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208章 亥时三刻,见财化水!
    “薛处长的五斗米,都是金米吧?”!

    不待萧凡开口,徐振南便接过了话头,笑吟吟地说道。

    自然,这是极不礼貌的行为。人家老同学叙旧,寒暄未毕,都还没切入正题呢,你就这么插话进去,还让不让别人聊了?

    徐振南其实是故意的。

    一来他是真的有点不爽萧凡。以萧凡本身的职业和职务来看,压根就没有任何资格参加今天这个聚会,之所以得到饶雨婷的特别重视,无非因为他是萧家的子弟。徐振南特别看不惯这样的,自己没本事,得靠祖辈父辈的大牌子撑门面。

    哪像他徐振南,凭的是真本事。当初在国有银行,徐振南就是风头太盛,引起总行领导的反感,导致仕途一度蹉跎。徐振南一气之下,离开国有银行,自筹资金,和外资银行合资,搞起了大生银行。

    你行长看不惯我老徐,我还看不惯你呢!

    老子自己做行长,天大地大我最大!

    现如今大生银行经营得风生水起,尤其是投资基金,更是在国内金融界赫赫有名,任谁见了他老徐,都要竖起大拇指。

    越是这样,徐振南就越是瞧不起“啃老族”。

    徐振南自己也是世家出身,但他却不啃老,相反将老徐家的门楣发扬光大,成为老徐家二代子弟之中当之无愧的领军人物。

    二来,徐振南也是想要借机向汪述都薛陶示好。

    老萧家和老汪家不对路,他又不是不知道。根据小道消息,去年下半年,萧老爷子病重住院之时,据说已经下达了病危通知,而老汪家暗地里早已布置好了一切手段,只等萧老爷子一过世,立马对老萧家发动“全面进攻”抢占老萧家的政治资源,彻底将这个昔日的“对手”赶出核心政治圈。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再没想到,萧老爷子居然痊愈了。

    汪家一番苦心谋划以及其他政治派系磨刀霍霍,全都白费了心思。

    饶是如此,徐振南也能感受到汪家的强大,以及一直保持着“攻势”的主动进取精神。徐振南坚定地认为,只有这样的家族,这样的政治派系,才能在未来的政治博弈之中取得更加丰盛的成果。

    因为徐振南本身也是这样的性格。

    在汪述都薛陶和萧凡之间,徐振南很容易就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打压一下萧凡,趁机和汪述都薛陶搞好关系怎么看都十分划算。萧凡对自己有意见就有意见好了,谁在意他一个宗教局的小干部?

    料必萧凡也不会回家和萧老爷子以及萧湛提起今晚上的事情,徐振南很清楚,萧凡这样的子弟,在大家族内部是毫无地位可言的。在萧老爷子跟萧湛面前,萧凡是不是敢开口说话,都还是个未知数呢。哪里会自曝其丑,说自己被人蔑视了。

    谁叫你当初要“出家”的,被人鄙视那叫活该。

    还敢在老爷子面前诉苦,不是找虐么?

    故此得罪萧凡,徐振南没有丝毫的心理压力。

    薛陶很配合放开萧凡的手,随即转向徐振南,笑着说道:“徐行长这话故意的吧?说到日进斗金,谁敢跟你徐行长比啊?你可是开着一间大银行,我们都是为你徐大行长跑腿的命。”

    “哪里哪里,薛处长太谦虚了,我那基金,还要薛主任多关照呢。”

    徐振南连忙很客气地说道。

    大生银行其实带着投资银行的特色。因为体制的关系,几大国有商业银行在东方古国的地位根深蒂固深入人心。开展传统的银行业务,大生银行完全不可能是国有商业银行的对手不说吃肉,连汤都喝不到,只能跟在屁股后边吃屁。

    所以大生银行更加注重投资运作。

    大生基金在国际国内都搞出了一定的名气。

    薛陶在证监会工作,虽然职务不高,只是个处级干部,却颇有实权,基金运作,确实需要请他多多关照。

    薛陶一笑,略带矜持地说道:“徐行长客气,为你们这些大户服务,是我的职责。”

    薛陶的家世,固然不能和萧家汪家相提并论,至多也就和徐振南的出身不相上下,但在汪述都的那个小圈子里,他却是当之无愧的“二号人物”,他的很多意见,汪大少都十分认可的。正因为如此,薛陶在京师世家子弟之中,颇有地位。连汪述文等纨绔衙内的“大哥”对他都相当客气。相对汪述都而言,薛陶的仕途之路不那么看好,然而他却是汪述都与纨绔圈子,新贵圈子,豪富圈子连接的桥梁。透过薛陶,汪述都能够很好的和那些圈子保持互动。

    既博取了最杰出红三代子弟的名声,又不被那些主力圈子孤立。汪述都很清楚,在普通群众眼里,纨绔圈子,富豪圈子圈子的名声都很坏,简直如同臭狗屎一般,但在实际刍这些圈子的能量大得惊人,是他所在的权力圈子的有效补充部分。要想在仕途上一帆风顺,不但不能和这些圈子把关系搞僵,还要善加利用。

    汪大少端的好手段。

    薛陶就是这样的关键性人物,因此在徐振南面前,薛陶有着明显的心理优势。

    徐振南只是外表威风,似乎权大多金,在薛陶这样的“实权人物”面前,那腰杆子还真直不起来。一句话,他要整薛陶没有多少办法,薛陶要整他的话,那办法却多得是。

    汪述都微笑说道:“徐行长,大生基金的影响力是越来越大了,有望成为基金业的龙头啊。”

    “汪处长过奖了,不敢当不敢当……”

    徐振南受宠若惊,连声说道,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得意的神情。

    原本徐振南不是那么肤浅的人,但汪述都的身份,委实非同小可,绝不是薛陶可堪比拟的。他对薛陶的客气,多多少少带着几分虚情假意,然而汪述都这么淡淡一句肯定,当真让徐振南面上大为光彩。

    汪述都可是在巨头身边工作的人。

    汪大少对大生基金赞誉有加,也许就意味着,甚至连巨头都有可能知道大生银行的情况。那可是真了不起!

    薛陶笑道:“徐行长,你们大生基金这几个月,在海外市场融资,可是大动作啊。怎么样,收获颇丰吧?”

    徐振南不由暗暗一惊。

    大生基金在海外融资,可没有大张旗鼓,而是“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一直十分低调。说起来,徐振南这也是被逼无奈。这两年,央行一直在执行银根紧缩的政策,大生银行融资十分困难。作为带有投资银行特色的大生银行,头寸不足,是个相当困扰的难题。而前些时候,证监会加大了对股市的调控监管,基金业首当其冲。大生基金摊子铺得太大,来不及收缩,猝不及防之下,损失惨重。徐振南在国内融资困难,逼不得已向海外拓展。

    这个动作,一直都小心翼翼的,没想到被薛陶一句话就揭穿了。

    徐振南讪笑着说道:“薛处长果然是专家中的专家,不管什么动作,都瞒不过薛处长的法眼。”

    薛陶矜持地一笑,说道:“徐行长,没必要瞒我啊,我们可是朋友。我当然希望你的大生银行和大生基金都能越做越好。”

    “那是那是,还要靠薛处长多关照…···”

    徐振南连声说道,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就揪住了萧凡。

    “萧处长,你对金融方面也很感兴趣么?”

    徐振南不愿意就海外融资的话题深谈下去,便即转移话题。眼见萧凡一直在旁边微笑聆听,马上就向他“发飙”——你一宗教人士,在这里听咱们谈金融话题做什么?难道你也懂这个?

    貌似以贬损萧凡来转移话题,成功的概率最高,汪述都和薛陶肯定都很乐意见到萧凡出乖露丑。

    萧处长还真是个好人啊,特特的站在这里,等着给人家挡枪子,当炮灰。

    陈阳的双眉顿时扬了起来。

    她其实早就想走了,在这里像个傻子似的听着他们几个人高谈阔论,什么基金什么融资的,当衬托红花的绿叶么?

    只是萧凡不走,她也不好一个人独自走掉。

    这是起码的为朋友之道。

    眼见薛陶徐振南对萧凡讥讽不断,陈阳再也忍耐不住,就要反唇相讥。

    显摆什么呢?

    你们这样的,萧凡闭着眼睛用一个手指头就把你们全放倒了!

    萧凡轻轻一握她的手,微笑说道:“徐行长,金融方面的知识,我确实懂得不多。几位的话题,我听着也是似懂非懂的。不过有句话,我想提醒徐行长一下。”

    “哦,什么话啊?”

    “徐行长近段时间如果在进行什么投机性质的活动,还是要多加小心。”

    徐振南顿时双眼一眯,眼里精光四射,冷冷说道:“萧处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徐行长,你的破财之相太明显了,大灾就在眼前。亥时三刻,见财化水。如果不赶紧采取措施补救的话,对你今后的人生,都有大碍。”

    萧凡淡淡说道,极其笃定。

    “你开玩笑吧?”

    徐振南一愣,随即大笑起来,笑声极其响亮,肆无忌惮,顿时引得人人侧目。

    “哈哈哈,真是太好笑了。你在给我算命吗?萧—大—师—”

    徐振南拖着长音,讥讽地说道。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