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260章 萧凡哥哥的女朋友就是我啊!

第260章 萧凡哥哥的女朋友就是我啊!

    高天望也很紧张。!

    尽管他一直在冷笑,眼神却没有半刻离开过萧凡和叶玲。其实在萧凡用银针刺穴之法让叶玲苏醒过来之时,高天望就知道事情要糟糕。

    原以为萧凡只是略通医道,现在看来,是大错特错了。

    归根结底,还是“老萧家”的大牌子误导了高天望,在高天望看来,世家豪门子弟不是没有出类拔萃者,但肯在中医上下苦功的,还没听说过。要说在仕途上下功夫,那就很正常。

    不料这个萧凡还真有两下子。

    真正最紧张的,自然还是林夕凡。作为叶玲的未婚夫,他最清楚叶玲的病情,因为咽喉肿痛,叶玲吞咽十分困难,硬质食物那是想都不用想,根本吃不了。喝点水都痛得难受,时不时会呕吐。这苦涩的参汤,林夕凡真担心叶玲会给吐出来。

    所幸这种情形并未发生。

    叶玲很艰难地将参汤喝了下去,片刻之间,消瘦的脸颊之上便浮起两团淡淡的红晕,似乎精神多了,朝萧凡勉力一笑,嘶哑着嗓子说道:“萧凡,谢谢……”

    “呀,小玲能说话了……”

    叶夫人顿时喜出望外,叫道。

    从昨天开始,叶玲就因为咽喉肿痛而闭嘴不言。叶夫人曾经想要取消这个订婚宴,考虑到邀请了萧湛,陆鸿,饶雨婷这些人,犹豫再三,才决定如期举办宴席。去医院检查过,也只说是上火,没有太大的问题。

    中医西医都这么说。

    叶玲说这么四个字,别人还不觉得,叶夫人爱女心切,可就知道,实在太难得了。

    萧凡摆了摆手,微笑说道:“叶玲,你现在还没有康复只是略略补充了一点元气,不要急着说话。我再给你开个方子,好好调理一下。”

    “对对,萧凡那就麻烦你了!”

    叶夫人又是一迭声地说道,对萧凡的态度迥然有异。

    早有服务人员奉上纸笔,恭请“萧神医”开方子。

    萧凡提起笔来,一挥而就,一共开了两个方子,递给林夕凡。仔细看看,也不是多么复杂都是些常见的药物。第一个方子里,有熟地,牛膝炙甘草,泽泻,肉桂,制附子。第二个方子则是人参,熟地,当归,白术,炙甘草。

    林夕凡毕竟是医药公司的老总,平日里对中医方子也并非一无所知

    看了这两个方子,不由有些惊讶,迟疑着说道:“萧处长这个,这两个方子,都是温补的……”

    说到底林总还是不能完全相信,叶玲是寒症不是热症,难道口腔溃疡和咽喉肿痛都不是上火造成的?这可有些颠覆大家的常识啊!

    萧凡笑了笑,说道:“没错,这是两个温补的方子。第一个方子是镇阴煎,你马上派人抓药,马上煎出来用冰块冷一下,尽早让叶玲喝下去。这个镇阴煎吃三服明天晚上换第二个方子,估摸着有十天左右,叶玲的病基本就能痊愈了。以后要注意保养,节食减肥这些,都要适度,不能太过。”

    见萧凡说得如此笃定,林夕凡不敢再质疑,连连点头称是。

    不管怎么说,是萧凡用针灸之法救醒了叶玲,一盅参汤喝下去,叶玲马上就能开口说话,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林夕凡不信。

    “方子给我看看。”

    叶器云忽然说道。

    林夕凡连忙将方子双手奉上。

    大家的目光又都落在了叶器云脸上,且看威严厚重的叶书记,对此有何言辞。

    叶器云仔细看了萧凡开的两张方子,不置可否,抬头望向萧凡,沉吟着说道:“萧凡,按照你的诊断,叶玲这病是寒症,身体虚弱导致的。可是,为什么体虚会导致咽喉肿痛和口腔溃疡呢?这个道理,你能不能给我们解释解释?”

    萧凡便向叶器云欠了欠身子,不徐不疾地说道:“好的,叶伯伯。其实这个原理并不复杂,按照中医理论,人体内都有阴阳二气。当阴阳二气平衡的时候,人就是健康的。叶玲这个病,主要是肾阴虚了。阴气不够,阳气也就无所归依,在肾里呆不下去,就跑了。往哪跑呢?往上升,就导致咽喉发炎,口腔溃疡等等症状出现。我看叶玲这病不是一年两年,应该好多年了,顽固性口腔溃疡······”

    叶玲顿时就点头不迭,脸上露出十分佩服的神情。

    “很多医生都有一个思维定势,认为口腔溃疡,咽喉肿痛这些病肯定是上火,是热症。其实也不一定。估计叶玲吃过不少清火的药物,结果就雪上加霜了。身体越来越虚,阳气都往上跑,这病情就反反复复,越来越严重。任何一个病,诊断是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这一步对了,后面的处置方法才正确。诊断出了错,后面所有的措施都是错的争火的药开得越多,分量下得越重,对身体的损害也就越大

    萧凡一说到这里,大家的目光都情不自禁地向高天望看过去。

    只见高教授双手抱胸,高高昂起了头,脸上满是不屑之意,却是倒驴不倒架。不过略一仔细,就能看得出来,高教授的身子在不住地轻轻抖动,很显然高教授的内心绝不如他的外表那样平静。

    “是啊是啊,庸医害人,一定要谨慎。”

    简秀华立即随声附和。

    叶夫人已经从叶器云手里接过方子,再递给林夕凡,连声催促,说道:“夕凡,马上叫人抓药,快点快点······”

    照萧凡刚才说的,似乎这药只要一服下去,效果那是立竿见影。叶夫人母女连心,自然是半刻都不愿意耽搁,恨不得闺女立即就痊愈了。

    “好的好的……”

    林夕凡也不敢怠慢,连连点头。一边吩咐服务人员将叶玲扶下去休息,一边电话召唤公司职员立即照单抓药。

    好不容易,终于安静下来。

    林夕凡的父母和叶器云夫妇便招呼客人喝酒用餐,餐厅里的气氛重新变得热烈起来。不管怎么说,今儿是叶玲和林夕凡的订婚宴,总要招待好客人才是正道。

    约莫几十分钟过去,林夕凡忽然陪着叶玲一起过来了,叶玲苍白的双颊有了红晕,脸上也挂着微笑,和刚才虚弱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林夕凡更是喜笑颜开,乐得嘴都合不拢来。

    “小玲,好了?”

    叶夫人又惊又喜。

    “嗯,刚刚喝了药,感觉好多了……”

    叶玲微笑着答道,尽管声音还是略带嘶哑,却比刚才要好得多了,说话已经比较流利。

    “耶,萧凡哥哥好棒!”

    不待其他人做出反应,方由美率先鼓掌欢呼起来,小丫头望向萧凡的眼神,更是满怀崇拜之意。

    “萧凡,这个可是真了不起,神医啊!”

    叶夫人立即朝萧凡仲出了大拇指,啧啧有声。

    “阿姨过奖了,神医真不敢当……凑巧而已。”

    萧凡连忙谦逊地说道。

    叶夫人连连摇头,说道:“萧凡,你就不用谦虚了,这个可不是凑巧,这个得有真本事。小玲这个病,好几年了,你最神奇,一张方子一副药就见效!厉害厉害!”

    陆鸿笑道:“是这个理,医学之道,要见真章,光耍嘴皮子摆老资格可不管用。萧凡,我看你也不用在宗教局上班了,调卫生部门去吧,要不去中医研究部门也行。”

    说着,陆鸿向一旁瞥去,却只见身边的位置早就空了,早在林夕凡再次陪着叶玲一起过来的时候,高天望教授便无声无息地跑得不见了踪影。

    再待下去,等着被人打脸么?

    倘若经过这个事情之后,高教授能够将浮躁的心思收起,静下心来,好好再研究一下中医学术,却也未尝不是好事。

    只不过此时此刻,自不会有人去在乎高教授今后是否卧薪尝胆,发愤图强。基本上都被“萧神医”折服了,只顾围着萧凡说个不休。

    简秀华更是眉飞色舞,神采飞扬,不住给萧凡夹菜,只觉得这个儿子怎么看怎么顺眼。就连萧湛,尽管还是神色严肃,却无论如何都难以尽掩眼中的得意。

    萧真人一不小心又成了萧神医,却也只能由得人家这样恭维他。

    “萧处长,结婚了没有啊?”

    聊着天,林夕凡的母亲忽然笑哈哈地问道,饶有兴趣的样子。

    萧凡连忙说道:“阿姨,我还没结婚······”

    “那有女朋友没?要是不介意的话,阿姨给你介绍一个?”

    林母十分热心地说道。

    “阿姨,萧凡哥哥已经有女朋友了。”

    萧凡还没开口,一旁的方由美已经抢着开口了。

    “哦,是哪家的姑娘啊?”

    林母更加来了兴趣。这话听起来挺“古装剧”的,但在京师豪门世家,却十分正常。料必萧家的嫡长孙,找的对象也是世家豪门千

    “就是我啊。我就是萧凡哥哥的女朋友!”

    方由美笑嘻嘻地说道。

    一言既出,满座皆惊,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珠子。

    “小美,又胡说八道了!”

    稍顷,饶雨婷一声呵斥,脸色颇为尴尬。

    这丫头,越来越不像话了。

    惯得她!

    方由美却益发笑得欢畅,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实在让人难以分辨她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只苦了萧真人,刹那间老脸泛红,坐立不安。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