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216章 江湖骗子,害人匪浅!
    基本上,所有的职员都没心思工作了,大家都在悄悄议议论的话题不外乎两个:大生银行何去何从?徐行长等来的这位年轻帅哥,到底是何方神圣?

    徐振南亲自引领着萧凡和辛琳直上十八楼,去往他的行长办公室。

    相对来说,徐振南的办公室,远不及姬轻纱的办公室那么霸气,整整一层楼,全部改建成空中花园,萧凡也去过不少大老板的办公室,姬轻纱那样的空中花园,还不曾见过第二家。

    然而相对其他老板的办公室而言,徐振南的行长办公室,也够大的了,足有一两百个平方。这还不包括配套的卫生间,休息室和秘书办公室之类的。

    徐振南的秘书,是一位二十几岁的妙-龄女郎,身姿妖娆,长相艳美。这也是惯例了。

    秘书小姐刚刚在楼下大堂门口也曾想陪徐行长一起站着,被徐振南一个眼色就赶走了。副行长和办公室主任都是男士,陪他一起等候萧凡,那是尊重。

    叫这么一漂亮女孩陪站,那就是显摆了。

    徐行长这时候在萧处长面前显摆,不是找茬么?

    见徐振南领着客人进门,秘书小姐忙不迭地打开了里间办公室的大门。

    一进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巨大的铜炉。看上去,铜锈斑驳,俨然古物。铜炉里,有火焰熊熊燃起。仔细看去,只是通过科技手段制造出来的幻象,铜炉内暗藏机关,不住往上鼓风,将十几条红丝绸吹得飘舞起来,加上一点灯光技巧,就像是一个烧得很旺的火炉。

    见到这个火炉,萧凡不由微微一愣。

    这还真是奇观,萧凡从未见过在谁的办公室,出现过这样的东西。

    以萧凡的眼光·自也能看得出来,那铜炉只是仿古制品,并非真正的古董。

    见了萧凡的神态,徐振南连忙解释道:“萧处长·这个,有位先生说,我五行缺火,就让我弄了个这样的火炉,旺一旺,嘿嘿······”

    “扯淡。”

    萧凡顿时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忍不住也爆了句“粗口”。

    徐振南立马就愣住了。

    萧凡轻轻摇头。

    现在的江湖骗子·真是大行其道,什么屁话都敢胡说八道。

    随着萧凡摇头,徐振南的心就一点点往下沉。莫不是自己被江湖骗子忽悠了吧?

    “这玩意马上撤了。你五行缺火·那是事实。但不是用这种方式来补偿的。你搞的是银行,金气越旺盛越好。五行生克,火能克金。你搞这么大一火炉在自己办公室,是嫌钱多么?”

    徐振南的冷汗就下来了,忙不迭地点头称是,马上就对秘书小姐下令:“快,叫几个人来,把这玩意撤了,快点快点······”

    秘书小姐一迭声答应·慌慌张张跑外间打电话去了。心里头却暗暗纳罕,原来这风度翩翩的大帅哥,居然也是位“大师”。可是怎么徐振南又称呼他为“萧处长”?难道现在看相算命的·都有行政职务了?

    “徐行长,五行缺火,可以把你名字里的那个南字·加一个火旁,叫徐振。读音可以不变,还是第二声,不读第三声。”

    “啊,好的好的,我马上就去户籍那边申请改名字。”

    眼下,对萧凡说的每一句话·徐振都奉若神明,绝不敢有违。只要能救得大生银行·不要说改个“南”字,就算让他把整个名字都改掉,那也是心甘情愿,眉头都不皱一下。

    萧凡眼神一抡,双眉又蹙了起来,转头向徐振说道:“徐行长,这办公室装修之前,你请先生看过吗?”

    徐振连忙说道:“看过的看过的,刚才那个铜炉,就是他说要放上去的。”

    萧凡蹙眉问道:“给你看办公室布局的这个先生,和给你看地基风水的先生,不是一个人吧?”

    “不是……这楼是我买下来的,整体布局基本上没做改动。”

    “嗯。看地基风水的这位先生,造诣不错。但给你做办公室布局的这位,基本就是个江湖骗子了,连门都没进过,就知道胡说八道。你的办公桌办公椅,正正搁在横梁之下,虽然已经做了吊顶,横梁的煞气弱化了不少,但依旧是个大问题。横梁压顶,主破财,背运,是风水布局的大忌。还正正压在你这个行长的顶门之上。江湖骗子,害人不浅啊。”

    萧凡轻轻摇头。

    这些年,风水堪舆之术,大行其道。大多数生意人都信奉这些学说。然而,风水堪舆之学,理论艰深,篇幅浩繁,绝非一般人能够精通的。市场一兴盛,立马便沉渣泛起,泥沙俱下。不少江湖骗子打着“风水大师”的招牌,招摇过市。

    作为纯粹门外汉的徐振,又哪里能够分辨真假了?

    顿时满脑门子都亮闪闪的,汗水密密麻麻渗了出来,■-当着萧凡的面,徐行长真的会破口大骂了。这江湖骗子可将他徐振坑苦了。

    徐振这间办公室太大,横梁正好处于整间办公室的中轴之上,国内风水流派,在办公室和建筑学上,都讲究“天圆地方”,两两对称。

    那个所谓的风水先生,让徐振将办公位置至于整间办公室的正中,对称倒是对称了,却恰恰在横梁之下,犯了风水布局的大忌讳。

    “徐行长,这办公室的布局,必须重新调整,拿纸笔过来。”

    “啊,是是……”

    振几乎是一溜小跑的去到他的办公桌前,拿起一叠办公用信笺纸和一支漂亮的派克金笔,又屁颠屁颠地跑回来,双手呈到萧凡面前,满脸都是敬仰钦佩之色。

    萧凡随手在信笺纸上画了一幅简单的图案,标注了几个要注意的重点,交还给徐振。

    徐振虽然不懂风水堪舆之学,但这样清楚明晰的图案还是看得明明白白,又恭恭敬敬地接了过来,再一次谀词潮涌。

    这个时候,门口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好几名职员领命而来,秘书小姐指挥他们将那个莫名其妙-的大铜炉搬了出去。这个大铜炉搁在地毯上,是整体的,搬走并不费事,也不影响整间办公室的其他布局。

    “哎呀,这个破玩意一搬走,眼前果然就开阔多了······萧处长,我马上按照您的意见,把办公室重新装修一下,名字我也马上去户籍那边改掉。”

    萧凡点了点头。

    徐振想了想,又试探性地问道:“萧处长,那,是不是把这些东西都改过之后,我,我的运程就会变得好走起来?”

    “不青k。”

    萧凡淡然答道。

    徐振顿时又愣住了,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其精彩。

    一少,合着您是在逗我玩呢?

    不能改运,让我这么折腾干嘛?

    只是在萧凡的积威之下,徐振一时之间,不敢说什么出格的话,只是哭丧着脸,哀求道:“萧处长,请你一定要帮我一把,我···…我实在那啥…···”

    当着秘书小姐的面,有些话徐振也说不口来。

    萧凡微微颔首,径直去一旁的真皮沙发里坐了,辛琳一声不响地站在他的背后。

    见了这个架势,徐振再一次被震住了,连声说道:“星星,快,给客人泡茶······啊不,还是我自己来吧,茶叶,茶叶搁哪呢?”

    手忙脚乱的。

    秘书小姐强忍笑意,给他拿来了茶叶。

    好不容易,徐行长泡好了茶水,双手捧了上来。

    “萧处长,请用茶!辛小姐······”

    “搁那吧。”

    辛琳淡然说道。

    “是是……”

    徐振依言将给辛琳泡的茶水搁在茶几上,恭恭敬敬在萧凡面前站着,微微弯腰,摆出一副恭聆教诲的小学生姿态。

    “徐行长,你的问题,主要还不出在办公室的风水之上。主要还是你自己这一段的运程很不好走。”

    按照《无极九相篇.劫苦相》的描述,在萧凡看来,眼下的徐振,正在经历他人生之中最大的一道坎,也是典型的“破财运”。

    “徐行长,你眉梢散乱,竖纹入鬓,地阁尖削,煞气重重,这是破财的大劫。江湖骗子给你胡乱摆布办公室的布局,只是加重了这个劫数的严重程度。现在将办公室的风水布局改回来,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你自己的气运。”

    徐振听得迷迷糊糊的,试探着问道:“那,萧处长,那我这个气运,是不是改不了啦?”

    萧凡淡淡一笑,说道:“要是改不了,那我今天还来你这里做什么?”

    徐振立马精神大振,连忙说道:“是是,我就知道萧处长是真正的高人,一定有办法救我……”

    萧凡轻轻一摆手,止住了徐振的奉承话,说道:“徐行长,你本来的气运是很不错的。但恕我直言,你这些年锋芒太露,做了不少损人利己的事情。你这个气运,是被你自己硬生生给拖垮的。想要改运,你必须马上改变自己的行事方式,多行善事,广积阴德。再要是像以前那样,恐怕谁都帮不了你。”

    徐振的冷汗将衬衫都湿透了,又一迭地鞠躬,连声说道:“是是,萧处长,我知错了我知错了,我一定改,我马上改,坚决改!”

    “嗯。徐行长,你这个劫数太大,除此之外,要改运,还有一点至关重要!”

    “您说您说……”

    徐振顿时就竖起了耳朵,全神贯注地望着萧凡,生怕听漏了一个字。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