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259章 应验如神
    订婚宴会悠忽间变成了中医学辩论会,确实出乎大家的!意>

    “大问题?会出什么大问题呢?难道这么明显的热症,还要十全大补?”

    高教授语气益发不悦,不过还是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这已经是看在萧家的面子上了,若是换了别的场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小伙子敢于这样质疑自己的医术,高教授早就勃然大怒,拂袖而去了。眼下嘛,高天望自不会这么做。

    别看他一副很高傲的样子,似乎连叶器云萧湛陆鸿这些省部级实权领导都不怎么放在眼里,其实只是做作罢了。高天望本是个特别在意世俗荣华的人。之所以特别傲气,也不过是某种手段罢了。现如今很多人就吃这一套,你越是装神弄鬼,高高在上,别人越是敬畏有

    平易近人的领导或者专家,总是让人觉得威望不够。

    “萧凡,按照你的诊断,叶玲这病要用什么药?”陆鸿毫不理会高天望,径直对萧凡说道,随即又加上一句:“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既然医圣张伸景都这么说了,肯定是有道理的。”

    其实有关医圣张仲景的光辉事迹,也只是在高中历史教科书里简单提到过,不是中医学的专业人士,谁能记得这些?如果不是萧凡提起,陆鸿早就不记得这位张老夫子是何方神圣了。

    高天望哼道:“陆部长,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高天望的话语没有说完,双眼却望向叶器云和叶夫人,那意思很明白:两位,叶玲可是你们的闺女,你们是打算让自己的闺女给人家做实验么?

    高教授自知陆鸿已经很不待见自己,只好向叶器云求援了。陆鸿可以不给自己面子,决不能不给叶器云面子。

    叶器云沉吟不语,叶夫人却已露出担忧的神色很委婉地对萧凡说道:“萧凡啊,你是客人,宴席已经开始了,有关这些讨论吃完饭再说吧。”

    这是给萧凡一个台阶下。归根结底,叶夫人自然是相信高天望。

    人家那是正经八百的中医教授嘛。

    萧凡摇摇头,说道:“阿姨,叶玲的病情本来就很严重了,加上这两天又服用了苦寒的凉药,更是雪上加霜。如果不马上治疗,恐怕·…

    “恐怕怎么样?萧凡有话直说。”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此时开口说话的竟然是萧湛,神色十分严肃不过望向萧凡的眼神,却暗含鼓励之意。

    要说别的方面,萧湛未必就对这个儿子很有信心,但论到医术,自又另当别论。当初老爷子的病情那么沉重,连总医院的专家组都束手无策,已经下了病危通知,结果被萧凡治好了。

    眼见高天望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萧湛心里也不是那么舒服了。就算我儿子是个纯粹的饭桶现放着我萧湛在这里,怎么也要给几分面子。

    更何况萧凡那些神奇的手段,萧湛是亲眼所见。

    除此之外萧湛此时出面,也有其他方面的考虑。也许一开始,萧凡是出于对老同学叶玲的关心才询问到叶玲的病情但事情发展到眼下,已经变成“搅局”了。按照叶夫人的“建议”,此事就此打住,只怕会在叶器云夫妇心目中留下非常不好的印象,认为是萧凡故意“捣乱”。既然如此,那就不如见个真章。如果确实是萧凡错了,那么叶器云夫妇在心里怪罪于他也不算冤枉。假如萧凡是正确的,那个高教授的诊断出了问题那就证明萧凡不是“无理取闹”。

    或许叶器云夫妇对萧凡的观感,就此改变也不一定。

    萧部长的面子,可也是很要紧的。

    “如果不马上治疗,恐怕叶玲未必能撑过这个宴会。”

    萧凡缓缓说道,语气很是凝重。

    此言一出,顿时人人变色。

    “萧先生,不至于吧?”

    稍顷,林夕凡闷“哼”一声,很不悦地说道。尽管他已经很努力地压抑自己的愤怒,却还是不能尽掩。实在这个萧凡太不像话了,这不是咒人么?要知道,今儿可是叶玲的订婚宴。在这样的喜庆宴席上,萧凡信口开河,未免太晦气了。

    难道老萧家的子弟,性格都这么张狂?

    对于萧凡,林夕凡只是近来才听说过他的名头,但对于“萧二哥”,林夕凡却是闻名已久,听说是很张扬的一位纨绔大哥。看来这哥俩的性格是一样的,自高自大,毫不在意别人的感受。

    萧凡轻轻叹息一声,说道:“我也希望不至于,但叶玲的脉象显示,她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高教授又给她开了十分苦寒的凉药,两下一凑,确实很危险了。”

    “萧处长,说话要负责任!”

    高天望大怒,立即说道,脸色已经阴沉如水。-等于是直接在指责他是“毒害”叶玲的罪魁祸首,这罪名却如何承担得起?哪怕明知要得罪萧家,也不得不给自己澄清了。

    宴席上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十分尴尬。

    叶器云的爱人连忙给林夕凡使了个眼色,让他赶紧领着叶玲离开这里,省得这场“争论”没完没了地继续发展下去。当着萧湛和简秀华的面,可也不能随便呵斥萧凡。只能采取这种釜底抽薪的办法了。

    林夕凡会意,伸手去拉叶玲,脸上勉强露出笑容,说道:“玲玲,我们去给其他亲戚朋友敬个酒……”

    叶玲点点头往起站,神色也有几分尴尬。实在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搞得大家都很无趣。关键这一桌的客人,可都非同一般。

    自己的订婚宴会搞成这个样子,叶玲心里自然也很不痛快,推源祸始,似乎都要怪到萧凡头上。

    意外就在叶玲起身的那一刻发生。

    刚一起身,叶玲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站立不稳,仰天便倒,所幸林夕凡眼明手快,一把搂住了叶玲的腰,这才没有摔倒,刹那间脸色大变。

    “玲玲,玲玲,怎么啦……”

    一时之间,准新郎手足无措。

    其他人也都慌了神,尤其是两位母亲,更是手忙脚乱,惊慌失措。

    “都别慌啊,让萧凡哥哥给叶玲姐姐看病!”

    慌乱之中,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却是方由美。这一桌子高官巨贾,无一不是杀伐决断的厉害角色,关键时刻,居然还不如一个小丫头头脑清醒。

    细细一想,也不奇怪。

    在座诸人,真正毫无保留地相信萧凡的,首推方由美。小姑娘对萧凡哥哥,几乎是死心塌地的崇拜。

    叫你们不相信萧凡!

    怎么样,现在应验了吧?

    这会儿,除了萧凡,你们还能相信谁去?难道还相信那个什么狗屁教授不成?

    “对对,小凡,赶紧着,马上给小玲瞧瞧······”

    这一回说话的却是简秀华,此时也唯有她才好这么吩咐萧凡,虽然带着命令的语气,却也隐隐含着几分“得意”。

    说到底,还是自己儿子正确!

    其实不用吩咐,萧凡已经准备出手了,寒光一闪,手里多了三枚光灿灿的柳叶小刀。

    “林总,来,先让叶玲在这躺下……”

    “哎,好的好的……”

    林夕凡这会不跟萧凡瞪眼睛了,马上将未婚妻搁在一旁的沙发上躺好。

    叶玲依旧昏迷着,脸色煞白,满头满脸都是虚汗,嘴唇没有半点血色,气息十分微弱。

    萧凡将柳叶小刀扎进叶玲的穴位之中,叶玲身子一挺,慢慢醒转过来,微微张开眼睛,脸色依旧苍白无血,虚弱无比。

    “参汤。”

    萧凡简短地吩咐道。

    “参汤?”

    林夕凡不由愣怔了一下。

    这可不是在医院,而是在会所,一时半会,到哪里弄人参来熬汤?

    不过林夕凡毕竟是大公司的老总,临机决断的能力还是很不错的,马上就说道:“好好,我马上打电话让人送人参过来······”

    他开着一家医药公司呢!

    “不用。你让会所熬参汤就行了,他们这里有上好的野山参。

    “是吗?会所有人参?”

    林夕凡还有点回不过神来。

    “对。”

    萧凡点点头。

    一般的私人会所未必有上等野山参,但朱大常肯定有。朱家父子,本就不是普通的厨师。

    眼见萧凡说得如此笃定,林夕凡便不再迟疑,连忙向会所的服务人员提出了熬参汤的要求。服务人员领命而去,林夕凡想想,觉得不保险,又拿起手机发了个信息,料必是通知公司的下属,赶紧送人参到茉莉花会所来。

    万一萧凡估计失误,也不至于耽误了叶玲的病情。

    不过林夕凡这招“后手”明显是画蛇添足,不到一刻钟,服务人员就急匆匆地端了一个精致的青花瓷盅走了过来,里面是满满一盅参汤

    原本熬制参汤十分耗时,但现在等着救人,只能将就一下用高压锅炖参汤了。效果自然大打折扣,却也勉强能用。

    林夕凡连忙抱起叶玲的脑袋,将一盅参汤慢慢给她喂了下去。

    大伙都很紧张地望着,尤其叶夫人,更是目不转睛,生怕闺女出什么意外。

    “阿姨,放心吧,萧凡哥哥很厉害的!”

    方由美便在一旁安慰起来。

    满屋子人,只有她自始至终对萧凡信心十足。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