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218章 下田插秧的萧二少
    ■两台大奔,直奔机场。!

    徐振抢着去买票。

    “萧处长,去哪个城市?”

    “三江。”

    三江是江汉省的省会。

    “哦,好的好的……”

    亲自到机场是售票处买票,对于徐振而言,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一般要去哪里,都是秘书早早给订好了机票,将一切都打理妥当,徐振只需按时赶赴机场就行。

    所幸现在不是旺季,前往三江市的机票还有富余,徐振买到了三个商务舱。

    一个小时后,巨大的喷气式客机,直插蓝天。

    抵达三江机场,早已有一台豪华大奔在机场迎候。徐振的人脉关系还是很广阔的,大生银行尽管暂时在三江市还没有开设分行,却也难不住徐振,要借台车还是很容易的。

    开着豪华大奔来机场接机的是一位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出乎意料的是,正是萧天的哥们之一,江南省杨副书记的公子杨石。

    杨石经常会跑首都会朋友,徐振在京师世家圈子里,也小有名气,杨石和他相熟。徐行长莅临三江市,向杨少借台车用用,杨石自然不会拿捏。

    “徐行长,你好。”

    萧凡三人从到站口出来,杨石立即笑着迎了上去,满脸含笑,眼里飞快地闪过一抹诧异之色。

    徐振走在萧凡身后。

    杨石家老头子,官居省委三号,对于官场上和世家豪门之间的一些规则,杨石一清二楚。徐振这个动作,绝对只意味着一件事——萧凡的身份地位,在徐振之上。

    萧凡又是如此年轻,不可能是官场上的大领导,只能是京师豪门子弟。

    其实杨石见过萧凡,不过那一次杨石见的是易容改扮之后的邢大师和妖娆的林秘书,而不是风流倜傥,卓尔不群的萧一哥和清纯秀美,深谷幽兰一般的辛琳。

    “杨少你好你好······萧处长,这位是杨石杨少,他家老爷子,是江汉省委的杨书记……杨少,这位是……”

    不待徐振南介绍完毕,萧凡就笑着向杨石伸出了手,轻声说道:“杨少你好,我是萧凡,经常听我弟弟谈到你说你们是好朋友。”

    “萧凡?萧一哥?”

    杨石大吃一惊,忙不迭地握住萧凡的手,连连摇晃,满脸不相信的神色。

    近段时间,萧一哥在首都纨绔圈子里名声大震,叶大汪二汪三这些一等纨绔大哥接二连三地在萧一哥手里吃瘪,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一位新的纨绔“大佬”在四九城横空出世。

    杨石和萧天是哥们,对萧凡那也是慕名已久,只是没见过面。如今传说中的萧一哥骤然降临在他眼前,杨石自然是惊喜交加又倍感亲切。

    他可是萧家的人!

    他老子杨副书记,是萧家在江汉的代言者,老萧家的得力干将。

    萧凡仲手拍了拍杨石的肩膀。

    “一哥这个,这个太惊喜了,徐行长也没说是您跟他一块来啊。实在是,你看你看,我一点准备都没有,这多失礼?真是太失礼了……”

    杨石很激动地说道。

    萧凡微笑说道:“杨石,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都亲自到了机场,还要准备什么呢?”

    见萧凡和杨石很熟络徐振更是心安,他还生怕萧凡不愿意让别人知晓此番的行踪呢。

    “萧一哥,这位是……”

    杨石和萧凡寒暄一阵,又面相辛琳,客气地问道。

    辛琳淡然答道:“我叫辛琳。”

    就这么简简单单四个字,其他任何话语都是多余的。

    杨石尽管心中疑惑,却也不敢怠慢,连忙又和辛琳握手,一迭声地问好。这女孩是真漂亮,又跟在萧凡身边,当然也是特别要紧的人物。

    搞不好就是未来萧家的“大少奶奶”。

    “一哥,辛小姐,徐行长,来来,咱们先吃个饭,为几位接风洗尘。然后一切听一哥的安排。”

    杨石热情如沸,而且一哥辛小姐在前,徐行长在后,称呼排序一丝不苟。官家子弟,在这些方面是特别注意的。

    萧凡倒也并不拒绝。

    现在也到了饭口。

    尽管不知道萧凡和徐振同行,杨石还是做了一定的安排。

    毕竟就算是徐振,也是不好慢待的人物,既然到了三江市,他杨石作为东道主,自要隆重接待。

    当下一行四人登上杨石开过来的大奔,直赴三江市最高档豪华的大酒店。午餐各种丰盛,不必细表。

    饭后,杨石很客气的问道:“一哥,辛小姐,徐行长,大驾光临三江,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么?”

    语气之间,略有些好奇。

    电话是徐振给他打的,徐振也没说萧凡和他同行,更没说要来江汉办什么事,透着一丝古怪。

    萧凡微微一笑,说道“杨石,走吧,咱们去红山,找萧天。”!

    “找二哥啊?好啊好啊,我也有好些日子没和他见过面了,怪想念的。”

    杨石顿时大为高兴。他和萧天之间,确实关系很不错,算是很铁的哥们。

    徐振满腹疑窦。他当然听说过萧天,萧二哥在京师纨绔圈子里,名气不小。只是,萧凡不是说找贵人“借洪福”么?怎么到这里来找他弟弟?

    难道,这个贵人就是萧天?

    振完全被搞糊涂了,却又不敢发问。

    既然啥都不懂,那就一切都听萧凡的吩咐便了。

    杨石更是搞不清楚这中间的缘故,但萧一哥到了,要去红山看望弟弟,乃是理所当然,杨石兴高采烈,再没二话。

    下午三点左右,大奔就开进了红山村。

    正是初夏时节,天高云淡,天气极佳·红山村郁郁葱葱,满眼苍翠,令人不自禁的心怀大畅。田垄之间,更是一派繁忙景象·无数的村民,在水稻田里弯腰插秧。

    尽管有省市县三级政府的关照,不时拨款,到目前为止,红山村的经济,还是以农耕为主,旅游业为辅·暂时没有大规模发展工业,怕破坏环境,影响未来旅游产业的发展。

    按照萧凡的吩咐·杨石没有惊动罗州市和罗州县的领导。

    萧凡不愿意搞得沸沸扬扬,兴师动众。

    “一哥,咱们先去村委会问问吧。”

    杨石说道。萧天一到红山村上任,杨石就过来看过他。他是萧天的哥们,这个礼数是一定要讲究的。老萧家终于又有一位嫡系子弟来到江汉工作,虽然只是个小小的镇委副书记兼红山村第一支部书记,却依旧证明,江汉省是老萧家最重要的“后花园”,后备干部培养基地的位置·牢不可破。

    杨石到红山村不止一回两回,上次更是陪着萧天在红山村住了两天,对村里的情况十分熟悉。刚刚打萧天的手机·萧天没有接,估计在忙着呢。

    萧凡微笑说道:“不用,我知道他在哪里。”

    杨石脸上又露出了惊奇的表情。

    还能掐会算啊?

    或者·兄弟之间有某种神秘的第六感相互联系?

    不过这是杨石头一回和萧凡打交道,对这位萧家一少的脾性,还不了解,杨石打定主意,一切唯萧凡马首是瞻。

    这也是待客之道。

    萧凡吩咐杨石将大奔停靠在路边一处开阔地,率先走下车来,向着田垄之间走去·还仲展了一下双臂,做了几个扩胸运动。

    看得出来·萧一哥情绪不错。

    回到故居祖地,总有一种难以言喻的亲切感。

    大伙跟着萧凡,来到一垄水田旁边。这几位开着豪华大奔过来,衣冠楚楚,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早就吸引了在田间劳作的村民们的注意,不时向这边看过来,低声议论。

    “萧天!”

    萧凡站在垄边,笑着叫道。

    “哥?”

    正在弯腰插秧的一堆人里,有人抬起头来,诧异地叫了一声,满脸惊讶之色。

    只不过萧天的惊讶,远远不如杨石和徐振的惊讶之甚。这两位看着浑身泥浆,裤腿挽得老高,光脚踩在泥巴里面,脸色黝黑的萧二少,都惊得目瞪口呆。

    这,这还是那位四九城里呼朋引伴,纸醉金迷的萧二少么?

    杨石做梦都没想到,会有看到萧天下田插秧的时候。

    这样的事,萧二少怎能干得出来?

    萧凡微笑点头,脸上流露出难言的欣慰之色。

    萧天是真的准备改变了。

    看来让他来红山村锻炼,是完全正确的做法。不要说杨石不敢相信,就连萧凡也没想到,萧天能够下基层下得如此彻底。

    这是好事!

    老爷子一直都在强调,要下基层,要去第一线,越是深入群众,就越能搞好工作。

    不脱离群众,不高高在上,关心群众疾苦,是我们党之所以能够获得全国人民热烈拥护的根本原因。

    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都有着这样坚定的信念。

    老爷子知道萧天这样的转变,肯定也会心怀大畅。

    萧天插完手里最后一兜禾苗,就着水田里的水洗了洗手,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向垄边,笑着说道:“哥,辛……辛琳,杨石,你们怎么都来了?哈哈,我说我眼皮子一直跳呢,原来是今天你们会过来。啊,这位是……哟,是徐行长。你好你好!”

    萧天将徐振也认了出来,连忙和他握手,眼里闪过一抹诧异。

    怎么这位也跟着一起来了?

    貌似徐振和大哥有点不搭界啊。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