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235章 合作伙伴
    叶孤雨不徐不疾地走向阳西旅店。!

    在这荒野小镇孤寂的街道上,叶王的身影是孤单的。

    这一刻,万籁俱寂。

    所有的动物都被那股莫名的杀气压迫得心惊胆颤,一声都不敢吭。狗如此,连性格桀骜不驯,远比狗狗刚烈的猫也是这样。

    叶孤雨慢慢走过来,天地之间,一片肃杀。

    阳西镇的民风极其强悍,因为周边有太多古代墓葬的缘故,阳西镇是各路盗墓贼,文物贩子和考古专家经常往来的聚集之地。盗墓贼和文物贩子就不必说了,就没有几个善茬子。因为国家并未大规模开挖阳西镇左近的古墓葬,所以那些往来的所谓正儿八经的考古学家,都不免带着三分邪气。

    阳西镇的居民从来都不费心去分辨这些,不管是盗墓贼,文物贩子还是考古学家,在阳西镇居民眼里,都是些和死人打交道的家伙,没啥好人。

    跟这些家伙打交道,软一点都不行,就必须来硬的。

    久而久之,就养成了阳西镇极其强悍的民风。

    但这一刻,整个小镇都沉寂下去。

    叶王来了!

    连阳西旅店阴森森的驼背老板老候都感到寒气逼人。

    叶孤雨在阳西旅店门口三米处停住了脚步。

    一道曼妙-的身影,自阳西旅店“大堂”里走了出来,在叶孤雨对面站定,正是姬轻纱。就这么淡淡地站在阳西旅店门口,就这么淡淡地注视着叶孤雨。

    “这位先生,请留步!”

    姬轻纱轻声说道,语气柔和,不带丝毫戾气。

    “再往前走,你就惊扰到我的朋友了。”

    叶孤雨就笑,嘴角浮起一丝讥讽之意,说道:“对不起姬总·没想到你的朋友如此脆弱,那么容易被惊扰。”

    姬轻纱也是讥讽地一笑,说道:“看来,你们的功课做得很足嘛。不过以阁下之能·也只能为人充当马前卒而已。”

    当然这是在演戏,除了叶孤雨和姬轻纱自己,没人知道他俩之间的真实关系。但这并不妨碍姬轻纱嘲讽叶孤雨一番。

    这一辈子,姬轻纱见得最多的,就是各式各样骄傲的男人。够资格和姬轻纱打交道的男人,无论如何都不会太普通,算是比较成功的男人。大凡成功男人·都十分骄傲。

    而萧凡和叶孤雨,是姬轻纱见过的,最骄傲的男人。

    甚至于·比许多身居高位手握重权的体制内高官还要骄傲得多。都是那种由内而外的自信满满,似乎无论什么事情,在他们手里都能轻易摆平。不像体制内高官,多多少少有些瞻前顾后,患得患失。

    但这两个男人表达骄傲的方式,又截然不同。

    萧凡外表温和儒雅,不带丝毫戾气和霸道,然而他说出来的每句话都是决定,不管你有多大的意见·最终都会在不知不觉间被他改变,按照他的决定去执行。

    王气凛然!

    而叶孤雨则是霸气外露,不管他多么努力去掩饰·那股杀伐之气都压抑不住。姬轻纱这一辈子,还从未见过“杀孽”如此深重的人。

    按照河洛派相人之术,叶孤雨是那种天生的杀神霸主。这种人·也许数十上百年才会出现一个,然而一旦现世,就是巨大的灾难,总会掀起无边的杀孽。

    事实上,叶孤雨这二十年来,领导“天鹰”杀了多少人,无人知晓确切的数目。

    叶孤雨无论何时何地·都从不隐瞒自己的强势。

    哪怕他当年为姬轻纱提供“帮助”之时,都不曾问过姬轻纱本人是否愿意接受他的帮助。在叶孤雨想来·这很正常——我决定了,这还不够么?

    不巧的是,其实骨子里头,姬轻纱也是这样的性格。故此,姬轻纱就很不待见叶孤雨,因为某种逆反心理,她更加待见萧凡。

    这也是她当初自然而然选择向萧凡“屈服”,与萧家和解的原因。

    不管是什么性格的女人,内心深处都会崇拜比自己更加强大的男性!

    叶孤雨并未计较姬轻纱言辞之间的讥讽,眼神四下一抡,淡然说道:“跟我走,叫上你的搭档一起。我就不再惊扰你的朋友!”

    说完,叶孤雨便转过身,缓步向镇外走去。

    看上去,他压根就不担心姬轻纱会违背他的“指令”。

    他答应过阿巴斯,会负责将姬轻纱和范乐“引开”。叶孤雨瞧不上萨比尔,却不愿意对阿巴斯失信。阿巴斯或许也还不是容天祖师座下弟子之中悟性最高的,却是最能认清楚形势的一个。

    姬轻纱没有犹豫,立即跟了上去。

    一道黑影,从旅店三楼一跃而下,紧紧跟上姬轻纱,正是范乐。

    刚才,范乐就站在三楼外墙的沿棱之上,居高临下地监视着叶孤雨,只要叶孤雨对姬轻纱有何不利的动作,范乐便会立即出手。

    跟随姬轻纱这!么年,范乐尚未见过比叶孤雨更加危险更加强大的敌人。!

    尽管迄今为止,叶孤雨并未做过任何对姬轻纱不利的事,范乐却十分坚定地认为,叶孤雨就是他们的敌人。

    这一点,毋庸置疑。

    人有时候不是靠理智做判断,而是凭直觉做判断。

    范乐尤其相信自己的直觉。

    这一回,叶孤雨忽然出现在阳西镇,令范乐心里头很不踏实。

    旅店的楼上,辛琳冷冷地看着这一切,汗水已经在不经意间浸透了她柔软的内衣。

    她亲眼见到了叶孤雨。

    这个人,给她那么巨大的压迫感。等面对面的时候,辛琳忽然有了一种更加诡异的感觉,那就是,她好像很熟悉叶孤雨身上的气息!

    就好像,她熟悉萧凡身上的气息那样。

    这个强大到变态的家伙,或许还隐瞒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

    姬轻纱和范乐毫不迟疑就跟着叶孤雨离开旅店,辛琳倒是很能够理解。萧凡眼下为苑芊芊疗伤已经到了要紧关头,如此强大的敌人,还是离萧凡越远越好。

    很快辛琳就感觉不到叶孤雨的气息了。

    就好像在忽然之间,叶孤雨已经远去。

    但辛琳很清楚,这么短的时间内,叶孤雨不可能去得太远很显然是用某种秘术隐藏了自己的气息。

    事实上,叶孤雨也确实未曾去远,就在镇西头不远处,再次停住了脚步。

    “叶王,请你给我一个解释!”

    姬轻纱在叶孤雨身后五米处站定,冷冷说道,语气十分不悦。

    范乐则在另一个方位离姬轻纱和叶孤雨的距离都差不多远近,全神戒备,三人正处于一个等腰三角形的尖上。

    “解释?”

    叶孤雨就笑。

    “轻纱我为什么要给你一个解释?”

    “哼,你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你并没有告诉我,你会跟踪我们!我答应过你,会为你办事。但你跟踪我们,我不能接受。”

    姬轻纱毫不客气地说道。

    以她今时今日在商界和江湖道上的地位,她当然不能接受被人时刻跟踪的事实。任何一个人,恐怕都不会乐意被人跟踪的。

    “你错了,我跟踪的不是你,我跟踪的是萧凡。”

    叶孤雨也不生气随口解释了一句。

    姬轻纱却也没有那么好“忽悠”,冷笑一声,说道:“不跟踪我你能跟踪到萧凡?”

    叶孤雨双眉微微一蹙,说道:“你不相信我?”

    姬轻纱摇摇头,说道:“我不是不相信你。但是叶王,我早就说过,不管你多么神通广大,萧凡都是你最强的对手。你也许可以轻而易举地跟踪其他任何人,但不包括萧凡在内。你让我接近他,无非就是可以透过跟踪我来跟踪到他的行动罢了。”

    叶孤雨沉默下来。

    山风呼啸。

    范乐目不转睛地盯住了叶孤雨,生怕这个男人恼羞成怒一怒之下对姬轻纱出手。这么多年来,范乐从未感觉到局面像今晚这样危险。

    “轻纱你错了。”

    稍顷,叶孤雨缓缓说道。

    依旧是“你错了”。

    似乎在叶孤雨心目中,凡是对他的质疑,都是错误的。

    “或许以前是这样,要跟踪萧凡不容易。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萧凡境界大跌,要跟踪他,并不是太难的事情。”

    姬轻纱冷冷说道:“既然他现在如此虚弱,你为什么不趁机将他除掉?”

    “除掉?”

    叶孤雨不禁愕然,似乎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笑话一般。

    “谁说我要除掉他?他又不是我的敌人!”

    姬轻纱压根就不信,讥讽地笑了笑,说道:“他不是你的敌人,难道还是你的朋友不成?”

    “他当然也不能算是我的朋友。”

    “你把我搞糊涂了。

    难道你这么处心积虑,让我接近萧凡,仅仅只是为了好玩么?”

    “当然不是。但你也要搞明白,这个世界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只有朋友和敌人这么两种截然相反的关系,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很多种不同的关系。”

    叶孤雨仍然保持着良好的脾气和风度。

    “比如说呢?”

    “比如说合作伙伴!”

    “合作伙伴?”

    这一回,姬轻纱是真的吃惊了。她再也想不到,叶孤雨竟然会将他和萧凡之间的关系,定位为“合作伙伴”!

    叶孤雨要和萧凡合作什么?

    而且,很明显,萧凡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多了这么一位“合作伙伴”。

    真不知道叶孤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