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242章 术法发展简史
    家东华帝君庙看上去破败不堪,但当初的建造者并不马虎!占.也不算小,正殿偏殿厢房一应俱全。尽管是残垣断壁,然而庙宇的基本结构还在,十分清晰。

    很多年前的古人为什么要在这荒郊野外建造一座东华帝君庙,已经不可考。萧凡不是考古学家,没打算去弄清楚这里面的原因。

    宗教上的很多事情,用世俗的理由是很难解释明白的。

    萧凡缓步走进了东华帝君庙。

    那股吞噬之力益发不安分,翻滚着,只想要钻进萧凡的体内。萧凡浑身浩然正气流转,将这诡异的吞噬之力挡在外边。凝神观察其他几人的神情,除了苑芊芊略略有些不大适应之外,别人倒没多大的异常反应。

    看来这吞噬之力只对最强者“出手”,因何会这样,更加引起了萧凡的好奇。

    大殿十分破败,东华帝君的神像倒还立在那里,只是蛛网密布,“蓬头垢面”,金漆剥落,早已不复当年的风光显赫。

    萧凡徐徐上前,长揖为礼。

    无极门虽然不算是正宗的道家传承,不过对于道教的“神”却也并不怠慢。传说中,东方朔是东华帝君的弟子,而东方朔却扎扎实实是无极门推崇的术法前辈,与无极门当年的掌教祖师关系密切,据说经常在一起切磋术法心得。有关这些掌故,《无极术藏》中都记载有的。

    原本东张西望的苑芊芊等人见了萧凡如此郑重其事,也一个个屏息静气,对东华帝君的神像作揖。

    苑芊芊甚至喃喃祷告:“老神仙,你就大人大量,不要和我计较了……我知道不应该挖你的地宫,可是我们胭脂社干的就是这活,不挖不行啊……您多多原谅吧……”

    自然,声音有如蚊呐,细不可闻。

    萧凡内功精湛·又和她站得比较近,约莫听到了几句,不由暗暗失笑。

    小丫头这祷告之词可谓相当别致,以苑芊芊的性格·能够向东华帝君“低头认错”,可是很了不得的事情,由此可见,苑芊芊内心深处还真的有所变化了。

    参拜过东华帝君的神位之后,萧凡没有急着布阵,而是仔细勘察了神庙的布局。尽管只剩下残垣断壁,依旧可以看得出来·这东华帝君庙依旧保持着久远时代的特色。

    萧凡忽然轻轻摇头。

    一直在默默关注着他的姬轻纱轻声问道:“一少,怎么啦?有什么发现?”

    萧凡说道:“这庙不是汉代建的,建筑风格不对·没有汉代庙宇建筑的特点。”

    姬轻纱不由愕然,扭头望向苑芊芊:“芊芊?”

    对于古董,姬轻纱并不太外行,她尽管不是学的考古专业,也不是职业收藏家,但家里的藏品比较丰富,在古董的鉴别上有一定的造诣。只是古董和古建筑的鉴别,那不是一回事。

    在这个方面,苑芊芊和胭脂社自然是行家。

    没有这方面的知识·胭脂社凭什么成为北方最大的盗墓团伙?

    苑芊芊嫣然一笑,说道:“庙不是汉代的,但地基是汉代的。这修基脚的地砖·肯定是汉砖,这一点没有疑问。地宫也是汉代修建的。无论是建筑风格还是修建地宫的青砖,都是汉砖的典型风格。不但有汉砖常见的菱形图案·还有很罕见的制钱图案。我估摸着,庙是后人修建的。是特意在地宫之上修了这座庙还是很凑巧,刚好修在地宫之上,就不好下结论了···…我不是考古学家。”

    我是盗墓贼。

    这庙是何人所建,因何要建,我不管,我就管地宫里有没有值得我出手的好东西。

    “一少·那这风水杀阵是汉代人所建,还是后人所建?”

    姬轻纱秀眉轻蹙·问道。

    萧凡微微一笑,说道:“姬总,这可是考住我了。这一点,我还真的不是太清楚。”

    要考证风水杀阵的“年份”,未免有些强人所难。萧凡尽管是顶尖的大术师,毕竟不是神仙。

    姬轻纱不由失笑,仲手捋了捋耳边垂下的一缕青丝,说道:“是我问得不对了。”

    萧凡却又沉吟着说道:“等把这里的吞噬煞气散发干净之后,如果能找到当初的布阵法器,也许能看出些端倪来。”

    苑芊芊奇怪地说道:“到底是哪个朝代的人建的风水杀阵,有什么关系吗?非得弄清楚?”

    她对风水堪舆相术占卜之类的术法,多多少少了解一些,但最多也就是皮毛而已,在她看来,有必要去了解这些么?难道还能藉此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收获?总不能将那个死了不知多少年的古人揪出来对话吧?

    萧凡微笑说“也不是非得弄清楚,不过要是能够弄清楚的话,也许有些好处。”

    “有什么好处?”

    苑芊芊立即开始刨根究底。

    她实在是个很有研究精神的小姑娘。或许苑芊芊是想透过对术法的进一步了解来加深对萧凡的了解,她现在亟待了解萧凡的一切。

    面对着不声不响的辛琳,苑芊芊总是有着一种极其深重的紧迫感。她和辛琳的“竞争”,本就不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在她认识萧凡之前,人家辛姐姐早就和萧凡同室而居三四年了。一千多个日子的朝夕相处,足以培养出很深厚的感情。

    和辛琳比较而言,苑芊芊现在唯一的“优势”,也许就是昨晚上的那段经历。她已经和萧凡坦诚相对过,虽然并未发生什么逾格的事,但也让苑芊芊自觉“资本”十足。

    我就“赖”上你了,咋的吧!

    饶是如此,苑芊芊自然还是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进一步了解萧凡的机会。

    萧凡笑而不语。

    不是萧凡不乐意回答苑芊芊的问题,实在这个情况,三言两语解释不清楚。《无极术藏》篇幅浩繁,尽管是以《无极九相篇》为整个术藏的核心和根基,但实际上,《无极术藏》算得是一部《华夏国术法发展简史》。

    无极门历代掌教和前辈高人对于所处时代术法的发展以及大环境,都有记载。这些记载很多看上去十分简单,具有高度的概括性,或许说是“语焉不详”,但却十分客观精炼。比如历史上四次“灭佛事件”,基本上都可以看做是道教,儒教协助皇权对佛教进行的毁灭性打击。一些术法大家在这些事件中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例如后周世宗灭佛,就和图南真人希夷祖师陈抟有着一定的关联。

    陈抟祖师乃是紫微斗数的创立者,道教之中了不起的大人物。

    再如前些年发生在华夏国的“破四旧运动”和随之而来的大浩劫,也对术法的发展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止水祖师和文二太爷都撰写有专门的文章,描述那二三十年间发生的种种限制术法发展的情形,俱皆收录在《无极术藏》附录之中。

    除此之外,《无极术藏》对其他术法流派的发展也有所记载。历史上好些术法大师在《无极术藏》之中的地位都相当崇高,尽管这些术法大师,并不是无极门的传承。例如《无极术藏》尊称陈抟为希夷租师,尊称袁天罡为“袁祖”或者“火山祖师”。

    因袁天罡初唐曾任火山令,故此名之。

    假如萧凡能够通过布阵法器探知这个风水杀阵出自哪个朝代那位术法宗师之手,或许就能以此逆推出一些前所未知的术法知识来。

    这个内情相对比较复杂,而且也没有多少把握,苑芊芊又不是同道中人,萧凡也就没有向她多做解释。当然,这也是因为苑芊芊目前在萧凡心目中的地位还不如辛琳所致。如果是辛琳出口相询,萧凡是肯定会给她解释清楚的。

    “开始布阵吧。”

    萧凡对姬轻纱说道。

    姬轻纱点点头,却又问道:“一少,为什么不下地宫布阵,要在庙里布阵?”

    透过庙里的残垣断壁,已经能够看到庙宇后院的地宫入口,旁边是新鲜的黄土,苑芊芊他们发掘地宫之时挖出来的土壤。

    姬轻纱隐约感知,前人的风水杀阵是布置在地宫之中的,要破解这个阵势,照理应该下地宫布阵更加合适,也更加直接,效果更好一些。

    萧凡说道:“我们布的是导引阵,不是镇压大阵,就没必要下地宫去布置了。地宫里面比较逼仄,吞噬的煞气难以引出去。强行在地宫里面布阵,效果反倒不好。这座庙宇正正建在地宫上方,地势比较开阔,在庙中布阵,效果更佳。”

    姬轻纱嫣然一笑,说道:“好,一切听从一少的安排,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姬轻纱精通术法,但也能知道,萧凡在术法上的造诣较之自己更加高深,一切以萧凡的意见为准不会错的。

    苑芊芊却秀眉微蹙,朝姬轻纱暗暗瞪起了眼珠。

    姬轻纱刚才这话听起来好不娇柔,苑芊芊虽然同是美女,却似乎也能从姬轻纱的话语之中感受到某种极其诱惑的暧昧之意。

    一个辛琳都已经令苑大当家头疼不已了,没有半分“战而胜之”的把握,这要再加上姬轻纱,却如何应对?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