较清淡的菜肴。以素菜为主。有限的两三个荤菜,也十分高档。绝不是大鱼大肉。

    “一少,叶玲订婚那事,我听说了,哈哈,一少名声大震啊……没想到一少对岐黄之道也那么精通。这年头,真正的中医大家已经越来越少,没几个啦。一少这水准,啧啧,了不起。了不起啊!我饶玉生佩服。来,一少,敬你一杯!”

    饶玉生亲自给萧凡斟满了酒杯,笑呵呵地说道。

    徐振煵就在一旁凑趣,附和道:“是啊是啊,我也听说了,叶家闺女听说本来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一少一副药给喝下去,效果立竿见影。嘿。比西医打针还见效快啊……听说把那个什么高教授躁得,当时就跑掉了,楞不敢再待下去。哈哈……”

    一直以来,大家伙就有个习惯性的思维定势。认为西医见效快,中医见效慢。其实这还真是个误解,中医只要诊断正确。用药对症,见效绝对不比西医慢。

    不过这些。萧凡也没打算和徐振煵饶玉生多说,对象错了。

    这两位只是要恭维萧一少一番。绝不是要和他讨论中医和西医的异同。

    萧凡端起杯子和饶玉生碰了一下,满饮杯干。在京师豪门世家之间,有关萧一少海量的传闻早就传播开了,萧凡甚至被不少好事者封为京师世家豪门新的“酒神”。

    但平日里,萧凡很节制,并不嗜饮。

    “哈哈,一少,小美那小丫头,哈哈,我还真没想到她会那么大胆,哈哈……”

    酒过三巡,饶玉生忽然将话头转到了方由美身上,打着哈哈,含含糊糊地说道,那意思却是明明白白的。

    萧凡的双眉悠忽扬起,望了饶玉生一眼,不知道方由美这位小舅舅,怎么忽然提到这茬了,估计不是没话找话,肯定有内在原因。从今晚饶玉生和徐振煵两人的表现,萧凡很容易就能分辨得出来,其实是这东道是饶玉生请的。

    饶玉生避开萧凡的目光,咧开大嘴笑哈哈地说道:“一少,今晚本来姬总也要过来的,可她临时有事,托我给一少赔罪……”

    萧凡就笑。

    饶玉生认识姬轻纱,或许在他之前,但姬轻纱真要是想约他吃饭,绝对不必要假手饶玉生,更不会说出“赔罪”的话来。

    不过萧凡自然不会“揭穿”饶玉生,饶总这只是人际交往之中常用的小技巧而已,不足为意。

    “姬总这回啊,让一个事给烦了好几天。”

    饶玉生继续说道。

    萧凡还是不置可否,估摸着今晚饶玉生请他,就和这“麻烦事”有关,却不知真是姬轻纱的“麻烦”还是饶玉生自己的麻烦,故意推到姬轻纱头上去。

    从上回饶玉生专程请姬轻纱来陪萧凡吃饭,也可见他俩的关系比较密切。

    将萧凡始终不肯就这个话题接口,饶玉生也没有办法,讪讪地一笑,望了徐振煵一眼,自然是希望徐振煵赶紧出面解围,不要搞得太尴尬。

    徐振煵心领神会,立即就端起酒杯向萧凡敬酒。

    萧凡和他碰了一杯。

    “一少,不知道董天磊这个人,一少有没有一点印象?”

    又喝了几杯酒,吃了几口菜,饶玉生终于开口说到了重点,脸上虽然还是堆满笑容,眼神早已变得十分严峻。

    “董天磊?好像是铁门的一个企业家……”

    萧凡双眉微微一蹙,说道。

    对这个董天磊,萧凡还真的没太深刻的印象,不知道饶玉生为什么要提到他。

    “对对,就是他。其实这个董天磊,在铁门还是很有实力的,和大家的关系都还比较密切,就是脾气有点暴躁,比较喜欢惹祸……”

    饶玉生连声说道,又连连摇头,似乎对这位董天磊的暴躁很不以为然。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