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262章 文二太爷的担忧
    在小丫头不久就主动挂了电话,估摸着是被饶雨婷揪。萧真人这才长长出了口气,顺手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连背心都湿润润的。

    这种冷汗淋淋的感觉,萧真人已经很久没有尝试过了。

    奔驰车在胡同外较为宽敞的地方停好,萧凡走下车来,双眉微微蹙了一下,随即脸色如常,走进了胡同。就在这一刻,萧凡很明显地感觉到,胡同四周,有不少监视者存在。

    这一回,应门的是姜二,见到萧凡,立即恭恭敬敬地打了招呼,请小师叔入内。

    四合院厢房之中,灯光明亮,文二太爷一边品茶,一边看书。文天看的是线装书,封皮陈旧,书页泛黄,可见这书有些年头了。

    见到萧凡,文天哈哈一笑,放下线装书,说道:“师弟,回来了?”

    萧凡去秦关之前,和文天电话联系过,通报了自己的行踪。

    “怎么样,这次有所收获么?”

    礼让萧凡在对面藤椅里坐下,姜二给萧凡奉上香茗,文二太爷微笑问道。

    萧凡之所以急匆匆和姬轻纱一起赶往秦关,表面上是冲着苑芊芊去的,文天却知道,根本原因还在于苑芊芊说那座古墓和东方朔有关。“智圣”在占卜术上的高深造诣,文二太爷也是熟知的。

    假如能找到东方朔亲笔书写的文稿,那么就有可能找到《无极术藏》散失的那些篇章,至少是有那么一点希望。

    这不仅仅是文天和萧凡的推论,也是这么多年来,历代无极门祖师和高人们共同得出的结论。为了寻找这些散失的篇章,宗门历代前辈,不知花费了多少心血和精力。可以说,能想的办法都想过了。

    自从第三十七代掌教开始,一千多年过去,无数无极门前辈耗费偌大精力也不能说是完全做无用功,多多少少有所收获。只是这些找回来的篇章极其凌乱散碎,不足以凑出完整的篇幅。只能给后世的门人在修炼时提供一些参考作用。但根据历代前辈搜寻的经验来看,确实和东方朔这种传说中的仙人有一定的关联。

    尤其是东方朔与无极门某代掌教真人关系密切,私交甚笃,这是《无极术藏》上记载得很清楚的。如果能找到他遗稿,或许就有和无极门相关的线索。

    要说这个工作固然重要,原本也并非第一要务。都已经散失一千多年了,也不急在一时,慢慢找呗。不过萧凡受伤之后境界跌落,面临红尘大劫,要想顺利度过这个劫数唯一的指望就是迅速恢复在术法上的修为,甚至更进一步。

    找回散失的篇章,一下子就变得极其要紧,甚至是生死攸关的大事。

    也正因为这样,萧凡以堂堂无极门掌教之尊,才不惜千里迢迢赶到秦关去见一位盗墓的“女贼”,文二太爷亦并不阻止。

    “事情有点古怪……”

    萧凡的回答,有些出乎文天的意料。

    “古怪?”

    “嗯……”

    萧凡沉吟着,将此番秦关之行的大致经过向文天描述了一遍。

    “这么说还真是有点古怪。居然早就有人在那边等着师弟了,还召集了一批不弱的人手。哪些人是怎么未卜先知的呢?”

    文天微笑着问道,神情看上去颇为轻松眼里却是精光闪烁。

    要说未卜先知这种事,他们经常都干的,而且放眼天下能够比他们更加未卜先知的高手,还真是不多。但这种事,就不该发生在萧凡身上。身为大术师,萧凡身上的天机遮蔽之力是何等厉害?他的行踪怎可能被人未卜先知?

    萧凡缓缓说道:“这个事,有两种可能。第一,苑芊芊是个诱饵,他们知道我迟早会去找她所以早就在守株待兔。第二,姬轻纱有问题是她向外界泄露我的行踪。”

    萧凡倒是冷静得很,谈到姬轻纱的时候,没有丝毫异样,十分淡定。

    “那师弟认为,哪一种可能性更大呢?”

    “第一种。”

    “何以见得?”

    文天不露声色地问道。

    “因为那个黑匣子,有很多人都在关注。比如连迟斌都过去了……如果我不过去,他们这番布置也不浪费,最起码可以从苑芊芊手里把黑匣子抢走。假如是姬轻纱泄露了我的行踪,理论上他们的准备不会有那么周全,毕竟是不是去秦关,什么时候去秦关,都要由我来决定,相对而言,姬轻纱的时间就太仓促了些。”

    “唔,师弟这么分析,也有道理……”文二太爷捋着白须,沉吟稍顷,点了点头,随即说道:“不过,师弟也不能掉以轻心。姬轻纱此人,不简单师弟说她是河洛派的传人?”!

    谈到这里,文天的神情变得十分关注。

    萧凡有点讶异地说道:“难道师兄不知道这个情况么?”

    文天说道:“我不是不知道,只是不能确定。毕竟河洛派的衰微,已经很长时间了。前清年间,河洛派四分五裂,彼此自相残杀,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恢复过元气。根据师弟对她的了解,姬轻纱不但武艺高强,而且在术法上的造诣也很高,如果她是纯粹的河洛传承,我还真有点奇怪,她这些传承是怎么凑齐的,还是说,她的天赋高了令人无法想象的程度,凭着一些残缺不全的修炼方法,也能将河洛派的术法练到这样高明的程度?”

    萧凡忽然一笑,说道:“师兄,河洛派传承,并没有完全散失。”

    “哦?”

    “师兄难道忘了,《无极术藏—攻玉篇》里面,可收录了不少河洛派的修炼功法。有很多功法,几乎都是完整无缺的,不比河洛派本身的传承差到哪里去。”

    文天悚然而惊,疑惑地望着萧凡,蹙眉说道:“师弟,我们无极门虽然海纳百川,胸襟博大,但不是无极门的弟子,一般来说,是不许翻阅《无极术藏》的。难道师弟认为,我们的门人弟子之中,有人泄密,把河洛传承的功法传授给了姬轻纱?”

    萧凡淡然说道:“这种可能性也不是完全没有。”

    文天顿时闭目沉思起来,片刻之后,说道:“师弟,这个情况还是比较难于确定。通常我们无极传人只会抄录和自己有关的功法随身携带钻研,不会去抄录其他流派的传承,除非是专门冲着河洛派的传承去的,那又另当别论······还有一点,就是掌教和掌教传人,有这个便利条件。”

    萧凡轻笑道:“应该不是师父他老人家亲自指点的姬轻纱吧?”

    “那倒不会。师父都已经外出云游很多年了,姬轻纱才多大年纪?好像和师弟差不多吧。就算师父有心要帮助河洛派恢复他们的传承,也不会瞒着我们啊,这也不算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

    萧凡点点头,认同了文天的分析。

    无极门历来大气磅礴,止水祖师身为一代术师领袖,真要帮助河洛传承,确实不必要偷偷摸摸去做。

    “总之这位姬总不简单,她刻意和师弟亲近,只怕目的也不是那么单纯。师弟是正人君子,光明磊落,胸怀坦荡,只是江湖险恶,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文天轻声说道,语重心长。

    “多谢师兄提醒,我会注意的。”

    萧凡也是诚心受教。

    他固然聪明绝顶,天资过人,但论到江湖经验的丰富,十个萧凡也比不上一个文二太爷。这个没办法,人家的年龄和江湖阅历摆在那呢。

    “师兄,这附近好像多了些不速之客啊。”

    萧凡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随即说道。

    文天淡淡一笑,嘴角浮起一丝讥讽之意,说道:“是近段时间才多起来的,师弟去秦关那个晚上,我这里可是来了贵客。市局的三把手,亲自到我这里来做客,足足坐了两三个小时才走。思远他们几个,也各有客人邀请,脱不开身。现在看来,是有人担心我们赶到秦关去,和师弟会合,故意派他们来的。从那以后,这附近就多了不少不速之客了。”

    萧凡的脸色沉了下去。

    居然直接动用强力机关来介入了,看来对方已经越来越没有底线。

    文天对萧凡所想了如指掌,微笑着,悠悠说道:“师弟也不必生气,凡事有利则有弊。既然他们不讲规则了,我们也不必有什么忌讳。再说,对方到底是些什么人,顺着这个线索,基本也有了个大概的轮廓。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只占便宜不吃亏的事。”

    “这么说,师兄已经大有所获?”

    “正是。”

    文二太爷傲然说道。

    “现在我们最要紧的就是锁定主要目标,等待时机成熟的时候,好好跟他斗一斗。倒要看看,到底是这些邪魔外道厉害,还是我们无极门的正宗传承了得。”

    说着,文二太爷雪白的寿眉扬了起来,眼里精光四射,脸上露出跃跃欲试的神情。这位无极门的二师兄,老则老矣,却是姜桂之性,老而弥辣,脾气半点也不平和。

    “好,就依师兄的安排来办。”

    萧凡肃然答道,只觉得一股斗志在胸中熊熊燃烧起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