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99章 遮掩
    “现在怎么办?”!

    坐在萧凡巨大的奔驰车内,方由美愁眉苦脸。

    学校的麻烦是解决了,但她的麻烦才刚开始。她不是住校生,就中午在学校吃顿饭,晚上是一定要回家去的。就现在这鼻青脸肿的样子,她怎么向饶雨婷解释?

    要是被老爸发现了,方黎搞不好会把学校领导全都撤了。

    方由美知道老爸有多爱她。

    但方由美真不想在学校变成名人,然后人人像躲瘟疫一样躲着她,那以后还有什么意思?

    萧凡握着方向盘,扭头看着她,说道:“学校的事你不用担心,小桂子会处理好的。他不会把事情阄大,那个骨折的家伙,我给他掏医药费。以后,不管在学校里面还是学校外边,不会再有人敢找你的麻烦。小桂子很懂事的。”

    这一点倒是真的不用怀疑,知道方由美是方家的闺女,小桂子若是还给妫‘留下后顾之忧,那就不用混了。

    甚至为了确保方由美的安全,为了确保社会上的小混混以后不再骚扰方由美,只怕派出所会大换血。至于那几个小混混,无论男女,都会消失。至少方由美在启明中学上学的这几年,他们是不可能再出现的了。

    劳教制度尚未取消,对一些调皮捣蛋的坏分子,最多可以劳教三年。无需经过其他任何部门,区里的劳教委员会就可以做决定。

    方由美还有两年多时间,就高中毕业了。

    “这我知道,就是我爸我妈……”

    小丫头撅起了嘴巴,大眼睛里泪光盈盈。刚才面对小琴这几个女混混,小丫头“誓死不屈”,明知不敌也抗争到底,如今却没了那样的勇气。

    说到底,她还是个孩子。

    萧凡就笑。

    “你还笑你还笑!”

    小丫头骤然爆发,气得直跺脚·眼泪终于止不住淌了下来,那委屈的样儿就别提了。

    “这样,我们先去胜利广场,饶阿姨经常在哪家美容院做保养的·你知道吧?”

    萧凡笑了一会,说道。

    “去美容院干嘛?”

    小丫头浑然不解,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先化个妆,把你自己收拾得漂亮点,然后呢,我陪你回家。

    我去向饶阿姨解释,好不好?”

    萧凡的语气特别柔和·就像哄小孩子一样,耐心无比之好。

    “真的?”

    小姑娘顿时瞪大了眼睛,又惊又喜。

    “你看我像骗小孩子的人吗?”

    “谁是小孩子?谁是小孩子?你才是小孩子!”

    没想到萧凡这随口一句话·又将小丫头惹恼了,一迭声地嚷嚷起来,自然而然地挺起了胸,柔美的胸部将宽松的校服都高高鼓了起来。

    也确实不能算是完全的小孩子了。

    萧凡有点头疼。

    这些年来,他勤于修炼,虽然也经常行走江湖,但和小姑娘打交道的次数实在不多。这些半大不大的小姑娘内心深处到底想些什么,萧真人还真是不大搞得明白。一个苑芊芊就够让他头大了,与苑芊芊相较·方由美是扎扎实实的小丫头,如假包换的。

    和苑芊芊或许还能讲讲道理,跟方由美·那是半点道理都讲不通的。

    萧真人只好启动车子,向着胜利广场而去。

    其实要找美容院化个妆,遮掩一下方由美脸上的伤痕·完全没必要绕道跑到胜利广场去,这附近就有不少的美容院。只是对这些场所,萧凡确实不熟悉。

    他脑海里,就知道一个胜利广场。

    所幸不怎么堵车,大奔很顺利地开到了胜利广场。方由美穿着校服,走进胜利广场最高档的美容会所,身边陪着一个脸色略显苍白的高富帅·令无数客人侧目。

    如今这些有钱人家的公子哥,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没有一点底线·连这样年纪幼小的高中小女生也不放过,还堂而皇之地带着进出这样高档的美容会所。

    小女孩呢,也不知道自爱,懵懵懂懂的,年纪小小,就跟着男人四处乱跑,连学都不上了。

    等方由美掏出最高等级的会员卡副卡,美容院的接待人员才隐约意识到自己可能猜错了,这小姑娘可能也是大有来头的。

    萧凡淡淡吩咐道:“找你们最好的技师过来,化妆化得细致点,别让人看出来。”

    这话顿时又让美容院的工作人员和其他客人兴起了“邪恶”联想,听起来怎么那么像是“小两口”阄别扭,一不小心玩过火了呢?

    估摸着小丫头没脸去上课,先跑到这来梳妆打扮了。

    感受着四周怪异的目光,小丫头再一次恨得牙痒痒的,只想指着每个人的鼻子狠狠骂一顿——丫什么眼神?姑奶奶是你们想象中的那种人么?

    萧凡倒是毫无异样,八风不动。

    好不容易,方由美化好了妆,额头的青紫,基本遮掩得毫无痕迹了,嘴角裂了一块,却是难以尽掩。但如果不细看妁,还是很难察觉到异样的。!

    高档美容院,贵是贵点,手艺确实不含糊。

    小丫头对着镜子照了又照,虽然还有点心中忐忑,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能化成这个样子了,如果一定要将嘴角的伤痕完全抹去,斧凿痕迹未免太重,妆化得太浓,反倒更加容易露出破绽。

    一出美容会所的大门,萧凡便掏出手机,给饶雨婷打电话。

    “你好……”

    电话那边,传来饶雨婷优雅的声音。

    “饶阿姨,您好,我是萧凡。”

    “哦,是萧凡啊?你好……萧凡,今天怎么想起要给饶阿姨打个电话了?不是在催我吧?放心,你对象的事,饶阿姨放在心里呢。这不,暂时还没找到十分合适的。饶阿姨不能委屈了你,是吧!”

    听得出来,饶雨婷的心情十分不错,打趣了萧凡几句。

    对萧凡的观感,早已经彻底转变了。

    萧凡有点尴尬地一笑·说道:“饶阿姨,对象的事,咱不急,慢慢来。您中午有时间不?我想去您那蹭个饭吃。顺路把小美给捎回家。”

    “哦·小美跟你一块呢?好啊好啊,回家来吃饭,饶阿姨亲自下厨,给你们做好吃的。”

    饶雨婷不疑有他,一口答应下来。

    至于为什么方由美会和萧凡在一起,饶雨婷问都没问。世家豪门子弟之间,多有往来·很正常。萧凡虽然有点“离经叛道”,终归是老萧家的人,大方向是绝对不会行差踏错的。

    这一点·饶雨婷信得过。

    “谢谢饶阿姨。”

    萧凡客客气气地和饶雨婷寒暄了几句,挂断电话。

    “哎,你打算怎么和我妈说这事啊?”

    方由美不禁又有点担忧起来。

    “实话实说就行了,这事,你本来并没有错。看到有人欺负同学,本来就应该挺身而出。又不是你自己主动去惹祸的。饶阿姨肯定能理解。”

    方由美一想也对,登时便高兴起来,张开双臂,抱了萧凡一下′不等萧凡回过神来,又笑嘻嘻地挽住了他的胳膊。

    “走吧,回家吃饭去·我饿了。”

    萧凡摇摇头,也没有挣脱,任由小姑娘挽着自己胳膊·一起离开了胜利广场。

    只是萧真人的胳膊,自始至终都有点僵硬。

    到目前为止,除了辛琳和阿杰莉娜,萧凡尚未和第三个女子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不过方由美年纪幼小,萧凡心中更没有绮念。

    奔驰车径直开往政法委的某处干部宿舍大院。

    饶雨婷很有钱,她所在的那个半官方机构,带着一定的盈利性质·独立核算,自负盈亏。饶雨婷将之经营得风生水起·每年工资奖金津贴分红等等加在一起,是个不小的数目。而且饶家还经营着其他的产业,饶雨婷有参股。

    这些收入都是可以公开,经得起调查的。

    但方家迄今依旧住在政法委的干部宿舍大院。

    方黎不愿意住别墅。

    方黎是个非常严谨的人,从来都十分低调。他并不觉得,住别墅就比住单元楼舒服。反正能有个休息的地方就可以了,住在别墅里反倒过于冷清,有时候出去散步,都碰不到一两个人。

    这也是方由美会在启明中学读书的原因。

    在这一点上,饶雨婷无条件服从方黎的决定。

    以方家的权势和饶家的富有,真的没必要高调。只有暴发户才需要以这些外在的东西来炫耀自己的身价,真正的豪门世家,压根就不必如此。

    虽然只是政法系统其中的一处干部宿舍大院,规模也很大,有二三十栋各式各样的楼房。方黎是享受副部级干部待遇的高级领导,住在比较靠里的高干宿舍楼。

    电梯房,十楼。

    四室两厅,使用面积超过一百六十个平方。

    方由美领着萧凡来到家门口,小丫头倒也注意了一下,进到小区之后,没有再挽着萧凡的胳膊。在这处干部宿舍院子,方家闺女是个“明星”,任谁见了都要夸几句的。猛可里挽着一个青年男子的胳膊进进出出,未免骇人听闻。

    小姑娘还穿着校服呢。

    按下门铃,是保姆来开的门,保姆是位四十来岁的中年女子,有点胖,笑眯眯的,看上去非常憨厚和气。

    “阿姨,我妈呢?”

    方由美随口问道。

    “啊,饶理事长在厨房呢,说中午有客人要来家里吃饭,亲自下厨房。”

    保姆笑呵呵地答道,一双眼睛只在萧凡身上瞄来瞄去。

    保姆来方家工作也有些年头了,还很少碰到能让饶雨婷亲自下厨的客人,不知这位年轻小伙子,是何种来头,想必也是什么大人物的公子少爷吧。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