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223章 苑芊芊有消息了
    饭后,徐振提出来,是不是活动一下,茉莉花会所有很健身和娱乐设施。

    姬轻纱轻轻一笑,说道:“徐行长,恐怕一少没有时间。”

    徐振就有点奇怪,人家萧一少都还没开口,你怎么就知道他没有时间。只是这个话,徐振自然不会问出口来。姬轻纱是如此妖娆,她如果要让萧一少没有时间,萧一少还真有可能就没时间了。

    萧凡淡然说道:“徐行长,谢谢你的款待。”

    徐振顿时就知道,萧凡和姬轻纱之间的关系,只怕是真的不简单。

    当下萧凡和姬轻纱一起出了包厢。

    姬轻纱轻声说道:“一少,有芊芊的消息了。”

    萧凡脚下略略一挺,扭头望向她。

    姬轻纱说道:“估计她们在秦关省那边,具体的位置我还不是很清楚。胭脂社在那边有联络人,但那个联络人只告诉我,苑芊芊,唐萱和宋纨带着胭脂社的人,十天前去过他那里,然后就离开了。根据情况来分析,他们应该离得不远。”

    萧凡微微颔首。

    秦关!

    这就对了。

    昔日汉武大帝故都,就在如今秦关省省会古都市,东方朔在那里生活了很多年。

    “不过……”

    姬轻纱欲言又止。

    萧凡略感诧异,这可不是姬轻纱的性格。

    “听说这次,动静不小。那边好像确实有比较重要的发现,不但胭脂社的人去了,其他有名的探险者也去了不少。甚至连迟斌都惊动了。”

    姬轻纱秀美的双眉,微微蹙了起来。

    “迟斌也去了?”

    萧凡双眉轻轻一扬,显然也有些意外。

    迟斌在盗墓界可真是大名鼎鼎,号称“阴阳眼”,江湖传说他能开天眼,在盗墓这个行业·所谓“开天眼”,那是真的了不得。据说真正的盗墓高手,能够“尝土寻陵”“闻风辨位”。而这些能耐在迟斌的阴阳眼前,都不过是小儿科罢了。

    他直接就能看穿地底!

    自然·这个传说有点离谱,谁也不知道真假,估计是夸大其词,有许多牵强附会的东西。盗墓这个古老的行业,本来就十分神秘,充斥着各种稀奇古怪的传说。相对而言,“阴阳眼”要算是很正常的了。

    且不说迟斌的“阴阳眼”是否真的有传说中那么神奇·但他在盗墓界的名声却不是假的。

    南派盗墓者的顶尖人物!

    江湖传言:北有胭脂剑,南有阴阳眼。

    迟斌是和胭脂剑齐名的人物。

    不是和苑芊芊齐名,是和她的师父齐名。

    按照年纪来推算·迟斌在江湖上声名鹊起之时,苑芊芊还是个幼儿园的小丫头,背着双手坐在教室里乖乖等着老师分饼干!

    辛琳淡然说道:“不是说迟斌早就金盆洗手了吗?”

    姬轻纱摇摇头,说道:“没有。只是这些年,他不经常出手而已……迟斌心狠手辣,据芊芊说,多年前和他们胭脂社还有过节。现在芊芊这么久没有消息,我很担心。芊芊那性格······”

    说到这里,姬轻纱轻轻摇头·微微叹息了一声。

    别看苑芊芊外表是天真烂漫毫无机心的小姑娘,实则性格一点不平和。真要是和迟斌碰上了,麻烦不小。

    胭脂剑辣手无情·迟斌可也不是善男信女,江湖上有关“阴阳眼”心狠手辣的传闻,比胭脂剑还多。

    “走吧。”

    萧凡低声说道·大步向前。

    一个小时之后,两台大奔一前一后驶入首都机场地下停车场,姬轻纱已经换了装扮,一身宽松的运动装,蓝白相间,精致的发髻披散开来,乌黑的长发如同瀑布般披洒而下·在微风中轻舞飞扬,再加上宽松运动装也难以尽掩的傲人身材·当真美不胜收。

    两名大美女同时现身首都机场,一如深谷幽兰,一如富贵牡丹,顿时就吸引了无数旅客的眼球。

    相比之下,也算是大帅哥的萧一少和酷派型男的范总裁,直接就被大家无视了。

    帅哥和靓女站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只能做悲催的绿叶。

    怪只怪,这世界上的色男比色女多得多啊!

    这一回,姬轻纱亲眼见证了辛琳“说服”机场工作人员,将萧凡的那只大肥猫带上飞机,还堂而皇之占据了一个座位。

    下午五点多,巨大的喷气式飞机徐徐降落在古都机场。姬轻纱上飞机之前,就打了个电话。姬氏集团的主要“根据地”是在燕北省和京师,但以姬氏集团的规模而论,全国主要大城市都有分公司或者办事处。

    四人一猫刚一下飞机,就有一位三十几岁的精明男子上前迎接,对姬轻纱毕恭毕敬。

    “车准备好了吗?”

    姬轻纱没有半句废话,径直问道。

    “已经准备好了,姬总。按照您的吩咐,一切准备妥当。”

    “嗯。”

    姬轻纱在下属面前,基本不多话。萧凡辛琳和范乐,更是一言不发。搞得精明男子益发紧张,怎么都是这样的极品啊?

    一台吉普大切静悄悄地停在候机室外的公路上。

    “钥匙。”

    范乐朝精明男子伸出手,吐出两个字。

    精明男子连忙将车钥匙交给了范乐。

    一行四人,径直上了大切。范乐开车,姬轻纱坐在副驾驶位置,萧凡和辛琳坐后排。车上准备好了面包,饮用水,防蚊虫叮咬的药物,尾箱里甚至还搁了一顶帐篷。

    准备得很齐全,短短两个小时,精明男子也算是办事十分得力了。

    范乐随即启动了车子,姬轻纱朝站在车门前的精明男子点了点头,精明男子连忙扬起手臂。姬总不大喜欢多话,范乐更是个闷嘴葫芦,姬氏集团的高管们早就心里有数。精明男子也不觉得如何委屈,只是在心里暗暗感慨,做大老板的感觉就是爽。

    范乐一踩油门,大切轻轻一抖·随即便如同离弦之箭,向着前边飞奔而去。大切没有进城,直接上了环城高速,驶向古都市南方·很快就将古老的大都市遥遥甩在了身后。

    入夜时分,大切下了高速,转上省道线。

    省道线的路况还算不错,毕竟这里还在古都市的辐射范围之内。

    作为六朝古都,我国大西北地区最大的区域性中心城市,古都市对周边地区经济的带动效应还是非常明显的。

    车里非常的安静,既没有人说话·也没有播放音乐。一行四人,就这么静静地坐着。车里的气氛,并不因此而显得沉闷尴尬。似乎大家都觉得十分的理所当然。

    当夜幕完全降临时·姬轻纱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表,微微扭头,问道:“一少,是不是先找个地方吃饭?再往后,路就不好走了。”

    一般来说,古墓都在荒野。

    城市里面,不是没有古墓葬存在,关键是找不到。早就被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掩盖了痕迹。国内新闻经常有报道,某某城市在搞大开发之时·挖到了古墓葬。但那种情形,通常都不会引起盗墓者的关注。

    老早就被国家考古机关封锁了起来,有什么好想的?

    这也是姬轻纱特意吩咐准备越野车的原因。

    萧凡摇了摇头·说道:“不必了,车里有吃的,对付一口吧。时间也不早了。”

    “那好·我们继续赶路。”

    辛琳拿起一个面包,拆开包装,默默地递到萧凡手里。

    很快,大切就颠簸起来。

    吉普大切诺基要算是比较专业的越野车型了,减震性能相当不错。换作其他车型,走在这样坑坑洼洼的乡间小路上,用不了一个小时·浑身骨头都会颠散架。

    吉普车颠簸了两个钟头,快十点钟的时候·开进一个小镇,终于停了下来。

    饶是车里的四个人,俱皆武艺高强,身手矫健,也迫不及待地跳下车来,深深吸了几口带着初夏泥土气息的新鲜空气。夜色笼罩下的小镇,原本十分安静,大切刚刚一停稳,忽然从路边的民居里冲出一条土狗,对着萧凡等人就狂吠起来。立马就引起连锁反应,一时之间,整个小镇的犬吠声此起彼伏,煞是热阄。

    萧凡等人对此自是毫不理会,辛琳早已开始警惕地打量四周的情况。

    这是一个真正的小镇,目光所及,就是两条街,一横一直,切诺基正好停在小镇中心的十字路口,那条土狗,是从一栋四层的小楼里冲出来的,貌似这是小镇的最高建筑物,二楼挂着一个闪闪发亮的灯箱,上边写着“阳西旅店”四个字。

    也许这个小镇,就叫“阳西镇”吧。

    晚上十点,在大城市而言,正是夜生活最丰富的时候,到处灯红酒绿,笙歌曼舞。但在这偏僻的乡村小镇,大多数家户早已进入梦乡。

    阳西旅店也有个小小的大堂,玻璃门的,亮着微弱的灯光,猛烈的犬吠声惊动了店主,“嘎吱”一声,玻璃门打开,一个弯腰驼背,瘦小枯干的中年男人,慢慢走了出来,费力地抬起头,翻着一双白眼,望向姬轻纱。

    这个人的形象,实在是不敢恭维,尤其身上带着的那股阴森森的气息,扑面而来,连辛琳见了,都觉得极不舒服,轻轻蹙起了眉头。

    “你们来了?”

    瘦小中年男子开口了,声音嘶哑,和他的人一样,让人感觉阴森森的,没有丝毫热气。

    “嗯……”

    姬轻纱点点头,正要开口说话,萧凡脸色却忽然一变。

    “上车,快!”

    一言未毕,萧凡已经飞速上了大切。

    PS:感谢蛮熊万赏!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