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225章 无价之宝
    “三比一?迟叔叔,你确定这东西有那么大的价值?”!

    听了迟斌的话,苑芊芊自己都吓了一跳,有点诧异地扫了自己腋下的黑匣子一眼。迟斌说出这样的话来,那是真正的非同小可。

    迟斌是什么人?

    南派盗墓贼“大宗师”级的人物,与苑芊芊的师父齐名。他家里收藏着的好东西,着实不少,随便拿出一样来,都堪称价值连城。

    照迟斌这意思,只要苑芊芊开口,无论想换哪三样珍宝,迟斌都会换给妫。

    “是不是值得这么大的价钱,那也因人而异。比如你在迟叔叔眼里,那是无价之宝。迟叔叔在你眼里,却是狗屎不如。”

    迟斌哈哈一笑,说道。语气之中已经带上了十分明显的调笑之意。

    苑芊芊这样美艳绝伦的尤物,哪个男人见了不怦然心动?

    “迟叔叔,如果我要白起剑……你也愿意交换吗?”

    苑芊芊毫不在意迟斌的调笑,很认真地问道,一口气爆出了三件宝物的名字。

    “白日做梦!”

    迟斌尚未答话,他身后那名身材窈窕的夜行女子便冷哼了一声,说道,语气极度不屑。

    迟斌苦笑起来,说道:“芊芊,你这也太狠了吧?要剜迟叔叔的心头肉啊……”

    苑芊芊就咯咯地笑。

    她知道自己是狮子大开口,迟斌的收藏虽富,自己提出来的这三样东西,却堪称是迟斌的“镇宅之宝”,算是迟斌所有藏品之中最贵重最值钱的宝物。

    比如白起剑,乃是与“越王勾践剑”齐名的宝物,据说已然通灵。为了这柄宝剑,刘八爷亲自赴南方和迟斌谈判,开出了和眼下迟斌开出来的一模一样的条件,愿意三比一交换。结果连白起剑的影子都没见到,迟斌压根就没让刘八进门。

    谁敢打这几样宝物的主意,谁就等于要迟斌的命。

    “迟叔叔,牛逼吹爆了吧?我就知道你舍不得······”

    “行我答应了。”

    苑芊芊一语未毕,迟斌忽然开口说道。

    安静!

    四周骤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只有凛冽的夜风呼啸而过,带起一阵人的呜咽声。

    唐萱和宋纨都倒抽了一口凉气,面面相觑。再也没有想到,迟斌居然真的答应了?真的愿意以三件无价之宝来交换苑芊芊腋下那个毫不起眼的黑匣子。

    这黑匣子里到底是什么了不起的宝贝?

    尽管这黑匣子是他们从地下带出来的,却还没打开来看过,里面到底藏着什么东西谁都不得而知。

    但迟斌愿意花如许大的代价,必定非同小可。

    说起来,迟斌此番的所作所为,也是大大出人意料。原本他完全可以抢先下手,赶在苑芊芊前边下到地宫里,将这黑匣子先一步搞到手。却偏偏要躲在外边搞偷袭。和他在盗墓界偌大的名声比较而言,这样的手段未免太下作了。

    虽然说,盗墓本身并不是个多么受人尊敬的职业,也和“绅士风度”扯不上什么关系。但无论哪个行业既然成为翘楚,总有几分矜持和骄傲。

    迟斌这一回暗中偷袭,以大欺小以男欺女,传扬出去,名声是半点都不剩下的了。

    然而迟斌毫不犹豫就干了出来现在又毫不犹豫提出了“三比一”的交换条件,而且是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形下提出交换,凡此种种,都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个黑匣子里的东西,无比要紧!

    至少对迟斌而言,比他所有的珍宝加起来都要紧得多。

    “嘻嘻,迟叔叔你答应了,我可没答应。对不起这玩意是我弄到的,我就喜欢上了,啥都不愿意换。”

    苑芊芊咯咯一阵轻笑,戏谑地说道。

    “胭脂红,别给脸不要脸。”

    又是那名身材窈窕的女子,一声断喝,语气冰冷。

    都说美女天生是冤家,看来此言非虚。

    苑芊芊瞥她一眼,理都懒得理她。

    “既然这样,那就只能得罪了。”

    迟斌似乎早就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也不着恼,慢慢将背在背上的一个长条形帆布囊袋取了下来。感觉上,那帆布囊袋很沉。

    “走!”

    苑芊芊低声说道。

    唐萱和宋纨再不迟疑,面对着迟斌,一步步往远处公路上退去。

    迟斌并不阻拦,也不出声。

    只要苑芊芊还在,那个黑匣子还在,那就行了,别的人,无关紧要。迟斌是冲着黑匣子来的,不是冲着唐萱和宋纨来的。只要苑芊芊愿意放下黑匣子,迟斌甚至连苑芊芊都不会为难的。

    一阵哗啦啦的铁链声响,迟斌缓缓从帆布囊袋里抽出了一条“三节棍”,银光闪闪的,链接的铁环当啷啷作响。

    迟斌将三!节在一起,变成了一条“齐眉棍”。!

    这是迟斌专为自己特制的兵器,连在一起是齐眉棍,拆开来则是三节棍。

    迟斌手持齐眉棍,站在苑芊芊对面,轻轻叹了口气,说道:“芊芊,实话说,我是真不愿意动手。你再考虑一下吧,我决不食言。”

    尽管就现在这局面来看,迟斌占据了很大的优势,四比一,苑芊芊还身受重伤,基本上是稳操胜券。但迟斌这话却也是发自内心。

    非到万不得已,谁愿意和胭脂剑过招?

    苑芊芊轻轻一笑,清冷的月色下,淡淡的红芒一闪。

    胭脂剑!

    “迟叔叔,我知道你和我师父切磋过,但那是你和我师父的事情,咱俩还没打过呢。久闻迟叔叔的阴阳棍法和你的阴阳眼一样有名,今天正好请教一下。”

    苑芊芊的语气,依旧镇定自若。

    “剑为兵中之王,棍为兵中之祖。以祖兵破王兵,也算是正道。”

    迟斌持棍当胸,缓缓说道。

    “能不能破,还两说呢。迟叔叔也不用把话说得太满。”

    “说得是。都说名师出高徒,当初和尊师切磋不分胜负,今天我也没有必胜的把握。芊芊,怎么说我也是长辈,不能以大欺小。这样吧,咱们以十招为限。十招之内分胜负,你赢了,你走,我不拦着你。

    我赢了,你把东西留下,我也不为难你。怎么样?”

    迟斌很认真地说道。

    就事论事,迟斌这个话算得是极其公道了。但凡事不能连在一起来想,连在一起想,味道立马就变得有些不大对头了。

    迟斌要真是这样讲道理讲义气的“好汉子”,又怎会埋伏在古墓出口处,对苑芊芊等人突施偷袭?

    这话听上去“冠冕堂皇”,其实说白了就是怕苑芊芊一旦打不过,“二杆子脾气”发作,不顾一切将黑匣子毁掉,谁都休想得到。

    以苑芊芊的性格而论,这样的事,她真的做得出来,而且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我得不到的,你们谁也别想得到!

    故此迟斌一开口就给苑芊芊留下了“活路”,无论输赢,你都可以离开,性命无碍,免得这丫头“情急拼命”。

    “迟叔叔,你觉得,我还会信你说的话吗?背后暗箭伤人的事,你都能干得出来,还有什么狗屁倒灶的事情是你干不出来的?”

    苑芊芊仍然笑嘻嘻的,言辞却再没有半分客气。

    “死到临头了还在贫嘴!”

    窈窕女子勃然大怒,娇叱一声。

    “七姐,说话小心,我心眼很小,很记仇的。你得罪我了,我这辈子都会记得你!”

    苑芊芊瞥她一眼,不咸不淡地说道。

    “是吗?你这辈子?嘿嘿!你这辈子还能有几分钟······”

    窈窕女子大笑起来。

    “老七,小心!”

    猛可里,迟斌一声呼喝。

    苑芊芊人影一闪,淡红色剑芒如暗夜流星,直取窈窕女子雪白的脖颈,去势快如闪电。苑芊芊和窈窕女子之间的距离,本来有十来米。无奈苑芊芊身法实在太快,十来米距离转瞬即逝,窈窕女子尚未回过神来,淡红色的胭脂剑,已经离自家脖颈不到三尺。

    窈窕女子大吃一惊,来不及呵斥漫骂,更来不及招架挡格,只能竭尽所能偏了偏脑袋,随即一声痛

    “哼”,夜风之中,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飘扬开来。

    已然见了血光!

    “臭婊子……”

    窈窕女子一声尖叫,脚下使劲,急速后退。她尽管没有和胭脂剑正面交过手,却听说过胭脂剑辣手无情的赫赫威名,一剑得手,立即会如影附形般追杀过来,直到将对手置于死地。

    果不其然,淡红色的剑芒再一次划过清冷的月夜,宛如水中的波浪,荡起无边的妖冶,去势好不缥缈,完全没有丝毫脉络可循。

    窈窕女子也算是了不得的高手,然而一步失了先机,在胭脂剑跗骨之蛆的攻击之下,连半点招架之力也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致命的淡红色剑芒,直直向自己的劲动脉切来。

    只需轻轻一划,窈窕女子“这辈子”也就基本终结了。

    “芊芊,手下留情!”

    迟斌一声断喝,手中的齐眉短棍扬了起来。

    下一刻,狂风呼啸!

    仿佛这寂静的旷野之中,骤然刮起了龙卷风一般。呼啸的狂风之中,是一波接一波如怒涛般的棍影,铺天盖地的向着苑芊芊纤巧的身躯猛地压了过去。

    刹那间,窈窕女子只觉得呼吸困难,连气都喘不过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