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245章 河图阴阳五绝阵
    是一个标准的“古代地下室”建筑。!

    青砖甬道,整齐而大气,那股时代的沧桑感扑面而来。止水观的地下密室,也能给人这样沉重的时光沧桑感觉。

    “芊芊,你觉得这是汉代的地宫吗?”

    萧凡行走在斜斜向下的青砖甬道之中,随口问道。

    苑芊芊撇了撇嘴,有点不高兴地说道:“萧一少,胭脂社是盗墓的,不是国家养着的考古专家。咱们干这行的,瞅着有点意思,就下手了。谁耐烦搞得那么精确?也没那个必要。挖开来,有好东西就成。”

    倒是实在话。

    这东华帝君庙,这地宫都透着古怪。东华帝君庙明显不是汉代建筑,但地基的残余建筑又似乎是汉代的,这地宫却又不是和地基属于同时代的建筑。

    勉强要捋一捋的话,这是三个不同时代的建筑物凑在一块了。先有汉代的地基,然后有东华帝君庙,再然后有地宫。或者说,地宫在东华帝君庙之前。

    至于在汉代时,这里是个什么建筑物,已不可考。

    如同苑芊芊所言,她不是考古学家,就是个盗墓贼,管不了那么多,只管挖开地宫就好,直接到地下去找好东西。

    这条青砖甬道不长,弯弯曲曲的走了几十米,就到了一处比较开阔的大厅。萧凡估摸着,这里离地表的直线距离,也就是五六米。

    很浅的一个地宫。

    地宫依旧是青砖铺就,整个大厅大约有七八十个平方,空空旷旷的,没有供奉任何神,就是在地宫的正中央,有一个石台,高出地面三尺左右。

    姬轻纱打量着这古老的地宫,有点诧异地说道:“芊芊,这地宫是不是太浅了点?”

    这么浅的地宫不像是埋着珍贵东西的样子。

    很容易被人发现嘛!

    姬轻纱没有盗过墓,但依照常理来推断,她这个怀疑倒是很有道理。真正重要的东西,应该不至于埋在这么浅的地宫里。而且这个地宫还没有任何其他机关就这么一条甬道,直接走下来就得了。

    不待苑芊芊回答,萧凡先就摇摇头,说道:“这倒不见得。此处布置的那个风水大阵,本就有遮蔽天机的作用,地宫虽浅,只要阵法不破一般人是发现不了这个地宫的……当初布置这个风水大阵的前辈,自信得很啊。”

    苑芊芊却又不服气了,说道:“我可不懂得什么风水阵法···…”

    还不是让我发现了这处地宫?

    “时间。”

    萧凡淡然说道。

    “是时间帮了你的忙。不管多么厉害的风水大阵这么长时间过去,总是会发生一些意外变化。比如说一次不算太大的地震,就有可能让当初布下的阵势出现破绽。”

    “你是说,这个阵法已经不完整了?”

    苑芊芊问道。

    “嗯。”

    苑芊芊暗暗抽了口凉气。一个不完整的阵法,都让她吃这么大的亏,倘若这阵法是完整的,那苑大当家岂不是要大大糟糕?

    萧凡对她的心思似乎颇为了解,笑了笑,说道:“如果阵法完整的话你进不来的。而且阵法破绽很可能是出在遮蔽天机这个方面,而不是杀阵出了问题。”

    如果阵法完整无缺,不要说苑芊芊进不来这个地宫压根这地宫就不会被人发现。比如止水观,除了附近的村民能够知道那片小树林里隐藏着一座道观,就算在最精密的军用地图上也是找不到的。

    饶是如此,这风水大阵的对天机的遮蔽之力依旧非同小可。

    萧凡自忖,他要布置这样一个完全遮蔽天机的阵法,那是没有问题。遮蔽大阵之中暗藏绝命杀机,也没有问题。炼制“乾坤大还丹”之时,他在止水观布下的“无极轮回阵”就有这样的作用,最终将躲在暗中偷袭的强大对手杀伤。但要将阵法的作用延续到数百年甚至上千年之后那可就没有把握了。

    当初布置这个风水大阵的前辈,对自己的手段着实自信异常。敢于如此自信的人,在术法上的造诣,肯定非同小可。

    大家嘴里聊着,自然而然地走到了地宫正中那个高出地表三尺左右的石台之前。

    这个石台正处地宫正中,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这是一个大约三尺见方的石台,麻石雕成,是一个整体,镶嵌在地宫的青砖地面之中,仿佛与整个地宫的地面融为了一体。

    石台的正中,则有一个长方形的凹槽。

    萧凡等人一看,就知道这里是放置那个黑匣子的地方。凹槽的尺寸,和黑匣子一般大小。

    “芊芊。”

    姬轻纱叫了苑芊芊一声。

    苑芊芊会意,随即打开随身携带的背包,从中将那个黑匣子取了出来。这是苑芊芊“九死一生”才从地宫中带出来的宝贝,自然要物归原主。

    苑芊芊双手将那个黑匣子放石台中央的凹槽之中。!

    严丝合缝!

    嗯?

    似乎也不是那么严丝合缝……

    萧凡仔细一看,黑匣子应该略略高出石台一点点。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这么一点点的差异,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只是这石台太平整了,甚至整个地宫都太平整了,黑匣子高出石台一点,依旧让萧凡感到有些突兀。

    姬轻纱轻轻一笑,问道:“芊芊,你昨晚没仔细检查吗?”

    很显然,姬轻纱也感到这一点差别有些突兀。

    苑芊芊摇摇头。

    昨晚她只顾着拿起黑匣子就走,如此细微的区别,倒是没有太在意。毕竟昨晚的情形和现在又有所不同,就他们三个,力量略显单薄,还是早走早安生。不像现在,萧凡辛琳姬轻纱范乐这些一等一的大高手都在,只要不出动一支军队,任何敌手都要畏惧三分。自然可以慢慢研究一番。

    辛琳淡然说道:“匣子底部的图案和石台凹槽底部的图案不能重合。”

    “是吗?”

    苑芊芊将信将疑,随即将黑匣子从石台凹槽之中取了出来。大家一起探头看去·只见凹槽底部果然也有图案,再将黑匣子翻过来一看,黑匣子底部一样有图案。看上去这些图案都很乱,完全没有规律可循·也分辨不出两者的差别在何处。

    但可以肯定的是,辛琳的分析是正确的,如果黑匣子底部的图案和石台凹槽底部的图案能够重合,那么黑匣子放进凹槽,就是严丝合缝,一点差异都不会有。

    苑芊芊说道:“这黑匣子四边的图案都是一个迷宫,现在被彻底打乱了·必须复原之后才能找到新的线索。”

    这一点,大家在阳西旅店时已经探讨过,认识一致。

    姬轻纱打量着地宫·说道:“芊芊,除了这个黑匣子,再没有其他发现?”

    偌大一个地宫,还布下罕见的风水大阵来防护,就只收藏着这么个黑匣子,似乎让人心中有些不甘。关键现在还不知道这黑匣子里到底藏着什么了不得的宝物。倘若已经知道了,或许姬轻纱就不会再有此一问。

    苑芊芊嫣然一笑,说道:“姐姐,你能在这里有其他发现么?”

    整个地宫·除了这么突兀高出地表的石台,其他地方都是平整异常,四壁徒然·实在看不出来还有什么东西可以隐藏。

    而且既然这黑匣子都大大方方搁在石台正中,其他东西似乎更加没有必要藏着掖着。一个能布置那么厉害风水阵法的古代大术师,料必不至于如此小里小气。

    姬轻纱笑道:“我不能。不过萧一少也许能够吧?”

    “为什么又是他?”

    苑芊芊忽然觉得心头有一股气不大顺了。

    “难道就因为他是萧一少·就无论什么事都肯定会比别人强一点么?”

    这话就有点斗气了。尽管苑芊芊现在已经下定决心要“纠缠”萧凡,却也不代表着她无论什么事都会让着萧一少,说不定还会故意抬抬杠。

    萧一少是了不起,但说到在地宫里找东西,怎么着也该是胭脂社的大当家经验更丰富吧?

    姬轻纱莞尔一笑,说道:“芊芊,你还别不服气。事实就是如此·就因为他是萧一少,所以无论什么事都肯定会被别人强一点·也许还不止一点!”

    苑芊芊扁了扁嘴,显然很不服气姬轻纱这个说法。

    这边厢两个女孩子“斗嘴”,萧一少无心理会,早已背着双手在地宫里慢慢踱起步来。看上去也没啥特别,就好像萧一少在自家客厅里看书看累了,起身走几步,调节一下。

    辛琳默默站在一旁,看上去,她站得很随意,其实站的位置很有讲究,牢牢把控着青砖甬道,这是地宫唯一的出口和入口。

    作为萧凡的“贴身保镖”,辛琳一直很尽职。

    苑芊芊脸色略略一变,也走了过去,和辛琳站在了一起。

    既然要竞争,那就是全方位的竞争!

    如同她曾经说过的那样:辛琳能够为萧凡做的,她都能做。

    而姬轻纱的目光,都一眨不眨地盯住了萧凡,脸上神情变得十分关注。很显然,萧凡在寻找那个风水大阵的阵脚。萧凡每一次略作停留,姬轻纱都会牢牢记住那个停留的方位,然后和自己脑海中熟知的风水流派的传承去进行对照。

    大约小半个钟头,萧凡绕着地宫走了一圈,回到原来的起点,抬起头来,和姬轻纱对视一眼。

    姬轻纱的脸色早已变得阴晴不定。

    萧凡每一次停驻的位置,连在一起来看,对姬轻纱而言,实在太熟悉了。

    河图阴阳五绝阵!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