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243章 妇人之仁
    让姬轻纱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导引阵的阵眼,就设在东!华帝君雕像的手掌之中。

    东华帝君的雕像虽然已经残破,但大致形状还在,一手横在胸前。姬轻纱的本命法器“洛甲”,就供奉在东华帝君的手掌正中,感觉上,姬轻纱被东华帝君捧在手心。

    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然而姬轻纱却实实在在感觉到了。

    本命法器和她心神相通,东华帝君神像尽管只是一个泥塑木雕的凡物,当洛甲一放入东华帝君的手心,姬轻纱立即便有了一种十分踏实安全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是前所未有的。

    姬轻纱就在东华帝君神像前盘腿坐下,也不管这庙宇之中积满灰尘,就这么坐了下去,神态安然,嘴角含笑。

    刚才萧凡跟她说,用“洛甲”沟通古今,有可能对河洛图书的精髓进行更深入的了解。对萧凡这种说法,姬轻纱也不是完全信得过,囡为以前她从未有过类似的经验,只是听上去似乎有那么几分道理,倒也不妨一试。

    然而“洛甲”一放入东华帝君的手掌之中的奇特感觉,立时就让姬轻纱心中疑虑打消了七八分。或许这种奇特的感觉和东华帝君无关,是萧凡的导引阵所造成的。但不管是何种原因,这种感觉本身就很值得姬轻纱去仔细感受一番。

    “大家都退出庙外。”

    眼见姬轻纱在东华帝君神像前盘膝坐下,萧凡便即沉声吩咐道。

    大伙都依言退了出去。

    对于风水术法之道,他们都不是很懂得,只能服从萧凡的安排。不过苑芊芊却大有深意地看了萧凡一眼,乌溜溜的大眼珠在姬轻纱身上转了一圈!

    醋意十足。

    貌似小丫头现在是有吃醋的资格了——什么都叫你看完了,就差最后一步,我当然有资格吃醋!

    辛琳却瞥了苑芊芊一眼,也是大有深意。

    你吃什么醋?

    我还吃醋呢!

    辛琳现在还没有去“提防”姬轻纱,她的目标十分明确·那就是苑芊芊。现阶段,苑芊芊才是她最大的竞争对手。

    她和萧凡一起“同居”三年多,都没被萧凡那么亲密地搂抱过。

    姬轻纱早已双眼微闭,眼观鼻鼻观心·开始进入神游状态,对于二女的诸般醋意,却是感觉不到了。

    对苑芊芊的“提醒”,萧凡只能视若无睹,暗地里头痛不已。这漂亮女孩确实是天生尤物,和她们待在一起,心情愉悦·总是充满着兴奋之情。只是吃起醋来,却叫人好生难以抵挡。

    等众人退出庙外,萧凡取出布阵法器·在东华帝君庙里摆下一座小小的导引法阵。这座导引阵也是萧凡自创的,暗合无极阵法奥义。

    无极门任何一位掌教真人,俱皆是阵法大师,在阵法上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当然,并不见得新的掌教真人在阵法上的造诣就一定能胜过前一代掌教真人,只是说每位掌教,都能创出和自己修炼的心法最合拍的阵法之道。

    熟记前人传下来的布阵之法,不能算是宗师水平,最多只能算是一个合格的弟子·真正的阵法宗师,必须能够根据情况环境的不同和变化,随时自创法阵。

    这座导引阵·竟然隐隐和洛书下九宫暗合,萧凡摆下了北斗七星的形态,自己居于天权之位·带动整座导引阵,斗柄遥指姬轻纱,却是将姬轻纱和她的本命洛甲居于北极帝星之位。

    洛书真义,在于帝星为体,以斗为车。

    北斗七星布成的导引阵,必须由姬轻纱和她的洛甲来驱动,才能发挥作用。

    所谓阵眼是也!

    姬轻纱只觉得一股暖融融的气息扑面而来·心神一动,立即催动洛甲·开始驱动整座导引阵运作。萧凡特意将导引阵摆成“太一下九宫”,自然因为她是河洛派传承,对这个阵势最为熟悉。在此之前,姬轻纱只感觉萧凡术法造诣在自己之上,但到底比自己强多少,倒也并没有十分清晰的认知。

    等这座“太一下九宫”导引阵一启动,姬轻纱暗暗心惊不已。

    自己对萧凡所修习的“无极传承”只是略知皮毛罢了,萧凡对河洛传承却如此熟稔,甚至随手就能摆出河洛派最拿手的“太一下九宫”阵法,只怕萧凡对河洛传承的精通程度,并不在自己这个正宗河洛传人之下。

    两相比较,双方差距之大,可以想见。

    不过姬轻纱也并未感慨太久。类似的强人,萧凡并非是她遇到的头一个。曾经的叶孤雨,在她苦苦求索之时,轻而易举就解答了她心中的难题,甚至给她补齐了河洛派散失的篇章。萧凡作为无极门高足,术法上造诣高深,正是理所当然。

    而且萧凡对她的帮助是真心!实意的,不带多少功利之心。不像叶孤雨给她提供帮助,其就是一种交易罢了。

    “呀……”

    原本站在庙宇之外“看热闹”的苑芊芊忽然娇呼出声,脸色随之大变,光洁明亮的额头之上,细密的汗珠汨汨而出。

    “怎么啦?”

    唐萱离她最近,立即关心地问道。

    苑芊芊轻轻弯腰,一手按住自己的小腹,一手轻摇,咬紧牙关。

    就在刚才,她体内的吞噬之力忽然大为狂怒,横冲直撞起来,苑芊芊猝不及防,只觉得小腹丹田气海处宛如刀割一般。

    唐萱和宋纨都是脸色立变,不知该如何是好。虽然身为胭脂社二当家三当家,武功不可谓不高,江湖经验不可谓不丰富,此时此刻,却不敢轻易出手相助。实在他们完全搞不清楚苑芊芊现在是个什么状况,贸然出手,只怕反倒会惹出大麻烦来。

    不过片刻之间,苑芊芊额头便大汗淋漓,显然十分痛苦。

    宋纨一跺脚,就要冒险出手相帮,却只见眼前人影一晃,辛琳到了身边,纤纤素手一抬,手指连动,在苑芊芊身上六处穴位上扫过。

    辣手无情胭脂剑,飞羽连环七绝斩!

    七妙宫和胭脂社的传承,在江湖上都是大名鼎鼎,搁在以往,辛琳想要点中苑芊芊的穴道,可不那么容易,但眼下情形自又不同。

    苑芊芊浑身真气内力都被强行封在丹田气海之中,被萧凡的本命真元硬生生压住,隔绝内外。现在的苑大当家,等于内力全失,空有一身好本事,连一成的威力都发挥不出来。

    “你干什么?”

    宋纨红了眼,恶狠狠地盯住了辛琳。

    他给萧凡磕过响头,原拼死报恩,却不代表着他对辛琳有好感。宋三哥堂堂七尺男儿,曾经被辛琳这娇怯怯的小姑娘打得当众“流泪”,丢尽了脸面。只因为辛琳太强,才不得不将这口窝囊气咽了下去。而且,萧凡对苑芊芊没有恶意,也不代表着辛琳对苑芊芊没有恶意。

    宋纨尽管不清楚昨晚上萧凡已经将光溜溜一丝不挂的苑芊芊搂了大半夜,但苑芊芊对萧凡的情意,他如何看不出来?

    苑芊芊又并不擅长隐瞒自己的真实情感。

    苑芊芊越是喜欢萧凡,“照理”,辛琳就越是痛恨她。

    情敌嘛!

    辛琳冷哼一声,理都不理他。

    说来也怪,辛琳扫过苑芊芊的穴位之后,原本在她体内左冲右突,显得极度不安的那股吞噬之力,忽然就安静下来,不再胡乱冲突,苑芊芊丹田四周刀割般的剧痛立时缓解。

    “辛姐姐,谢谢你!”

    苑芊芊立时直起腰,对辛琳嫣然一笑。

    辛琳淡淡“嗯”了一声。

    “这是什么功夫?七妙-宫的传承还真是神奇得很······”

    辛琳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冷冷淡淡的,苑芊芊也见怪不怪了,不以为意,笑吟吟地问道,带着几分好奇之意。

    “这不是七妙-宫的功夫,这是无极门的制穴之法。”

    辛琳依旧淡淡地回应道。

    苑芊芊俏脸顿时一变,撅起嘴巴不吭声了。

    和萧凡在一起住了那么久,连无极门的制穴之法都学会了。

    哼!

    稀罕么?

    终有一天,我也能学会的。

    我缠也要缠住他,让他手把手教我!

    想象着萧凡灵巧的手指在自己的穴位上一个个摸索过去,苑芊芊顿时俏脸微红,连体内那股吞噬之力正在一点一点地往外宣泄一时都感觉不到了。

    “七星导引阵?”

    与此同时,远处一座山坡之上,叶孤雨负手而立,双眼注视着东华帝君庙这边的情形,感觉到了萧凡所布导引阵发挥出的威力。

    这处山坡里东华帝君庙大约有三四里地远近,居高临下,东华帝君庙周围的情形,基本上可以尽收眼底。叶孤雨就这么站在山坡上,似乎并不担心自己的行藏会被人察觉。

    叶孤雨行事从来都不低调,也很少刻意隐瞒自己的行踪。身为西亚地区最大杀手组织的首领,叶孤雨知道自己是国际刑警组织正在苦苦追查的重要对象,但每次来华夏国,他都是很高调地入住中天大酒店的总统套房,毫不在意别人是否关注自己。

    甚至现在千里追踪萧凡而来,叶孤雨也还是那样的行事作风,并不曾更改。

    叶孤雨孤身一人,身边没有其他随从。

    “妇人之仁!”

    稍顷,叶孤雨嘴角浮起一丝讥讽之意。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