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215章 大救星
    大生银行总部的职员们很惊讶地发现,徐行长比所有职!贫-得早。甚至门卫还在打瞌睡的时候,徐行长豪华的大奔就开到了门口,打瞌睡的门卫被行长逮了个正着,吓出一身的冷汗。门卫以前也打过瞌睡,也被主管领导抓过现场,还罚过两百块。但从未被行长抓到过。

    出乎门卫意料的是,徐行长并未批评他。

    门卫感觉,徐行长甚至都没看过他一眼,转闸门一打开,奔驰车径直开了进去。

    然后门卫就惊骇地看到,徐行长笔直地站在台阶之上,站在办公大楼门前,那姿势,堪比军人,要多端正就有多端正。

    门卫立即猜测,今儿有大人物要来行里。

    昨晚上大生基金在美国股市跌停板,门卫还不知道这么回事。他只是个保安员,对那栋大楼里发生的一切,所知不多。就算他知道了这个消息,也不会有什么反应的。他压根就不可能清楚这其中的内在联系。

    美国股市,和咱华夏国的银行,有个屁的关系啊?

    但徐行长这神态落在其他有一定身份地位的职员眼里,那就很不一样了。

    既然是银行的高层职员,就不可能不关注大生基金的情况。博思公司出事,大生基金在美国暴跌,对于大生银行意味着什么,大家都心中有数。

    “徐行长早……”

    尽管大家都十分惊讶,还是很礼貌地和徐振南打招呼。就算大生银行要跨,徐振南也不是他们能够得罪得起的。

    在首都金融界乃至经济界,徐振南都算得是一号人物。

    极少数银行高级职员,甚至还清楚徐振南的豪门背景,是世家子弟。

    徐振南心不在焉,胡乱点头,算是应答,双唇紧闭。

    职员们都看到·徐行长眼皮浮肿,双眼布满血丝,无论他如何强打精神,都难以掩饰那深入骨髓的疲惫。由此可见·徐行长昨晚上远非一夜无眠那么简单,一定被折腾得够呛。

    从大洋彼岸传来的坏消息,实在太折磨人了。

    一贯注重仪容的徐行长,甚至连领带都忘记打了。

    这更是前所未有的情况。

    徐振南是一个非常在意细节的管理者,甚至职员们对他的称呼都有明确要求,必须叫“行长”,不许叫“徐总”或者“徐董事长”。

    该因徐总或者徐董事长这样的称呼·商业气息太浓了,不足以表示徐振南的权威。现如今这世道,在街边摆个地摊·也敢自称总经理

    太不值钱了。

    但行长却是一个特定的称呼,绝不是地摊摊主可堪比拟的。这年头,向行长卑躬屈膝的总经理或者董事长多了去了。

    眼见得徐行长心情不佳,大多数职员都很自觉,给徐振南打过招呼之后,就急匆匆跑进办公楼去了。万一运气不好,被徐行长逮住臭骂一顿,岂不是无妄之灾?

    一些职位较低的职员,甚至连招呼都不敢打·直接就从旁边跑掉了。

    只有两位副行长与办公室主任不能躲,他们是大生银行的中坚骨干,也是徐振南最主要的副手·在大生银行风雨飘摇,面临灭顶之灾的时候,必须坚定地和徐振南站在一起。

    这个态度是完全必要的·哪怕是装,也要装出来。

    尽管作为徐振南的主要副手,他们都知道大生银行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如果没有奇迹发生的话,起死回生的希望极其渺茫。但徐振南的豪门背景,始终让大家还留存着最后一线希望。

    在这个权力代表一切的国度,什么奇迹都有可能发生。

    两位副行长和办公室主任默默地站到了徐振南的身后·谁都不说话。

    瞧这个架势,他们也知道徐振南在等人·虽然不知道等的是谁,但肯定是了不得的大人物。或许,这位即将到来的大人物,就是徐振南和大生银行最后的大救星。

    徐振南没有和他们说话,但也没有赶他们走。

    这个时候,他实在也需要一点精神支持。

    有人站在背后,心里多多少少要踏实一些,不至于空落落的。

    大生银行门口的气氛,要多凝重就有多凝重。

    徐振南从七点等到九点,整整两个小时,就这么站着,一步都没挪动,就好像整个人都被钉在了大理石台阶上。

    徐振南也知道,自己如果走动几步的话,会轻松一点,但他觉得,这样一来,就显得心不够诚。

    萧凡肯定能感觉得出来。

    此时此刻,萧凡在徐振南心目中的地位,已经无限接近“活神仙”。不仅仅是昨晚上萧凡对他和大生基金的精准预测,还有方黎的“推荐”。

    饶玉生亲口告诉他的,在和萧凡谈过之后,方黎让徐振南去找萧凡解决难题。

    徐振南清清楚楚地知道,这意味着方黎其实也已经接受了的“理论”。这比萧凡精准预测大生基金的情况还要让徐槽南震撼。

    方黎是什么人?

    连他都被萧凡“折服”,可见萧凡的能耐有多大。

    “行长,您还没用早餐吧?要不,我给您去弄点吃的来······”

    过于压抑沉重的气氛,让办公室主任实在有些难以承受了,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毕竟办公室主任是大管家,思路和两位副行长有所不同。

    “不用。”

    徐振南硬邦邦地回了两个字。

    办公室主任立时便噤若寒蝉,他从徐振南这两个字中,听出了极度的不悦之意。

    好在这种极度压抑的情况,随着一台乌黑锃亮的奔驰车开进院子,终于熬到了尽头。

    一见到这台大奔,徐振南立即就像注射了强心针一样,双眼精光大放,脚底如同装了弹簧,飞奔着下了台阶,直直向着大奔冲去,伸手拉开了车门·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深深鞠下躬去。

    “萧处长早!”

    从奔驰车里下来的,果然是萧凡,一身白色的休闲服·显得极其年轻,充满着青春活力,与大家经常见到的精英“二代”形象十分吻

    见到萧凡,两位副行长和办公室主任俱皆吃了一惊。

    这就是徐行长等候的大人物?

    是不是太年轻了点?

    还以为会是一位衣冠楚楚,挺胸凸肚的商界大亨或者威严厚重,不苟言笑的政府高官。目前似乎只有这两种人,才有可能将大生银行从绝境中拉出来·挽狂澜于既倒。

    难道,这位年轻二代是某位大人物的公子,代表父辈前来“搭救”徐振南?

    “徐行长。”

    萧凡淡淡点了点头。

    辛琳从驾驶座上走了下来。

    这两天·辛琳没有陪伴在萧凡身边,她在处理腾飞云和约瑟夫的事情,一直等到阿杰莉娜安全抵达明斯克,从那边打来了报平安的电话,辛琳才“释放”腾飞云和约瑟夫。

    “您好您好……”

    徐振南又忙不迭地朝着辛琳点头哈腰。

    辛琳还是很普通的装扮,略略化了点淡妆,更显得清纯娇艳,眉目如画。徐振南虽然没见过辛琳,但这样的大美女给萧凡充当司机·他俩之间的关系,料必非同寻常。

    辛琳瞥了他一眼,神色淡淡的·没有任何其他的表示。

    “萧处长,谢谢您能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来指点······太感谢了……”

    徐振南又是谀词潮涌。

    萧凡摆了摆手,说道:“徐行长·其他的人,各安本职吧。你陪我在这院子里走一走。”

    “啊?好的好的……”

    徐振南立马就转过身去,朝两位副行长和办公室主任挥挥手,一句话都没有多说。

    两位副行长和办公室主任满腹疑窦,却也不敢多问,朝萧凡欠了欠身子,就返身进了办公大楼。在这样特殊的时候·一定要多加小心,不能违背徐振南的指令。

    徐振南的脾气并不好。

    “萧处长·请!这位……”

    “我叫辛琳。”

    “是是,辛小姐,请!”

    徐振南连连弯腰,伸手延客。

    大生银行总部是一栋独立的十八层大楼,占地广阔,大楼正门外,有一个不小的广场,大楼之后,则是一个不小的花园,姹紫嫣红,景色怡人。

    萧凡在徐振南的陪同下,缓缓绕着办公大楼走了一圈,再回到大楼门口,站定了身子,说道:“徐行长,整栋大楼的风水布局还算过得去。”

    “是是,萧处长,当初搬进来之前,也请先生看过的。”

    “这里改建一下,弄个喷泉吧。椭圆形的,要有假山。你马上叫人去设计图纸,给我看过之后立即动工,越快完工越好。你这大门正对着大马路,车水马龙的,流动太快,不利于聚财。”

    萧凡指了指大楼正门外的广场,说道。

    “金为流动之气,相对整栋办公大楼而言,这广场不小,空空旷旷的,没有丝毫遮挡,金气藏不住,快进快出了。当初那位先生,没给你看仔细。”

    “原来如此……”

    徐振南恍然大悟,连连点头。

    “萧处长果然是高人。我估摸着,当初那位先生不是没看仔细,他是水平不够。也只有萧处长这样的高人,才是真正的大师。”

    紧接着,徐振南又狠狠拍了萧凡一记。

    “走吧,去你办公室看看。”

    萧凡笑了笑,说道。

    “好的好的,萧处长请!辛小姐请!”

    PS:感谢那殇℃→狠,浅笑轻纱十万赏!两位盟主威武!!!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