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90章 千手玉观音,夺命胭脂红!
    “我是个女人,女人就应该对自己好点。”!

    姬轻纱浅浅一笑,柔婉地说道,又轻轻叹息一声。

    “韶华易逝,红颜易老啊…···”

    自从斗狗场见到萧凡之后,这位京燕地面最著名的女强人,就从未在萧凡面前展现过她强硬的一面,每次和萧凡会面,都是妩媚娇柔,女人味十足。

    姬轻纱的强势,本来就不是在外表展露出来的。

    和萧凡骨子里透出来的骄傲一样,姬轻纱的强势,也隐藏在内心深处。从不疾言厉色,威压却无所不在。

    这才是真正的强势。

    萧凡似有意似无意,眼神在姬轻纱精致的脸庞之上多停留了几秒钟。从社交礼仪的角度而言,萧凡这是表示自己对姬轻纱的尊重。

    姬轻纱知道萧凡为什么这么打量她。

    这是相师的“职业习惯”。

    姬轻纱只是有些好奇,没想到老萧家的嫡系子弟之中,会冒出一位大相师。

    “难得一少大驾光临,一少,请这边坐。”

    姬轻纱微笑着,伸手延客。

    萧凡笑着点头,缓步过去,在遮阳伞下的椅子里落座。姬轻纱亲手泡了香茗奉上来。

    “谢谢。”

    萧凡欠身致谢,目光在桌面上的投资意向书上扫过,封皮上“红山村”三个字特别醒目,萧凡浓郁的双眉微微往上一扬。

    姬轻纱轻笑说道:“一少,前不久我派人去了一趟红山村,打算在那里投资搞个旅游区。”

    语气随和自然,没有半点邀功做作之意。

    萧凡的弟弟萧天刚刚去红山村担任村支书不久,姬轻纱就派人去红山村考察项目,准备搞旅游区,其意不言自明。

    “红山村是个好地方,山好水好,又有萧老爷子的大招牌·搞休闲旅游和红色旅游相结合的特色旅游业,很有前途。我的专家团队综合分析,投资两千万,管理得当的话·五年左右就可以收回成本。如果再加上一点运气,或者还能提前收回成本,接下来就是纯赚了。我是个生意人,喜欢斤斤计较,倒是让一少见笑了。”

    姬轻纱继续柔声说道,完全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除了提到老爷子·压根就没有提到萧天的名字。听起来,这完全是一个纯粹的商业动作,没有掺杂任何功利。

    萧天刚刚走马上任村支书·马上就有人投资两千万,这可是很了不得的政绩,对于萧天迅速在红山村站稳脚跟,打开局面有着十分积极的作用。

    来自首都的大牌衙内,老萧家嫡孙,果然非同寻常。

    不得不说,姬轻纱这是一手妙-棋。妙-就妙-在,她明明白白向你示好,你还不能拒绝。老萧家两个嫡孙·一个出家,绝了仕途之路,剩下一个纨绔·好不容易走上了正途,还不得全力以赴培养啊?

    送礼也是很有讲究很需要技巧的。

    知道人家想要什么,然后送的大礼还远远超出人家的预期·这人情,不领也得领了。

    姬轻纱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崛起,名动京燕,将姬氏集团经营成一等一的大公司,绝对不是靠的运气,靠的是实力。

    综合实力!

    姬轻纱本人,则是这种综合实力的最大保障。

    萧凡微笑说道:“姬总一番心意·我代我弟弟领了。我就是有点担心,他走得太顺·会被惯坏了。今后碰到真正的风雨,怕应付不过来。”

    姬轻纱淡淡一笑,妖娆的目光,在萧凡脸上柔媚地走了一圈,轻启朱唇,说道:“一少,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这话有点言不由衷啊。”

    萧凡就笑,端起茶杯喝茶。

    “好茶。”

    姬轻纱笑道:“一少,我不信你没有给二少推演过命相。萧二少极贵的命格,几乎都刻在脸上了。有那样的命格,不管什么样的风雨,都不怕的。”

    萧凡慢慢放下茶杯,轻轻摇摇头,说道:“姬总是同道中人,我也不矫情。萧天的命格虽然十分贵重,但无论谁的命相,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江湖险恶,仕途坎坷,谁又能百分之百保证一辈子都能一帆风顺?”

    姬轻纱微微颔首:“话是这么说,这不是还有一少为令弟保驾护航吗?二少既是大贵之命,自不会少了好运气。一少就是令弟最强有力的靠山。”

    姬轻纱虽然精通术法,却无法在萧凡身上看出半点端倪。

    她曾尝试给萧凡推演命相,却发现是完全徒劳的。从面相上看,萧凡普通至极,堪称是“无相之人”。

    所谓“无相之人”,也是相术上的一个“术语”。

    不是真的无相,而是命相十分普通,寻常之极,没有丝毫奇特之处。

    如果换一个人表现出这样的面相,姬轻纱肯定不会有任何兴趣做进的演。这个世界上,大多数都是“无相之人”,庸庸碌度此一生。只有极少数人才会有特殊的命相。

    但在萧凡身上显现出这种“无相”,姬轻纱绝对不能相信。并非因为萧凡是老萧家的子弟,就算是豪门世家的子弟,庸碌之人也占了绝大多数。姬轻纱不相信这个推演结果,是因为萧凡自己展现出来的本事,实在大不寻常。

    一个如此了得的一等豪门子弟,如果说这一辈子都将庸庸碌碌度过,姬轻纱觉得太不正常。

    于情于理,都不对。

    那就只能证明,萧凡真实的命相,被天机之力遮蔽住了,她看不出来。

    由此可知,萧凡在术法上的修为,在她之上。

    至于萧凡的术法造诣,到底高深到何等程度,却不是姬轻纱所能揣测的。

    深不可测!

    这就是姬轻纱在心目中给萧凡下的定论。

    萧凡微微一笑,显然不想就这个话题深入探讨,端起茶杯慢慢把玩,沉吟着说道:“姬总,你有苑芊芊的消息吗?”

    姬轻纱略感讶异:“怎么,一少今天是为了芊芊而来的?”

    “是。前不久芊芊姑娘和我说,她发现了一处汉代的古墓,可能和曼青先生有关,问我有没有兴趣一起去看看,我当时劝了她,她不以为然。这几天,我都联系不上她了。有点担心······”

    萧凡实话实说。

    他打过苑芊芊的手机,不通。也找刘墨询问过,刘墨也不清楚苑芊芊的行踪,整个“胭脂社”几位重要人物,都联系不上。

    考虑到姬轻纱和苑芊芊是闺蜜,似乎关系十分密切,萧凡便亲自登门拜访。

    姬轻纱嘴角浮起一丝笑意,说道:“一少对这小妮子还真关心呢……放心吧,一少,苑芊芊不是刚出道的菜鸟,‘胭脂社,干这个行当,不说是全国最古老的流派,至少也排得进前三吧。到目前为止,她还没失过手。”

    姬轻纱的“安慰”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萧凡双眉紧紧蹙了起来,说道:“姬总,我担心的不是这个。

    胭脂社从没失过手,不见得是好事。正因为这样,苑芊芊十分自信,谁的话都听不进去。如果那座古墓,真的和曼青先生有关,那么,她会非常危险。她体内的煞气,本就已经相当浓郁。”

    姬轻纱的脸色顿时也变得严峻起来。

    作为苑芊芊的闺蜜,姬轻纱当然也能感受到苑芊芊体内淤积的阴煞之气,但以姬轻纱在术法上的造诣,她暂时还不能准确判断这种阴煞之气对苑芊芊的危害,更别提化解之道了。

    现在听萧凡这么一说,立马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萧凡绝不是无中生有,危言耸听的性格。

    连他都这么要紧,可见苑芊芊的情况,实在已经非常的不乐观。

    “一少,这几天我都没有和苑芊芊联系过。我们之间,也并不是经常都有联系的。苑芊芊那个性子,一少也知道,静不下来。她太好动了,飘忽不定。这样吧,我马上联系一下她。”

    姬轻纱郑重地说道。

    “好。”

    姬轻纱随即拿起桌面上小巧精致的手机,当着萧凡的面,开始拨号。但结果却和萧凡预料的一样,一连打了三个不同的号码,都无法接通。

    “奇怪……”

    姬轻纱摆弄着小手机,漂亮的黛眉也蹙了起来。

    “三个号码都不通,这种情况,以前还真没发生过。”

    她和苑芊芊之间,彼此留下了一个紧急联系的电话号码,这个号码是十分“保密”的,知道的人很少。两人约定,如果有特别紧急的情况发生,就以这个号码联系,以备随时能够支援对方。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姬轻纱和苑芊芊不是闺蜜,而类似于一种“同盟关系”。

    一位是名动京燕的“玉观音”,一位是横行江湖的“胭脂红”,能够相互支援,对彼此而言,都是一个强有力的保障。

    千手玉观音!

    夺命胭脂红!

    这是江湖上的朋友,送给这两位北方江湖道上一等一女大豪的“评语”。

    从这短短的十个字之中,也能看出玉观音和胭脂红有着十分明显的区别——玉观音长袖善舞,胭脂红辣手无情。

    萧凡的神色,益发严峻。

    “一少,以你之能,也推算不出来吗?”

    玉观音像是很随意地问道。

    “推算不出来,这正是我最担心的原因。”

    萧凡摇摇头,缓缓说道,脸色十分忧虑。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