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207章 有至尊相无天子命
    汪述都身材瘦高,长相清秀,脸上总是带着微笑,步履沉稳异常,丝毫也不像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单看他的神态和走路的姿势,一准被人误会为三四十岁的人。随和之中透出的那股隐隐的威严,更是将他正宗红三代的身份和手握重权的上位者气度完全彰显出来,无论谁一见之下,都能清楚地感知,这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

    和汪述都一起进来的,也是一位年轻人,约莫三十上下,个子不高,较之汪述都矮了半个头,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斯斯文文的,一身得体的黑色薄西装,一看就是个精明人。

    “这是薛陶,汪述都的死党,在证监会工作。”

    陈阳在一旁低声说道。

    她估计萧凡认识汪述都,毕竟萧汪两家,都是共和国一等一的大豪门,能与这两家比肩的庞然大物,屈指可数。薛家就差一些,薛陶又一贯低调,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陈阳便给萧凡做了介绍。

    萧凡微笑点头。

    薛陶他其实也是认识的。

    “薛陶在他们那个圈子里,有智囊之称,是个摇鹅毛扇的角色。”

    陈阳索性多加了一句解释。

    言下之意,薛陶是汪述都的军师。

    萧凡瞥了她一眼。

    “别看我,这是我个人的爱好。”

    陈阳淡然说道。

    也只能是个人爱好,岳歌是肯定不会属意她去调查了解这些豪门世家子弟的。

    “我办的好些案子,都有你们这些人参与。”

    陈阳说这话的时候,撇了撇嘴,神态有些不屑。这些世家子弟,越来越闹得不像话了,什么事都敢往里掺和,而且掺和得越来越深入。比如站在她身边的这位萧一哥,表面看来不显山不露水,比薛陶还低调。薛陶好歹在证监会那样的热门单位上班,这位直接就在犄角旮旯的宗教局呆着。但“惹起事来”一点不含糊,瞬间收割六条人命眼睛都不眨一下。

    “不一样。”

    萧凡很简单地给自己辩解了一句。

    “有什么不一样?”

    陈阳嘀咕了一声,不过听上去,她只是嘴硬而已,其实在心里,还是承认萧凡和他们确实不一样。萧凡介入阿杰莉娜那个案子,不是为了经济利益,而是为了解救阿杰莉娜。

    陈阳认定萧凡和阿杰莉娜关系不寻常也许直接就是他的情人。但陈阳内心,还是很欣赏萧凡的做派。为了自己的女人,哪怕前边是刀山火海也闯了是万丈深渊也跳了,绝不含糊。

    去他的忌讳不忌讳!

    一个男人能为自己的女人做到这个样子,那女人就算为他死,也心甘情愿吧?

    “走吧,我们过去,省得饶阿姨再过来请你。”

    陈阳说道。

    萧凡轻轻一笑,别看陈阳行事泼辣,性格倔强,但对于人情世故并不迟钝。如果汪述都不来,那么今晚上哪怕萧凡一直和陈阳呆在一起,饶雨婷也不会过来干涉。她本来就是撮合他们来着。但既然汪述都到了饶雨婷是一定会请萧凡过去叙话的。

    今晚上来的客人虽多,论门第的显赫,还是以萧汪两家为尊。

    饶雨婷和汪家长孙谈笑风生却将萧家长孙撇在一边,于理不合。那不是对萧凡不尊重,而是对整个老萧家的不尊重。传到萧湛乃至萧老爷子的耳里,可就不好了。

    这样有失礼仪的事情,饶雨婷是绝对不会做出来的。

    无缘无故的,得罪萧家做什么?

    汪述都和薛陶走到方黎和饶雨婷面前,鞠躬问好。今晚的聚会尽管是在饶玉生的别墅里搞的,面上饶玉生才是东道主但方黎和饶雨婷在这里,聚会的中心无疑就是他们两口子了。

    论到在政界和商界的影响力,在场诸人,无人可比。

    对汪述都,方黎的态度迥然有异,紧紧和他握手,笑着寒暄了好些时候。汪述都虽然是晚辈,在京师世家圈子里,却是声名鹊起,历来都是世家长辈教育自家子弟之时列出来的“楷模”之一。

    方黎对他高看一眼,理所当然。

    别看汪述都现在只是个正处级干部,并且不是在“正儿八经”的国家部委上班,而是在某常委同志的办公室工作,但只要他今后不犯太严重的错误,只要老汪家屹立不倒,也许只需十几年之后,眼前这个年轻人,就将成为封疆大吏,权倾一方。

    四十几岁的省委书记,也渐渐多了起来。

    在这一点上,萧凡无论如何都不能和汪述都相提并论。

    饶雨婷也和汪述都薛陶两人寒暄客气,却抬起头,在偌大的后花园中,寻找萧凡的身影,见萧凡和陈阳联袂过来,便即脸露笑容。

    这些世家子弟,果然都心思敏捷,见事明白。

    “来,萧凡,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汪述都!书记的大公子,这位是薛陶,薛主任的大公子,述都,小脾这是萧凡,萧部长的大公子。”

    待萧凡到得近前,饶雨婷便微笑着给双方引介。

    却是没有介绍陈阳。

    陈阳今儿来参加聚会,唯一的目的就是“相亲”,饶雨婷没打算让她真的掺和进这个圈子里面来,陈阳的身份和工作,不合适这样做。

    该讲的忌讳,还是要讲究一下的。

    汪述都笑着说道:“饶阿姨,我和萧凡是同学。我们以前都在八中上学,同年级不同班。薛处长比我们高两届,大家都是校友。”

    基本上,大部分世家子弟,都是在首都八中上学。

    饶雨婷笑道:“哟,倒是我多此一举了,你们老同学多交流吧。”

    “是啊,也有两三年没见过面了……萧凡,你好你好!”

    汪述都主动向萧凡仲出手,脸上的笑容十分亲切,看上去没有丝毫倨傲之意。但却是不自觉地牢牢掌握着主动权。

    这也是汪述都的性格使然。

    别看他外表斯文有礼,实际上十分强势。无论什么事情,也无论什么时候都一定会想法设法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既然从政,这一点是一定要讲究的。

    随波逐流,哼哼哈哈,人云亦云固然可以左右逢源,八面玲珑,却始终难以攀登至巅峰。汪述都坚信,只有时时刻刻掌握着主动权的人,才能笑到最后。

    萧凡微笑和汪述都握手,自然而然地端详了一下汪述都的面相,眼里不由自主地闪过一抹精光。

    在汪述都的面相上萧凡发现了一个极其有趣的现象。

    汪述都居然“无相”。

    相理上的“无相”,并不是真正的完全没有相可看,而是说极其普通。单纯论面相汪述都没有任何出奇之处,既不富贵也不寿考,仕途上的成就更是有限。

    这和萧凡以前看到的汪述都,截然不同。

    还在八中上学的时候,萧凡就已经跟着止水祖师学艺多年,对各类命格相理十分精通。那时候的汪述都,就已经显露出极其明显的“枭雄之相”,和萧凡自己的命相刚好相反。

    萧凡是有天子命无至尊相,汪述都则是有至尊相无天子命。

    历史上一些权倾朝野的枭雄就是这样的命相。

    类似的命相,最有名者,首推西楚霸王项羽。

    破咸阳之后嬴氏家族覆灭,项羽威震天下,自号“霸王”表面上尊奉楚怀王为天下共主,实际上独断专行,分封诸王,俨然至尊。

    最终连太史公都为他立了本纪。

    汉家高祖刘邦同志,那会还乖乖听封,在楚霸王手下当了个汉王呢。鸿门宴之时,单人独骑狂奔逃命,狼狈不堪。汉家四百年天下与其说是取自于强秦,不如说是取自霸王之手。

    楚霸王天下枭雄的相理命格,当无任何疑义。

    但几年不见,汪述都居然变成了“无相之人”。

    尽管相理的终极奥义,和易经一样,在于一个“变”字,但汪述都的命相,绝不可能变得这么快。一位有着典型至尊相的枭雄,怎么可能在短短数年之间,就变得如此寻常?

    汪述都面相的改变,只能有一个解释—天机遮蔽!

    至于汪述都的命相为什么会被天机遮蔽,那可能性就比较多了。

    但最大的可能性只有两个:第一,有人施法,遮蔽了汪述都的命相天机,不让外人查探;第二,这几年,汪述都经历了某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导致他的命相有了改变,天机紊乱,不可查探。

    这第二种可能,就和眼下萧老爷子是一样的。服下未臻大成的“乾坤大还丹”,老爷子得以改运续命,也因此引发了天机的紊乱,纵算以萧凡之能,亦窥视不到分毫端倪。

    但理智告诉萧凡,还是第一种可能性最高。

    倘若真是那样的话,就有点意思了。

    是谁,要刻意遮蔽汪述都命相的天机?

    是要保护他,还是要陷害他?

    这事,还真让人好生奇怪。

    和薛陶握手的时候,薛陶比汪述都更加热情,拍打着萧凡的胳膊,大笑着说道:“萧凡,好久不见了,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斯文······哎呀,还是你的日子过得舒坦,闲云野鹤,自由自在,哪像我们,一天到晚忙忙碌碌,为五斗米折腰。”

    一旁的徐振南便笑了起来,带着明显的讥讽之意。

    薛陶这家伙,说话就是这德行,皮里阳秋的,骂人扎心,还不带脏字。

    PS:感谢女人的老公万赏!土粑粑荡漾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